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章 欲走还留

雨魔网络玄幻

地面上很快传来小树精惊喜的尖叫声:“真的是恶魔之土……啊!”
好在,有风系暗能量核心的支持,我在速度上要略胜墨菲特一筹,因此我仍能勉强维持着颓势不被他击败。
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领主级强者可不是说笑的。
墨菲特的攻击越发的凶猛,坚硬的地面不断被我们战斗的余波震出一条条巴掌宽的裂缝。我深切的感受到来自墨菲特的压力,我稍有不慎,等待我的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我沉声道:“如何?”
墨菲特说道:“这样才对,先把我之前给你的恶魔之土还回来。”
墨菲特露出震惊的神色,很显然,翡翠妖姬的效果大出他的预料。就连他背后那对在风刃洪流中被切的只剩下一些骨头架子的翅膀也重新生长血肉来。
看着这家伙小心翼翼的从一片土堆中将堕落树精之鞭给翻出来,我只能是叹一口气,守财奴的性格果然是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改不了了。
墨菲特被两个恶魔小领主用充满恶意的目光扫视后,也顿时危机感飙升,加大了攻击力度。大概因为以前的墨菲特一直生活在深渊世界以外的星球,并没有切身体会到过深渊世界竞争中所呈现出的赤裸裸的恶意。此刻生命受到威胁就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攻击顿时变得疯狂起来。
墨菲特的变化也吸引了另一边正打的激烈的三个恶魔小领主的注意,滚滚的深渊力量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使它们意识到很有可能会有一个新的小领主诞生。
墨菲特得意的高声说道:“兰虎,难道你打算抛弃你忠心的仆人,一个人逃走吗?”
人心不足蛇吞象,墨菲特的贪婪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断然拒绝道:“绝不可能,恶魔之土我可以给你,但是想要我的神剑,那是绝不可能。而且你应该不会不知道,神剑认主,与我一体,就是想给你,我也给不了。”
我紧张的盯着他,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万一翡翠妖姬无效,或者是反面效果,难免墨菲特会恼羞成怒,将气撒在小树精身上。
墨菲特冷笑着伸出手去,就要把剧毒之矛抓在手中。
墨菲特发出一声受伤野兽似的痛苦咆哮,愤怒中,什么也不顾的硬生生将堕落树精之鞭拔出,一股鲜血随后喷了出来,如同喷泉。堕落树精之鞭上生出的那些触手,好似活物般在空中蜿蜒扭动,有的触手上还钩着墨菲特的皮肉。墨菲特莽撞的动作又令伤口扩大了几分,看起来好像在胸口上开了一个拳头大的小洞,令人触目惊心。
小树精骑着恶魔犬冲过来投掷剧毒之矛的记忆在我脑海中闪现,说实话,这家伙虽然贪财、不讨喜,但对我来说也是个难得的帮手,我不可能看着它落在墨菲特手中,独自一人逃走。但是我要是转身,就等于把主动权拱手让给了墨菲特。我没有选择,只能先转过身来看向墨菲特。
等我们跑出了两三公里,一声愤怒至极的咆哮声远远传来,墨菲特果然没死,从巨坑中跃了出来。
暗能量运转全身,必要时刻,拳脚肘膝都可以瞬间转化成杀敌利器。风系暗能量核心、冰系暗能量核心、火系暗能量核心三颗不同属性的力量核心也都满负荷运转,努力的吸收深渊世界中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将其转化为我可以使用的能量,为我与墨菲特的战斗增加一些筹码。同时,我暗暗调动着星宿之力等待着机会。
出了这种意外,墨菲特顿时难以抵挡风刃洪流的轰击,无数青色风刃抱在一起组成的巨大青色光球瞬间就将墨菲特的手臂吞噬。
我回想到之前一股强横无匹的意识撕破这一层深渊世界的虚空而至,临走时往墨菲特体内注入了一股力量。大概正是这股神秘力量的加持使得墨菲特能够打破通向领主级的那一层无形的枷锁。
看着它奔跑的不慢,我放下心来,一边飞一边确定能量法阵的位置。在我身后,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炸出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巨坑,墨菲特被漫天的泥石埋在里面,生死不知。
这个家伙很胆小,因此我并不担心它贸然的闯进我和墨菲特战斗圈中。果然在靠我们还有百米左右的时候,小树精勒停了身下的恶魔犬。
墨菲特这一拳只是单纯的深渊力量,并没有丝毫的法则。两股强大的力量瞬间碰撞在一块,拥有法则力量的风刃洪流在占据了短暂优势后,就被压制下来。
墨菲特的恶魔身躯虽然强悍,但在风刃洪流中还是难免要受伤,体表有着许多鱼嘴似的伤口。以他的恢复力应该能够很快恢复这些伤口,但是可能他将大部分力量用来恢复那只被粉碎的手臂,因此就无法兼顾其它的伤口。但是此刻,一瓶翡翠妖姬灌下去后,很久没有变化的伤口都开始愈合起来。
然而我心中的笑声尚未停歇,就听到一声尖利的喊声:“在哪?在哪?是我掉的!是我掉的!”
