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这条路是由我们的心灵历史学所选定的,自然有其道理。
「在那个计画中,你们被放到这样一个星球,五十年後这样的时间里,己经转移到一个无法自由行动的孤点上。现在开始,直到未来的若干世纪,你们要走上一条经过选定的道路。你们会遇见一连串的危机,就像现在面对了第一个;而每一次危机之中,你们的行动自由同样会受限制,迫使你们沿著我们选择的一条━━也是唯一的一条路走。
理事们一个个过来和他握手,韩定则自顾自地笑著。他们真心认错,因为他们是实是求是的科学家━━但是太晚了。
灯并没熄,只不过突然陷入昏暗,让韩定吃惊得跳了起来。他在惊疑中抬头望向天花板上的灯光,等视线放低时,发现玻璃室已经不再是空的了。
韩定差点要起立致意,但随即打消念头。
好一阵子他都没说话,只是合起膝上的书,漫不经心地抚摸。然後他笑了,整张脸顿时有了活力。
「银河文明己经停滞退化了好几世纪,虽然能看出来的人不多。但是现在,至少边区已经分裂,而帝国政治上的大一统业已破灭。将来的历史学家,也许会用过去五十年之中的某一点做为断代,称做『银河帝国衰亡的起点』。
「这次的危机,可以这麽说,是相当简单易懂,比往後的许多要容易解决得多。追根究底,就是这样:你们是突然和银河中心的文明区域分离的一颗孤星,受强邻胁迫;科学家群集,却被广漠而不断扩大的野蛮地区包围;尽管是在原始能源海洋中的核能孤岛,但缺乏 属也无能为力。
事实上,正如谢东所说,也正如韩定所猜测,当那天安德礼初次透露安略南缺乏核能动力之时,第一次危机的解决之道就十分明显了。
「计画的详情,我们不能说;就像五十年前不能把百科全 的实情告诉你们一样。若是你们发现了内情,计画就会失败;正如你们一早看穿百科全书骗局的话,行动自由不再受限,增加的变数就会远超过心灵历史学所能掌握的范围。
他说:「基地创立至今有五十年了━━五十年来基地上的人员,为了自己所不知道的理由孜孜不倦地工作。以前不让大家知道是有必要的;而现在,这种需要已经没有了。
「百科全 基地,打从一开始,就是个骗局,而且一直如此!」
韩定抬头见到皮琏面向著他,两眼悲戚,双唇颤抖。
安略南的第一艘战舰明天就要登陆,但是没有关系。六个月之内,他们也不能发号施令了。
轮回屋中布置了远超过六张座椅,好像原先是期望多点人来参加似的。韩定对此留下深刻印象,懒懒地坐到角落里,尽可能远离其他五个人。
谢东拿开手上的书,动作像是放到身边的桌上━━书一离手就消失不见了。
理事们似乎并不讨厌这项安排,他们聚在一处窃窃私语,话声稀落而终归沉寂。他们之中,只有肥佬看来显得更加镇定,拿出一只表阴沉地注视著。
韩定身後一阵骚动,还有一两声哀嚎,但他没有回头看。
韩定瞥过自己的表,尔後望向占据半个房子的真空玻璃室,那是房里唯一不寻常的东西。附近某处有个计数器精细地分割时间,直到准确正点的一刹那,发动介子流,接通线路━━灯光陡地暗下!
