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五页

池莉当代小说

假如他以他父母的生命担保我都不信,对儿子的爱,我就不能不信了。他爱儿子。是的。这是他自己的儿子!
"对不起!我道歉。一切都到此为止,我发誓,我再也不上网聊天了。其实我也已经感到无聊了。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
当然当然,华林有把握小看我。我是一个电脑盲。是个机器畏惧者。到现在还不会用遥控器开关电视。差不多一年了,我一直远离电脑,连一个键盘都不愿意敲击,还生怕一个指头下去就把机器搞坏了。可是,我的女性直觉没有坏掉。当然当然,我更情愿他的冤枉是真实的,事实上在许多家庭里,冤假错案是经常发生的。
我嗡着鼻子说:"我倒没有什么。我想知道你怎么哪?"
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请人替我打印出来了。这是几份情书,分别是不同的对象,都是不同的网络名字(网络名字竟然可以是这等奇奇怪怪!我丈夫居然分别叫做霜面独行侠,扬子江情人,对愁眠,天涯浪子。天啦!第一眼看到这些名字,我刷地脸红了。)。
我把情书拿出来,放在他面前。他只瞥了一眼,脸色大变,抓过去就撕了。等他气急败坏地撕毁了证据,我又不慌不忙地又拿出了一份,放在他的面前。我说:"你不知道电脑拷贝以后可以打印若干份?"
我曾经一再承认自己愚蠢,可我突然发现,这个男人比我还要愚蠢!如果他还称得上是个男子汉的话,基本素质就应该是敢做敢当(也不枉我爱他一场!)。他要么就澄清我的假设,要么就证实我的假设,二者必居其一,不可以王顾左右而言其他,更不可以撒谎骗人。后者都是宵小的做法,是小人,是小丑,是无耻之徒(噢,我母亲不是早就这么断言么?真要命!)!人非圣贤,谁都有可能犯错误。但是,一个成熟得近50岁的男人,在他含辛茹苦十几年的妻子面前,他应该懂得千万不要错上加错!
我默默等待着。
"你的人格?你不是以人格担保在给朋友修改剧本吗?"
"对不起!请你务必相信我,我以对儿子的爱担保。"
说着说着,他鼻子塞住了,噢,的确,一个晚景凄凉的小老头儿!可他的作法却不是老头儿的作法,生猛得很呢!玩最新潮的网络批发爱情。
我把华林的情书放在面前,呆呆坐了一个下午。典典却提前放学回家了。赶紧收藏起来。儿子!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哪里知道,女人最倒霉的事情摊在自己母亲身上了!妈妈怎么办呢?不知道。不知道。我泪眼婆娑地照顾儿子吃好晚饭,就以身体疲倦为由,上床休息去了。一会儿,华林下班回家了。他和儿子说话。他把房门推开一条缝看了看我(我是一条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小狗!)。他无耻地坐在餐桌边,大口大口吃我做的饭菜。然后把锅盘碗盏往厨房一堆,看电视去了。一夜无话。一夜我偷偷饮干自己的泪水。第二天早上,儿子高高兴兴上学去了。我坐了起来,眼睛浮肿得连缝隙都没有了。华林吓了一跳,问:"你怎么哪?"
"哪里,我只是好玩。都只是在网上,谁也不认识谁。胡说八道,发泄一下,好玩而已。又不是真的。"
那么呢?我继续默默等待。
不幸的是,我当然还有女人的小心眼。我假装维持家庭表面的风平浪静,暗中却找到机会,通过王汉仙,请来了一个电脑高手,秘密地打开了我们家的电脑。只花了几分钟,这位高手就把华林的聊天记录找出来了。电脑也是白纸黑字啊!华林就不懂删掉么?也许不懂。也许不舍。一般谁舍得毁掉自己谈情说爱的情书呢?华林当年写给我的情书,我至今还珍藏在旧鞋盒子里(盒子里头照样放着废旧皮鞋,防止儿子翻出来,那是少儿不宜的文字!)
华林颓唐地跌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肩胛抖动。
最后,华林抬起头来,脸上的皱纹一律往下垮去,眼睛血红,白发飘零,肥硕的脖子在后颈摞成累赘的肉圈。他说:"我不想离婚!"
华林大大睁开他本来就不小的眼睛,恍然大悟又蒙受冤枉的模样,"怎么哪?原来你是指电脑吗?我只是在替朋友修改一个剧本,朋友要的比较急。这有什么问题吗?值得你这样小题大做吗?"
他说:"我离不开这个家!我离不开儿子!我离不开你!我都快50的人了,又没有住房,你让我到哪里去?"
哦!我的心!我的心!这就已经被《一无所有》摘了去了!我到哪里才能听到崔健啊!电视节目里头为什么没有崔健啊!为什么?为什么?我得想办法买到正版磁带!正版!大街一大街的盗版,粗制滥造,没法听!