“或许你应该试一试。”我将翡翠妖姬抛向墨菲特。
我叹了口气,猛然发动了风刃洪流。要知道墨菲特一旦将抓在手中的剧毒之矛反掷回去,小树精根本没有躲开的可能。我不能眼看着小树精被墨菲特杀死,因此只能提前发动最强一击。具有法则力量的攻击方式瞬间就将我体内的力量抽取了一大半,青色的光芒从封鱼剑上喷涌而出,化作无数大大小小的青色风刃。
对恶魔们来说,任何一个恶魔的晋升对它们来说都是威胁。因此卡尔立即大声咆哮着,招呼另一个有着魔龙一族血脉的恶魔小领主加快了攻击的节奏,只等恶魔犬小领主败退,它们就会立即赶过来将墨菲特击杀在摇篮之中。
“快跟我走。”我腾身而起,双翅拍打着就要飞走。
肉眼可见,墨菲特的手臂虽然比精钢还要坚硬,但是在无数风刃的切割下,皮肉最先分离,然后就是骨骼,最后整只手臂都在青色光球中被粉碎成微尘。
剧毒之矛一插入他的胸口,就立即露出原形,竟然是那根堕落树精之鞭,主干上生出数十条细长如同藤蔓的触手,挤入墨菲特的伤口,卖力的吮吸着。难怪一节破烂树枝竟然能够刺破墨菲特坚若钢铁的皮肤。
我转头向后下方望去,墨菲特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远远的向前方扔了出去,半空中木盒碎裂,一块好似活物似地黑色土块在空中扭动着坠向地面。
我简直不忍直视,就是这样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小计谋,巴尔弗竟然也能上当。果然是大道至简,即便是耍阴谋诡计也是如此,只要能找到对方的弱点,无论怎样简单,都能一发命中。
这是巴尔弗看家本事之一,剧毒之矛。在木矛上附着绿色的生命火焰,对敌人进行打击。生命火焰是一种十分厉害的攻击方式,有着极强的粘性。但是巴尔弗和墨菲特之间的力量差距太大,生命火焰根本没有威胁力。
他越来越喜欢使用粗暴的攻击方式,有的时候宁愿被我刺上一剑,也要一拳轰在我身上。这让我多了几分顾忌,虽然我和隼狼合体后,身体的强韧和恢复力都有了极大的增强,但是比起恶魔的身躯,还是瞠乎其后。我被迫变幻着身形,将游鱼身法发挥到极致。我暗中酝酿着力量,等待机会,只要寻到一个机会一举将其重创,我就立即脱离战斗,离开这里。
我的力量越强,我越是能够明白领主级的强大,同样对于突破禁锢晋升领主的难度之大的感触也是越深。
墨菲特充满怀疑的看了我一会儿,冷笑一声,将翡翠妖姬一股脑灌入口中。
有着自然之敌印记的吸引,剧毒之矛没有丝毫误差的向着墨菲特疾射而至。
“谁的恶魔之土掉了。”墨菲特忽然高声喊道。
看着风刃洪流将墨菲特逐渐笼罩在内,我没有丝毫兴趣留下来看他的惨状。风刃洪流虽然拥有非同凡响的破坏力,但是并不足以让墨菲特陨落。顶多就是让他重伤,但是谁又能知道,即将晋升领主的墨菲特还剩下多少战斗力呢,尤其是在这个恶魔受到宠爱的深渊世界中。
墨菲特嘿嘿笑道:“真是让人意外,把所有的翡翠妖姬都给我扔过来,我就放了你的仆人。”
我沉稳的应对着,将自己守的滴水不漏,等待对方犯错的瞬间。墨菲特受到刺激,不但加大了攻击力度,而且更加快速的吸取蜂拥而至的深渊力量,以便更快的晋级领主。但是要知道,这些汹涌的力量,就如同奔腾的大河,很难控制,一旦冲破河道,就会立即肆虐起来,难以控制。
