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七章 元素之体

雨魔网络玄幻

暗能量光盾在抵挡了两百多颗火球后破碎,我伸手向前一抓,风系法则催生出一股旋风,卷着射来的火球投向另一边。火球擦着我的身体射向下方,一一被法阵挡住。
手掌在伸过来的过程中逐渐单_色_书变得巨大,最后变成一个倒扣的火焰牢笼,向我罩下,四周火焰翻腾,隐约堵住了我往四周闪避的可能。
朗柏得意地哈哈大笑道:“兰虎,你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我元素之体已成,看你还能怎么办!”熊熊火焰从他眼、耳、口、鼻和每一个毛孔中喷出,转眼间他变身为人形火元素。
隔了两天没见,他的气势果然增强了不少。可能正如鱼梦水所说,他这两天闭关就是为了冲击十一级,甚至十二级。
我并没有将风系法则凝成领域,因为对方火系能量领域太强,我若释放出风系能量领域,等若帮了他的忙,助长了他火系能量领域的威力。而我其他法则又太弱,压制不了对方的火焰能量领域,因此我只好把土系能量结成领域将自己从四周的高温火焰中独立出来。
元素之体发生变化后,他不但可以在电光火石中对我发动攻击,而且能够瞬间移动到另一个位置。我敏锐地捕捉到他在瞬移的时候,与空中的火网产生了一丝联系,只要火网存在的地方,他都可以瞬间移动过去。他神出鬼没地在我四周出现、消失,不断地变换方位,同时召唤出火系领域,使得我们脚下变成一片汪洋火海。
体内的血液几乎要停止流动了,细胞活性大大降低,所有的器官似乎都进入了冬眠,甚至我的思维也变得缓慢起来。急冻空间的强大超出我的意料。暗能量几乎要凝固在经脉当中,星宿之力还有反应,但受到极大影响。朗柏的冰系法则几乎将我的力量全部压制住了。为什么他的冰系法则这么强悍?是因为守护碑?
朗柏一改刚才的作战风格,直接从原地向我扑来。他的速度极快,只见一溜火光在空中一闪,人已经扑到我的面前,一拳轰来,凶猛的拳力就如火山爆发冲击而来,惊人的高温将空气都扭曲了。我挥拳抵挡,暗能量同时喷涌而出,两拳相交,我们同时一震,双方的力量相差不大,等若打了个平手。
我敏锐地觉察到他四周空气的温度也有所提高,甚至他的体温也远超普通人能够承受的温度。他伸出手指朝我一指,上百颗拳头大小的火球,好似松开狗绳的疯狗向我扑来。
山峰下众人有些惊讶的声音传出,朗柏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冷笑道:“练成碧海潮生诀又能怎么样?两天的时间,你能练到什么程度?我的元素之体可是修炼好几年了,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元素之体的厉害!”
在半空中,我直接从凤尾鹰背上飞到山峰的上方静等朗柏到来。过了一会儿,朗柏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好似众星捧月一般姗姗而至。人群中有几人向我指了指,朗柏意气风发地离开众人的簇拥,向我飞过来。
朗柏脸色一变,嗤笑道:“不到最后心不死。我就是要让你知道,这一代守护者第一的名头只是你痴心妄想。”一尊小碑当即从他头顶升起,火红色的光芒洒落下来,将朗柏笼罩在内。火红色光芒一出,朗柏的气势顿时节节拔高,如同火焰般张扬。
朗柏狂傲地看着我道:“好眼力,既知我的强大,现在认输还来得及。要知道我刚晋级,对力量的掌握还不是很好,一会儿控制不住,万一出手重了,我也没办法。”
带着两个身体高大剽悍、面貌丑陋的海妖跟班的鱼梦水此刻眼睛也睁得圆圆的,小嘴惊讶地微张:“他是怎么做到的?难道等级真的不能衡量一个人的强弱了吗?”
一念之间,我便融入黑暗,消失在蔚蓝色急冻空间中。
封鱼剑以无可匹敌之势斩中火焰巨人。朗柏发出痛苦的闷哼声,元素之体湮没在剑光中。
我将封鱼剑收回,淡淡地道:“既然知道其严重性,就不要把守护碑拿出来啊。这怪得了谁?还是说,你准备耍赖,不准备把飞船给我了?”
在这个环境中,火系招数的威力倍增,其他能量的招数威力则锐减。一增一减,彼此的胜率就会发生极大变化。
身体被冻住了!
