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章 组织

石钟山当代小说

送走客人的徐寅初,自然就发现了沈丽娜手里的金条。徐寅初不是个贪财之人,以前也有军官向他行贿,都被他拒绝了,而他自己也从不行贿,因此,在军统局他就显得很不得志,四十多岁的人了,才混个站长,至于肩上的中将军衔,不过是个安慰罢了。对他的不得志,沈丽娜以妇人之见多有抱怨,如果当初他肯活动一番,也不至于把他派到乱事纷纭的东北。沈丽娜一心想让他留在上海,毕竟她熟悉那里,而那里的生活也才能让她如鱼得水。如今,徐寅初总觉得亏欠沈丽娜许多,不仅是让她遭苦受罪,还有一点他没有说明的是,他在苏北老家是有妻室的,至今还每月偷偷地往老家寄钱。因此,内心的愧疚,不得不让他在沈丽娜面前矮了半截。
对王晓凤来说,她隔三岔五地就会想起李志。在南京和刚到济南时与组织失去联系的日子里,她一直在想着两个人,一个是李志,另一个就是乔天朝。想起李志时,是那种温馨和浪漫的感觉,两个人在打游击时,一个是队长,一个是政委,常因为各执己见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是几天都不说一句话。后来,因为工作的变动,李志去团里当了政委,她则在野战医院做了教导员,分开了,却多了份思念。那时,李志经常骑着马到野战医院来看她,当时她也没想太多,总觉得这就是友谊,是那种战友情,相互间看看也很正常。后来,也许是战友们的玩笑开得多了,她开始发现几天不见李志,心里竟空落落的,直到李志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
这时,一位中年妇女走进来,亲切地冲二人点头。李露交待道:就是这两位同志,乔天朝和王晓凤。
在南京时,她一面担心着乔天朝的安危,一面想念着李志。两个男人始终交叠着在她的眼前闪现着,但那种感觉是如此的不一样。
王晓凤不失时机地说:老家的人出了点事,还请你在徐站长面前美言几句呢。
乔天朝假戏真做地说:表哥,对不起,让你受罪了。
她唐突的问话,让两个人一时摸不到头脑,怔怔地一齐望向她,乔天朝终于问道:什么报告?
乔天朝有一搭、无一搭地和徐寅初说了几句站里的事,徐寅初话锋一转:乔副官,你今天来,不是和我说工作上的事吧?
地下交通员李露带给乔天朝的指示是,要全力营救李良同志。因为敌人还没有十足的把握确定李良就是共产党,目前也只是怀疑,想利用酷刑让其招供。
女子伸出手,引领着他们来到雅间,这里的光线比外面亮多了,临街,透过窗子能看见外面的行人。三人落座后,女子先自我介绍道:我是山东省委的交通员,叫我李露好了,以后由我负责和你们联络。
作为乔天朝来说,此前他也没有考虑过婚姻问题,从入伍到担任侦察连长,他是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因为年轻,也因为没完没了的战斗,他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恋爱和婚姻,就是有那个想法,当时也没有这个条件。打入敌人内部后,整日都在适应这种特殊的环境,他所有精力都用在了扮演自己的角色上,同时还要完成组织交给他的种种任务。东北战局结束得如此顺利,和他提供的机密情报不无关系。
乔天朝是在第二天中午时分见到李良的。
李露解释道:前一段时间,我们的一个交通站被敌人破坏了,这是老家刚建起来的一个点儿。以后有什么事,你们就到这里来找我,我不在,找姨妈也行。
他看完信,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这是组织向他发出的信号,他随口向卫兵问道:是什么人来送信?