我的处境变得愈发艰难,封鱼剑在战斗中也似乎没有了神剑应有的威能。封鱼剑自然是不可能有什么变化的,只是在墨菲特越来越强大的力量的压制下,有些难以发挥。要是一个领主级的强者拿着封鱼剑,要了结墨菲特估计也就是一剑的事,但是在我手中,就很难发挥出这么强的杀伤力。毕竟同样的利器拿在一个小孩子手中和拿在一个成年人手中所能发挥出的威力是有天壤之别的。
漫长的两秒钟好像是过了很长很长时间,墨菲特陡然脸色一变,药效发作了。我心中一紧,正要放手一搏抢救小树精,墨菲特身上的伤口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药效十分迅猛。
我哭笑不得,区区一个自然之敌的印记对墨菲特根本不会有什么影响,反而会让它自己成为墨菲特攻击对象。我在意识中向小树精传达了远离此地的命令。
巴尔弗一脸财迷的瞪大了眼睛,拨转身下坐骑,毫不犹豫的向着墨菲特抛掷的方向扑去。
反观墨菲特,各种强悍的招数依然层出不穷。这种情况,就是个傻子也觉察出了不对。四周的深渊力量如同海啸似的纷涌而至,这妥妥的是突破的节奏啊!
墨菲特的气势越来越盛,两个通红的眼珠子中透着赤裸裸的凶残和贪婪。他好像已经完全转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恶魔,没有了一丝的人性。
我暗暗好笑,墨菲特太天真了。难道我会被这样的小把戏所诱惑吗。
满腔仇恨的墨菲特果断的从我们后面追来,好在他的一对翅膀在刚刚的爆炸中受了重伤,鲜血淋漓的拖在身后,短时间内是休想发挥作用了。
就在我们俩战斗到白热化的时候,小树精巴尔弗以一己之力消灭了所有的恶魔犬,此刻又骑着恶魔犬冲了回来。
小树精是天生的逃跑专家,墨菲特刚一追来,它就感受到了危险,狠狠的抽了身下的恶魔犬两下,使得恶魔犬奔跑的速度又加快了两分。
墨菲特虽然受了重创,但是依然能够跑出令人吃惊的高速。我们之间的距离不断被拉近,不过他受伤严重,跑的越快,身体负担就越大,伤势就会变得更加严重。倘若他坚持不懈的一直追到能量法阵那里,我也不介意与他再战一场。
墨菲特眼睛一亮说道:“啊,这个就是在血色要塞中传的沸沸扬扬的翡翠妖姬啊。”他顿了下,冷笑道:“这种充满浓厚生命力的药剂与深渊力量性质截然相反,对你是治疗的圣药,对我却是致命的毒药啊。”
巴尔弗用尽全力将剧毒之矛掷了出去,用力过大还差点从恶魔犬背上翻下来。
墨菲特不快的狠狠的一用力,小树精顿时白眼直翻,一副随时都会被掐死的样子。墨菲特说道:“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上,你最好对我客气点。”
“快走!”我在意识中向小树精说道。
激烈的战斗又持续了数分钟,我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这样激烈的战斗,能量消耗非常大,虽然我体内三颗力量核心一直持续的在努力的为我提供能量,但是我体内储存的能量仍在源源不断的消耗,呈现入不敷出的现象。
我喝道:“少说废话,你想怎么样?”
