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罪犯与侦探通过千变万化的变装术相互较劲,在年少的我的记忆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吉格玛》这部电影。那种可以说是神出鬼没的痛快滋味,与立川文库的猿飞佐助的忍术妙趣类似,我将热爱这类事物的心理命名为“隐身衣愿望”。人类在心底深处埋藏着一个愿望,希望自己变成与现实截然不同的另一人。自古以来就有一种统称为“变形谭”的文学形式,就是最好的证据。而与此类心理相呼应的最新故事,就是卡夫卡的《变形记》、马歇尔·埃梅的《变貌记》。
侦探小说中,“变装”是最古老也是最初级的手法,人们认定它是荒唐的,因为现实世界中,乔装几乎是能被一眼识破的,那不过是故事罢了——这无疑是常识。不过也不能说一概全是如此,最早萌发飞机设想的人,也受到众人的嘲笑;关于光线杀人之类武器的设想,同样被视为天方夜谭。然而现今飞机已成为日常之物,核弹爆炸也可视为光线杀人梦想的实现。如此,终有一日,原本荒诞无稽的事物也许都无奇妙之处。这该说是现实世界辩证法式的转换吗?我认为这个时代,“变装”也许不再是梦想了。
性别转换这回事,也可以说是广义上的“变装”。近年来通过外科手术,男人可以变成女人,女人可以变成男人。这在西方和日本都有实例。男娼的女装虽然十分精妙,但只要脱光衣服,立刻就会露出马脚。可是通过外科手术变成女性后就不必担心这一点了。手术后的男人会逐渐转化为女人吧,体毛变淡,乳房渐渐隆起。我曾经与一个在夜总会驻唱的歌手谈过,他是通过外科手术从男人变成女人的,其整容几乎可以说是完美,他成了彻底的女人。现如今连性别转换都已经不难实现了。
事实上,前阵子持卡宾枪抢劫的主犯大津,警方就是假设他有可能易容成老人或女人的前提下进行调查的。然而等嫌犯落网,才发现他其实没怎么乔装,但警方是很严肃看待“变装”这个可能性的。
为了让眼睛看起来不同,佩戴墨镜或在眼睛上扎一条眼带的方法已经过时了,现在只要用与角膜密切贴合的透明树脂镜片就行了,很多运动员用它替代眼镜。透明树脂可以上色,因此也能自由改变虹彩的大小及颜色。变装中在技术上最难处理的眼睛变化也可以解决了。至于头发与眉毛,有脱毛、植毛、染毛等技术可以运用。
(收录于《浮世为梦》)
近代的“变装”逐渐与整形外科挂上钩了。只要肯花钱,就可以借助外科手术变成几乎不同的另一个人。我在新近作品《续·幻影城》中的《异常犯罪动机》以及《变装愿望》的章节详细讨论了外科整容。不过这不光是小说家的空想,西方就有好几个现实的罪犯亲身实践的例子。如果将单眼皮割成双眼皮、插入象牙隆鼻的美容外科手术应用在全身的每一个部位,彻底变成另一个人也不是空想。颧骨突出的人可以把骨头削低,宽下巴的人也可以把骨头削细。平肩的人一样可以运用削骨术变成垂肩。反过来在这些部位插入象牙等异物,应该也可以隆高颊骨、拉宽额头,或让肩膀耸起来一些。
面对这样一位作家,作为中国最专业的推理小说出版平台,“午夜文库”有义务和责任帮助更多的读者熟悉乱步先生的作品,了解乱步先生伟大而传奇的一生,体味乱步先生对于推理文学的不朽贡献。
此前曾有出版社出版过江户川乱步的作品,但受到种种客观条件的限制,在篇目选择、文本翻译等方面,都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遗憾。新星出版社“午夜文库”努力以最专业的视角,打造最规范最真实的江户川乱步作品集,以飨读者。
提及日本推理,有一个名字永远无法回避,那便是江户川乱步。他是先行者,是奠基人,是日本推理文学的精神领袖和中流砥柱。没有江户川乱步,日本推理难成文学,更不可能有今日“百花争艳”的局面。乱步先生远行已近半个世纪,却依旧被所有日本推理小说作家尊为“鼻祖”;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江户川乱步奖”,依旧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推理文学奖项之一。无论横沟正史还是松本清张,无论岛田庄司还是东野圭吾,无不受到江户川乱步的影响。
此次中文简体版的出版,要感谢著作权人、乱步先生长孙平井先生的大力支持;感谢台湾著名学者、日本推理文化研究第一人傅博老师鼎力促成,虽知再多的谢意也无法表达我们对两位先生的感谢之情,作为编者,我们唯有把书做好,以报两位先生的青眼厚爱。
作品集由傅博老师主编,分为十三卷,每卷均配有导读、解题、名家评论以及由乱步先生家族提供的珍贵照片。这套丛书以作品类型和创作时间为线索,力图系统、全面、深刻地展现乱步先生的全貌,可称华语世界最有价值的推理小说作品集。
新星出版社“午夜文库”编辑部
让我们沐浴乱步光芒,体会推理文化的博大与深邃。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