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七页

池莉当代小说

嫂子!我的嫂子啊!
"好吧。像这种老流氓,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就是一条:劁了他,踢出家门!哎哎,你自己处理得了吗?你已经死得很难看了,你知道不知道啊?"
尽管我们单位和我们家所有人,都认为我小气和吝啬,那是他们不了解我。关键时刻,看看吧,我还是非常豪爽,非常顾全大局的。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做导演,那是咬牙也要成全他的气派和事业的!
就是满大街的网吧呀!
王汉仙说:"你哥哥让我给你一个小小的提醒: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有人看见他通宵泡网吧。"
不可能!不可能!等等!嫂子,先让我提个问题,你要直接回答。问题是:一个人如果不在家里的电脑上网,哪里会有随意上网的机会?
华林从北京来电话,和我商量。说是为了请某位大牌作曲家先期进入创作,必须先凑点钱付给人家定金。你看怎么样?我看好的呀。那就主创人员先凑凑吧。没有问题。两万元整。直接从我们存折上取就是了。还差三万?因为谁谁谁出车祸了,凑不出钱了,怎么办?反正很快就连本带息归还,那就取咱们的款吧,你是导演,剧组的核心,现在就得拿个模样出来让大家瞧瞧!
我举着话筒,呆若木鸡。还是无数娱乐片告诉我,我得首先证实这不是诈骗,要证实人质还活着,然后才可以给钱。感谢多年修改烂剧的经验!此前我一直以为那都是瞎编!
电话发出一阵噪音,然后,华林,这个无耻小人,在广州的某家私宅里,对我说:"喂。喂喂。"
叶紫?
我瘫倒在地,捶胸顿足,捧面干嚎。大事不好了!不好了!哭完再给沈亚红打电话吧,几乎都不用拜托她调查证实,女人灵敏的直觉,已经再次让我判断出了最坏的结果。华林,这个老流氓!这个老骗子!这个无耻小人!他根本就没有中断网络偷情!他把网络偷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实生活中,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见光死",这就是他为什么需要那么多钱的原因!玩女人还能不需要钱吗?我的老天爷啊!这算什么事啊?华林会这么愚蠢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赶紧,赶紧,我得赶紧先找到华林再说!
"追捕二王"的肥皂泡,几天之后就破灭了(事后沈亚红几个电话就调查清楚了。)。但是,华林向我隐瞒了这个消息。从香格里拉饭店的聚会开始,他就忙碌起来,酷似一只勤劳的小蜜蜂。不停打电话,不停被朋友们约出去侃大山,不停往返北京。一个50集的电视剧连续剧,开玩笑的,有多少工作要做啊。而且在选题没有报批下来之前,公安部的公款是无法拨出来的,都是先用自己的钱垫着。没有关系啦,保存好发票就行了。
可是,可是,可是,一天晚上,王汉仙来访,悄声问:"华林呢?"
我知道。
我呢,贤惠极了,三天两头,为华林收拾行李,替他精心染黑那些薄薄的披肩长发(显得越年轻越好啊!),还傻乎乎地塞上我的银行卡。用吧用吧,该用钱的地方就得用!大方一点,不要光吃朋友的,也得请朋友们吃个饭。我知道北京的饭很贵。贵也得请朋友,做人不可以有来无往的!
我说:"我要听到他的声音。"
恭喜你,答对了!
难熬的第四天上午,一位母亲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了,说你丈夫是一个道德败坏的老流氓,在网上引诱了我年轻漂亮的女儿,现在把她给诱奸了,他必须赔偿才可以离开。否则,我就把他的照片和丑闻贴在网上,让全世界都知道,主要是让你们年迈和父母和年幼的子女知道。
就这一个字,够了!那位母亲接过了电话:私了还是公了?公了就报案告强奸,私了就赔偿。请你不要怪我,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22岁年轻漂亮的黄花闺女啊!以后还得嫁人啊?我建议私了。我带女儿去修补处女膜。我来做女儿的思想工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然而,我知道得远远不够!
"嫂子,请你答应我,华林的事,是我和他的事,让我自己来处理,千万不要告诉我哥哥。一定!好吗?(我担心叶祖辉把华林一刀宰了。我只有一个哥哥啊!)"
我答:"出差北京了。"
华林的手机关机了。一连关机三天!全北京的人都说很久没有看见他了。
各位亲朋好友,请不要外传!何阿姨恳求你们了!她还是一个未婚大姑娘啊!叶祖辉夫妇连夜赶到禹淑荣家里,不管三七二十一,这种事情发生了就首先应该向男方赔礼道歉!禹淑荣脸色大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是真的!叶爱红(尽管一直不理睬我)义不容辞地挺身而出,由她设法暂时瞒住父母。我们的父母,德高望重,他们一定受不了的!他们是知识分子和干部,一辈子体体面面,一辈子受人尊重,一辈子没有个人生活作风问题,而他们的女儿,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还不要了他们的命了!必须瞒住!叶爱红必须放下生意,赶紧回家陪着父母,把所有来客都拒之门外,当日的报纸先检查了内容,再给他们看(有朋友给叶祖辉通风报信:梁丽娟已经跑到报社哭泣求助去了,一位刚刚被丈夫抛弃的女记者与梁丽娟抱头痛哭,发誓要为她讨个公道,她们要利用媒体的威力,把那对狗男女搞臭!)。情况严重!严重的情况!