我道:“多谢朗柏殿下送我飞船。”
元素之体基本上也对大部分的火系伤害免疫,还能从火焰获得力量。而火元素释放出的火系能量攻击,威力会大许多。火元素身体没有人类的弱点,也没有心脏之类的器官。你很难彻底杀死火元素,它们只要本源不灭,就很容易在火焰中重生。元素之体应该没有这个本事,原本人类身体身上的弱点,在变化为元素之体后,或许还存在,但应该不那么致命了。
朗柏变成了元素之体后,身躯高了不少,也可能是身体表面燃烧着火焰的缘故,看起来要高点。
黑色的圆月威严却又冷峻,幽静又不失宏大,天地似乎都在这一轮黑月当中失声。一个肃穆的声音响起:“ 斩!”
会输吗?
连珠射来的火球在半空中连成一线,百米距离,几乎一瞬而至。虽然只是简单的火球,但是其中蕴育的高温在彼此叠加之下,也会达到恐怖的程度。
朗柏发出痛楚的咆哮,火焰牢笼消失,火焰巨人的这只巨大手掌被封鱼剑斩了下来。跌落空中的巨大手掌陡然爆炸,强烈的冲击波震得法阵都晃动了一下。
朗柏脑袋上的守护碑忽然光芒一暗,急冻空间的时效到了。比我预料中的两秒整整翻了一倍,可见朗柏晋级后,对冰系能量法则的掌握颇有提高。
法则改变环境,营造对自己有利的条件,同时削弱敌人的优势。这是一个成熟的领主级强者最基本的意识。
朗柏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双手在胸前环抱,一个脸盆大的火球迅速生出。他将火球向前一推,火球飞到一半便轰然爆开。漫天的火苗中,一只凶猛的火鸟从中钻出,拖着华丽的火焰尾羽向我扑来,半个天空瞬间被照得红彤彤一片。
火网被他吞下腹中,因此他不再具有瞬移的能力。四周温度瞬间提高了一倍,透过扭曲的空气,我看到他移动着巨大身躯伸手向我抓来。恐怖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涌来,元素之体的变化绝不是体形增大这么简单,这么巨大的身形能够直接控制的力量成十倍提升,对四周环境的影响也成十倍提高。而且最明显的是,他能够从火系能量法则中借用的力量更加强大。我们方圆数千米的空气中都充斥着活跃的火系能量粒子,其他不同属性的能量粒子已经被压制到极低的程度。
朗柏脸上一阵苍白,颤抖地将守护碑抓在手中。守护碑的光芒黯淡了许多,最关键的是上面有几道剑痕,红色和蓝色的光芒透过剑痕交替闪烁着。
黑暗无所不在,无所不包,它是万物的起源,也是万物的终点。
想封锁空间?可惜他速度太慢。我伸手召出封鱼剑,一式破风斩迎着那只巨大的手掌斩了过去。剑光敛而未发,在接触到的那瞬间才爆发出来,汹涌的剑光如同一弯新月疾斩而去,直接将弥漫的火焰切开。
元素之体!听起来非常厉害,自然有其独到之处。我从未和元素之体战斗过,难得看到一次,得好好地观察一番。听说元素之体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了元素的威能。比如说火元素,实际上就是火焰诞生的有灵生命。火元素因为是火系能量法则的直接体现,基本上对百分之九十九的火系伤害免疫。
“居然还能这么玩!”他变身火焰巨人后还能用守护碑施展性质相反的能量领域。
有钱人的关注角度果然和我不一样。我以为他会心疼一艘飞船和修复守护碑需要购买的材料钱,人家却叹息因为修复工作而失去的一年自由。
朗柏经过之前元素之体的爆发,此刻已经是气虚体弱,能量消耗得差不多了,被我把封鱼剑搁在肩膀上,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到了这种境地,想不认输都不行了。他色厉内荏地强撑着道:“这次算你赢了,下次可未必……等等,你对我的守护碑做了什么?”
