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章

池莉当代小说

来双扬说来金多尔随她,这话是有来由的。当年来双扬和小金几乎同时有孕,前后几天生产。来双扬的婴儿因为医疗事故夭折了,小金这边婴儿挺好,她却完全没有奶水。来金多尔便被抱过来吃来双扬的奶。这一吃,就吃了三个多月。女人的奶水,不是随便可以给人吃的,她奶了谁谁就是她的亲人了;想不是亲人也不成,母爱随着奶水流进血液里了。来双扬对来金多尔亲,来金多尔对来双扬亲,就跟天生的一样。来双扬没有办法,她知道小金不乐意,她也没有办法。来双扬不能不在心里把来金多尔当做儿子看待。更加上来双扬不能生育了,婚姻也烟消云散了,来双扬怎么能够不把来金多尔当自己的儿子看呢?
来双扬的眼泪也无声地流了下来。
别管来金多尔脸上的癣斑,癣斑是暂时的。来金多尔是一个长相英俊的小哥儿,一点儿不像塌鼻子苞谷牙的小金,也不像连自己的唾沫都管不住的来双元。
来双扬说:“是多尔吗?”
来双扬也没有看多少书。一个在吉庆街大排档夜市卖鸭颈的女人,能够看多少书?但是来双扬心里却喜欢书,也知道尊重读书的人。用来双扬的话说,她不是不喜欢读书,是没有福气没有机会没有那个命。
来金多尔明白来双扬有多么宠爱他,他不想滥用她的宠爱。来金多尔是被父亲强迫的,他的小眼睛里,早就委屈着一大泡泪水了。
来双扬带来金多尔洗脸去了。她会替来金多尔张罗好一切的。她会让他舒舒服服地躺下,递给他一本新买的书。
来双扬扣上睡觉时候松开的乳罩,套上一件刚刚能够遮住屁股的男式犜恤,在镜子面前匆忙地涂了两下口红,张开十指,大把梳理了几下头发。
过夜生活的人最恨什么?最恨白天有人敲门。
来金多尔的眼泪悄悄地流了下来。
来双扬为什么就不能够帮帮自己的哥哥?不就是割了包皮有几天行动不方便吗?
来双元结巴着解释说:“本,本来,我是没有打算和多尔一起做手术的。”
一个男人一生也就割一次包皮,难道来双元还会老来麻烦她?这个来双扬,也真是太不像话了一点儿。
她把茶杯握在手里,对准了自己的房门。
小金这女人一贯损人利己,来双元也经常与她狼狈为奸。来家父子一块儿割包皮这种事情,一定是他们事先商量好了的。
蓬着头发,口红溢出唇线的来双扬,一脸恼怒地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来双元和儿子来金多尔,面对来双扬,坐一只陈旧的沙发,父子俩撇着四条腿,尽量把裤裆打得开开的。来双元气咻咻地控诉着老婆小金,语句重复,前后混乱,辞不达意,白色的唾沫开始在嘴角堆积。随着来双元嘴唇的不断活动,白色唾沫堆积得越来越多,海浪一样布满了海岸线。
小金明确告诉来双元,他们父子出院之后,家里肯定是没有人,她要去湖南长沙了。到时候,来双元父子就自己找地方休养吧。
爱这个东西,真是令女人智昏,正如权力令男人智昏一样。来双扬在瞬间完全变了一个人,一下子是个毫无原则毫无脾气的慈母了。来双扬抚摸着来金多尔的头发,不知不觉使用了乞求的语气,她说:
你这个人做事真是太离谱了!不仅主动去割,还和多尔同一天割,你这不是自讨苦吃是什么?崩溃吧,我管不了你们!我白天要睡觉,晚上要做生意!“
只有来双扬知道来金多尔随谁,来金多尔随她。
来双扬坐在床沿上,两手撑在背后,拖鞋吊在脚尖上,睡眠不足的眼睛猩红地死剜着哥哥来双元。
来双元非常了解老婆小金。但凡是狠话,她一定说话算话。来双元在离开医院之前,怀着侥幸心理往自己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果然没有人接听。来双元只好带着儿子,投奔大妹妹来双扬。
小金在得知来双元也趁机割了包皮之后,发誓绝对不伺候他们父子。小金是来双元的老婆,来金多尔的妈妈。本来小金是准备照顾儿子的,可是她没有准备照顾丈夫。来双元事先没有与小金商量,就擅自割了包皮,这种事情小金不答应。不是说小金有多么看重来双元的包皮,而是她没有时间全天候照顾家里的两个男人。
来金多尔不肯说话,刚刚露出水面的小小喉结艰难地上下运动着,结果话没有说出来,眼泪倒是快要出来了。男孩子显然羞于在人前流泪,他竭力地隐忍着,脸上的癣一个斑块一个斑块地粉红起来。
“崩溃!只有来找我?请问,我是这家里的爹还是这家里的妈?什么破事都来找我,怎么不想想我受得了受不了?你是来家的头男长子,凡事应该是你挑大梁,怎么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既然老婆都没有搞定,你割那破包皮干什么?割包皮是为了她好,她不求你,不懂得感恩,你不去割不成?让她糜烂去吧!
