阅读历史

第十七章

弗诺·文奇科幻小说

(该死!)波拉克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极力想说点什么,缓和埃莉话中那层会让监听者感到大受威胁的意思。(安全署永远不会让我们两人不受监听、自由交谈,难道她不明白?难道她不知道政府那些大头头们现在会有多么害怕吗?那些人巴不得有个扣下扳机的理由呢。)
“是啊,我也觉得你真正能够理解我,老滑。我们将永远是……好朋友,只要咱们肉身尚存。等我不在人世——”
波拉克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这种想法与他的全部直觉相悖,甚至为他的宗教观念所不容,但它的确有一丝道理。邮件人曾经控制着无比巨大的资源,它的全部快速反应都是通过类似于唐·麦克这种模拟器和普通程序表现出来的,但作为人,其直接表现却只有打印机上打出来的对话——时间滞后长达数小时。
她的手仅仅握住他的手,“即使这具躯壳死亡,我还会继续存在,那时候你还是可以和我聊天,跟现在一样。”
还没等他想出话来,埃莉的目光又转回他脸上,看出他惊恐不安的神色,她笑了。那只小手拍了拍他的手,“别担心,老滑。政府在监听不假,但他们听到的只是咱们抱头痛哭闲聊天:你克服了发现我的真面目后的失望情绪,我则尽力安慰我们两个,等等等等。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在这儿真正跟你说的是什么,他们永远不会知道那几个孩子拿走了你的枪的事。”
戴比——埃莉斯琳娜——那双无神的眼睛在四壁间游移不定,她像在梦中一般道:“知道吗?他们那么害怕,他们是对的。他们的时代结束了。就算没有我们,还有英国佬,巫师会——总有一天,人类中大多数都会拥有那种让他们恐惧的力量。”
“我还是个孩子时,有一首歌,好像是说哪怕我们到了耄耋之年,也只是上了岁数的孩子。说得对,太对了。在我的内心,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年轻人。但在现实这个层面里,没有别人能看出来……”
“我也一直在注意巫师会的情况。这几个月里他们大大发展起来了。我觉得他们对自己的使命理解更深了。要是放在过去,英国佬警告你的这些情况他们根本不会留意。但是,老滑,他发现的不是邮件人。”
趁他目瞪口呆,她接着说道:“你想没想过,春天里我们投诚后最后几分钟我做了什么?当时我在另一层面有意拉在你后面。我们摧毁了邮件人,这一点千真万确,就在那片我们没弄明白的数据空间里,我们把那些代码搅了个乱七八糟。但我确信,这里那里,还残存着那个核心程序的其他拷贝,就像系统的癌细胞一样除之不尽。但是,只要它一露头,我们就能消灭它。看到那片数据空间时,我猜出了这一切。我有足够时间研究剩下的数据,甚至追踪溯源,直查到最初那个研究项目。可怜的邮件人哪,那个小家伙,一副科幻小说里的怪物样子,其实它做的不过是人家原本设计时让它做的那些事:接管系统,保护系统,使它免遭任何人破坏,包括系统的拥有者。我猜想它最后会公开自己的身份,再用核武器威胁,让整个世界老老实实。它这个程序运行已经有好多年了,真正获得人类一样的自我意识不过只有十五到二十小时,接着便被我们杀死。程序人格化的速度就有这么慢。它从未达到我俩控制系统时那种意识高度。但它确实生长出了自觉意识,这就是它的大成功。在那最后几分钟里,我想出了办法,可以改变其基本内核,接受人格特征的输入……我真正想告诉你的就是这个。”
“你瞧,我说了点谎话。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我知道你以为我可能是个新魔头。但是现在,我不想再对你撒谎了。本来你大可以把怀疑告诉政府,你却情愿自己冒生命危险来发掘真相。”
他感觉到她正静候自己的裁决,这也是人类最后一次有机会将自己的裁决加诸于她。
“我会记住你,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埃莉。”
波拉克想得出弗吉尼亚和那伙监听者一下子聚到他们的监听设备前。
他点着头,嗓子里有点哽咽。
“老实说,不可能。只要跟这类东西交谈相当长一段时间,它们总免不了重复,露出缺乏灵活性的马脚。也许今后会出现能通过图灵测试的程序,我不知道。但人的本质,使人所以为人的东西,复杂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靠模拟不可能做得出来,因为人不仅仅有外在表现。一个程序如果想做出人的反应,它要调用的数据库将大到无可比拟的地步,就算有这种数据库,还有个根据它作出运算的处理器的问题。以我们现有的处理器,根本不可能依靠它与外部世界适时互动。”
一个念头突地闪过,他有点明白了她的想法。
埃莉——即使到现在他还是无法将她看作戴比——点着头。
“你怎么能确定,埃莉?我们杀死的只是他的侍服程序和模拟器,就是唐·麦克那种。他的真名实姓我们一直没查出来。连他究竟是个人还是科幻小说中的外星异物都不清楚。”
“清晰,这倒是。感谢上帝,我的头脑还算清醒。但不需要别人告诉我,我自己知道,我已经不能像过去一样,长时间连续思考了。最近两三年里,我发现自己时常走神,不知不觉就想起从前的事来。还往往是在最不应当的时候走神。我又一次中风,就连‘现代医疗技术的奇迹’也帮不了什么忙,能告诉我的只有一点,那次中风不可能是最后一次。但在另一层面,我可以弥补我的缺陷。注意力中断很容易被大脑扫描发现。我编了一个程序包,能备份三十秒内的思维活动。只要大脑扫描发现注意力分散,程序立即运行,载入最近一次记忆备份。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方法让我的注意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集中。如果注意力分散的情况过分严重,程序包还可以插进几秒钟的空档。你可能也注意到了,不过多半勿以为通讯条件不好。”
滑溜先生摇摇头,冲着她笑了。他想着那个行动迟缓的护卫天使,总有一天,她将成长为那样一个天使。
“啊?”