朗柏头上青筋暴起,我施施然转过身,一声唿哨,将落在山峰上的凤尾鹰召唤过来,乘着凤尾鹰回我的青翠山谷去了。
朗柏化身的火焰巨人狂笑,一支火焰长矛穿过我们之间的距离向我刺来。虽然急冻空间只有区区两秒时间,但足够将我像肉块一样穿在火焰长矛上了。
我的躲避给了朗柏机会,无穷的火焰从他的断臂处喷出,一眨眼的工夫,就生出一条新的火焰手臂。他头顶上的守护碑忽然换上冰蓝色的外衣。朗柏怒吼道:“冰系领域,急冻空间。”
我五指一张,一面暗能量光盾竖在我的身前。
当急冻空间消失,星宿之力如汪洋大海狂涌而出,光芒如海潮般在半空中铺开,一轮圆月升起。
可怕的冲击波从剑光中爆发出来,照亮了半边天空。当天地再次在众人视线中显现时,朗柏的元素之体已经消失,他脸色苍白,眼神惊慌,身体一动,就要化作一团虹光冲出让他感到心惊肉跳的战场中央。我出现在他身后,封鱼剑搁在了他肩膀上。
我伸手在虚空中一握,一柄巨大的青色风刃就在手中成形。蕴含着毁灭法则的青色大刀上,似有无数狂暴的龙卷风刮过。一记飞燕斩,青色风刃在半空中掠过一条绝妙的弧线,正斩中飞来的火鸟。
事实上,我并没有从急冻空间中逃出,只是在急冻空间中融入了黑暗。除非在视觉方面有特殊能力,否则很难发现我。
朗柏暴怒:“就让你见识一下元素之体有多可怕!”他瞬移到远处,张开大嘴一吸,漫天的火焰都被他吸入腹中,元素之体迅速膨胀起来,眨眼就变成一个十几米高的火焰巨人。
朗柏以更快速度向我扑来,我们俩出手速度都极快,转眼间,就彼此交换了十几拳。我仗着身法绝妙,并没有被他击中,反倒他被我连连命中,但是身为元素之体的他很快复原。他意识到这样战斗对他不利,身上的火焰陡然变得更加旺盛,整个人都包裹在一团巨大的火焰中,只能勉强看出一个人形。
破碎的火焰变成漫天的火苗,飘散在半空,似乎受到了朗柏脑袋上那尊守护碑的牵引,并没有随风散去,反倒飘荡在空中,隐约形成一张大网……
朗柏黑着脸道:“你以为我会在乎一艘飞船吗?要将守护碑完全修复,我至少要在一年内足不出户,用水磨一点点打磨。这是一年的自由,你懂不懂?”
变身为元素之体的朗柏不服地哼了一声,但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在碧海潮生诀的推动下,第一波暗能量只是开始,第二波暗能量随之涌入我的拳头,直接震开他的拳头,轰在他的胸前。火焰飞屑般四散飞扬,朗柏直接被我这一拳轰飞出去数百米才止住退势,站在那里不可思议地道:“两天时间,你竟然练成了碧海潮生诀!”
我在心中召唤封鱼剑,以他对冰系法则的掌握,根本压制不住神剑的力量。我心念一动,封鱼剑就出现在我手中。我正要运剑斩开急冻空间,忽然一道灵光闪过。我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要是朗柏发现我突然从他的急冻空间中消失,会是什么反应?
山峰上的众人都是领主级强者,各施手段,遏制了岩浆湖的扩大,随即岩浆湖也被冰冻成岩石。
我道:“不好意思,刚刚那一剑有点收不住手。你懂的,你这么强,我没法留手,所以,可能有几道剑光不小心碰到了你的守护碑。不过我不得不称赞你的守护碑真是够硬,竟然没什么事。曾经有前辈告诉我,不要随便把守护碑拿出来当武器使,要是一不小心碰坏了呢。”
怎么可能!他的问题是没能将冰火两种能量完美融合,达到阴阳相生的程度。他化身的火焰巨人越强悍,对冰系法则的负面影响就越大。看似强大的急冻空间,实际上根本不稳定。
朗柏当场怔住!他从未听说过有谁能从急冻空间中消失的。凭力量斩破急冻空间,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要力量足够,即使法则掌握稍弱,也能做到。这一点朗柏早有预料,但是一个大活人突然从急冻空间中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
元素之体果然非同凡响,刚刚被我一拳击中的胸前,塌陷下去很大一块,这一会儿连两秒钟都没有,就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
心中危机感刚生,四周空间就猛然一紧。翻腾的火焰中,一片蔚蓝色的空间极为显眼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而我好似一只被冰水冻住的松鼠,凝固在这一片空间的中央。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换句话说,就是即使敌人再弱小,也要使出全力。
朗柏得意地哈哈大笑道:“兰虎,你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我元素之体已成,看你还能怎么办!”熊熊火焰从他眼、耳、口、鼻和每一个毛孔中喷出,转眼间他变身为人形火元素。
我笑:“多谢朗柏殿下好心提醒,我也有心认输,可谁让我急缺一艘飞船呢?”