我这边竭尽全力与他的打的有声有色,但这里到底是深渊世界,更适合恶魔战斗,我不可避免的陷入逐渐向着劣势的深渊越滑越深。
然而,就在墨菲特露出胜券在握时的笑容时,他的笑容陡然凝固,不可置信的看着剧毒之矛穿破了他的手掌,插入他的胸口www.danseshu.com。
我心中忐忑的注视着墨菲特,担心他坚持索要神剑。要真是这样,为了巴尔弗的安全,我就只能将神剑给他。封鱼剑虽然有着我的精神烙印,一般来说不会被抢夺走,但谁知道墨菲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可以污染精神烙印。毕竟深渊力量有着极为邪门的属性,能够腐蚀其它力量。
墨菲特犹豫了下,又晃了晃手中全无反抗之力的小树精,不乐意的说道:“光是一点恶魔之土还不够为它赎身啊。”说着话,掐着小树精的手微微的一用力,几乎让它的眼睛都凸了出来,一副随时都有可能被掐死的小鸡子一样。
怎料小树精并没有听我的吩咐,反而纵着身下已经十分驯服了的恶魔犬向着靠近墨菲特的方向奔去。
“以我之名,”小树精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指认眼前之人为自然之敌。”
墨菲特愕然之下,也向小树精露出了一抹狞笑。
墨菲特说的不错,深渊力量性质是黑暗和邪恶的,与翡翠妖姬中生机焕发的生命能量截然相反。但是翡翠妖姬中最重要的成分是源晶石,这是从基因进化的层面上来治疗伤势,因此我虽然不敢保证对墨菲特一定有效,但也有个七八成的把握。
墨菲特眼珠转了一下说道:“想把你的仆人要回去也行,但是你要把你的那柄神剑给我。”
小树精一脸欣然的抓着堕落树精之鞭驾驭着恶魔犬跟在我下方狂奔。恶魔犬是这里土生土长的生物,十分适应这里的环境,放开了奔跑起来竟也相当的快。尤其小树精身下的那一头恶魔犬,膘肥体壮,撒开腿在坎坷的路面上奔跑着,四蹄翻飞,一副如履平地的样子。
巴尔弗并没有遵循我的命令,坐在恶魔犬的背上,手中举起一棵不知从哪挖出的干枯娇小的小树苗,高声喝道:“哭泣吧,自然的敌人。”一层绿色的火焰在枯萎的小树苗上燃起。
墨菲特的力量仍然在持续增强,虽然这一会儿增强的速度已经变缓,但是毫无疑问,他的力量还没有达到极限。他攻击方式虽然粗暴,简单的一拳轰来,但是这一拳就好似一座大山般凌空压过来,任凭我的招数有多精妙,也难以发挥出来。我感到墨菲特已经越来越有一个强大恶魔的特质了,嚣张霸道的气质呼之欲出。
银龙印记看来不用不行了,不过,要先把小树精从墨菲特手上给弄回来。我向着墨菲特点点头道:“好,我会客气些,你说吧,想怎么样?”
墨菲特一面高声咒骂着,一面飞奔追来。
无数风刃在深渊力量的撞击下而湮灭。相对而言,拥有法则的威力,单纯的深渊力量消耗几乎是我的两倍。但是墨菲特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四周抽取深渊力量进行补充,我却是用一点少一点。
墨菲特发出一丝冷笑,一只手迎着剧毒之矛,另一只手握拳向我轰来,汹涌的深渊力量如同一条奔腾不息的长江大河。
九级巅峰的威能逐渐在墨菲特身上展示出来,再加上恶魔天生强壮的身躯,我不但占不到一点便宜,反倒是在随后几次硬碰硬的对攻中吃了点亏。我不得不改变先前的打法,以多变的招数应对墨菲特拥有显著恶魔风格的打法——简单、粗暴、强悍。
随即小树精就好似小鸡子似地被墨菲特掐着脖子,举在半空中,拼命的挣扎着,却连气也喘不过来。那头被它收服的恶魔犬慑于墨菲特强大气势,连动都不敢动,乖乖的趴在墨菲特的脚下,发着惊恐的“呜呜”声。墨菲特在风刃洪流中被粉碎的那只手臂,竟然也再重生出来。新生手臂的颜色看起来浅了一些,瘦弱了一些,没有另一只手臂那么强壮。
像墨菲特这样能够临阵晋级的万中无一,我之前见到过白里在对阵沙漠地龙时临阵突破,那是因为他深厚的积累,就差临门一脚,所以才能在生死存亡,放手一搏的时候突然有所感悟而晋升领主。像墨菲特这样之前也不过是八级,根本谈不上什么积累。说他能够临阵突破我是绝对不信的,但事实胜于雄辩,四周的深渊力量几乎浓郁的形成了潮汐,显然是在为墨菲特晋级提供力量。
我眼中的小树精一直是古灵精怪、偷奸耍滑,从未见到过它这幅可怜样。我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酸涩,从怀中掏出了翡翠妖姬。我道:“这个应该能让你满意,再重的伤,喝下这个都能立时痊愈。”
能量的不足直接影响在战斗中的表现,各种强悍的招数,比如碎风斩、圆月破空、梨花乱舞这种需要大量暗能量的供应才能施展出来的只能尽量少用。
