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论日本侦探小说的多样性

江户川乱步侦探推理

日本人有种倾向,认为严肃地探讨、评论侦探小说是幼稚之举,叫人羞于启齿。但爱好侦探小说的英语国家国民绝不如此认为。无论是切斯特顿、阿诺德·本内涅、美国的亨廷顿·莱特(即范达因),文艺界人士总是无比严肃地发表有关侦探小说的评论及研究成果。此外,不同于日本文坛的作者们,即便写了侦探小说类的作品也不愿将其归入侦探小说范畴的现状,在英国,前文的切斯特顿不必说,本内涅也写了《巴比伦大饭店》(The Grand Babylon Hotel)等类似侦探小说的作品。而伊登·菲尔伯茨、A.A.米尔恩也极为严肃地撰写本格长篇侦探小说。我认为他们并非全为版税,而是出于真心的热爱,才出版了这些作品。自鼻祖爱伦·坡以来,狄更斯未完的侦探小说也是如此,英语国家国民爱好侦探小说的程度,是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
在出版圈里,日本的侦探小说绝对称不上是兴盛的品类。能够以侦探小说为业的作家,一只手就数完了。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称不上兴盛、大部分侦探小说家都不是职业作家的状况,对日本侦探小说界来说或许也是一种幸运。他们不受其他杂念支配,只是因为热爱侦探、热爱怪奇文学,只在真正想写的时候写作。此外,我认为他们的创作态度也并非为了迎合读者,而是沉溺于作者自身的热情。
在我阅读这些近代英美侦探小说时,也是因为迫于需要,必须一本本重读这十年来的日本侦探小说,一读之下,我有全新的感受,日本的侦探小说看起来似乎不怎么兴盛,然而这十年之间,光是《新青年》一本杂志,就有超过五十位作家发表过至少四五篇侦探小说。若将它们全数列出,那真是丰富极了,更重要的是,比起相对单调的英美侦探小说,日本的侦探小说更加多彩多姿,这让我振奋无比。
乍看之下这清清楚楚,实则暧昧模糊。我认为原因出在出版人士身上,他们习惯将侦探作家创作的作品,无论是犯罪小说还是怪奇小说,清一色称其为侦探小说;把出道于侦探杂志《新青年》上的作家全部当成侦探小说家,刊登在上面的犯罪、怪奇、幻想作品全部视为侦探小说,使得这样的错误观点横行于世。
《新青年》的编辑老是开口闭口悲叹侦探作品难寻,可是换个角度看,可以说再也没有比《新青年》更奢侈的杂志了。《新青年》可以独占这些非职业作家亲手创作的作品,在其中再三精挑细选,只在想刊登的时候刊登。虽然这精挑细选的过程可能会让一些创作者因挫折而丧失了对侦探小说的热情,但作家与作品的水准都被提升到了前所未见的境界,作品的丰富性也空前增加了。然后,小栗虫太郎来了,木木高太郎来了。可以说这两人带着过往的侦探小说从来没有过的珍奇礼物出场,而这样的作家每增加一位,日本侦探小说也就更增添了一份美好的多样性。
在可以命名为医学侦探小说的部分,有已故小酒井不木及新进木木高太郎两位医学博士,米田三星、南泽十七也是医学作家;虽然领域不同,但正木不如丘及高田义一郎两位医学博士也各自写过几部医学式的侦探小说。此外,法律部分有曾担任过检察官、现任律师的滨尾四郎、山本禾太郎,甲贺三郎也开始写起与法律密切相关的《状况证据》、《谁来审判》等法律侦探小说;“法庭侦探小说”的形式,则有代表作葛山二郎的《买红漆的女人》这类优秀作品。
