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意思是说,人类是在那个星球诞生的?」
「没关系,皮博士。」首相缓颊道:「这问题很好。大体而言没有什麽值得关心的。那家电厂的确遭到熔毁,相当严重的大灾难,我相信还有辐射损害。事实上,政府正在认真考虑严格限制滥用核能━━这件事不能对大众公布,你懂罢。」
当他们走出房门之际,韩定忽然说道:「大人,可以问个问题吗?」
「那天有空可以看看,朋友,对你有很大好处的。啊,当我看到雷米斯的这本书时,觉得到边区这趟真是不虚此行。信不信由你,我的藏苏中独缺这一本。对了,皮博士,你不会忘了答应过我,在离开之前帮我拷贝一份吧?」
「不是关於考古学的问题,大人。」
「噢,是了,安略南。」漫不经心地一挥手:「我刚从那讹来。那星球野蛮极了,完全难以想像人类能在边区的环境下生活。缺乏文明人士应有的最基本知识,也没有舒适方便的民生必需品。完全衰废了,他们━━」
韩定保持礼貌,嘟哝道:「我懂了。」
「是啊,是啊。」陶大人看来有些恼怒,也许因为话说到一半给封住了:「不过现在不是谈正事的时候,你知道。真的,否则我会搅混了。皮博士,你不是正要给我看第二册吗?
「那雷米斯怎麽说?」
打破短暂沉默的唯一声响,是陶大人合上烟盒的嗒嗒声。他把烟盒挪开并说:「韩定啊,你们的百科全书真是了不起的成就,可说是有史以来最宏伟的功业。」
韩定冷冷地打断他:「很不幸的是,安略南人拥有从事战争所需的一切基本知识,以及从事破坏的所有必需品。」
「依我浅见,以贵地的效率讹言,是不愁没有高分的。」他向皮琏颔首致意,皮某答以兴高采烈的一鞠躬。
「是吗?我一点也不讶异,这些野蛮星球━━噢,我的老弟啊,别管他们叫『独立王国』;不是的,你知道。我刚和他们签下的条约就是明证。他们承认帝国的主权;一定得要承认,否则我们不会签约。」
陶大人双眉一扬,急急嗅了把烟:「啊,去做什麽?亲爱的老弟。」
韩定沉默了一会儿,然後说:「雷米斯几时写的这本 ?」
「当然,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个星系的确实所在━━老早湮没在远古的迷雾中了。不过还是有些线索。有人说在天狼星系,也有人坚持是在人马座甲、梭尔、或是天鹅座61━━你可以看得出来,全部都在天狼星区之内。」
「有必要吗?何必大兜圈子浪费时间到这些地方去。听著,我现在拥有所有古圣先贤的著作,一一衡量轻重、异中求同,分析互斥的论点,决定何者可信,最後获致结论,这才是科学方法。至少,」好像说教似的:「我的看法是如此。到大角星系,或是举例说,像是梭尔;路上多有不便不说,到了以後瞎忙一场,却发现古圣先贤早已彻底勘察过,而其效率我们根本难以望其项背。」
「但以前有过文明的,安略南曾经是边区最富庶的行省之一,我知道它从前可以和织女星系相提并论。」
真是蒙主隆宠啊,韩定暗想。「我不是抱怨缺乏效率,大人,只不过安略南人的效率高得多了━━虽然是朝著相反而具破坏性的方向。」
陶耘大人嗅著鼻烟。他有一头长而浓密的鬈发,看得出是加工过的;他不时用手抚摸两鬓蓬松的金色落腮胡子;他用辞考究,但发音老忘了卷舌。
「这个嘛,事实上,」陶大人漠不关心地答道:「谁知道?早在出事前好几年就故障停摆了,而一般认为维修替换的工作做得非常不确实。这年头啊,想找真正懂得发电系统技术细节的人实在太难了。」他面形忧色,又嗅了一把烟。
「我明白。」韩定道:「但那家电厂究竟出了什麽差错?」
但无论如何,现在的问题是得先把他找到。半小时前他跟和皮琏一起消失不见了━━恰似春梦了无痕,混球。
「对,我想是这样的,是不少。不过没有什麽关系。帝国离此地太远,就让边区自给自足好了━━其实现在多少也就是这种状况。他们对帝国没什麽帮助,你知道,这些星球极野蛮,毫无文明可言。」
「当然是取得第一手资料啦。」
皮琏眉头紧蹙,韩定则报以全不在意的木然神情。
