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四页

池莉当代小说

吉玲舔了舔苍白的嘴唇。章大姐扶住她的肩。
“对不起!”他说。
章大姐递上介绍信:“我是吉玲的组织。我们调查发现吉玲受了虐待,以精神方面的为主。希望我们能合作。”
在小书房里,庄建非一口气讲了自己的困境。梅莹几乎不假思索提纲挚领地指出了三点方向。
“路过这里,偶然来了兴趣,想讨教一个专业上的小问题。”
华茹芬递过一杯开水。问:“你见到了小庄了吗?”
华茹芬感到了气氛的古怪。
“有事吗?”
第二,男女之间不仅仅只是性的联系。丈夫和妻子都还有大量的其它义务。庄建非无疑对此认识不足,吉玲肯定有隐情。庄建非应该以情动人。
“那我给外科打个电话,让小庄来见你。”
他们的儿子在客厅,教一个相貌清丽的姑娘弹钢琴,看样子是一对小爱人。一对老爱人在为一对小爱人下厨,人人面含喜色,这屋子里充满了一种宜人的气氛。
第一,去美国观摩学习是他胸外生涯中一个高高的台阶,一定要不借代价攀登上去。
吉玲在章大姐的陪同下来到了庄建非的单位,直接进了院部办公室。是经验丰富的章大姐部署直接进医院办公室的。如果去科室,被人一拉扯一调解,就显不出威力了。
晚饭前夕,庄建非闯进了梅莹家。
吉玲和章大姐被闹糊涂了,一时间作不出任何反应来。
“不必了。”吉玲说。迟早有面对面的一天,但现在她必须单独谈谈。
是华茹芬接待她们。华茹芬一见吉玲便喜形于色。
真正懂得这句话含义的是梅莹。但她丝毫没有流露出什么。
庄建非心里亮堂了。到底是梅莹,老辣的梅莹。事隔几年,庄建非此刻才彻底懂得:梅莹不会和他结婚。哪怕她发疯地迷恋他的肉体也不会和他结婚。她的丈夫、儿子和媳妇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在人的海洋里,出类拔萃的人物并不多,梅莹却得到了三个,因此,她绝不会舍弃他们。生活内容比男女之间的性的内容要多得多,太对了!这女人真是聪明绝顶!庄建非奔涌着吻她一下的冲动但他只是友好地伸出了手。梅莹和他握了握手,给了他一个理解的微笑。在这短暂的对视里,他们一同迈过了暗礁险滩。庄建非已经长大成人了。他现在要的不是情人而是良师益友。
华茹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姑娘给庄建非端来一杯饮料,问他如何评价钢琴家的手和外科大夫的手。庄建非说钢琴家的手是建设性的,外科大夫的手是破坏性的。他的回答使他们全家人都笑了。
吉玲说:“没有。”
“我是来请求院组织帮助的,我要和庄建非离婚。”
梅莹的丈夫朗朗大笑,说:“欢迎。我最欢迎不速之客。”这是个高大的男人,有种开阔的气派,在切小葱、蒜头之类的佐料。
第三,这次庄建非的父母一定要出面。人和人是平等的。你要轻视人家就总有一天会被人家反咬一口。
“离婚吗?”她费解地问。
梅莹的丈夫接过锅铲,让梅莹去和庄建非谈谈。庄建非从内心里向这位丈夫道了歉。
华茹芬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小俩口应该在医院里手挽手游览一番。”
***
章大姐趁华茹芬倒开水的机会在吉玲耳根上说:“恶人先告状了。你得准备哭诉。真哭。”
“好,来得好。我知道你会来的,可没想到这么快,太好了!”
梅莹在厨房烧菜,一见之下差点松掉了锅铲。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梅莹真称得上是他的良师益友。
在庄建非又熬过了一个长夜之后,在他吸着烟,踱着步,下定决心去见父母的时候,吉玲已经果决地行动了。
章大姐点拨吉玲:“这个还不清楚,你那口子是和风流大嫂睡过了。”
庄建非床上功夫十分娴熟,花样不少。每当吉玲不能心领神会,他便说他原以为花楼街的姑娘一定是很会“玩”的,看来花楼街空有其名,说了就嘿嘿怪笑。吉玲若说:我又没当过婊子。他就更乐。
吉玲在大庭广众下接电话:“来了。”
只有章大姐是唯一可以商量、可以信赖的人。她不仅是吉玲的密友,而且是新华书店的工会主席兼女工委员,男女之间的事处理得够多的了。她一贯主张对男人要留一着杀手锏。所以,她们把吉玲怀孕的事瞒得密不透风,以便在关键时刻给庄家以沉重打击。
这次如果庄建非不按条件行事,执迷不悟,她就和他离婚。吉玲的母亲一听离婚就变了脸。
所以吉玲不骂人拿什么解恨?庄建非从不吐一个脏字,他们庄家全都使用文雅的语言,这倒使吉玲的骂人话又获得了另一种功效,即报复。归根到底,法律明确规定吉玲是庄家的人了。庄家的文雅似乎不那么纯粹了。
下次庄建非再来由吉玲出面见他,若他表现不行,章大姐便陪吉玲去医院找庄建非的领导要求离婚。由章大姐开介绍信,以组织的名义出面。
结果晚上他一进门就看钟,说:“六点五十分开始现场直播。”
“门锁好了没?”