两道焰光凝而不散,仿佛宇宙星空中的恒星爆发出的力量,竟然击穿了法阵释放出的能量护罩,余势落在山峰上,被击中的地方瞬间融化变成岩浆。一个方圆百米的岩浆湖就这样出现了。好在有法阵削弱,否则这一座山峰都可能化作岩浆。
气定神闲站在那里释放火球的朗柏,见自己的火球这么容易被引开,脸色微变。毕竟凝聚着火系能量法则的火球与普通意义上的火球完全不同,这么轻易地被引开,证明对方在法则上的领悟并不比他差。
火鸟发出不甘心的嘶鸣,轰然爆碎,青色风刃也在一瞬间被火鸟爆裂时产生的冲击波震碎。风助火势,一时间,我和朗柏周围到处弥漫着火焰。
周围空气的温度已经提高到三百度,而且温度还在不断升高。按照这个速度,要不了多久,温度就会升到钢铁都会被融化的程度。难怪他有信心打败金属之子,火克金,火焰加上高温,正好克制金属之子。
我道:“事已至此,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飞船准备好,就让你的人过来找我。”
下方山峰中的众人也睁大了眼睛,惊愕不已。这可是冰系法则催生出的急冻空间啊,怎么会有人从中莫名其妙地消失呢?如果是一个二星守护者或三星守护者,或许能做到这一点,但是朗柏的等级明明比对手高啊!
他嘴唇颤抖着道:“你、你一定是故意的!你知不知道守护碑是一个守护者的根本?你知不知道,要修复守护碑的损伤,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战斗到了这时,已经结束了。被人把剑放在自己脖子旁边,朗柏也没脸继续战斗下去,虽然他很傲慢,但是脸面还是要的。
元素之体混在火海当中,飘忽不定,一击不中立即远遁,又有火网能够帮助他瞬移,看起来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下方山峰上的一众新晋守护者基本上都持如此观点,认为朗柏胜利只是时间问题,认为他不愧是新一代守护者中的第一人,名不虚传,等等。
火鸟发出不甘心的嘶鸣,轰然爆碎,青色风刃也在一瞬间被火鸟爆裂时产生的冲击波震碎。风助火势,一时间,我和朗柏周围到处弥漫着火焰。
看他如此志得意满,不将家世相仿的鱼梦水放在眼中的样子,我想他很有可能已经晋级为十二级,因为力量的骤然大幅度提升,才有些失态的狂妄。我淡淡一笑,不为他张狂傲慢的姿态所动,拱拱手道:“朗柏殿下,恭喜晋级。”
砰砰……连珠射来的火球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将暗能量光盾撞得摇摇欲坠。虽然不断有暗能量补充进来,但是温度不断升高的火球还是在迅速削弱着光盾。
我施展着游鱼身法,在火海领域中小心地穿梭,不让朗柏有可乘之机,同时我召唤出隼儿与小虎组成展翼。有小虎在,根本不用我操心,一支支暗能量光箭倾泻而出。如今晋升领主,根本不虞暗能量光箭消耗太快。朗柏只要在瞬移中一露头,暗能量光箭就如狂风暴雨般射出。
火焰中,我逆势而上,潮水般的剑光冲天而起,将火焰巨人整只手臂都切了下来。我正要一鼓作气将朗柏拿下,突然心生警觉,身体猛地在空中一滞,然后游鱼般做了个高难度的躲避动作。在我身后,两道高温焰光从火焰巨人的双眼中射出,空间似乎都被这两道焰光击穿了。
朗柏猛地转过头来,红着眼睛盯着我。我生怕他回头的动作太大,脖子碰到封鱼剑,赶紧将封鱼剑挪开。
我就像拥有了一台有着无限火力的炮台,而且还是人工智能操控的,其反应速度和精准性都是超一流的水准。朗柏几次瞬移后从火网中跃出,身上扎满了暗能量光箭。他如果不是元素之体,早已经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朗柏在隔我百米的地方站定,傲然向我望来:“你既然和小鱼儿认识,就应当知道我的手段,竟然还敢出现,我真佩服你的勇气。”
看来还有后续变化。我随手卷起一股风吹过去,火苗随风荡漾,有的当场熄灭,但大部分还存在。虽然破去大网,但我已对这张还未形成的火网有了一定的认识。
下方山峰上的众人都听说过碧海潮生诀,碧海潮生诀价廉物美,包容性又强,守护者联盟修炼碧海潮生诀的人也不在少数,自然很多人都知道碧海潮生诀并不是那么容易练的。其实绝大多数功法秘籍,越厉害就越难练。非有天赋者,就是让你练一百年,你也练不会。
隆多武一刀在手,顿时将之前的劣势给扳了回来。
隆多武的表现震撼了我和鱼梦水,而隆哥多则连连冷笑。隆多武显然在武道上有着极深的造诣,拳法霸道又不失变化,很是精妙,短时间内,看起来与柳远藤难分高下,这对柳远藤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柳远藤神色不变,剑指点在疾斩过来的弯刀上,将弯刀荡开。虽然柳远藤这一指用了极大的力量,但是对方的奇形弯刀丝毫没有损伤,很有可能是史诗级的武器。
柳远藤看着直奔自己而来的拳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果断放弃扩大战果的机会,身体一顿,仿佛海面上的一叶小舟,向后飘去。
小树精深情叹息道:“多么精辟的警世名言!‘公道就在我的拳头范围之内’。哦,我要记下来,传给我的后裔。”
隆哥多脸色更难看了,先不说他有没有那个资格得罪鱼梦水的父亲,就是够资格,一旦打起来,两个领主级强者的破坏力还不将这里拆成一片废墟?魔龙大人能饶了他?