我从怀中将墨菲特之前给我的恶魔之土拿了出来,但是没有马上给他。“你把它放了,我就给你。”
墨菲特见我停下转身,不由得露出一丝阴森笑容说道:“真是主仆情深,竟然为了一个区区的小树精……”
面对墨菲特这种强势攻击,我也没有消极应战。要知道强者之间的战斗,气势同样十分重要,我充分调动全身的力量与墨菲特打的地动山摇。
墨菲特痛苦嚎叫,体内的深渊力量火山爆发一样的不断向外涌出,抵挡风刃洪流。
墨菲特急切的想要结束战斗,然后从三个恶魔小领主身边逃的越远越好。局势发生变化,我反倒不着急起来。我深知忙中出错,我等的机会很快就要来了。
我相信这一点,墨菲特同样了结,但是为了更快的晋级,他已经顾不得这一切了。
我摇头叹气,身边有一个小人盯着的感觉实在是太坏了。
龙科德曼将军虽然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是醉心于修炼,很少管要塞的杂事。但是管起杂事来却异常的犀利,并且给人盖帽子的功力也毫不逊色。
风二先生迟疑了下,还是说道:“说道修行,我一直自傲于自己的天赋,但却迟迟进入不了领主级。今天我才知道是我的心灵上的修行有着极大的不足。相比你之前展示出的勇敢和坚定,真是让我汗颜。高田的能力平平,他岂有指点我的资格。但是他有一块蕴含风系能量法则的结晶,正合我用……所以,龙科德曼将军才会给予了他一些方便。”
根据守护者联盟发的手册,守护碑的标准炼制手法要求炼制人,选择自己最擅长的能量作为守护碑底层的属性,这样能够增加成功率。因此不同的守护者,他们的守护碑并不是完全一致的。
我在下方仔细的观察着龙科德曼将军,比我第一次见他,他这尊黄沙分身已经从五米多缩小到二米多,这代表了他对黄沙力量的掌握有了突破,或许用不了多久,这尊黄沙分身就能大成,威能无限,尤其在沙海中,威力更是能够得到极大的加成。
我点点头,这块风系能量法则结晶应该是格迪斯的,这个家伙为了对付我还真是下本钱啊。他处心积虑的安排了边山这个小卒子打通了龙科德曼将军的路子,为的就是报复我意外在黑矮人行星吸收了他违禁利用黑矮人信仰凝聚的风系能量法则结晶。
不管边山是不是卑鄙小人,风二受了他这么多的好处,怎么都不可能帮着别人对付他,能够提醒我两句,就已经是看在我痛快的献上翡翠妖姬配方的面子上了。期望更多显然是不现实的。
恶魔之土的魔气已经陆陆续续的被小树精吸光,虽然从它的外表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是它制作翡翠妖姬的速度却快了一倍。恶魔之土失去了魔气,还原了本来面目,朴素的土黄色中蕴含着一点点的金色。
因为不是领主,所以龙科德曼将军的言行并不会在意我们的感受。他只要做到你认为应该做到的就行,至于我们的感受,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是我第二次进入能量光塔,龙科德曼将军比上次似乎要稍微的和蔼一些。并没有和我们多寒暄几句,就开门见山的告诉我和巨石,让我们最好不要去追究查理的责任了,这样对谁都不好。
龙科德曼将军将话说完后,就直接让风二先生将我们领了出去。
就在这里的气氛凝滞的如同冰点以下时。一个让众人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坐镇能量光塔的龙科德曼将军突然出现在众人的上空。龙科德曼将军来的悄无声息,直到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众人才震惊的意识到他的存在。
巨石晃着脑袋道:“话不能这么说,艺多不压身。再者守护者联盟在宇宙中也是相当强大的组织,成为守卫者,就等于傍上了一棵参天大树。更何况倘若我最终没能炼制出守护碑,还要被洗去脑子里有关守护碑的相关炼制手法。啧啧,洗去记忆,那可是相当痛苦的。”
查理望着半空中的龙科德曼将军,似乎因为不爽要仰望对方,导致他的言语中并没有丝毫的敬意。“你就是负责血色要塞的龙科德曼?我是查理,飞蛇大公的继承人,光明神教的三等祭司。我来这里替换白里,继续与守护者联盟合作对抗虫族的入侵。你虽然是这里的将军,但你最好不要试图管我……”
查理硬着头皮叫道:“我是飞蛇大公的继承人,你对我无礼就是对……”