但我们可以缩短接踵而来的野蛮时期━━只要一千年就够了。
韩定忍不住伸手掏烟,想一想又算了。
他的视线回到 本,身影霎时消翳无踪,灯光再度明亮。
「看,如此一来,你们不得不面对现实,被迫要采取行动;而这种行动的本质━━也就是,当前难局的解答━━当然了,显而易见!」
谢东的声音听来十分健谈,他续道:「你们看到了,我被锁在椅子上,不能起身迎接各位。你们的祖父母辈在我的时代来到极星,几个月後我患了很不方便的中风。我看不见你们,你们也知道,所以不能适当地向你们致意,我甚至不晓得有多少人会来;所以一切都不必拘束。有人站著的话,请坐下;如果有人想抽烟,我不会介意的。轻笑一声:「又何必呢?我又不真的在这里。」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极星,和银河另一端的姊妹基地,乃是复兴的种籽,未来第二银河帝国的开创者。目前的危机将把极星推向巅峰。
「五十年来你们为这个骗人的计画工作━━现在说好听的也没用了━━退路已经截断,你们别无选择,只有走上另一条极其重要的路,也就是我们真正的计画。
「可是你们不会发现,因为极星没有心灵历史学家━━以前有何汝林,但他是我们的人。
谢东的身形向空中伸手,那本书又重回手中。他翻开 道:「不论前途多麽艰险,让你们的子孙永远铭记在心:明路就在眼前,最後会引领大家到一个伟大的新帝国!」
理事主席的声调坚定,却了无生气:「看来你是对的。今晚六点,如果你愿意来见我们,理事会会向你请教下一步该怎麽做。」
「他们是对的,但鲜少有人知道衰亡还要持续许多世纪。
「衰亡之後必然是野蛮时期;心灵历史学告诉我们,在正常状况下,这段期间将持续三万年。我们无法阻止衰亡,同时也不想这麽做;因为帝国文化已经失去原有的活力与价值。
真是再明显也没有了!
他说:「我是谢东。」声音苍老而柔和。
谢东不为所动━━当然啦━━继续说道:「所谓骗局的意思是说,我和同事对百科全 是否能出版根本毫无兴趣。百科全书有它的目的,我们经由它获得皇帝的特许,引诱十万人加入我们的计画,而且利用它来集中这些人的注意力,以便事成定局之前没有人能够回头。
出现一个人形━━坐在轮椅上的人形!
他看了看表。这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李的人控制全局,理事会不能再发号施令了。
银河百科全书
五十年了。花了五十年在此地建立百科全 第一基地,并使之运作;五十年收集素材,五十年的准备。
「听过新闻吗?」韩定冷然问道。
「那它怎麽没阻止安略南总督称王?而且,只有安略南吗?至少有二十个银河外围的行省,实际上是整个边区,都已经开始自行其是。告诉你,我觉得帝国不但靠不住,更没有力量来保护我们。」
「住口!不要在这里发表竞选演说。听著,韩定,托管委员会并不阻止在极星设立市政机构,因为我们晓得有其必要。自从五十年前基地建立以来,人口已经增加许多;而这些增加的人口,牵涉许多与百科全书无关的事务。但并不表示,基地最初且唯一的目标,不再是出版总合人类知识的百科全 。我们是国家支持的科学机构,不能、也不会介入地方政治。」
「嗯?怎麽了?」
「地方政治!眼睛放亮一点,老皮,这是生死攸关的事。这个星球,极星,不能靠自己来维持机械文明。缺乏金属,你知道的,地表岩石中没有任何铜、铁或铝的踪迹,其他含量也极少。如果伟大的安略南王来胁迫我们,你想百科全 会怎麽样?」
「几星期以来,它一直鼓吹让基地建立五十周年庆成为公定假日,还要举行很不合宜的庆祝活动。」
皮琏抬起头来,被反光刺了眼:「住手。」声音像是在发牢骚。
「关於安略南?」皮琏紧绷双唇,甚觉恼怒。
「别丢那可恶的铜板!」