最后一人上场,我们把目光投向下方赛场,贵宾席内紧张的气氛为之一缓。
柳远藤也不在乎,继续道:“你肯定没听说过,它是我这次在万森星域的一个星球上完成晋级任务时,发现的一种可爱的小植物。这种小植物的生命极其短暂,它们的一生都在等待燃烧生命的神圣时刻。它们和普通的植物不同,土壤只能让它们基本维持的生命,并不能让它们开花结果,繁殖下一代。它们一生都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能够进入其他动物体内的机会。”
柳远藤道:“我和魔龙签的协议是不能杀人,你懂的,要是有人死了,我拿不到一分钱。血寄藤这种可怕的生物,一辈子就为了等这一个机会啊。它是植物中的疯子,一旦成长到一定程度,谁都没法控制的。”
叫骂声如浪如潮,隆多武陡然醒悟过来,根本没有什么血寄藤,都是对方编的故事。眼看自己就要获胜了,却被对方的一个小花招给玩弄于股掌之上,隆多武暴怒的心几乎要气得炸开。
剑指点在拳头上,双方身体都一震,随即两人都以更强的姿态向对方扑去。拳指来去,两人从地面打到半空,又从半空打到地面。隆多武的拳法极为霸道,拳风如刀,每一拳的拳力都震动四方,隐隐有着火焰的特质。出拳越是激烈,气势越是强悍,颇有火焰越烧越旺的意思。
被鱼梦水一刺激,隆哥多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缓缓道:“不过一点小伤,胜负还未可知。”
柳远藤淡然一笑,只把隆多武的话当作耳边风。在地下黑拳赛场上讲什么武者的精神,脑子坏了吗?柳远藤虽然忽悠了隆多武,却丝毫没有心里负担,反而剑法变得更加凌厉,一道道剑光轨迹在空中凝结成一张大网,将隆多武困在当中。
然而柳远藤向来以挑战更强者为乐事。隆多武的强悍反倒让柳远藤战意倍增:“以为压制住我的守护碑就能胜我,未免也太天真了。”
柳远藤的对手站在他面前傲然道:“能走到这一步,你的实力很不错,但你的征途到此为止了,因为你的对手是我,隆多武。”
鱼梦水哼道:“要不是你们无耻地压制了柳远藤的守护碑,你那个族人早就败了。”
柳远藤狼狈地躲闪着,但并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对于隆哥多的嘲讽,我也是听而不闻,一心关注着场内局势的变化。柳远藤的流风剑法可不仅仅是剑法,还包括了绝妙的身法。隆哥多虽然刀法绵绵不绝,不漏丝毫破绽,但是短时间内,柳远藤也无性命之忧。
隆多武的刀法凶悍凌厉,有斩尽天下所有敌人的霸气。当然,如单论刀法,柳远藤觉得隆多武比起范在山还要差上一筹,斩河正刀诀的堂皇、霸气,是隆多武的刀法所不能比拟的。但是隆多武手中的武器是史诗级别的,够锋利,难以损毁,柳远藤难挡其锋锐。
不论是柳远藤还是我,在这一刻脑海中都有一个念头:这是一个厉害的对手,想要胜他并不容易。
剑气随即破开隆多武的能量护罩,长驱直入。隆多武闷哼一声,却并未管自己的伤,不退反进,一拳横空而出,呼啸之势如陨石坠落,一副要与柳远藤同归于尽的架势。
一片绯红从小姑娘的脸颊上浮起,鱼梦水心中生出对方真是自己知己的念头,含羞带怯地对小树精:“你也这样认为,对吧?”