“实力对等。一切矛盾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实力不对等,在他们的眼中,我们的实力并不值得他们敬畏。所以他们才会肆无忌惮的对我们出手。想想吧,假如你已经炼制出守护碑,而我能够完全掌握变身的能力,他们还敢这样吗?力量,唯有力量才能让他们敬畏。”巨石痛定思痛的总结道。
风二先生择人而噬的疯狂表情并没能吓住对方。查理反而冷冷的笑道:“作为一条狗,你最好别给你的主人惹麻烦。”
龙科德曼将军的霸气做法让风二先生恢复了士气,大声的道:“是,将军大人。”
出了能量光塔,我主动和风二先生说将翡翠妖姬的配方献给龙科德曼将军。风二先生闻言满脸惊喜,因为他今天心情的大起大落,因此在智谋上有点发挥失常。他没有想到,查理今番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有满腹的怨恨,但是他又没有能力报复龙科德曼将军,那就只可能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我和巨石身上。
我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查理,这家伙被狠狠教训了一顿,估计以后会老实许多。
不成领主,皆是领主。宇宙中的强者,领主是准入门槛,只有你成为领主了,宇宙中才有你的一席之地,其他强者才会承认你的地位。
然而就在查理的话说了一半之际,龙科德曼将军的黄沙分身突然直线下降,如同一道夭矫的霹雳从天而降。龙科德曼将军的黄沙分身轻描淡写的落在机械人铁特身上。
这几乎可以算是最好的结果了,而查理受到如此重挫,短时间内是不会找我们的麻烦了。我们可以继续制作销售翡翠妖姬,有了龙科德曼将军站在我们背后,至少在沙丘之星没人敢再对我们生出觊觎之心。
风二先生受了一番挫折后,人也谦虚了许多。面对着我没有了以前的骄傲,他苦笑了下道:“我不能说太多,毕竟我也是得益者。”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凡是和法则挂的上钩的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更何况风系能量法则结晶与他修炼的能量完全吻合,对风二来说,风系能量法则结晶就不用说了,他会用一切东西用来交换。
分手之前,风二先生欲言又止的说道:“兰虎你最好小心点高田这个人。”
我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边山。边山就是用这个名字冒充候选者留在血色要塞的,难道这一切的背后都是边山在操控的?到不是不可能,他就是格迪斯派来专门追杀我的,对我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我和巨石都聪明的答应了龙科德曼将军的要求,并没有多少什么。
龙科德曼将军不耐烦听他说下去,一只大手猛的伸出将他握在手中。查理就好像一只被卡住喉咙的鸡,“咳咳”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们要的就是他这句话,既然达到了目的,双方自然是皆大欢喜。然后我又说,希望他能允许我们继续制作翡翠妖姬,毕竟这是我们的收入来源。风二先生一口答应,只是让我们不能再将翡翠妖姬的配方传给第三人知道。
听说很多人试图从我们购买的药材上分析、实验,想要还原翡翠妖姬的配方。可惜他们绝不会成功,因为翡翠妖姬的核心重点在于源晶石,没有源晶石,就算他们知道其他材料的配比,也绝对不可能配制出翡翠妖姬。
下一秒,一声低沉的爆炸声就在他脚下响起。地面猛然一晃好似地震,机械人铁特竟然被他生生的给踩爆了,而且一个九级的强者发生的爆炸威力何等强大,却被龙科德曼将军的黄沙分身给轻松的控制在脚下一个狭小的范围。机械人铁特身上的残存的零部件,也在爆炸中雨点般溅飞出去。
龙科德曼将军道:“我不管你是谁,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的话就是法律。不遵守,就是对我的藐视。在我的地盘上,你最好老实点,我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也别指望在你惹怒了我的时候,我会顾全大局。你最好明白一点,即使你要申请离开沙丘之星,也需要我的允许,才会有另一个光明神教的人来替换你。不管你在别的地方身份有多尊贵,但是在我的地盘上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哪句话?”