几十年后,再以后呢……波拉克忽地恍然大悟:处理器的速度越来越快,储存空间越来越大,今天需要集中全球资源才能具备的能力,未来将为每一个人所拥有。其中包括他自己。
他用自己的手握住它,这只枯干的手非常轻,几乎没什么分量。但这只手回应着他的握力,“真的是我呀。我是埃莉,在我的内心深处。是我呀,老滑。”
她把一只干瘦的、青筋绽露的手伸向他。
“在另一层面里你见识的类人模拟器够多的了,比如唐·麦克,至少邮件人将原型程序改编后他就成了个模拟器。唐做得非常好,能骗过一般大巫。连巫师会那个守门怪兽阿兰都可以表现出许多人类情感,还挺狡猾的。”
“还能有谁?政府呗。时间大约是在十年前。当时国安局的一个研究小组想开发一个自动化的防御体系。这些人真是绝顶天才,但还是搞不出能实际运用的系统来。他们写了个内核程序作为开发工具,这个程序本身并没有什么威力,也不存在自觉意识。其设计目的就是让它在大规模系统中生存,逐渐成长,一步步积蓄力量,获取自觉意识,也就是独立性——不受一时政策的干扰,也不受操纵系统的人可能犯下的错误的影响。程序设计者们后来认识到这个系统可能发展成为新的弗兰肯斯坦,具有掉头反噬的能力。至少看出它是对他们个人权力的威胁。于是取消了项目。再说这个项目也实在过于昂贵。但这个核心程序却继续缓慢生长,一步步吞食大得难以置信数据空间。”
“你是说,某个人顺手把一份程序拷贝扔进网络,由它生长,自己却一无所知?”
她笑了起来,笑得很开朗,又夹着一丝狡黠,是他极为熟悉的笑容。
她笑了,又捏了捏他的手,“谢谢你。但我现在想的不是这个……”她的目光又散开了,“我想出了邮件人是谁,我想告诉你。”
他打量着这个单元房。除了那台处理器,还有设施齐全的小厨房,此外再没有别的奢侈品。她的钱肯定都花在了设备上,还有买下这套能看到外面风景的房子。
“这就是关键,老滑:如果适时互动的话。但邮件人——那个感知外部世界,与我们对话的组件——从来没有实时运行。我们从前以为它的时间滞后是通讯方面的延迟,表明操纵者位于我们这个星球之外。实际上,它自始至终都在现场。只不过它需要数小事运算才能维持哪怕几秒钟的自我意识。”
“用和邮件人交谈的方式?”
“等等。难道你想告诉我邮件人只不过是个模拟器?那个时间滞后的把戏就是为了隐瞒这一点?这太荒唐了。你也知道,他的威力之大,远超过人类,跟我们自己成长之后相比也差得不远。”
“但我知道,埃莉。我们是在另一层面彼此了解,我真正了解你这个人。我们两个,在另一层面,我们能充分实现自我,在现实中却永远不能完全实现。”
“你肯定在想,像我这么一个白日梦型的人怎么会成为你在另一层面认识的埃莉斯琳娜。”
这些话千真万确。在政府强加于他的重重束缚下,他简直难于理解自己当初在另一层面的所作所为。回到现实世界之后,春天里那一切仿佛是一场捉摸不定的春梦。一条鱼怎么可能想象坐在飞机里的人所体验的东西,他的感受有时就像这样。这些感受他从来没有告诉弗吉尼亚和她的朋友,他们肯定会以为他发了疯。身处现实世界,怎么可能体验当大巫时的感受,而他们春天里那片刻时光所体验到的一切却又远远高于任何大巫的感受。
“最初也会同样慢,可是,等我设计出更快的处理器……
“那,英国佬发现的是——”
“我希望你查出了些什么。”接着他把黏糊英国佬所说的情况告诉了她:系统中仍然存在与邮件人相类的程序。他的话很谨慎,知道听众不只眼前这一位。
“你错了,老滑。我知道英国佬发现的是什么,我也知道邮件人是什么,或者说,过去是什么。”
她点点头,“是我……”
“什么?”
