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二页

池莉当代小说

在第四年春天的一天,天上下着毛毛细雨。我踽踽独行在孝感尘土飞扬的小街上,脚下一双黑面白边的北京布鞋,面目全非,拖拖拉拉,到处沾着牛粪渣渣。叶祖辉开来一辆解放牌卡车,不由分说,把我直接带回了武汉。
第一眼,就是一个交锋与较量:他怎么比想象的矮?她怎么比想象的还要高?我被遗憾狠狠打击了一下。惊喜却飞一般掠过他的眉梢。就这一瞬,我们心里都有数了。
意外发生之后,为了补救,我一趟一趟往省里跑。我逢人便揭穿董馆长,告诉大家此人根本不会编剧。我们孝感文化馆所有获奖剧本,都是我独自完成的,与他毫无关系。可是,结果似乎更加糟糕。人家开始回避我和冷落我,好像我在说假话,在无理取闹。甚至,谣传四起,竟然有人说我精神方面出了毛病,闹得没有哪个单位再想调我了。都躲避我。都躲!社会!这就是社会!何止复杂呢!简直残酷!
挺住,姑娘!男人的个子并不等同于他的地位和能力。我知道。我知道。这个道理哪个姑娘不知道?没有道理可讲的是:男人的个子,是姑娘心中永远的痛(一米七五帅,一米八五盖,一米六五用脚踹。已经被我淘汰的苕货也都有一米八零啊!嗨!傻子!千万不能露馅!这是不可告人的私人秘密!千万!千万!)!
恰如其分!我现在需要表现出恰如其分的礼貌,尊重和喜悦。含糊的喜悦感,鲜明的矜持(事先何阿姨王汉仙都再三嘱咐我尽量少说话!少说话!说话中少来成语!微笑!笑不露齿!)。一个含笑沉默的年轻女孩,总归让人心生好感。咱们这方是有预设方案的:首先要俘获禹淑荣大夫,女人总是更挑剔,尤其是文化程度高的女人,尤其今天又肩负重大责任,她的选择八成就是她表弟的选择。啊,悄悄地,不声不响地,把砝码移到我这边来。毕竟禹宏宽只是高中毕业生,而我是堂堂的武大本科毕业生。毕竟他的个子属于人们戏称的"三等残废",而我高挑,清秀,朴素大方,冰清玉洁,还发表过剧本!毕竟他皮肤黝黑,粗糙,前额和眼角都有明显皱纹。毕竟!
11
"叶紫,现在孝感怎么样?"禹淑荣大夫问。
嗨!挺住! 保持端庄的坐姿!不动声色!不动声色!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应该知道自己其实是什么货色。不错,禹宏宽也许只有一米六七(只是比我高出两公分,而我,难道终身不能再穿高跟鞋吗?),年纪也大了一点儿,他却是堂堂正正的未婚青年,他的将来如果展开,是纯洁的初次、初恋和初婚,洁白无瑕,闪闪发亮。我呢,虽说号称未婚青年,实际是一个冒牌货!一个女特务伪装的女共产党员!有什么资格挑剔人家的个子?何况禹宏宽的态度是稳重的,五官也并无缺陷,看起来并不丑陋(是啊!男人的个子就是比五官重要啊!),何况!禹宏宽是一个正团级军官!!!这是最最重要的条件!砝码!他倚仗这只砝码,挑选意中人一直挑选到了32岁!至今还是稳笃笃的。他已经知道我在挑剔他的个子了,他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惊慌和自卑。他那当阳老家的父母都急死了!他在当阳老家的两个弟弟都娶媳妇生孩子了!他还是岿然不动。他要求姑娘有文化、有理想、有事业心(暗指大学文凭吧?),要求姑娘性格温和,朴素大方,冰清玉洁(暗指处女吧?)最后,他还希望姑娘最好是高挑身材(矮个子男人的偏好),相貌清秀即可(不敢要求千娇百媚了吧?世上有那样的姑娘吗?)。可以这么说,从我的表面条件来看,禹宏宽要求的就是我了。我的要求呢?我没有要求,除了希望男人比女人高出一个头以上。我认为爱情首先应该是来感觉!是倾心,是一见如故,会心一笑,精神是首位的,与物质条件无关。对于那些开列具体条件寻找配偶的人们(通过媒婆根据条件物色),我可不敢恭维!不过,现在,我有一个迫切的要求,这就是户口回城!我已经走投无路了。啊!走投无路!那么我们不谈爱情罢了!
原来,事物都是有辩证法的。武大毕业算狗屁!小姑娘完全不懂社会的辩证法!当我把坏事变成了好事之后,没有把握住机会,就会死搬硬套地假装谦虚谨慎,但是,又还不懂得卑躬屈膝,更不懂得请客送礼。此外还有尺度!在什么场合应该表现董馆长(无人的场合啊!),在什么场合应该表现自己(有领导的场合啊!)。我,却在任何场合都表现了他(以为他就会感动,就会尽快促成我的调动)!我活该!我把好事又变成了坏事。叶紫,自己抽自己嘴巴吧!
