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页

池莉当代小说

电话!关淳家竟然有电话!电话只有相当级别的干部才可能拥有啊!瞧他,提起"电话"多么顺口,多么轻描淡写,可见他已经习惯家里有电话。难道他不知道一般老百姓和普通干部家里是没有电话的?我家就没有。近年来,我母亲三番几次找过有关部门,也没有获得批准。有关文件答复:作为胭脂碾米厂的副厂长、民建委员,胡翠羽同志的级别还不够装配电话。难道关淳不知道他这样随便提起"电话",大有在我面前炫耀他的家庭地位之嫌吗?是的,无疑,我很意外。我被他家的电话镇住了。家庭电话加重了关淳的砝码。而且,在我眼里淡而无味的校园恋爱,在他,似乎津津有味。是他太单纯还是我太复杂?是我太冷漠还是他太热情?我需要更加慎重的考虑。
轮流吃了两所大学的食堂四天以后,是星期六了。
第二天,全世界都知道了我们的恋情。同学们称之为"甜蜜的闪电。"
我说:"慢慢来好吗?你先回家向你父母铺垫一下好吗?"
"闪电"有可能,"甜蜜"未见得。我诚实的解释没有任何人相信。女同学中我最好的朋友,也只会嗤嗤傻笑。我越急,她们越笑,倒是显得我欲盖弥彰。瞪着幼稚的她们,这些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或者,从来没有带着头脑谈恋爱的女大学生,我觉得自己已经是饱经沧桑了。一夜足以饱经沧桑。不解释了。去她们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午后,关淳来了。他请我去他们学99lib•net校散步和吃晚饭。"看看哪个学校的伙食更好。"这是所有大学生都有的想法,被关淳谈恋爱的时候借用,关淳还真是大众化。
最后,要感谢夜的深沉,深沉到应该分手了。关淳在我们两人毫无默契,也丝毫不在状态的情况下,突然把我拉到怀里。在体育馆阴暗的角落,因用力过猛,失去平衡的两个身体差点可笑地摔倒。关淳用力调整,强有力地控制住失衡局面,还趁机亲了亲我的脸蛋。我浑身汗毛一竖。我用力挣扎和反抗,本能地,慌乱地,恼火地,徒劳地,挣扎和反抗。
啊?什么?哦哦,果然!终于!居然!就这么简单,梦想成真。我可以回别人家了!
他说:"不用!我父母正等着你--他们早就希望我带女朋友回家了。你在这里等等。我现在就去学校办公室,打个电话回家,把情况告诉我爸妈 。"
他说:"那可不成!"
自从第一个夜晚发生过身体碰撞之后,关淳再也没有碰过我,也绝口不提那样一种冒昧。对于同学们"甜蜜的闪电"一说,他只是笑笑。他只是对他的同学笑笑,或者给他同学一拳,完全不和我讨论,单单就是和我一起吃食堂。在人头涌涌的学生食堂,我们拿着饭碗,排队,慢慢移向打饭的窗口,同学们的指指点点和叽叽喳喳,一阵阵激起我脸上的红云(可惜这红云是被学生们的指点和议论激起的,并不属于关淳)。然后我们在长条饭桌上,面对面坐着吃饭,基本不说话。然后在校园的散步中,说说今天的炒茄子是否好吃。比较哪一个食堂的炒茄子最好吃。这不无聊吗?这不多余吗?这不浪费青春吗?这里头何曾看见梦想中的色彩?他是不懂得女孩子的心意呢?还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要知道,女孩子不是不愿意,而是,而是,我也说不清楚"而是"什么。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即便我再渴望逃离父母,回一个别人的家,我也需要带上梦想,有情有爱。
关淳的眼睛完全是小孩子式的:眼缘结实,富有弹性,睫毛就像四射的光芒,把他瞳孔里那一股单纯的焦急,直直倾泻在我脸上。
关淳发急了,他说:"那我们这个星期天就不能在一起了?"
他24岁了吗?可真是一个小孩子!可真是以为说说炒茄子就是谈恋爱!男生多大才会成为男子汉呢?
我回答:"是的。这个星期天我们不能在一起了。"
关淳对我说:"跟我回家吧。"
当梦想真的成为现实,它就和梦想不一样了。我困惑地看着关淳,竭力想弄清楚梦想与现实哪里不一样,为什么就是感觉不对劲呢?关淳那满人的棕色眼瞳里风平浪静,纹丝不动,似乎根本就没有明白我的困惑(啊,满人!我们小时候的游戏。我们的武昌起义。我从黄鹤楼呼啸而下,追击满人的家眷。也许满人就是有可能无法沟通?)。
"对不起,"我认真地回答关淳,"我不可以就这样,轻率地跟着你回家。我不想吓你父母一跳,更不想吓我父母一跳。"
校园的小路,弯弯曲曲,以多种可能性延伸。我跟随关淳,在多种可能性上走着,走着。我的感冒还没有痊愈,双腿沉重犹如灌铅。关淳根本没有察觉。树影。草丛。哧溜窜过小路的黄鼠狼。机警的猫。偶然遇到的同学。断断续续的语言。突兀,简短,无聊,出口便随风而逝,淡而无味。一切都味同嚼蜡,这就是浪漫的校园恋爱?校园恋爱只是看起来很美,仅仅看起来。
禹淑荣站起来,出去了,轻轻地,还是她那影子一般的风格,影子的绰约和飘逸。黄凤举一个人进门了。而禹宏宽,被他的表姐带走,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我面前。谢天谢地!