她的声音不大,但坚定自信,“邮件人只不过是电脑时代一个老掉牙的陈词滥调,也许放在整个科学时代里都算是陈词滥调。”
“伯特兰·罗素老年时可能也跟我现在一样,有点头脑不正常。说什么要把他的头脑和关注焦点剥离自己的身躯,撒向广阔世界。这样一来,即使他的身体死去,他却毫不在意,因为他的全部意识早已融入身体之外的全世界。对他来说,这当然完全是一厢情愿的空想。可我不同。我的核心程序在身体之外,存在于系统里。每当我进入系统,我就把自己的一部分输入给它。那个核心正成长为真正的埃莉斯琳娜,这个人同时也就是我,是真正的我。等这具躯壳死亡的时候,”
在格罗温诺区林立的高楼之外,他看到一片通讯塔。那就是春天里他们最后关头的救星。
波拉克跌坐在沙发上。她的声音又小又弱,完全不同于他记忆中另一层面里埃莉斯琳娜热烈、浑厚的声音,但那种无可争辩的权威性却是相同的。
“哦,不。”他撒谎道,“我觉得你的思维非常清晰。”
【全书完】
她仿佛没听出他嘲讽的语气,“这并不是特别难以想象的事。搞研究的人有很多相当粗心,只要不是他们眼下的研究焦点,他们就看不见。我在国防部时,研究小组就把数千兆数据‘掉进了数据库地板缝里’。在那个时候,几千兆可是个相当大的数字。那个核心程序不会太大,我的猜测是有一份拷贝遗忘在了系统里。别忘了,那个核心程序的设计意图就是要它不需要照料,独自成长——只要它开始运行。这些年里它慢慢成长起来,一方面是因为它天生有成长发展的趋势,还因为它生长其间的网络日渐发达。”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说,我的确就是你和英国佬害怕的那个东西。现在你还有时间,可以阻止我,老滑。”
波拉克想起现在的阿兰,怒气冲冲,让人不寒而栗,现在成了个大有面子的怪兽了,再也不穿图灵T恤,有伤它的尊严,“可就算这样,你肯定觉得自己不可能很长时间还识别不出一个模拟器,对不对?”
猛然间他意识到,每一个种族终究都会发展到这个程度。几年之后,或者几十年后,这个种族是备受奴役还是走向辉煌,其前景终究会取决于一两个人。本来可能是邮件人,结果是埃莉斯琳娜。感谢上帝。
几年、几十年、上百年之后……是千年盛世和埃莉。
“好,纯粹从理论上探讨,我们先假定有这个可能。但邮件人的原型一定是某人在某时写出来的。这个人是谁?”
“还是那句话,你觉得模拟器能骗过你吗?”
他的目光转回她时,发现她正专心致志望着他,脸上的表情好像单-色-书觉得这一切挺好玩的。这种表情他很熟悉。
波拉克听出来了,她的声音里饱含惧意。显然联邦特工们总算明白了,他们面临的是一场闻所未闻的大灾难,无可抵御,只能束手待毙。惟一能指望的只有波拉克这种靠不住的人。
波拉克向后一靠,本想品位一番胜利的滋味,把玩把玩警察近乎哀求的语气,但不知为什么,他做不到。他知道那个女警察手里这案子有多么棘手:能让她匍匐哀告的东西必定可怕之极,他可一点儿也不想跟这种东西正面对决。
你本当富可敌国。你本当权倾一时。但你却密谋对抗我。我知道那条暗道。我知道狗钻狗洞。你和那位红女巫死定了。只要你们胆敢溜回这个层面,你们的下场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只差一步,我就会知道你的真名实姓。
第二天上午和下午是罗杰·波拉克一生中度过的最漫长的一段时间。他们会通过什么途径联系他?和上一次一样,驾着黑色林肯,一帮打手前呼后拥?他没去接头,埃莉斯琳娜怎么办?她不会出事吧?