下午吉玲下班后去菜场,进门忙做饭,饭菜做好了忙做房间清洁等事。庄建非一进门说一句:“饿死了。”于是小俩口埋头吃饭,间或赞美一声:饭菜味道好极了。
晚上电视里有体育节目,庄建非就入迷地看。没有体育节目,吉玲独自看,一边织毛衣。庄建非则去房间看书。
中午都在单位度过。
“锁好了。”
他们的夫妻生活时钟一般准确,间隔一天。是庄建非形成的这种规律,没征求吉玲的意见。
吉玲可不认为离婚有母亲说得那么严重。两人过不到一块儿就离,离了趁年轻再找可意的人。不管别人怎么议论,怎么劝解,吉玲自有她的主意。不把她当一回事的男人,即便是皇亲国戚、海外富翁她也不稀罕。花楼街长大的姑娘,自小靠自己争得一口好吃的、一件好衣裳。听过去的妓女讲过去,听哥哥姐姐讲文化革命、上山下乡,看中今古外的各种电影,看当前漫天流行的时装和新观念,人生故事她见得多了!
“胡说,死丫头,离婚是不能随便说的!”
吉玲并不空有其名。她才不是那种假正经说自己讨厌上床的女人,也并不缺乏想象力和创造性。可她还是跟不上庄建非。这令她心里生疑。她有一个年近四十的同事章大姐,她们是最好的老少朋友。吉玲把疑惑对她悄悄吐露
大道理谁都懂。说上几句,来它一套,对吉玲真是小菜碟。可现在不是虚伪迁就,光讲感情的时候,她还年轻,还有大半辈子要过。她嫁给了庄家,第一:庄家必须认可她,把她当回事。第二,庄建非必须把她当回事。
那时吉玲总忍不住从心里涌出笑来。
吵架那天清晨吉玲情绪倒是挺好。她想给庄建非一个意外的惊喜。她留了晨尿,准备送医院化验。她把瓶子放在庄建非拿手纸的附近。他既是医生又是丈夫,他会明白的。庄建非在厕所呆了一支烟的工夫,出来满脸喜色,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晚上回来我要好好地高兴高兴。”
吉玲被父母公主一般藏在家里。剧烈的妊娠呕吐弄得她憔悴不堪。越是受苦她越是恨庄建非。几天来她病卧在床,把事情颠来倒去想了又想,决定抓住这个机会让庄建非及他父母认识认识她。
十点多,就说:“睡吧”——这话随便谁说,接着便睡。
这个月经期过了十天,庄建非毫无觉察。当超过二十天时,吉玲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怀孕了。
许多次趁美景良宵,吉玲盘问庄建非,庄建非总是支支吾吾混过去了事。吉玲再和庄建非在一块就有了隔膜感了。
***
原来他从早到晚都是为尤伯杯女子羽毛球赛欣喜若狂。
结婚只给了一千块,这是她这辈子的奇耻大辱。庄建非还舍不得撕掉那存款单,若是给她,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撕掉。金钱并不庸俗,它有时是人的一种价值表现。四姐下嫁老亏本的个体户,婆家给了她一万元办婚事。三年前的一万元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婆婆用红纸包了那一万元的存单,亲自塞到四姐手心里。这细节至今还在花楼街传为美谈。
她设计找个社会地位较高的丈夫,你恩我爱,生个儿子,两人一心一意过日子。
她设计节假日和星期天轮番去两边的父母家,与两边的父母都亲亲热热,共享天伦之乐。
婚后庄建非的兴趣明显地消退了。
他们婚后并没有认真避孕。吉玲每月都密切注意着行经情况。庄建非婚前倒挺注意,到了日期便来了电话。
“来了吗?”
吉玲现在专等着庄建非来了。
如果吉玲说没来,庄建非敏感极了,紧张地说:“怎么回事?”又叮嘱,“注意观察啊!”
这一切都与吉玲的人生设计相去太远。
才六个月,他们就有一套起居程序了。
这!就这么简单实在。为此,她宁愿负起全部的家务担子,实际上她已经做了。可庄建非把她不当一回事。
庄建非也没把她当回事。六个月的婚后生活她看清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庄建非倒不是轻视她,也不是看不起她,就是不懂男人的职责,不会疼人。
母亲对付庄建非固然凶狠老辣,但回过头对吉玲又说了庄建非的无数好话。劝吉玲回家。说什么吉玲配庄建非的确是高攀了,不要人心不知足,做了皇帝想外国。老话说得是,好女不嫁二夫。
有意思的是到如今庄家居然没来看望过亲家。吉玲知道母亲的脸面都挂不住了。大家都瞪眼看着,胡乱猜测。人不就是争口气么?不理睬媳妇倒也是他们的权利,但他们没权利小看老一辈人。
早晨起床,吉玲忙做早点,两人匆匆地吃。吃完各自上班。说声:“走啦。”
现在的情形正好相反:庄家没认可她,没把她当回事。
她设计弄一份比较合意的工作,好好地干活,讨领导和同事们喜欢,争取多拿点奖金。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