然而我最近出于一些理由,必须全面了解新近的英美侦探小说,因此匆促读了几十部战后知名的长篇侦探小说。或许也是因为选择的对象全是所谓的本格作品,我不由得佩服英美国家竟然能不停地生产、消化相同的东西。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随意挑出十部考察作品的中心诡计,十部里头的中心诡计全都是一人两角也不稀奇。而且明明是长篇侦探小说,若是三百页的作品,至少直到一百五十页都是枯燥的审讯证人的场面描述,就连我这种天生的侦探小说爱好者都大喊吃不消。我深刻感受到英语国家民族的耐性以及对逻辑的爱好,实在远远超出了日本人的理解范围。
说到侦探小说的诡计,无论是国外还是日本,和物理、化学相关的诡计都占了大多数,这方面的专家有专攻应用化学的甲贺三郎、大下宇陀儿;有专攻电学的海野十三、延原谦;小栗虫太郎除了心理性诡计,还专精物理、化学诡计;大阪圭吉则是机械诡计的名家。此外,在心理性侦探小说方面,木木高太郎精神分析式的侦探小说的水平之高,是侦探起源地的英美也无法匹敌的;还有水上吕理,也是精神分析式的侦探小说作家;此外也有许多作家创作利用心理学主题(心理测验、错觉、色盲等)作为诡计的侦探小说。
日本侦探小说的多样性,并非只因为当中掺杂了犯罪与怪奇文学。侦探小说也是,在作家多样性方面,我们才短短十多年历史的侦探小说界,与拥有数十年历史的英美侦探小说界相较起来,也可以说绝不逊色。
若离开侦探小说,将眼光转向犯罪、怪奇、幻想文学领域的话,我们可以找到更胜于侦探小说的作品。有许多让读惯了英美侦探小说的读者耳目一新的、具有极高文学价值的作品,比如梦野久作的《贴画的奇迹》、渡边温的《可怜的姐姐》、横沟正史的《面影双纸》、大下宇陀儿的《魔法街》、水谷准的《在天空歌唱的男子》、城昌幸的《牙买加氏的实验》、地味井平造的《烟囱奇谈》、葛山二郎的《自胯下窥看》、濑下耽的《柘榴病》、渡边启助的《义眼的美女》、妹尾韶夫的《本牧的维纳斯》、小栗虫太郎的《白蚁》等,这些作品当然不是侦探小说,却使人禁不住想祝福使这些非侦探小说的作品得以问世的日本侦探小说文坛。我国的侦探长篇小说并不发达,在逻辑文学方面远远不及英美,但这些非侦探小说的作品岂不是弥补了这方面的缺憾,而且还绰绰有余吗?这些作品其实是鲜艳地绽放在日本侦探小说文坛上的变种异花。单色书网
我上面说的其实无关紧要,即使侦探作家随兴所至写下了犯罪文学,或者创作了怪奇、幻想故事,当然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不,不仅如此,在没有明确区分出犯罪小说家、怪奇小说家的日本小说界,侦探小说出身的作家能自如跨界进入相邻的领域,是值得高兴的事。我认为这当中才有侦探小说该有的成长、扩张,也可以看出日本侦探小说界令人可喜的多样性。
此外,如果把融入了爱情及其他情感要素的称为浪漫主义侦探小说,那么大下宇陀儿、横沟正史、水谷准、梦野久作、已故的渡边温、小栗虫太郎等人,分别在不同的层面上称得上是这方面的杰出作家。
(昭和十年十月号《改造》)
有人说,大多数日本侦探小说都不算真正的侦探小说,我也同意这个观点。既然是侦探小说,就必须注重侦探式的乐趣,也就是尽可能着眼于逻辑推理,抽丝剥茧地揭开秘密,在这分析的过程中获得乐趣。除此之外的所谓侦探小说,像是描写异常犯罪过程的作品、将主轴放在犯罪及其他异常细节的恐怖作品、描写某种怪奇人生的作品、描写精神病患或变态生活的作品、着重于比斯顿风格的“意外”快感的作品,都分别属于犯罪小说、怪奇小说、恐怖小说,不能算是侦探小说。
逻辑侦探小说,那就继续穷究逻辑吧。犯罪、怪奇、幻想文学只要以作者的个性作为天马行空的路线,无论离开侦探小说多远都无妨。因为这里有日本侦探小说界异于英美、值得夸耀的多样性!