禹宏宽的语言又开始简短起来。他是累了。他的工作也的确很忙。他的语言一简短,脸上就没有表情了。而脸部皮肤的皱纹和粗燥,却并没有因为不动表情减少。事实上,与日俱增。
那么好吧。我跑出去,采访,拜访,出差,去北京去上海,采访,拜访,返回,再次修改。
我却恢复很快。日渐恢复我的年轻。我才25、6岁,我就是年轻!
男人说:费翔在央视春节晚会载歌载舞,那首《冬天里的一把火》,眨眼间就燃烧了全中国!仰慕的信件,从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飞向北京,用麻袋装啊!中国人转眼之间,居然敢于公开赞美英俊的相貌,华丽的扮相,性感的屁股了(北京人毫无顾忌就可以把'性感'与'屁股'这样的词说出来)!要说给与土里巴叽中国人民一记当头棒喝的,那还是要数崔健的摇滚。崔健的七合板乐队,84年就成立了。86年春天,北京工体,和平纪念演唱会,我可不就在现场。人家演员,个个穿金戴银登台演唱,轮到崔健,这小子,不化妆,裤腿挽着,还一只裤腿高一只裤腿低,好家伙!那毛糙粗犷,那自然原始,开口就是历史的厚重与苍凉,"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姐们,我可告诉你们实话啊,那一刻,整个工体静如史前,听众的心都给一把揪住了,所有的金银花草黯然失色。真的,那简直是神的降临!
14
剧本送审了。等待与修改开始了。首先送审我们局里的创作组。创作组副组长看了,找我谈心,提出修改意见,"一个著名演员怎么能有四个情人呢?太多了,情人描写太多,情调就不可能健康向上。"
好的。你也好好休息。再见!
男人在电视台工作,一口京片子,字正腔圆,北京人那个能侃哪!从北京最前卫的星星画展,侃到诱惑了全国女孩子的费翔。
那么好吧,我修改。之后,送给组长看。组长的意见恰恰相反,"女主角的感情纠葛太简单了,丈夫之外只有一个爱慕者,她还算一个名伶吗?脱离现实的剧本时站不住脚的。年轻的创作员要深入生活啊!闭门造车怎么行呢?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啊!"
别急,别上火啊,思想解放正在蔓延。我相信,崔健的正版磁带,很快就会来到武汉的。我再告诉你们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北京,就几个人,传了一个故事,已经在拍电视连续剧了,据说要拍50集呢!起先就没有搞什么创作组,也没有首先报什么选题,就是几个侃爷给传故事,直照着感动中国人民奔。然后把那些领导请来一听,嗬,领导那泪珠子,当场就噼哩叭啦往下掉。这不,当场就批了!马上就成立摄制组!马上开始拍摄!过程快极了,一边拍一边改本子,导演和演员现场磨合,完全没有你们这份折磨了。如果到时候这个剧大红大紫,震动全国,姐们,你们的苦日子就到头了,好日子就开始了!剧名?我想想,听说好像叫什么《渴望》。
沈亚红的男朋友从北京来看她,两人从老远奔向对方,在满院子层林尽染的秋叶中,火热的拥抱!我们单身宿舍楼窗户上所有的眼珠子,就要羡慕得掉出来了。谁说现实生活中没有浪漫爱情?
又一个冬季来了。冬季,我的好朋友!沈亚红偷偷打开电炉为我们的宿舍取暖。保险丝烧断了她会去换更粗的保险丝。我负责打手电筒,她换保险丝,公家的电,不用白不用(沈亚红真能干啊)。城市的冬天多么温暖啊!尽管我以前一直觉得武汉的冬天很冷。其实再冷也比农村暖和。城市有单位,有电炉,有电暖器,又许多的人。下雪了。踏雪去上班。酒红色的长围巾在腰肢左右轻轻摆动,翩翩起舞。公园的冻土在皮靴地下咯吱作响。大街上车水马龙,生龙活虎。美丽的雪。美丽的雪。
还是有的!还是有的!
我一口气写了一部四幕剧本,名为《玫瑰恨》。以一位著名汉剧演员为原型,加以虚构塑造,表现中国戏剧文化的艰难发展,以及一代名伶的爱恨情仇。
谢谢你了!你真好!你看,我们食堂的饭也不比你们部队伙食差嘛。
惟有在禹宏宽这里,无休止的剧本修改才体现了一丝好处:我没有时间结婚。禹宏宽的确是有能耐的人,朋友铁得很,路子宽得很。没有结婚证,还是提前把新房拿到了。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就这样结婚!
高大的男子(为什么别人的男友都高大?)。女子小鸟依人。哦,人比人,气死人!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