陶大人茫然笑著,亲切地用手轻拍韩定,以强调答话的份量:「当然可以了,亲爱的老弟,荣幸之致。若是我简陋的腹笥能够帮上任何忙━━」
「噢,可是,韩定,那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了,不能拿那来比。今天的世界和过去的伟大时代不同,我们也不像祖先一样,你知道。不过,韩定,来。你老弟可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我说过今天不谈公事。皮博士跟我说,对你要有心理准备,说你定会想办法诘难,不过这方面我可是老手。明天再谈吧。」到此为止。
这当儿,韩定还来不及细数,和尊贵的首相大人握手的那一瞬间,产生的反感所为何来。噢,对了,还有:他喜欢边讲边用单手比划故作优雅的手势,以及好似纡尊降贵不耻下问的装模作样。
「那干麽得靠他?何不亲自到大角星系去研究那些遗迹?」
「不胜荣幸之至。」
「你可知道,」韩定道:「边区所有独立王国已经全部丧失核能动力了?」
「雷米斯,你们得知道,」首相大人得意洋洋:「为我早先对『起源论』的见解,提供了崭新而且极为有趣的补充。」
「大多数人也这麽想,大人。不过,这项成就到目前为止还有待努力。」
请开始罢。」
不过,有人看见皮琏在这一侧的这层楼,推开每扇门瞧瞧再简单不过。走到半路,他发了声:「啊!」踏进一个黑暗的房间。陶大人浓密的发型映在银幕上,是绝对错不了的。
「噢,难说,难说。」大人洋洋自得:「我在这门学问上下了不少工夫,敢说是博览群籍。我读遍了像是乔登、欧碧嘉、柯威……等等的著作;全读过了,你知道。」
「啊!这门学问有趣得很。我自己呢,」他大大嗅了口鼻烟:「对考古学略有涉猎。」
灯熄後有半小时之久,韩定聚精会神想著安略南的事。萤幕上的书对他毫无意义,他也不想费神去看;但陶大人却不时显得相当兴奋。韩定留意到当首相兴奋起来的时候,舌头也卷了。
「真的?」
「大人啊,」皮琏插口道:「在这方面可说无所不知。」
「『起源论』,就是关於人类发源地的问题,你知道。当然你一定要了解,一般认为所有人类都源於同一个星系。」
「这边请,大人。」皮琏道:「想起来我们该回去了。」
皮琏嘴角扭曲:「你问这些不相干的问题,会惹得大人不高兴。」
「噢,是的,我了解。」
「什麽论?」韩定问。
「不是吗?」
灯光再度亮起时,陶大人说:「棒极了!真的棒极了!也许你对考古学并不感兴趣吧,韩定?」
「嗯,他完全另辟蹊径。他试图证明,大角星系第三行星上的考古遗迹显示,早在任何太空旅行之前,就有人类在该星球居住。」
「这些人我听过是真的,」韩定道:「可从没读过他们的书。」
「也许。不过在我敢肯定之前,得先详读之後再衡量他的证据;一定得先看看他的观点有多少份量。」
「呃?」韩定忙回过神来:「是,大人,说不上有兴趣。最初我是想当心理学家,最後则选择了政治。」
他递出鼻烟盒━━韩定觉得装饰过度而手工甚差;不过他仍然面带亲切微笑,抓了一小撮并礼貌地表示谢绝。
陶大人抬头道:「啊,韩定。你在找我们,对吧?」
「也许是罢,但他们有不少行动自由。」
「噢━━应该是大约八百年前。当然了,他的看法大半基於前贤葛林的著作。」
韩定敢说,预备会议中他不在场,必定很合皮琏的意。
「啊,对。也许是该走了。」
「不是。是这样的:去年我们在极星收到,关於仙女座丙第五行星上的核能电厂熔毁的消息;只有小小的标题,完全没有详情。不晓得您是否能告诉我们,究竟出了什麽事?」
皮琏隔著会议桌向韩定微笑致意:「有关消息已经通知了极星日报。」
「我说的不是基地,是极星。恐怕你还没搞清状况。极星有上百万人,其中参与百科全 工作的不超过十五万。对其馀的人来说,这里就是家,生长於斯。和我们的家庭、庄稼和工厂相比,百科全书算不了什麽。我们要保护━━」
不论如何,现在汤玛芝和乔肥佬坐在左侧,鲁亭跟叶富瀚坐在右首,皮琏居中担任主席。这些人韩定当然全认识,不过今天他们似乎全端起了在这种场合中极不寻常的一点官架子来。
会议的馀程中他一言不发,即使话题回到帝国首相身上。