正如巨石所说,与查理的一场恶战下来,城内的人都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还有龙科德曼将军在身后做靠山,没有谁会不识相的来找麻烦。城内隐约流传着这一场争斗是因翡翠妖姬而起,因此翡翠妖姬反而得到了宣传,更加热火起来。
说到底,如果没有打破规则的勇气,无论如何善谋机变,在面对绝对的地位差异面前,也只是满满的无力感。
有了时间,有了钱,又不用为战功点数发愁,紧张的日子竟然也有了几分悠闲的意味。每天或是修炼,或是会出去溜溜狼、放放鹰,有时候忽然有所感悟便窝在地下室中炼制天地玄黄玲珑碑。晚上如果是月色好,就会找个沙丘练会剑,通常也会将鯈鱼这条上古凶兽放出来撒会儿欢。
虽然几次炼制守护碑都以失败告终,我却没有丝毫的气馁。如果守护碑这么容易炼制,守护者早已充斥在宇宙的每一个角落了,什么虫族之类的,还不早都被守护者联盟赶出这个宇宙。
对于我来说,或许选择风系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因为有生生之土这种逆天的东西存在,所以以土系作为守护碑的底层成了我的最佳选择。而且守护碑的底层为土系通常会更加的牢靠,对后面守护碑的每一层炼制都有着加成的效果。
赤裸裸的侮辱,风二先生猛然盯着他,眼睛中充满血丝。握成拳的手指已经刺破掌心,鲜血如断线的珍珠般落下。
龙科德曼将军并不有关注那边的战斗,他站在坑底看着查理,淡淡的说道:“机械人族是怎么混入防守严密的血色要塞,我要好好的严查,无论涉及到谁都必将受到严惩,我绝不会让各族联盟对抗虫族的大好局面毁在某些小人的手中。”
我们两人一路随意的聊着便走回了自己的住处。
接下来,围观的人群被遣散,查理也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地下室舔伤口。我则和巨石一块被邀请到了能量光塔中面见龙科德曼将军。
风二先生的无言,在查理看来,无疑是怕了他。洋洋得意之下,更加的嚣张:“你不过是条走狗,你没资格做决定,去把你的主人叫来。”
“风二,我对你很失望。你是我的追随者,在某些时刻,你就代表了我。你怎么能让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就敢站在你头上拉屎撒尿。别人知道了,不会说你什么,而会说我龙科德曼是个懦弱的胆小鬼。罚你回去闭关一年,哪都不准去。”龙科德曼将军那浑厚的声音并没有刻意放大,却好似在我们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我说道:“高田……是不是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和他有关。”
巨石点头道:“今天你大打出手一场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让全城的人都知道龙科德曼将军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短时间内没人再敢招惹我们。你要炼制守护碑了吗?”
风二先生一阵风的卷了出去,几秒钟后,在离这里两个街区的地方发现了被我一箭重创的另一个机械人铁骨。双方瞬间就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互不留情。有龙科德曼将军的撑腰,风二先生也终于展现出一个九级强者应有的强大,风青色的光芒不时的冲天而起。我从中感到了风系能量法则的味道,这家伙已经能够熟练的将风系能量法则运用到战斗当中去了,看来他接近领主的道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
查理脸部肌肉颤抖着,突然暴怒的喝道:“龙科德曼,你怎么敢击杀我的护卫!你这是挑衅,是对光明神教和飞蛇大公的挑衅。你会引起守护者联盟与光明神教之间的战争。一旦联盟因此而产生裂缝,你就是罪人,你是所有智慧物种的罪人!”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在理智上同意龙科德曼将军的做法,毕竟以对方的身法,一旦死了,龙科德曼将军也不太好交代,说不定还会影响到沙丘之星上各种族联合对抗虫族的大战略。不过心理上对于这种特权行为,还是感到十分的不满。
恶魔之土,嗯,没有了魔气的恶魔之土,或许应该称之为生生之土。生生之土的消耗并不大,每次失败后,总能回收一半。因此虽然失败了很多次,我也不担心生生之土会被我用完。
毕竟多少年来,机械人族与泛人类智慧种族一直不怎么对付。虽然现在宇宙的主要矛盾是各智慧种族与虫族的矛盾,但是大家对机械人族也从来没有什么信任感和好感。
查理刚刚切实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此刻如同蔫了的鸡一样坐在那。另一边,风二先生也按照龙科德曼将军的要求,也击杀了机械人铁骨。众人对于击杀机械人族这件事不但没有什么抗拒心理,还有几个人类强者在那大声叫好。
我坐在龙科德曼将军建立在这里的能量法阵上,在我的左侧身边堆着一些废料,都是这段时间炼制守护碑失败后剩下的产物。