李良被关押在守备区的一间牢房里。看来敌人已经用过刑了,李良身上到处都是伤,此时嘴还挂着血痕。来之前,乔天朝在守务区司令部看到了李良的口供,那上面除了名字、职业和年龄外,口供一栏里一片空白。
说完,忙上前去察看李良的伤情。一旁的司令部的一名军官,赶紧命手下为李良去了手铐,并表示马上为李良治伤。那名负责办案的上校军官,就差当着乔天朝的面扇自己的耳光了。
乔天朝和王晓凤对组织的这一决定,既感到亲切,又感到意外。
徐寅初关切地问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讲,济南地面上的事,咱们军统的人还是能摆平的。
乔天朝为难地笑了笑,然后才说出实情。他把李良称做表哥,这段时间他经常去巷民路28号,军统站的人几乎都知道乔天朝在济南有个姨妈和表妹开茶馆,做生意。现在从乔天朝的嘴里冒出个表哥来,徐寅初并不感到意外,他盯着乔天朝半晌道:乔副官,我相信你的人品,这事其实你自己就能办,别忘了你是我的副官,可你却还主动来找我,不错!你是个有头脑的人,这个忙我帮了。说完,他又重重地在乔天朝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乔天朝和王晓凤几乎是怀着迫切的心情来到巷民路28号。他们是坐着车过来的,既然向徐寅初请了假,他就要明目张胆一些,地下工作的经验告诉他,某些时候越是明目张胆,越不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
中共地下山东省德州区委书记李良同志被敌人秘密逮捕了。李良是在去接头的路上被敌人抓获的,他伪装的身份是百货行的老板,但行踪还是被中统局的人给盯上了。敌人逮捕李良后,又秘密地押解到了济南。
徐寅初放下电话,轻描淡写地说:小乔,虽然我们身为军统的人,但我们也是人啊!以后有什么难处,你直接来找我好了。
这是乔天朝第一次领受营救战友的任务。做这件事之前,他综合考虑了一番眼前的局势,通过在东北站的工作,徐寅初已经比较相信他这个副官了,患难识知己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但要想救出李良,凭他单枪匹马地抛头露面,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要以军统局的名义出面营救李良,只有这样,才能有几分希望。可要以军统局的名义,就不能绕过徐寅初这一关,那样的话,将适得其反。他决定先和徐寅初谈谈。
那天晚上,他们就在茶馆里一起吃了饺子,表哥、表妹、姨妈地叫着,亲得就跟一家人似的。
接下来,就是送客了。
乔天朝和王晓凤的突然造访,让徐寅初和沈丽娜看起来很高兴。沈丽娜一定是寂寞难熬了,她亲热地拉着王晓凤的手,把她带到了楼上。
两个人一下子噤了声。从东北到济南,他们相处快一年了,李露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之前,两个人真的没有过这方面的想法。工作就是工作,况且他们也一直是以同志的关系相处的。李露的手放开了乔天朝的胳膊,在王晓凤耳边嘀咕起来。乔天朝听不清她们说些什么,但还是红了脸。
徐寅初当即拿起电话,先接通了中统局,毕竟这个案子是中统局的人办的。接着,又打通了守备区的电话,把李良的情况说了,对方对军统局的来电不敢怠慢,答应马上查出李良的下落。
那天早晨,乔天朝和往常一样到军统局济南站上班。门口的卫兵递给他一封信,信封很薄,连口都没有封。他疑惑地打开了信封。说是信,还不如说是一张便笺更准确,一张纸上,只留有一行隽秀的小字:表哥,老家来人了,想见你,住在巷民路28号。落款是表妹。
乔天朝当天没有接走李良的原因是,守备区的人还要例行公事地结案,他们要向中统的人有个交待,因为人是中统的人抓来的。程序还是不能少的,乔天朝一走,司令部的人便把李良请到了招待所。
两个女人在楼上的悄悄话也接近了尾声。这时,王晓凤笑眯眯地从手袋里摸出两根金条,不声不响地塞到了沈丽娜的手里。沈丽娜看到黄澄澄的金条,眼睛都睁圆了,然后嗲着声音说:好妹妹,你太客气了。
徐寅初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想着:小乔这人不错!