韩定屏息窃笑,显然皮琏很想藉炫耀这类消息来烘托其地位重要。
众人大哗。
肥佬转向韩定:「你不是跟何汝林学过心灵历史学?」
韩定半出神地答道:「是的。不过没有完成学业。我不耐烦谈理论;想成为心理工程师,又缺少那份才干;所以做了次佳选择,也就是走入政界。实际上是同一回事。」
叶富瀚用一只手拉扯火红的大八字胡:「你觉得有威胁,是吗?」
「你不觉得?」
「不晓得。例行公事。充满贺词的一堆演讲吧,也许。我不觉得有什麽重要的东西,值得摆在轮回屋里。虽然那家报纸━━」他怒视韩定,对方报以露齿一笑:「想把它搞得像回事情。我已经加以阻止了。」
「啊,」肥佬道:「也许你错了。你难道没发觉━━」他停下将手指放在自己浑圆短小的鼻头:「轮回屋开得恰是时候?」
鲁亭说话了,他的长鼻子气得发皱:「如果你要提议基地军事化,我一个字也不要听。
乔肥佬初次振作起精神。到目前为止肥佬即使在辩论的最高潮都没有插上一脚,忽然间他沉重的嗓音━━沉重一如其三百磅重的身躯━━打起平地一声闷雷:「各位,我们是不是忘了什麽?」
他稍歇坐回椅中调整呼吸,毫不理会那两三个同时想要答覆他的人。
「我说━━」
「再一个月就到了我们的五十周年庆。」他有个本事,能把最俗套的陈腔滥调咏叹得意境深远。
这意味著什麽?
他拼命回想曾经学过的心灵历史学理论━━从中他证明了打一开始就想对了的结论。如谢东这等伟大的心灵历史学家,能够充分解释人类的情感及应对,来广泛预测未来历史的发展。
「闭嘴,我还没讲完。」韩定正在兴头上;他喜欢这种感觉:「把首相扯进来固然不错,但最好多拉一些填满漂亮核弹头的攻城巨炮。我们已经损失两个月了,各位,再没有多的两个月可损失。你们打算怎麽办?」
「又怎样?」
「嗄?」皮琏怒道。
「怎麽?如果被侵犯了他会怎样?」
「仔细听好。到目前为止我们有两个月宽限,主要是因为,我让安略南以为我们有核子武器。当然,大家都清楚这大半是唬人的。我们是有核能,但仅限商业用途,而且也他妈的太少。他们很快就会发觉。如果你认为,他们会因为遭受玩弄而感到怡然自得,你就大错特错了。」
「对极了,」皮琏同意道:「百科全 第一优先━━绝对优先。」
「跟时代一点关系都没有,」皮琏答道:「我们是科学家。」
席间一阵骚动。皮琏道:「你太过份了!接著又补充道:「还有,这句话迹近叛国!」
韩定迫不及待地咬住话头:「真的,嗯?很棒的幻觉,不是吗?你们这帮人正是千年以来,整个银河所犯错误的绝佳范例!一千年来停滞不动的,算是那一门子科学?只不过是永无休止的分类罢了。你们有没有想过要更上层楼、扩大知识领域以便有所增进?没有!你们乐於停滞不前;整个银河都是。只有太空才知道这样有多久了。这就是为什麽边区要造反、为什麽交通会断绝、为什麽地方战事不断、为什麽整个星系丧失了核能,而倒退回使用化学动力的野蛮时代。
最後,皮琏终於心不甘情不愿地屈服。
他冷然道:「理事会是否稍稍想过,除了百科全书之外,极星还有可能在其他方面有些事情要做?」
犹疑迷惑的气氛占了上风。皮琏清了清喉咙:「呃,这样━━我不晓得。心灵历史学是门伟大学问,不过━━我确定目前我们这里没有心灵历史学家。看样子我们是在摸石子过河。」
「百科全 第一!」鲁亭咬牙切齿:「我们要完成任务!」
皮琏答道:「我不认为,韩定,基地除了百科全书之外,还有任何事可做。」
心灵历史学是解谜之钥,这点他很确定。
「这算是给我的答案吗?」
「我的太空!」韩定怒极:「怎麽回事?每个人不时把『皇上』、『帝国』挂在嘴边好像念咒似的。皇帝在千万秒差之外,我怀疑他对这里有一丁点屁的关心。就算有罢,他又能做什麽?这一带的前帝国舰队此刻控制在四个王国手里,而安略南也有一份。听著,我们必须靠真枪实弹来作战,不是凭空口白话。
「见鬼的任务!」韩定大吼:「五十年前也许是有,但是现在时代变了!」
那等於是对政界敞开大门。市长先生,我们是个科学基地;别的再也休提。」
「什麽事比谢东的留言更要紧?我看没有吧。」肥佬变得异乎既住的专断,韩定小心地注视他。他到底用意何在?