隆哥多脸色不好看,目光移到我身上,声如寒冰地道:“这位兄弟来自哪里?倒是我过于怠慢了。”
虽然隆多武也是领主级强者,但是隆哥多还真是不敢说隆多武一定可以战胜能够任意使用守护碑的柳远藤。守护者的名声所以能够传遍宇宙,守护碑的威能居功至伟。
这下轮到隆哥多得意了,他哂笑道:“可不能这么说,柳远藤不是也有武器吗?还是兰虎殿下亲自送进去的。看那鞭子似的武器,似乎级别也不低啊,说不准还是隆多武吃了亏呢。”
小树精唯恐天下不乱地叫唤道:“没错,不服就打。在我们树精种族中,一直都是谁更加强大,谁就有资格占据最肥美的沃土,享受最纯净的雨露。公理在我们的种族中,一直都是打出来的。”
隆多武眼皮不明显地跳了几下:“很烂的故事。”
柳远藤顿了下,道:“知道血寄藤成熟的标准是什么吗?你一定不知道,我来告诉你,当血寄藤顺着血液延伸到动物的每一根血管中时,它就成熟了。紧接着它就会开花结果,哦,事实上它并不开花。反正,它成熟后,就会不断结出种子来。种子会随着动物的粪便排出体外。血寄藤能结出多少种子取决于它寄生的动物的血液量,当动物的血被吸干,血寄藤也会随着寄主一块死亡。多么令人赞叹的植物,一生就为了等待一次寄生的机会,用全部的生命力结出种子。”
隆多武这一拳不简单,声势很大,隐约有破碎虚空之势。拳头上已经燃烧起火焰,看起来还真像穿过大气层坠落下的陨石。隆多武不愧是经验丰富的武痴,善于把握机会,假如柳远藤刚刚舍不得自己争得的一点优势,要与隆多武硬拼,胜负恐怕就此改写。
隆多武深吸一口气道:“你在我体内寄生了血寄藤!”最后几个字吐出时,隆多武的表情陡然狰狞起来。
我道:“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隆多武虽然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但眼皮还是情不自禁地抖动了一下。
柳远藤表情很淡然地道:“你难道不觉得被我刺伤的部位有些麻麻的,但并不是很痛?”
柳远藤似乎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在听,依旧自言自语地道:“它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温暖的气候和湿润的水分会让它发芽,但是土壤只能让它发育成一株和棉单*色*书线差不多粗的柔弱藤蔓。直到粗心大意的动物从它身边经过,它抓住机会刺破动物的皮毛,在那一瞬间分泌出大量麻痹液,让动物感受不到它的存在,然后它就会进入动物的体内。因为它一生都在等待这个机会,所以它会牢牢地抓住这个机会,拼命地从动物的血液中吸取营养,发育成长,直到成为一株完全成熟的血寄藤。”
流风剑法本就是柳远藤领悟风系法则,结合剑道技巧创造出的剑法。流风剑法施展到极致,同样可以发挥出风系法则的无上威能。柳远藤未晋级领主时,对风系法则是管中窥豹,不懂运用之法。成了守护者后,对风系法则已经有了深刻认识,再观察隆多武的拳法变化,顿时就把流风剑法境界提高了一个境界,能够发挥出法则的威力。
柳远藤不断地以剑气努力破坏隆多武的节奏,忽然开口道:“听说过血寄藤吗?”
攻防逆转,柳远藤顿时真的变成了火海中的一叶小舟,在场地中不断后退、闪避。
“太无耻了,竟然用武器。”鱼梦水愤愤不平道。
我见隆哥多额头青筋直跳,生怕他一时忍不住真的出手,到时下场便不好收拾了。我们或许不怕,但是柳远藤一定会遭鱼池之殃。我轻咳一声说道:“阁下,不如我们安心看完最后一场战斗?”
观看两人的战斗,不管是内行还是外行都会大呼过瘾。隆多武拳法大开大阖,动作奔放,肢体充满了力量的美感。柳远藤剑法精妙,身法配合剑法优雅至极,剑指或点,或横,或竖,像在书写一篇波澜壮阔的文章。
两人颇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感。
“你这个混蛋!”隆多武咬牙切齿。隆多武似乎感受到了自己血液中存在某种异物,又似乎没有。他不能确定,但他不敢冒险。他攻势陡然一滞,然后催动火焰将血液中的一切异物都给烧死。而他维持了半天的气势,就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我刚刚斩破能量护罩,自然也就暴露了我的实力。不过对于他的敌视,我也不怎么在意,火山血海都闯出来了,还会在乎一个小小的四大金刚吗?我道:“新晋守护者兰虎,若是阁下有什么赐教,我自接着就是。”
“混蛋,你这个骗子,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武者,完全没有武者高贵的精神!”