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其乐融融的亲戚关系。
此时的徐寅初见沈丽娜高兴,便也兴奋了起来。面对年轻貌美的沈丽娜,他很快有了兴致,两个人钻到卧室,激情四溢地夫妻了一回。最后,还是沈丽娜提醒了他一句:乔副官的事,你帮帮忙好了。
谢谢站长。乔天朝向徐寅初敬了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乔天朝忙说:谢谢站长的信任。
还没到下班的时间,他便向徐寅初请假,说自己的表妹来济南了,他要过去看看。此时,济南站刚成立不久,除了从东北撤出的人,军统局又补充了一些人员,徐寅初在工作时就亲疏远近分得很清楚,用他的话说,东北站过来的弟兄们是经过考验的,他是信得过的。那些新分到军统局济南站的,要想被徐寅初从认知到信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乔天朝也大着声音说:表妹你放心,在济南没有军统局办不了的事,以后生意上有什么困难,就找表哥。
李良知道自己获救了。乔天朝一出现,他便什么都明白了,这是组织在营救他。他从被捕的那一刻起,就作好了牺牲的准备。
乔天朝眼含热泪和战友挥手告别。
徐寅初又道:乔副官,你还年轻,一定有大展宏图的机会。你跟我也好几年了,我信得过你,等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推荐你的。
此时,身处济南的乔天朝在那一晚有了心事,他开始留意起近在咫尺的王晓凤了。以前,两个人虽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却从没真正地关注过她,只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战友,在配合着完成一项任务。
那天傍晚,他带着王晓凤来到徐寅初的家。自从到济南后,徐寅初就住进了军统局济南站院内的一栋二层小楼,日本人在时,这栋楼里住过一位日本大佐,房间里的摆设依稀可以看出日本人住过的痕迹。
那天,两个人在回来的路上,谁也没有再说话,望着车窗外想着各自的心事。直到进了屋,他们依然沉默着。乔天朝随手打开了灯,突然而至的光明,让两个人都觉得非常刺眼。
沈丽娜听说是有事相求徐寅初,收金条的动作就显得心安理得起来,她拿捏着表情说:都是自家人,还客气什么。
结婚报告啊!别人有的在一起工作几个月就打了报告,这样有利于工作啊。
吃完饭后,李露陪着乔天朝和王晓凤在街上走了走。李露一只手挽着乔天朝,一只手挎着王晓凤,她冲乔天朝道:表哥,你下次来时穿上军服,也让人们知道你是军统的人,这样,别人就不敢欺负我们了。
当乔天朝提出要见一见表哥时,他们哪里还敢耽搁,立马小跑着在前面带路了。
最高兴的还是王晓凤了,她拉着乔天朝的胳膊说:以后,我们也有家了。
到这儿就是到家了,欢迎常来做客,你们以后就叫我姨妈吧。
待走到没人处时,李露突然放低声音说:你们为什么还不打报告啊?
两个人许久没有和自己的同志面对面放松地说话了,几个人分析了眼前形势,国民党在东北落败后,便忙着在华北和华中调集兵力,想阻止四野大军向南方推进的速度,最后只能把宝押在了长江以南。现在的长江沿线在大批地修工事,这是国民党的最后底线。济南地处不南不北的地界,这也是国民党力保的地盘,因此,在济南周围囤积了大量的兵力。组织上精心建立起来的交通站,被敌人破坏了大半,巷民路28号的建立,组织上是有考虑的,首先要保证联络的畅通,尤其是和乔天朝的联络。建这个交通站时,组织就没有想过保密,反而需要利用乔天朝的特殊身份,对这个交通站进行保护,于是由李露亲自出面,以表妹的身份去找乔天朝,并以公开的形式给他留下联络信函。
乔天朝激动地说:太好了。这段时间一直没人与我们联系,我们都急死了。
姨妈笑眯眯地说:当然行,咱们不是亲戚嘛,你们在济南有了这么一门亲戚,哪有不走动的道理。你们坐,我去包饺子,晚上咱们一起吃饺子。
接着他就看见一个年轻女子,款款地从一只茶座后站了起来,果然是一身红旗袍,他忙应了声:表妹——
当晚,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李志打马扬鞭地向自己奔来,一边跑一边喊:王队长,我来看你了。
今晚李露无意中的一句话,让两个人都警醒起来,他们开始重新审视对方了。李志的形象在那天晚上竟顽固地出现在王晓凤的脑海中,要不是突然而至的特殊任务,她是不会离开他的。
车开到巷口时,就停下了,他和王晓凤步行往里走,终于看到了巷民路28号,发现这里是个茶馆。屋里的光线有些暗,乔天朝一边往里走,一边适应着,王晓凤紧随在他身后,突然听到一个女声喊道:表哥,你来了。
第二天,乔天朝带着军统站的车,把李良从守备区接了出来,一直拉到了巷民路28号。德州是不能回了,虽然这次没有被抓到把柄,但不等于日后就安全了。
她说这话时,声音显得很夸张。恰巧,他们的身边正有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走过。
说完,李露朝外面喊:姨妈,你来一下。
王晓凤忙说:要是以后我没事,经常过来坐一坐,说说话行吗?