他迅速搜检,没有来自埃莉斯琳娜的消息。她或者正在另一层面找他,或者跟他一样,被困住了,动弹不得。
和平常一样,有十多条发给滑溜先生的信息,大多发自崇拜者。巫师会的知名度比其他网络破坏分子组成的小圈子高得多。还有几条信息是发给滑溜先生的同名者。世界人口那么多,这类事难免。
他发话道:“接受来电,不要送出图象。”
等着看新闻里的消息吧,笨蛋。
“一句话,你提出的那项建议,我们同意了。我们将向你们两人提供你所要求的东西。请你马上赶到另一……个地点,越快越好。我们到那里再详谈。”
通过数据机了解世界真是个单调冗长的无聊过程,就算加上声音也一样。这个滋味他已经好长时间没尝过了。在另一层面里,这一类新闻他几秒钟内就能弄到手,跟普通人望望窗外看下雨没有一样,不费吹灰之力。他把二十四小时内的环球BBS下载到自己家的数据机里,开始本地检索。BBS的好处是既能检索信息,又不留下踪迹。随便哪个人都可以留一段信息,按主题、收件人和发件人分类。如果用户拷贝下整个BBS,在自己机器上作本地检索,外人决不会查出他感兴趣的是哪方面信息。想在BBS上留下无法查出来源的信息也很容易。
“还有,我们认为他已经渗透进我们中间,比原来所想象的深得多。我原来跟你提过他想切入我们,但没成功。现在看来,所谓的不成功,只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
想查都无从查起。他在窄小的起居室里来回踱步,构思小说没有灵感时他常这么做。(对了,有一个办法。)他如梦初醒的瞪着那台老式数据机。弗吉尼亚叫他离开另一层面,在现实世界里老实呆着。他们总不至于连这么一台全世界数以百万上班族都用的简单数据机都不准他碰了吧。
弗吉尼亚道:“我们不提名字,行了吧?你通报的情况我们查过了,嗯,看样子你是对的。说到他的来历,我们觉得你的理论不大说得通。不过你说的那个国际局势已经得到证实。”
虚张声势。罗杰心想。他要是真有那种力量,就不会发这种威胁。可他心里还是沉甸甸的直往下坠。邮件人不应该知道他们扮成狗的事。他切进了滑溜先生与联邦特工的通讯流?要是这样的话,说不定他真能发现滑溜先生的真名实姓。还有埃莉,她会有什么危险?他没有在三号大众传输卫星和她碰头,她会怎么办?
数据机清屏,成了单调的灰色:发电方也没有送出图象。
波拉克不屑的哼哼着。
左思右想间,电话铃响了。
几次查询之后,他知道二十四小时内世上没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灾难,印度尼西亚的叛乱好像也暂时平息下去了(看来威利·J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称王称霸),也没有数据大盗一败涂地的报道。
“我马上动身。到那里后我先跟我的朋友联系,再和你碰面。”不待对方回话他便切断通讯。
其中一条信息发自邮件人,发件人署名域里这么写着。波拉克将这条信息调上屏幕。全文黑体,没有语音。直接出自邮件人手笔的全是这样。看上去好像最老式的I/O系统的输出文字:
波拉克备份上一趟旅行期间使用过的符咒,关掉系统,跌跌撞撞爬上床去。
他在数据机前坐下,掸掉掌垫和屏幕上的灰尘,笨拙的键入好长时间没用过的登录识别符,看着屏幕上滚过一行行新闻。
回到现实世界的感觉好像从一场无知无觉的白日梦中醒来。醒来时已是夜半时分。
“还留在家里?好。”是弗吉尼亚。
她的声音和平常不大一样,挺客气的,还有点紧张。也许只是加密变频电话的效果。但愿她别太相信这种加密手段。他从没费心思在自己电话上做手脚。电话嘛,有个普通保险系数就行。(他见过威利·J和罗宾汉的一幅图纸,他们俩的发明可以实时破解数以千计的商业电话通讯,还可以监听关键词,一旦发现监听者可能感兴趣的词句便立刻显示。这项技术那两个人用起来不大方便,太耗处理器了。但邮件人的手段更多,很可能不像他们那样受限制。)
这么说委内瑞拉政变的确是外来者夺权。
罗杰·波拉克站起来,舒展肢体,松松发紧的筋骨。这一趟去了将近四个小时,以前他从来没有去这么久。通常两三小时后注意力就集中不起来了。他不想借助药物手段,所以在另一层面消磨的时光有个限度。
廊屋视窗外,银河星光照耀下,松林恰似一幅剪影。他扭开一扇窗,谛听树梢夜鸟的啁啾。已经春末了。他喜欢想象自己望见的是极北处北极星淡单_色_书淡的星光,其实可能是新奥尔良城市灯火的反光。波拉克倚在窗前,仰望夜空。苍穹深处,火星与木星相偎相依。真难以想象,对他个人生命的威胁竟会来自那么遥远的地方。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