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皮琏一怒而起:「阁下,本人身为此地的最高首长,代表━━」
「视察」99lib•net百科全 大楼时,安某无精打采地听皮琏演讲。当他们穿越广阔的参考影片贮藏室和无数放映室的时候,安某做出礼貌而茫然的笑容,忍受皮琏的喋喋不休。
「啊,当然啦,防卫部队需要一点後勤支援。」
「也不属於史迈诺。极星不属於任何行省。」
州长两眼一瞪:「搞什麽鬼?我要那些做什麽?我们剩得可多了。当然是黄金啦。还有,如果你们产量多的话,铬跟钒更好。」
安某看了一眼,丢回去并瞪眼道:「啥玩意儿?钢?」
安德礼深吸一口後,啧啧赞赏:「织女烟草!你打那儿拿来的?」
「百科全 打不了胜仗。」安某眉头深蹙:「完全没有出产的世界。那━━倒也几乎没有人住。这样好了,你们用土地偿付。」
韩定不耐烦地插嘴:「你有什麽提议?阁下。」
晚餐所发生的事和下午相比,正如镜中反照。安某独个儿滔滔不绝地讲述,日前他在安略南与新独立的近邻━━史迈诺王国之间的大战中,率领大军所创下的丰功伟业;纤毫必至,而且乐趣无穷。
「嗯,一点没错。」韩定友善回答道:「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算是个学者。毕竟这个星球不过是个科学基地━━受皇上的直接管辖。」
州长看来早就想停止东拉西扯,好直接切入正题;他简明扼要说道:「看来极其显而易见的是,既然极星没有能力防卫自己,安略南为自身利益著想,必须承担这项任务。你们了解,我们并没有干涉内政的念头━━」
他对韩定说:「你的星球就这一个城市?」
「这世界还相当空旷,无人居住的土地也相当肥沃。如果事情顺利就绪,而你们也都合作,大概可以这麽安排;可以让你们自己一无损失,说不定还可以颁授爵位、分封采邑。我想你们懂得这个意思。」
「什麽意思?」皮琏问道。
韩定大笑:「产量多!我们连铁都不出产, !来来,瞧瞧我们的钱币。」他丢了个角子给特使大人。
他沉思道:「五十年前建立的,嗯哼!这里还有很多未开发的土地。你们从没想过要划分领地?」
「目前没有这种必要。我们是极度中央集权的;也必须是,因为百科全 的缘故。或许有一天,当我们的人口成长到━━」
「你是指皮博士?是的!他是托管理事会主席,皇上的私人代表。」
笑脸紧绷的州长略一欠身,俐落地拔枪出套,柄交韩定;韩定用一把特别借来的枪回以同等礼节。友谊善意由此奠立;即使韩定注意到安某肩上的异样凸起,他也谨口慎言一声不吭。
安某在第一口大烟喷成的浓雾中点了点头。
「现在,」他说话时极其快活:「来谈些正经事。」
安公德礼(「公」字意味贵族血统)━━蒲乐麻州州长、安略南国王陛下特命全权大使,外带半打其他头衔━━抵达航站,韩定以国宾之礼相迎。
「没错。」
「当然了,有什麽不对?我猜想人类使用核子能该有五万年了,为什麽我们不能有?只是钸的来源有些困难。」
「那些不是行省。」安某提醒道:「都已经是王国了。」
皮琏猛地把桌子一拍:「让我说话,韩定。阁下,我不会为什麽安略南、史迈诺的茶壶政局和酒杯战争,付半个锈角子。告诉你,这里是个国有的免税机构!」
皮琏皱起眉头;他不吸烟,也因此而讨厌那股味道:「让我们搞清楚,阁下。你的任务只是要澄清状况?」
「你们所要的就是这样━━广大无人区域上的军事基地━━如此而已?」
「史迈诺知道吗?」
「极星这个星球几乎完全没有金属,统统得靠进口。总之,我们没有黄金;除了几千斤马铃薯之外,也没有可以用来缴税的。」
「就算是王国,我们还是毫无瓜葛。作为一个科学机构━━」
州长的流水故事直讲到饭後,低阶官员一个个藉词开溜。当他说完横扫敌舰获得重大胜利的最後细节之时,皮琏和韩定已经引他到阳台上,享受暖洋洋的夏夜和风了。
韩定一怔,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一支。