在武汉这个庞大的城市里,道路有千千万万条,我的蹊径,只有一条:嫁人。还只能嫁一种特定的对象:军人。军人也还必须有特定的条件:正团级以上的军官。只有正团级以上的军官,他的婚姻配偶才够资格随军。
啊!手心出汗了。心头压满了沉甸甸的遗憾。不用何阿姨王汉仙担心,今天我的嘴巴不会跑风,因为我根本不想说话。没有任何话可说。人是陌生的,具体情况却都已经由媒婆们串通过了。没有任何问题可以问答。
赶快避开目光,根本不看禹宏宽,只看禹淑荣大夫,眼中含笑,含敬意,含怯意,含羞涩。
我答:"挺好。"
"对不起!请你务必相信我,我以对儿子的爱担保。"
假如他以他父母的生命担保我都不信,对儿子的爱,我就不能不信了。他爱儿子。是的。这是他自己的儿子!
那么呢?我继续默默等待。
我把华林的情书放在面前,呆呆坐了一个下午。典典却提前放学回家了。赶紧收藏起来。儿子!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哪里知道,女人最倒霉的事情摊在自己母亲身上了!妈妈怎么办呢?不知道。不知道。我泪眼婆娑地照顾儿子吃好晚饭,就以身体疲倦为由,上床休息去了。一会儿,华林下班回家了。他和儿子说话。他把房门推开一条缝看了看我(我是一条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小狗!)。他无耻地坐在餐桌边,大口大口吃我做的饭菜。然后把锅盘碗盏往厨房一堆,看电视去了。一夜无话。一夜我偷偷饮干自己的泪水。第二天早上,儿子高高兴兴上学去了。我坐了起来,眼睛浮肿得连缝隙都没有了。华林吓了一跳,问:"你怎么哪?"
不幸的是,我当然还有女人的小心眼。我假装维持家庭表面的风平浪静,暗中却找到机会,通过王汉仙,请来了一个电脑高手,秘密地打开了我们家的电脑。只花了几分钟,这位高手就把华林的聊天记录找出来了。电脑也是白纸黑字啊!华林就不懂删掉么?也许不懂。也许不舍。一般谁舍得毁掉自己谈情说爱的情书呢?华林当年写给我的情书,我至今还珍藏在旧鞋盒子里(盒子里头照样放着废旧皮鞋,防止儿子翻出来,那是少儿不宜的文字!)
"哪里,我只是好玩。都只是在网上,谁也不认识谁。胡说八道,发泄一下,好玩而已。又不是真的。"
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请人替我打印出来了。这是几份情书,分别是不同的对象,都是不同的网络名字(网络名字竟然可以是这等奇奇怪怪!我丈夫居然分别叫做霜面独行侠,扬子江情人,对愁眠,天涯浪子。天啦!第一眼看到这些名字,我刷地脸红了。)。
他说:"我离不开这个家!我离不开儿子!我离不开你!我都快50的人了,又没有住房,你让我到哪里去?"
我把情书拿出来,放在他面前。他只瞥了一眼,脸色大变,抓过去就撕了。等他气急败坏地撕毁了证据,我又不慌不忙地又拿出了一份,放在他的面前。我说:"你不知道电脑拷贝以后可以打印若干份?"
华林大大睁开他本来就不小的眼睛,恍然大悟又蒙受冤枉的模样,"怎么哪?原来你是指电脑吗?我只是在替朋友修改一个剧本,朋友要的比较急。这有什么问题吗?值得你这样小题大做吗?"
最后,华林抬起头来,脸上的皱纹一律往下垮去,眼睛血红,白发飘零,肥硕的脖子在后颈摞成累赘的肉圈。他说:"我不想离婚!"
我曾经一再承认自己愚蠢,可我突然发现,这个男人比我还要愚蠢!如果他还称得上是个男子汉的话,基本素质就应该是敢做敢当(也不枉我爱他一场!)。他要么就澄清我的假设,要么就证实我的假设,二者必居其一,不可以王顾左右而言其他,更不可以撒谎骗人。后者都是宵小的做法,是小人,是小丑,是无耻之徒(噢,我母亲不是早就这么断言么?真要命!)!人非圣贤,谁都有可能犯错误。但是,一个成熟得近50岁的男人,在他含辛茹苦十几年的妻子面前,他应该懂得千万不要错上加错!
说着说着,他鼻子塞住了,噢,的确,一个晚景凄凉的小老头儿!可他的作法却不是老头儿的作法,生猛得很呢!玩最新潮的网络批发爱情。
我嗡着鼻子说:"我倒没有什么。我想知道你怎么哪?"
华林颓唐地跌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肩胛抖动。
当然当然,华林有把握小看我。我是一个电脑盲。是个机器畏惧者。到现在还不会用遥控器开关电视。差不多一年了,我一直远离电脑,连一个键盘都不愿意敲击,还生怕一个指头下去就把机器搞坏了。可是,我的女性直觉没有坏掉。当然当然,我更情愿他的冤枉是真实的,事实上在许多家庭里,冤假错案是经常发生的。
"你的人格?你不是以人格担保在给朋友修改剧本吗?"
我默默等待着。
"对不起!我道歉。一切都到此为止,我发誓,我再也不上网聊天了。其实我也已经感到无聊了。我以自己的人格担保!"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