现在终於完成了。再过五年,银河所能想见、最伟大历史钜作的第一册就要出版。然後每隔十年━━一如时钟般精准确实━━一册一册出版下去。同时会有增修版、时事特刊等,直到━━桌上通报器焦躁闷响,搅乱了他的心神。差点把这约会给忘了。他砰然按下出入开关,用眼角馀光瞥著韩定的身影进门,头都没抬一下。
「极星日报?那不是我的,是私人办的。怎麽啦?」
韩定自顾自地笑笑。他在赶时间;不过他也晓得,当皮琏对打扰工作的任何人物故示冷淡的时候,可别去招惹他。最好自己窝到桌子另一侧的椅子上等候。
然後大步离开,丝毫不留情面。
极星━━……其位置,就极星於银河历史中所居地位而言,可说甚为奇特;然多数论者未尝指出其命定之必然。位於银河螺旋极端尽头,一个孤立恒星的唯一行星,资源既少,经济价值更微不足道,被发现五世纪後仍无人定居,直到百科全书学者登陆……新一代成长後,无可避免地,极星脱离了川陀心灵历史学家附庸的地位。韩定的势力在安略南叛变期间兴起,他是极星历代伟人之中,第一个……
「能吗?听著,老皮,根据基地宪章,赋予百科全书委员会的托管理事会充份的行政权力。我做为极星市长,只有在你签署了许可命令之後,才有刚够来擤鼻涕打喷嚏的小小权力。那是你和理事会的责任。极星市的繁荣有赖於与银河各地之间的持续贸易,现在我以市长的名义要求你,立刻召开紧急会议━━」
「不错。安略南将派一位特使到这里来,在两星期内。」
「什麽新闻?」
房中一处照明良好的角落里,皮琏正在桌上忙碌著。工作需要协调,任务需要编派,线索得理出头绪来。
「胁迫我们?你忘了我们是在皇帝陛下的直接统治之下?我们不受安略南或是其他任何行省的节制。想起来没有!这里是皇家领地,没有人可以碰我们。帝国会保护我们。」
韩定的表情突然变得像是临刑的刽子手,声色俱厉:「既然你是皇帝的代表,我还有一点小小消息要告诉你。」
「不要有愚蠢的大游行。韩定,轮回屋开门只和托管理事会有关。任何重要事项都会和民众说明。讨论到此为止,请向日报说清楚。」
「极星市立超波站,两小时前收到的新闻。安略南皇家总督已经自立为王了。」
韩定!」
「意思是说,」韩定回答:「我们和帝国内部的连系给切断了。虽然事情在意料之中,但还是没能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安略南挡在我们到山达尼、川陀以及织女星系的唯一贸易路线上。我们的金属要从那儿来?六个月来,我们没有半点钢或铝的进货,现在就别指望了;除非安略南国王陛下大发慈悲。」
「管管你的报纸!」皮琏语含怒意。
「也许,但理事会不管这个。我是极星上的皇家代表,韩定,在这方面有充分授权。」
皮琏的笔尖横越纸头时发出极细的声响,除此之外一无动静。韩定从背心口袋里掏出一枚两元硬币,上下抛动;钱币的不锈钢表面,在空中翻转时闪烁发光。他一再抛掷,懒懒看著闪亮的反光。在所有金属都必须进口的星球上,不锈钢算是不错的交易媒介。
「鬼扯!总督,国王━━有什麽不一样?帝国总是处在政治游戏中,让不同的人牵来扯去。总督背叛过,皇帝也曾因此而遭罢黜、甚至刺杀。可是帝国本身有什麽变化?算了吧,韩定,不关我们的事。我们是彻头彻尾的科学家,只关心百科全 。噢,对了,差点忘记。
「有什麽不好?三个月内计时器会打开轮回屋,我认为第一次开门可是一件大事,不是吗?」
韩定站起来,用力将椅子靠上:「你不妨猜猜看。」
「抱歉,老皮,市宪章里保障一件小小事情,叫做出版自由。」
「特使?到这儿?安略南?」皮琏担心了:「做什麽?」
皮琏摆个手势,再把自个儿撑离桌面:「我准备好了。不过希望你别拿市政事务来烦我,那是你该操心的事,拜托。百科全书占去了我所有的时间。」
皮琏颇觉不耐,由齿缝里发出嘘声:「那就从他那儿拿。」
「噢。」韩定把铁币收进口袋:「什麽时候准备好了,再通知我好吗?我答应要在新下水道计画投票之前,赶回市议会的。」
「嗯?」
「呃?」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