当晚由于人数众多,有些宾客我无法周到地一一致谢,因此借这个机会,对侦探作家俱乐部的诸位会员的好意致上最深的谢意。我从俱乐部收到椿设计的红色外套,在会上大出风头;关西分部依照我的处女作制作了直径一尺的巧克力“两分铜币”蛋糕;捕物作家俱乐部则送上由土师清二大师担纲的清元歌唱,还有画家神保朋世大师安排的配合筝曲的优美舞蹈;此外还有许多个人和团体、各杂志社送来的豪华礼品及华美余兴表演,这真是我此生中最为豪奢的一晚了。
平素我就说既然是六十年一次的生日,就大肆庆祝一把吧。结果就如同各位知道的,在侦探作家俱乐部、捕物作家俱乐部、二十七日会东京作家俱乐部主办下,再加上这三个俱乐部以外的我的亲朋好友,总共来了一百多位宾客。看来战后我似乎太招摇了些。因为寄赠酒品等细节,为三个俱乐部的诸位作家添了许多麻烦;而揽下主持工作的各位也熬夜工作了两三晚,真叫我过意不去。由于诸位的尽心尽力,我欢度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豪华生日会。唯一遗憾的是会场的扩音设备不佳,原本想播放的各前辈的录音演讲几乎听不到了,只好中途更改节目,几乎都是舞台的余兴表演。关于这部分,尽管我三十年来的好友大下宇陀儿精彩地主持了节目,但再怎么高明的主持人,面对那样多的人,靠着那样的麦克风,也不得不当机立断,中止演讲。
另外,当晚木木会长发表我将捐赠一百万圆给俱乐部的消息,作为以我的名字命名的侦探小说奖的基金。其实这并非临时起意,而是开始准备六十大寿庆祝会时就已经有的念头,但我觉得设立这种奖项似乎太狂妄了些,犹豫着不敢提起。然而在某一天的干事会席上,有人提出“设立一个江户川奖如何?”我便趁此机会提出我的想法,竟获得众人一致鼓掌同意,这让我大为欢喜,便决定捐出这笔钱,于祝贺会当晚公布这个决定。
《宝石》杂志送来画家松野一夫大师画的我的肖像画,此外《宝石》、《侦探俱乐部》、《侦探实话》、《黄色房间》、《侦探趣味》等各杂志也推出了我的六十大寿纪念特集,这些绝佳的纪念品,将永远摆在我的座台上。我向以上列的诸位致赠者再次深深致谢。
与过去的侦探作家俱乐部奖不同,这个奖项是将这笔基金衍生出来的年利息(换算成债券的话,约七八万圆)当成该年度的奖金颁发给获奖者。当然我也会加入评审委员会,但我还是打算组织一个适当的委员会,将奖项颁给异于俱乐部奖的年度最佳杰作。
可是这当中有一个难题。这笔基金我想送出去,但俱乐部并非法人,所以无法拥有所有权(法人这东西需要非常繁杂的账册,不能只为了一百万圆就成立法人)。话虽如此,如果将所有权转移到会长等个人手中,首先就会因为赠与税而被扣掉一大半,而且还有个人所得税等问题(法人也会被课税)。关于这一点,我正与俱乐部会员的前大藏次官长沼弘毅氏商量是否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不管怎么样,这个奖一定会设立。待评审方法及奖金金额确定后,我会立刻向各位报告。
以上,我为诸位为我举办的庆祝会致谢,并记下我的感想。感谢各位。
(昭和二十九年十一月《日本侦探作家俱乐部会报》)
还有另一件事。在庆祝会的晚上,我宣布将以花甲寿辰为契机,重新提笔写小说。当然我打算实践诺言。可是只要看我过去的工作情况就明白,说写其实也写不出太多。开始在《宝石》上连载的(这篇作品预定连载半年或更久一些)作品以及新年开始在《趣味俱乐部》上连载的《影男》(这将连载一年)是成人读物,其余的就是从新年开始在《少年》及《少年俱乐部》上连载的作品。不敢大言不惭说我写了很多,但我希望可以从这里开始,尽量多写一些较长的短篇作品。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