司令部的人听说军统局的人要来看李良,吓坏了,一边忙前忙后地照顾乔天朝,一边积极地介绍李良被抓的原因。昨天徐寅初亲自把电话打到守备区司令部,过问李良的事情,他们就知道这次是碰上硬茬儿了。军统的人他们是不敢惹的,把军统的人得罪了,自己的前程也就到此为止了,说不定让军统的人抓到把柄,还会治你个莫须有的罪名。蹲监狱事小,丢了脑袋也是常有的事。听乔天朝说明来意后,那些办案的人忙点头哈腰地说:乔副官,我们真不知道他是您表哥,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李良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碰上乔天朝,他以为自己是看错了,瞪着眼睛,足有几秒钟才清醒过来。
乔天朝站了起来,一脸感激地说:谢谢站长栽培,您放心,我乔天朝不论到了哪里,都是您的人。
乔天朝是认识李良的,三师在山东开辟根据地时,李良正是德州地区的游击队长。李良的游击队当时负责给侦察连带路,绕到了鬼子的据点身后。那一次,游击队配合五团一起端掉了鬼子的据点。战后缴获的一批武器,奉上级指示送给了游击队。乔天朝亲自带着侦察连把这批精良的武器送到李良手中,当时李良和游击队员们激动得手舞足蹈。当晚,李良请乔天朝喝了“地瓜酒”,也就是在那次的交谈中,乔天朝知道,李良很羡慕他们三师这支正规军,他一直希望三师能够把他们收编了。以后,乔天朝也向组织申请过几次,但由于斗争的需要,游击队成为正规军的想法一直没有能够实现。三师北上后,李良的工作也转入了地下。
那一天,他都是在兴奋与不安中度过的,这是他来到济南后最高兴的一天,其间还忍不住吹了几声口哨。
卫兵告诉他,是一位穿红色旗袍的女士。
男人每天回来都是满腹心事的样子,不是躺在床上发呆,就是坐在那里愣怔出神。这时候,她会静静地躲在一边。她知道,男人心里有很多事,有了心事,就让男人去想吧。她既帮不上忙、又出不了力的,就蹲在阳台上,透过嘴里吐出的烟雾去望男人。
男人转瞬间表现出热情,又是拿凳子,又是递烟的。男人的热情也影响了她,她忙给派出所的人倒了水,还放了糖,热呼呼地摆上桌:大军,喝水。
她没去多问,也不想知道,男人告诉她什么,她记住就是了。
男人这么说了,可她忍不住还是要去看、去听。男人上班时,她也会扒着窗户,一直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傍晚,到了男人下班的时候,她会早早守在窗前,直到看见男人,她的心才渐渐平复下来。
朝鲜要开战了。
她伸出手,抓住了男人冰冷的手,带着哭腔道:没人抓你,你现在不是国军了。
男人白了她一眼,她赶紧退到一边。
这段日子,一直还算风平浪静,男人照常地上班、下班,看不出高兴、不高兴的。
也就是从那一晚开始,她吊起的心就再也没放下来过。她没见过世面,但她能听懂男人的话。以后,男人一出门,她就又开始了烧香、磕头,她相信老天爷能把男人给她送回来,就一定能保男人平安。
在老家和刘半脚成婚没几天,还没品咂出幸福的欢娱,就归队了。待刘半脚来沈阳后,他们才又一次相见,但当时的沈阳危在旦夕,军统局的人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战事上,他对刘半脚也是少了万般体恤。直到他在南京重新把她找了回来,两个人才真正地生活在一起。
此时,她所有的身心都放在了男人的身上,男人高兴,她就踏实;男人愁苦,她就感到憋闷。她在男人面前从不多话,男人说了,她就在一边听着。
她身子猛地一紧,侧过脸盯紧了男人。
派出所的人是在一天傍晚敲开了他家的门。
半晌,又是半晌,她忍不住说:你是好人,不会有人抓你的。说完,抱住了身边的男人。
男人的眼里突然就有了泪,泪水跌到盆里,她惊愕地抬脸去看时,男人已经把头抬了起来。她想说什么,却说不出,一颗心又一次被吊了起来。
记录的人想笑,又忍住了,最后又核实了一遍。
她一惊,苍白着脸望向男人:咱们不已经是这样了吗?