巨石一脸羡慕的看着我道:“不知为何,凝练守护碑虚影,我的进展一直很慢。”
我道:“其实高田并不叫高田,他只是混入……”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们两人的小肩膀能扛得住查理的报复。所以在成为领主之前,我们都需要有人在背后支撑我们。在血色要塞,无疑,龙科德曼将军才是最好的选择。
查理脸色难看的死死盯着龙科德曼将军。
我道:“我要是像你这样,只要依靠着血脉力量,每天睡觉,力量都能增长。凝练守护碑虚影有没有进展我都无所谓,反正你迟早都能进入领主级。”
查理连续几顶大帽子盖下来,即使向来自诩善谋机变的风二先生,也讷讷无言,不知该如何应对。
龙科德曼将军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身躯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快速的膨胀变大起来。十几秒钟后,龙科德曼将军的黄沙分身已经变成一尊二十多米的高的巨大沙巨人。在查理的身前,就那么低着头俯视着他。
风二先生没有想透这一点,所以在我主动提出无私奉献翡翠妖姬配方,风二先生十分的高兴。他拍着胸脯主动说,这个月的战功点数,他帮我们出了,而且以后我们若有什么麻烦,龙科德曼将军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巨石看了我一眼道:“查理虽然是个贱人,但是他说的一句话其实很有道理。”
对于风二先生的表现,我还真有点失望。或许作为龙科德曼将军的大管家,他有智谋,但是性格犹豫、不果断是他的硬伤,关键时刻容易掉链子。
沉浸在修炼中的日子过的飞快,一晃就过去了两个月,自己的力量等级被稳定在七级巅峰,可能是因为修炼功法的原因,越是往上,进度越慢,就好似小马拉大车,车越来越重,小马拉起来非常吃力。因此我迫切的需要一份九曲十八弯的进阶功法,但是也只有等我回到守护者联盟的时候才有机会拿到。
龙科德曼将军的话虽然说的漂亮,其实如果真的按照规矩来,再有三五个查理也不够杀的。到底对方背后还站着光明神教和飞蛇大公。龙科德曼将军虽然强势,却也不会轻易的得罪光明神教和飞蛇大公。
我奇道:“你力量比他强,天赋在他之上,还有龙科德曼将军这样的强者指点你。他有什么能让你受益的。”
他的话说的硬邦邦的没有丝毫的转圜,虽然我们心里不好受,但理智上也只能接受。
随着龙科德曼将军的身躯巨大化,声音也随之产生隆隆巨响:“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光明神教和飞蛇大公,光明神教有亿万万人口,你只不过是一个连领主都不是的小喽啰,在真正强者的面前,你最好收起那副不可一世的贵族嘴脸。”
“嗯,”我点头道,“翡翠妖姬很快就不是我们独家了,趁着现在还是独家销售,我们能制作多少就卖多少,这两个月我就不出门了,专心在家炼制守护碑。”
他摇头苦笑打断了我的话道:“不论他以前是谁,叫什么,他现在的名字都是高田,他的身份都是候选者。这一点改变不了,你要小心他。据我所知,查理对你们下手,似乎和他有些关系。”
直到查理几乎要窒息而亡,他才松开沙子组成的大手。查理一下子瘫坐下来,眼神中充满了骇然恐惧的神色,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再靠近时,也不再张牙舞爪,变幻着形状。它如同一座迷你小山一样静静的立在那,一呼一吸之间,山体出现显著的膨胀、缩小,让人知道即使失去了魔气,它依然充满了活性。
人生就在于不断的妥协嘛,风二先生被查理一番贬低,也只能硬生生的受了,何况我们。
龙科德曼将军的出场,并没能震慑虽有人,至少因为白里的轮换,刚刚来到沙丘之星的查理对龙科德曼将军并没有多少敬畏之心。或许之前也是有一些的,毕竟龙科德曼将军的本体可是十五级的强者。但是因为风二先生的懦弱表演,让他的自信心膨胀了太多。
巨石和我出去每天出去购买药材,小树精就撸起袖子开足了马力炼制翡翠妖姬。因为买的人多,我们迅速积累了大量的本钱,每次都购买大批量的药材,让人直接送上门来。据说我们的购买量直接将要塞内的药材价格提高了两成。
通常,守护碑的第一层,也就是守护碑的底座最难炼制,这和盖高楼大厦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想要大厦盖的高、盖的结实,地基一定要打的深,修建的牢靠。
这番话看似是贬低风二,实则对他多有回护。风二先生感动的眼圈都红了,低声道:“是,将军大人。以后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有辱您的名声。”
说完这些,风二似乎已经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兴趣。我也知趣的表达了感谢,拉着巨石一块离开。
龙科德曼将军没有什么表情的吩咐风二先生道:“机械人族并在联盟当中,沙丘之星决不允许机械人族的存在。你去把另一个机械人杀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