之后,叶祖辉找春来茶馆的一群小兄弟,紧急筹措了一笔钱。他开一大卡车,把"我们新房"的整套家具和电视机什么的,一股脑拖走,留给禹宏宽的,是一笔超过其实际价格的赔款。叶祖辉把电视机送给了春来茶馆。把家具用斧头劈了。王汉仙还为此怄了一场气。她建议把家具卖给朋友,或者送给她娘家,这可是一千多块钱买来的新家具啊!叶祖辉根本不理睬她。叶祖辉根本就不愿意让这套家具在我们熟悉的世界里继续存在,因为它们是家丑的标记。
禹淑荣说:"叶紫再怎么犯错,宏宽啊,你也不能动手打她啊!"
"那么好了。"禹淑荣说:"事情结束了。我不会让宏宽再来找你了。"她欲言又止。停停,还是忍不住把要说的话说出来了。"叶紫,其实我蛮喜欢你的。你真的很单纯。不管你做错什么,还是很单纯的。唉,可能正是你的单纯,让你你犯了大错!你可以不嫁给宏宽,你的婚恋是自由的。但是,你绝对不该轻率地和一个已婚男人上床!你记住:女人永远是受伤更重的动物,女人需要特别注意保护自己。"
谁能拒绝像禹淑荣这种风度端庄,气势不凡的人呢?
房间只剩下我和禹淑荣以后。我把仇恨的眼睛睁开了。我几乎没有经过脑子就说了一声"对不起!"紧接着无法抑制地抽泣起来,一边抽泣一边语无伦次地说蠢话:"是这样,一塌糊涂的,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本来我,是要好好对他说的,可是,他进门就打了我,鲜血喷了一地,我,我这辈子,"
禹淑荣礼貌地制止了我。她认为已经发生的事情就不用说了。现在她只想知道一个答案。她的问题是:如果没有那个人,我会心甘情愿嫁给禹宏宽吗?
我说:"不!不情愿!"
黄凤举说:请首长冷静!请首长冷静!
禹淑荣说:"我想请你们都出去一下,我需要单独和叶紫谈谈,就几分钟好吗?"
"谢谢!"我咕噜道。我听不懂她的话。现在人单*色*书人都教训我。人人都说一些含义深远的话。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把事情搅得这么复杂。
马上,叶祖辉跑去找了禹淑荣。他们俩单独谈了话。据说禹淑荣大夫把叶祖辉一直送到医院大门口,还向他挥手再见。
禹宏宽无法冷静,他恨不得他的眼睛就是子弹。幸好禹淑荣来了。禹淑荣在我房间中央一亭亭玉立,禹宏宽就收敛了。禹淑荣表现出来的大度和宽容,与她气质非凡的外表是那么吻合,那么美丽。哦,这个了不起的女人!
可我自己这方面却不肯放过我。我哥哥叶祖辉被我气得吐血(他是这么说话的,不是真的吐血,真的吐血的人只有我一个。)。他骂我臭不懂事!骂我利用了人家(禹淑荣大夫)的善良和高尚。我怎么利用了人家的善良和高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事情发生以后,叶祖辉并没有站在我的一边。在禹宏宽殴打了我之后,王汉仙连扯带拽地让他出面了,这本来是一个武力威慑的意思:我家也有哥哥呢!可是,叶祖辉只是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话,就走掉了,看起来他比我还没有脸见人。他对我,他的亲生妹妹,从小的追随者和欺负对象,现在被人揍得满脸开花的弱女子,说的一句话就是:"他怎么不一拳打死你!"
禹宏宽又爆发了。碍着黄凤举,他不敢对我再次挥动拳头,他却可以奋力咆哮:你他妈的还算一个人吗?你还有没有半点良心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为你做了一切的一切!我和我父母都省吃俭用,攒的钱都用在新房上头了!我父母他们都已经要来看儿媳妇了!你这么做,让我怎么做人?我怎么向部队的首长和朋友们交待?怎么向我年迈的父母交待?好吧。我打你是不对的。我向你道歉。只要你回头,我们可以继续下去。你难道就不应该理解我一下吗?是你做了丑事啊!你这个贱人!你睁开眼睛啊!你说话呀!你再不理睬我,我整死那个乌龟王八蛋!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