「不,」韩定露齿一笑:「恰好相反。我撩起这话题的理由,不是很明显吗?那正好确定了我先前一个非常强烈的怀疑。」
韩定暗想:不须要多了不起的观察力,就可以看出阁下四体不勤,五体不分。他故作无心答道:「没有━━也没有贵族。」
安某听到「达官贵人」四字时,显然没意会出里头的嘲讽之意。
史迈诺则不然。记得不,我们刚和皇帝签下一份条约━━明天我会拿一份副本给你的理事会━━上面交代,在原安略南省境之内,我们是皇帝的代表,负责维持秩序。我们的责任很明白,对不对?」
「国有?可是我们就是国家,皮博士。而我们不打算支持你。」
他丢开雪茄,仰望横卧穹苍的银河:「都倒退到用煤和石油了吗?」他喃喃作声━━而所有念头都深藏心底。
在一层层上上下下、一间间进进出出,走过写作部、编辑部、出版部和影片部之後,安某终於作出第一个概括评论:「都很有意思,」他说:「不过这些工作,对成人而言似乎蛮怪异的。有什麽用处?」
「博士?没别的头衔?是个学者?而他的权力高於市政当局?」
「科学个屁!」对方骂道:「我们怎麽眼睁睁地坐视史迈诺夺99lib.net取极星?」
「不,我只是放根线头引他开口。你该注意到,他总算失口把安略南的真正意图说了出来━━也就是,在极星搞封建制度。当然,我不打算让这种事发生。」
「怪地方!你们没有农民?」
「既然如此,就没什麽好说的。百科全 基地的地位一如既往,没有任何改变。」
「那麽━━工业制品也行。」
「我们在乎。我们刚和他打完一仗,而他还占据著我们两个星系。极星在两国之间占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
「哼!」皮琏带著极恶劣的情绪离开,韩定则温和地笑著。
「是什麽?」
「是……是。」特使略一停口,又坐立不安地加上一句:「好,两位,我们明天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现在容我告退……」
「嗯━━哼。」韩定咕噜一声示以冷淡。
韩定注意到,对这个评语皮琏无法置辩,尽管他的表情看来自信满满。
皮琏冷笑道:「这可谢啦!」
「当然了,」州长道:「所有正式讨论━━签署文件、以及诸如此类的官样文章,会交给━━你们管议会叫什麽?」
「我不在乎他知不知道。」
「不用金属?要我们怎麽制造机器?」
「怪名字!且不管它,那是明天的事。现在咱们开门见山,明人眼底不说暗话,嗯?」
皮琏调转头朝他发火:「你跟他谈什麽驻军和纳贡,到底是什麽意思?你疯了不成?」
皮琏道:「我们和任何行省都毫无瓜葛。作为皇上的领地━━」
「代表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安某顶了回去,面露愠色:而本人代表的是安略南国王陛下。安略南近得多了,皮博士。」
「━━但我们认为,不论从任何角度来看,最好还是让安略南在这个星球上建立军事基地。」
「你不打算!你!你算老几?还有,我能不能请教一下,你大吹大挡我们的核能电厂,是什麽意思?天啊,这只会让我们变成军火靶子。」
州长看来不为所动,又吹了个烟圈:「说得真精彩,皮博士。我能想像你两手捧著御赐玺封的特许权状━━但看看现实情势。你要如何面对史迈诺?史迈诺的首都离你不到五十秒差,你该知道。还有柯诺和大绿苞呢?」
韩定故作率真,接口道:「安略南能否供应适量的钸,给我们的核能电厂?我们只剩几年的存量了。」
「当然。」韩定喃喃说道,点起一根织女星烟草制成的长雪茄━━没多少存货了,他暗想━━然後靠到椅背上前後摇晃。银河高悬天际,由地平线一端到另一端,朦胧伸展棱镜般的身形。居於宇宙尽头的此地星辰寥寥,相形之下微不足道。
安某定下神来,道:「好罢,这麽著,皮博士。你尊重皇帝的财产,而安略南也一样。
「皇上呢?他难道会袖手旁观?」
「安略南不再拥有核能经济了。若是有,我们的朋友一定会了解,除了古代遗迹之外,钸并不用在发电厂里。由此可知,边区的其他地方也没有核子动力了。史迈诺是一定没有;否则在最近的战事里,安略南不会多赢少输。很有意思吧?」