鱼梦水撇撇嘴,不屑和他争辩,只把目光望向我。我道:“柳远藤以前就擅长用植物来战胜敌人,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血寄藤。不过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你以为他有,真相可能是没有,你以为他没有,真相可能是有。虚虚实实,真是兵法要旨。”
柳远藤镇定自若,将身法发挥到极致,真的像把自己变成了风,从容不迫地躲避着刀光。
小姑娘跃跃欲试,俨然有化身暴力狂的架势。四个忠心的海妖默默地往四周退了几步,恰好限制了隆哥多进退转圜的空间。一看就知道他们战斗经验丰富,而且不管敌人是谁都会忠心护主,只要主人说开打,就会立刻把袖子卷起来。
身为魔龙麾下四大金刚之一,隆哥多横行多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很久没有受过这样的气了。但是鱼梦水的身份背景,可不是他可以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的。并且鱼梦水也不是弱者,只一念之间,贵宾席中弥漫着的水汽就可以转化为她的领域,对隆哥多产生致命威胁。
我道:“此人真悍勇!”
隆多武大恨,但是面对更加犀利的剑法,他也只能收敛愤怒的情绪,小心应对。
柳远藤放弃硬拼的机会,隆多武这一拳顿时轰在半空中,呼啸的气劲如同十二级狂风向四周席卷而去。半空中隐约还有火焰在燃烧,隆多武以身体受伤为代价,赢得了些微主动权,哪肯就此放弃。隆多武连续出拳,呼啸的拳风中,热浪迫人,火毒顺着热浪一波又一波地向着柳远藤涌去。
如同电光火石,两人撞在一块。隆多武的拳头如同铁锤从天而降,柳远藤并指如剑,在万里星河沧浪诀的驾驭下,星宿之力透指而出,碧玉般的剑指如同疾射的箭矢,尖锐的破空声刚起,就被沉闷的撞击声所取代。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两人谈了什么,但是两人的对话却瞒不过领主级强者的耳朵。
隆多武沉默不语,战斗经验丰富的他,绝不会被这种小小的伎俩分散心神。
目前的情况对柳远藤十分不利。或许面对别的敌人,可以等到对方由胜转衰的那一刻,但是面对隆多武,等到他气势攀至巅峰时挥出最后石破天惊的那一拳,柳远藤未必挡得住、躲得开。
一抹雪亮的刀光快如闪电,向柳远藤的脖子疾斩。
两人激战了一盏茶的工夫,柳远藤到底还是在力量的控制上更胜一筹,在鏖战中找到了隆多武的破绽。电光火石间,柳远藤的剑指穿过对方的防御破绽,直刺进去,星宿之力化作无坚不摧的剑气激射而出,正点在隆多武的前胸,一阵波浪似的涟漪在隆多武的前胸荡起。
隆哥多脸色不好看,心中也气隆多武愚蠢,将到手的胜利拱手让人,但是面对我和鱼梦水,也只能把面子撑起来:“隆多武是坦荡的武者,哪像柳远藤阴险狡诈,竟然用谎言来骗人。”
鱼梦水撇撇嘴,不屑和他争辩,只把目光望向我。我道:“柳远藤以前就擅长用植物来战胜敌人,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血寄藤。不过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你以为他有,真相可能是没有,你以为他没有,真相可能是有。虚虚实实,真是兵法要旨。”
柳远藤又道:“你有没有感到自己的血液量减少了,精神有些狂躁?血寄藤为了防止自己过早地被寄生动物发现,会释放出一种毒素,让寄主情绪狂躁,易怒,拥有极强的攻击性。你知道,失去理智的生物是很难发现自身变化的。”
隆多武的拳法重气势,气势越盛,拳法威力越强。隐约可从中看出火焰法则的痕迹,这是领主以下的顶级拳法了。就好像天火殿下的云光烟岚九剑破天诀,不用领主级的力量,却能发挥出领主级的战斗力。可以想象,当隆多武出拳足够多的时候,他的气势推至巅峰,就能发挥出火焰法则的强大破坏力。
隆哥多狠狠地道:“守护者联盟也不能欺人太甚吧?跑到我家魔龙大人的地盘上欺负人,就算闹到守护者联盟那里,也得还我们一个公道。”
柳远藤表情依旧淡淡的:“我也没想到你会相信,你的智商真是令人失望。”
看着柳远藤镇定自若的样子,我心中隐隐多了分期待。
隆哥多连施刀法都不能拿下柳远藤,心中颇觉得丢面子。他忽然厉喝一声,裂帛声响起,一条粗壮的尾巴从他身后陡然甩了出来。
鱼梦水瞥了一眼脸色有点变了的隆哥多,嘿嘿笑道:“什么第一人、第二人的,才几分钟就受伤了。看来某人是要输喽,那个谁,我下了多少赌注来着?”