她嫁给他的时候,也只是知道丈夫在国军里干事,当着军官,在为国家打仗,干着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可她没有料到,男人的部队先是从东北撤到了天津,然后又跑到了南京,最后队伍就跑没了。那时她就想明白了,这是打败仗了,她不可能不担心自己的男人。在南京等待丈夫的日子里,她把头磕得咚咚响,希望老天爷能听到、看到她的诚意,把丈夫送到她的面前。也许是自己的虔诚感动了上苍,马天成真的来接她了。从南京到沈阳的一路上,她才真正发现世道是变了!以前满眼都是国军,现在走在身边的却是解放军,她的一颗心就被吊起来,皱皱巴巴的,很不舒展。她看一眼身边的马天成,那个曾经穿着国军制服、很帅气的男人,此刻穿了一身便装,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地走在身旁。
她不知深浅地问:朝鲜打仗,跟咱有啥关系?
她哭了,眼泪一串串落下来,湿了枕头。
接下来,派出所的人就打开厚厚的本子,询问起来。男人报了自己的姓名王宝山,在问到刘半脚的名字时,王宝山停了半晌,最后还是说:刘半脚。
“破坏”?!从何处下手,又怎么去破坏?这些问题只在马天成的脑子里一闪,便烟消云散了。他现在顾不上这些了,他只想安稳地和刘半脚过自己的日子。经过劫难的他再次与刘半脚重逢后,似乎才明白了什么是生活。
男人在路上低声告诉她:我现在不叫马天成了,我叫王宝山。
男人推开她,沉闷地说了一句:女人呐,你们不懂。
男人没有动,她的手无意间触到了男人的脸,那里温湿一片。
可俺……俺怕找不到回家的路。她哽着声音说。
男警员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说:我们是派出所的,打搅了。我们来给你们登记,以后要给你们办户口。
男人抽着鼻子说:半脚,咱们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啊。
她听不懂男人的话,但她在男人的脸上读懂了男人深藏的野心。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男人是没有野心的,毕竟在沈阳生活的这段日子里,男人一直是循规蹈矩,生怕出现丁点是非和意外,可如今报纸的话,竟引燃了男人的野心。
她的担心和惧怕是从脚底下升起来的,她怕冷似的打着哆嗦说:可别打仗了,咱们就这么过日子挺好。
派出所的人一一记下后,就笑着告辞了。她这时才发现那两杯糖水,人家根本就没动。她赶紧捧起一杯给男人。
以后,只要窗外有人经过,她就会掀开窗帘朝外面望。楼道里有脚步声,她也会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一会儿,直到脚步声一点点远去,她才手抚胸口,长吁一口气。她做这些时,男人就不错眼珠地盯着她。直到她的神情放松下来,男人似乎长吁了一口气。
昔日的马天成、今日的王宝山,在沈阳和刘半脚又重新生活在了一起。他似乎踏实了,但又觉得不是那么踏实。
马天成也说不清老文的来历,上级命令他到这里接头,他就隔三岔五地到这里转一转。有急事的时候,老文也会直接去找他。
两个男警员身上佩着枪,腋下夹了一个厚厚的本子。男人开门时,她一看见穿制服的人,就下意识地躲到了男人的身后。男人是她的天,男人是她的地,此时她清楚地看见男人愕然了一下,还听见男人小声地嘀咕了句:这么快!