接下来是一段时间的紧张工作和密切配合。所有的业余时间,我都和剧组在一起。华林非常满意我修改的剧本。演员也都逐渐进戏。拍摄在预期的时间里顺利封镜。华林感觉好极了。这是他的第一个电视剧。 他有理由相信:在经过了后期制作之后,片子会更加完善。他将会和投资人谈判,说服其追加投资,然后他要把片子带到北京去剪辑和配音。他需要一流的效果。然后,他会把片子送到中央电视台去。这么好的片子,中央电视台不会拒绝,何况他和电视台的人都是那么熟悉。然后,没有别的可说:红了!片子红了!那么导演就红了!演员就红了!编剧(我在片子里暂时署名编辑)就红了!全剧组的人,在业内,无人不是角了!
接踵而至的却是灾难!
大家捡来枯枝,悄悄劈掉了招待所杂物间里头的一些废旧桌椅,在院子中央,点起篝火,庆祝,狂欢,罐头,啤酒,唱歌,跳舞,迪斯科席卷了演艺界也席卷了我们剧组。眼角眉梢都含情的女主角,用牛仔裤紧紧包裹的臀部,追踪并摩擦华导的臀部,期望获得再次使用。华林躲避着,冷淡着,假装去接电话,他不喜欢女演员。他不喜欢逢场作戏。他是一个严肃的导演。工作就是工作。感情就是感情。就在这个夜晚,不,凌晨,华林向喝得半醉的我,伸出他的手,酒劲让我有一点胆大妄为,倚疯装邪了。我笑嘻嘻递过了自己的手。华林紧紧握着我的手,带我走进我的宿舍。我宿舍的房门,被紧紧关上。电灯也被紧紧关掉。还有窗帘,刷地关上。唯一没有关闭的是:我们热情的心灵和身体。
我竭力克制想要跳起来的兴奋,说:"既然华导瞧得起我,我就试试看。"
听听!这是掷地有声的金刚之音啊!多么深刻!多么大胆!多么智慧!多么有文化!"专家",他认为我是专家!他就是这么慧眼识珠!而且慷慨地给于了我danseshu•com最高待遇(800元啊!高过我一年的总收入啊!)。其实我还连一个剧本都没有正式公演呢。此时此刻,我的感觉,真的就像一位著名女作家描写的那样:我就是那路边的无名小花,不由自主地,从泥土里,仰望着,朝他开出自己卑微而灿烂的花朵。
15
正当我刚刚完成爱的奉献,忽然轰隆一声巨响,我宿舍的房门被撞倒了。薄雾般的灰尘中,一个壮实的女人矗立在我面前(五官变形,嚎叫着我无法听清楚的声音。她身后还有人!鬼影幢幢!)。我的脸颊立刻火辣辣的,五道血印破坏了我满脸的惊愕。华林冒着枪林弹雨般的抽打(耳光),抱住女人,把她拖了出去。我们整栋宿舍的人,都从房间出来了,都站在过道里,看戏。戏文只有一句,声嘶力竭的女声尖叫:"不要脸的--臭不要要脸的--第三者--"
可想而知,天下大乱。
华林同时带来了一只信封,里头装着800元钞票(这可是一笔巨款啊!加上我那可怜的存款,就可以给叶祖辉家买一台小电视机了!)。华林把信封压在剧本上,说:这是聘请专家的润笔费。对不起,我们丝毫没有用金钱玷污专家的意思。正好相反,我认为按劳付酬才是基本的尊重。精神产品是有价的。只不过以前我们被剥削了。
老天爷啊!华林有妻子!这位破门而入的女土匪就是华林的妻子梁丽娟(如此安慰华林应该是她的权利。)
仅仅一个星期以后,当我们第二次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的丑闻(人们的说法)就东窗事发了。我们的第一次,由于狂欢和啤酒, 两人都不太清醒,有一点像小孩子闹着玩儿。翌日,华林就出差了(火车把他送到另外一个城市去找投资人谈判。)。周末,华林失望地返回武汉。他直接来到我的宿舍,情绪低迷,痛恨地大骂现在资本家奸诈和吝啬。我安慰华林。为他鼓劲打气。我楼上楼下地跑,为他去外面的餐馆端了小炒。看着他吃饭。我坚信,我们的电视剧一定会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几个小钱难不倒我们!华林过来,坐在我身边,把他硕大的脑袋,靠在了我瘦削的肩膀上。当一个强有力的男人,忽然这个样子,孩子一般依偎在你身边,我的心里不由自主充满了母亲般勇敢无私的爱。只要他要,我就会给(男人好像得意的时候要,失意的时候也要)。
梁丽娟去找了禹宏宽。禹宏宽告诉了禹淑荣。这两位不相干的男女,突然组成统一战线,同仇敌忾,配合作战。他们炮制了书面材料,分别投诉于华林和我单位的领导。两个单位的领导连忙接洽,喂喂打电话,派人事干部跑过来跑过去。紧急开会。紧急研究。桃色事件总是让单位兴奋。大家的工作积极性顿时倍增。首先得控制住男方!电视台赶紧看住华林!别让他跑到北京去了!文化局赶紧看住叶紫!梁丽娟单位提出抗议,要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严惩破坏家庭的道德败坏分子和第三者。军方正式提出严正警告:有关道德败坏者,严重破坏了军婚,已经触犯了中国人民共和国关于保护军人婚姻的法律,他们将保留提起诉讼的权利,对地方的处理拭目以待。报社记者如蝇逐臭。各种消息漫天飞舞。情节越来越夸张。性质越来越可怕。形势越来越严峻。犯错误者将面临行政处分,判刑坐牢,开除工作籍,名誉、地位、薪水、宿舍,等等,等等,全部丧失,只剩下万人唾骂,沦为社会渣滓。这可不浪漫!这可不是好玩的!情况严重。
华林没有告诉过我!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