观众席上买隆多武胜的赌徒暴怒地叫骂:“混蛋,一定有猫腻!”
隆多武是个体型匀称且剽悍的战士,穿着华丽的劲装武士服。精心裁剪的武士服既凸显出了他强壮的体型又不失庄重,衬托得他很威严。隆多武目视柳远藤,双目中充满自信,虽然他的身体强度比起萨克雷远远不如,但是这具匀称身躯中所蕴含的犹如火山般的力量,却丝毫不比萨克雷差。他举手投足都有一股难言的魅力,令人为之心折。
隆多武再次受伤,剑网撕开他的防御,在他身上留下了七八道剑痕,虽然每一道剑痕都不深,却深深地打击了他的自尊。隆多武暴喝一声,手往背后一探,拔出了一柄奇形弯刀。刀的前段是弧度极大的刀刃,中后段是较为平直的刀刃。这种设计既可以大力地劈砍,又可以快速地切、刺、削。
鱼梦水问我:“你说柳远藤到底有没有那个什么血寄藤?那个隆多武也真是够蠢,明明已经占据优势,竟然被柳远藤三言两语说得将优势拱手送人。”
柳远藤获得了宝贵的机会,反守为攻,剑气如狂风暴雨卷去。
最后一个挑战者是直接从我们对面的一个贵宾包间中跃下的,很显然,他之前一直在观看柳远藤的战斗。明知柳远藤的实力还敢出现,一定是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
鱼梦水举着白嫩的小拳头,撇嘴道:“什么公道?公道就在我的拳头范围之内,不服来战啊。”
隆多武绝对是那种能动手就绝不动口的类型,只说了几句话,就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没等柳远藤话音落下,就暴喝一声道:“看我将你的心挖出来,献给魔龙大人!”隆多武快步前行,每一步都好似一头暴龙踩在地面上,配合着隆隆的巨大踏步声,他的气势也越飙越高。如果闭上双眼,好像正冲过来的真是一头暴龙。
“我会让你后悔的!”隆多武咆哮。
隆哥多深吸口气,似是在强压自己愤怒的情绪,恶狠狠地道:“你以为他有了武器就必胜了?你太天真了。最后一人是我族魔龙大人以下的第一强者,因为醉心修炼,才名声不显。你们的同伴死定了!”
好在柳远藤剑法精妙,即便没有剑在手,以指代剑亦有剑道宗师的风范。剑指缥缈而犀利,变化万千。狂风暴雨般的对攻中,亦不失绵密、阴柔、精巧、变化。
柳远藤的守护碑受到法阵的压制,后劲没有隆多武绵长。两人若能力相当,战斗的时间越长,对隆多武越是有利。我和鱼梦水都想到了这一点,因此我们两人的神色相对要凝重些。
隆多武一刀在手,情绪恢复了不少,脸色沉凝,将连绵不断的刀法展开,刀浪如潮向柳远藤涌去。隆多武刀法精湛不次于拳法,可见隆哥多说他是武痴的话,水分并不多。
作为一个武道狂热爱好者,柳远藤双眼闪着金光,随手将堕落树精之鞭掷入脚下泥土中,身体一晃,也向着对手冲了过去。柳远藤的步伐轻飘飘的,好似踩在水面上,每一步落下都悄无声息,体现出与隆多武截然相反的另一种武道境界。
隆哥多冷笑道:“你们的同伴似乎要败了呢。隆多武的武痴之名岂是浪得虚名?”
场外观众吃惊地看着柳远藤对着隆多武说了几句话,然后隆多武就放弃了攻击,自燃起来,每个毛孔都向外喷出火焰。眼看隆多武就要赢了,形势却诡异逆转。观众席上的一些人诧异道www.danseshu.com:“他疯了吗?他难道不应该把敌人先打爆,再自燃吗?”
隆多武不为所动,依然步步紧逼,气焰越来越高。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