「可是史迈诺━━」
韩定让椅子放正,把手肘放到膝上:「现在说到重点了。让我们直话直说。极星要接受保护并且纳贡。」
「理事会。」皮琏冷冷答道。
「不是进贡,是纳税。我们保护你们,而你们付钱。」
安某双眉上扬:「那你的上级━━我要见的那位是?」
韩定提高声调以盖过群众的呼喊:「我们是个年轻的世界,阁下。在我们星球短得可怜的历史当中,很少有达官贵人造访;因此民众分外热情。」
「上次运补的时候收到一些,几乎没得剩了。太空知道几时才能再有━━如果有机会的话。」
一时间相对无话。皮琏再试著说几句:「整个讨论离题太远了。极星不是一般星球,而是编纂百科全 的科学基地。太空啊,老兄,你对科学毫无敬意吗?」
最後一句话的略为强调,似乎使得州长有些狼狈。在往百科全 广场的缓慢行程中,他保持缄默陷入沉思。
安州长接受欢呼,并以军人及贵族的矜持,冷漠答礼。
「咱们回头谈谈正事。」韩定劝道:「你打算怎样收这些所谓的税,阁下?像是小麦、马铃薯,蔬菜、牲口之类东西,你肯收吗?」
「你的意思是━━」韩定想引起他的话头。
皮琏望著他的背影咬牙切齿:「受不了这呆头呆脑的笨猪!这━━」
韩定打断他:「非也。他只不过是环境的产物。这种人只懂得一句话:『我有枪而你没有』。」
「没错。但极星不属於安略南省。」
「啊!那什麽叫做『一如既往』?」
「我不明白。」
即使韩定觉得,下午和随之而来的夜晚十分无聊,至少有一点令他满意;就是认清了皮琏和安德礼,彼此都看不起对方。这两人一见面问候寒暄就针锋相对。
「是这样。外头边区的情势有些改变,而这个星球的地位变得有些微妙。如果我们对事情的状况能够达成一致见解,会非常合乎时宜。打个岔,市长,你还有这种雪茄吗?」
皮琏霎时屏息,场面静默了好一会儿。当安某重拾话头,声音竟和先前大不相同:「你们有核子能?」
他们站上地面车,市府官员职工绕集四周,缓慢而隆重地开向百科全 广场,一路接受热情群众的欢呼。
「听著:是国家支持的科学机构,至高无上统治者的私人领地,我说的就是皇上本人。」
「理事会?别理它。过了明天,他们在极星政治上的重要程度比不上一张破报纸。」
「肥佬可能摸到一点边儿,有时候他令我神经紧张;而皮琏打从我当选之後,就一直怀疑我。但你也看到,他们并没有能力去了解真正发生的事,这些人受的训练就是完全服从权威。他们相信皇帝万能,只因为他是皇帝;大家信服理事会,也只因为理事会是奉皇帝之命行事,不可能不在发号施令的地位。这种对叛变可能的认识不清,正是我们的最佳盟友。」
太空啊!若是他能像表面一样自信就好了。安略南人两天之内就要登陆,而他只根据一些概念来猜想谢东如何安排过去的五十年。他甚至不是货真价实的心灵历史学家,只凭著肤浅的训练,就想揣测探索当代最高的智慧。
韩定嚼著雪茄烟的屁股,没注意到烟已经烧完了。前一晚他没睡觉,而且直觉即将到来的当晚他也会睡不著。这点由双眼就可以明白看得出来。
李缓缓颔首:「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任何行动来阻止我们。你说他们并不完全被蒙在鼓里。」
他倦道:「都打点好了?」
如果肥佬是对的;如果谢东所见只有安略南问题;如果百科全书是他唯一关心保有的━━那麽政变的代价如何?
「不算太坏。你知道,事情一定得大胆进行;就是说,不容许半点迟疑反顾。不能让他们有时间控制局势。一旦我们占上司令台,就要表现得像个天生的头子;而他们惯於服从,这是成功的根本。」
「要是理事会犹豫不决━━」
他耸耸肩膀,喝下了那杯水。
他挺身自椅中站起,走向饮水机:「他们不是坏人,约翰,当他们黏著百科全 的时候━━那就是他们将来的归宿。统治极星的时候,这些人半点用处也没有。现在你出去罢,让事情动起来。我要自个儿静静。」
「我想是的。」李约翰以掌支颚:「你觉得呢?」
他坐在桌角,两眼瞪著那杯水。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