到了沈阳后,男人还告诉她:以后你少出门,也要少说话。
她现在已经改口叫他王宝山了。她说这话时,马天成正仰躺在床上想心事,他侧着身子,瞅着她说:跳啥?没啥可跳的,在这里谁也不认识咱,没事。
男人翻过身,脸冲向她说:要是有一天,我被人抓走了,你就回老家,侍候咱爹娘。
他在医院上班也是早出晚归,救护车不分昼夜地由两个人开,他不是上白班,就是上夜班。只要回到家里,他就哪儿也不去了,躲在出租房里,守着刘半脚。
只要男人在她身边,她的心就是踏实的。男人一离开她的视线时,一颗心就又被吊了起来,潜意识告诉她,这个世界变了,而且变得对男人很不利。以前穿制服的男人眼睛里有一种光,让她感到安全、可靠,现在眼里的光没有了,那里只剩下了阴郁,她看了,只觉得心里发凉。
男人叹了口气,道:是啊。
晚上男人就很兴奋,在床上辗转反侧,还不时打开灯,反复地看那张报纸。也就是那天,她又知道了一个国家的名字,叫朝鲜。
听了男人的话,她立时就噤了声。
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了——
晚上,躺在床上的男人叹了口气,望着天棚说:这日子不知还能过多久?
她小声道:俺知道,国军都跑了。
这是她到沈阳后,男人对她说得最多的一次话。
解放后的沈阳,可以说是一天一个样,人们情绪高涨,今天这个工厂恢复了生产,明天又一个新的机构成立了。一切都是崭新的样子。
男人说完,似乎还笑了笑。
他在情报站接到了军统的指示,那是一张小纸条,纸条上说:要千方百计破坏共党的建设。
王宝山肯定地说:对,刘半脚。
他伸出手,把她的手抓住了,那是一双粗糙的手,他的心顿时又软了一些:你坐火车走,就说去山东,火车会把你送回老家。
男人生气地把她的手甩开,低声说:就是当过国军也不行!记住,到时候你哪儿也别去,也别等我,就回老家,爹娘以后就靠你了。
以后在生人面前,你少说话。男人似乎很不高兴,白了她一眼,转身进了里屋。
一天,男人下班回来,吃完饭就拿出一张报纸来看。她不识字,不知道报纸上说了什么,就小心地陪在一边。
刘半脚在王宝山面前里里外外地忙活着。收拾好屋里的一切,便坐在阳台上抽烟,她眯着眼睛,一边看着马天成,一边心虚地说:宝山,你说俺这心里咋是老这么跳啊?
情报站设在一处废品收购站,收废品的老文长年累月地守着那些废品。老文的脸总是阴沉着,没有晴朗的时候,有事没事的他就坐在院子里摆弄他那些破铜烂铁。
她记住了,除了上街买菜,几乎一步也不离开家门。干完家务,无聊时就蹲在阳台上抽她的烟袋,让或浓或淡的烟雾把自己笼了,再透过虚渺的烟雾,去望自己的男人。
从废品收购站里出来,王宝山就把小纸条撕了。他明白,这份指令是从尚品的电台传过来的。
马天成并没有过多地向刘半脚作出解释,他觉得一个女人家,没有必要让她知道得太多。
男人的话,她这回彻底地记下了。
男人甩开手里的报纸:美国人能进攻朝鲜,也就能进攻中国。到那时,台湾的蒋委员长也会发兵,反攻大陆就指日可待了。
男人终于从报纸上抬起了头,她又看到了男人眼里曾经遗失了的光采,那是男人应该有的目光,炯炯发亮,带着温度。她的心也跟着跳了几下,她问:咋了?
晚上睡前,她会端一盆热水,踉跄着一双小脚说:当家的,烫烫脚吧。说完,就把男人的脚按到水盆里,搓洗起来。
男人对她说:你以后不要看、也不要听了。都一样。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