「事实上,」肥佬兴致勃勃:「你们好像全忘了,谢东是当代最伟大的心灵历史学家,也是基地的创始人。假定他利用自己的学问为眼前的未来设定了一条可能途径,好像也蛮合理的。如果是真的━━照我看是错不了,我再说一遍,他一定会安排某种方式来警告我们危险何在,或许还指出解决方法。百科全书是他的心头肉,你们都知道。」
当韩定坐在会议桌末端无所事事之际,不禁冥想:是什麽原因让这些科学家成为差劲的管理人。可能只是由於他们惯於面对缺乏弹性的科学事实,而距离善变的人性太远。
「周年庆当天,」肥佬四平八稳续道:「谢东的轮回屋会打开。有没有谁想过屋里会有什麽?」
「那麽,你对轮回屋有何看法?」
官式的开场白令韩定昏昏欲睡。不久,皮琏举起手边一杯开水啜饮的动作让他振作起来;只听皮琏清清嗓子开口:「很高兴能够告知各位理事,在上次会议之後,本人获知帝国首相陶耘大人将在两周内到访极星。相信在皇上得悉此地状况之後,我们和安略南的纠纷,必定能如大家所愿,顺利解决。」
他不动声色道:「撇开你暧昧的表情不提,你们指望这位陶大人做些什麽?」
「相当明显地,」他评述道:「韩市长是个讽世行家。他不可能想不到,皇上绝无可能容许私人产业遭到半点侵犯。」
汤玛芝补上一句:「还有,他不了解建立军备意味著必须从百科全 抽调人力,而且是宝贵的人力。绝对不行,不管会发生什麽事。」
韩定否认拥有极星日报,就法规而言或许是对的,但也仅止於此。韩定是促成极星自治的领导人物,他本人并获选为第一任市长。所以,韩定名下没有一张极星日报的股票并不足奇;事实上他以各种迂回手段,控制了超过百分之六十的股权。正所谓戏法人人会变。
韩定小心答道:「不知道。」
事实上他根本没在听。他循著一条新思路追想,事情一件件归纳━━不少琐屑的细节一一榫合。
汤玛芝回答他的问题。此人有个坏习惯,喜欢用他格外威严的语调,以第三人称称呼对方。
因此,在韩定向皮琏建议允许市长出席理事会的同时,极星日报展开类似宣传,也就毫不令人意外;而极星历史上第一次的群众大会因而举行,要求在「国有」的政府中加入市民代表。
「一点也不。」他状似缅怀道:「皇上━━」
「别急著下结论;我要问一个问题。除了这点看不出任何意义的外交手段之外,有没有什麽具体办法,去面对安略南的威胁?」
「!如果你没别的话要说━━」
鲁亭起立发言:「我不晓得你打算从这番疯狂言论当中得到什麽,市长先生。但确然无疑的是,你的话对此地的讨论毫无帮助。我建议主席先生,删除该发言内容并回到原先讨论被打断的地方。」
「如果你问我,我要说━━」他高喊:「银河帝国就要完蛋了!」
韩定甚为不满,理事会似乎满脑子都是百科全 。
「恰『不』是时候,照你说的。」单色书网叶富瀚喃喃道:「有好些事要操心呢。」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