正当来双扬闭上眼睛准备再次进入睡眠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来金多尔稚嫩的声音。
来双扬说:“那又怎么样?‘鸡’们都有糜烂,职业病,难道还能够要求世界上所有的嫖客都事先去割包皮?”
再说小金下岗两年了,基本生活费连她自己吃饭都不够,而来双扬在吉庆街做了十好几年了,有一家“久久”酒店,自己还摆了一副卖鸭颈的摊子,脖子上戴着金项链,手指上戴着金戒指,养着长指甲,定期做美容,衣服总是最时髦的,吃饭是九妹送上楼。盒饭?自己餐馆里聘请的厨师做的盒饭,还会差到哪里去?来双元非常乐意吃这种盒饭,还非常乐意让九妹送上楼。
来双元不走,赖着。他发现了妹妹厌恶眼神的所在,便赶紧用舌头打扫唇线一带的白色唾沫。他狠狠看了儿子几眼,示意来金多尔说话。
自己的亲妹妹,又不是外人,让她刻薄一下无所谓,只要有利可图。
“扬扬,”来双元最后说,“我知道你要做一夜的生意,知道你白天在睡觉,可是多尔怎么办?我只有来找你。”
来双扬十岁的满脸长癣的侄子在门外说:“是……我们。”
用汉口吉庆街的话来说,来金多尔是来双扬的心肝宝贝坨坨糖。任何时候,来双扬都会把来金多尔放在第一位。因此,在父子俩都割了包皮的关键时刻,来双元就把儿子推到第一线了。来金多尔其实已经懂事了。一个小时之前,在医院,来金多尔就与他爸别扭着,他不愿意三点钟之前来敲大姑的门。
来双扬是暴风骤雨,不说话则已,一开口就打得别人东倒西歪。来双扬的语气助词是“崩溃”。她一旦使用了“崩溃”,事情就不会简单收场。来双扬之所以这般恼怒,除了她的睡眠被打断之外,更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来双元的鬼话。
既然遇上了,我就不想轻易放过机会。我只是问医生说我可以不可以割,医生热情地说,那就做了吧。“
“大姑。”来金多尔怯怯地叫道,“大姑。”
小金白天炒股,晚上跳广场舞,近期还要去湖南长沙听股票专家的讲座,她不可能全天候在医院照顾来双元父子俩。
来金多尔活像他的叔叔来双久,因此眼睛就酷像来双扬了。来家的兄弟姐妹四个,大哥来双元和二妹来双瑗相像,大妹来双扬和小弟来双久相像。久久是来家最漂亮的人物,脸庞那个周正,体态那个风流,眼睛那个妩媚,简直没有挑剔的。谁都叫他久久,谁都不忍心叫他的全名,因为只有久久叫得出亲昵、爱慕与私心来,久久是爱称。来双扬用自己的血汗钱,盘下一爿店铺,叫做“久久”酒店,送给没有正经职业的久久,让他做老板。可是久久到底还是吸上毒品了。久久进戒毒所三次了。久久的复吸率百分之百。漂亮人物容易自恋,容易孤僻,容易太在乎自己,久久就是这样的一种漂亮人物。久久现在骨瘦如柴,意志消沉,没有固定的女朋友了。指望久久正常地结婚生子,大概只是来双扬的痴心妄想了。现在大家都只能生育一个孩子,来家便只有来金多尔这棵独苗苗了!
人人都说来双扬厉害。来双扬不就是那张嘴巴厉害吗?来双元太了解小妹妹来双扬了,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只要赖着,顶过她那一阵子尖酸刻薄,也就成了。
来双扬的门外,是她的哥哥来双元和来双元的儿子来金多尔。父子俩都哭丧着脸,僵硬地叉开两条腿,直直地站立在那里。
来双元理屈词穷。他低声下气地说:“好吧。事情都这样了,不说了。我错了好不好?让我和多尔在你这里休养两三天,就两三天。”来双扬说:“真是崩溃!我这里就一间半房。我白天要睡觉,晚上要做生意。下午三点以后要做账,盘存,进货,洗衣服,洗澡,化妆。我吃饭都是九妹送一只盒饭上来,盒饭而已。你说得轻巧,就住几天!谁来伺候你?走吧走吧!”
来双元忽然领悟到了小金的英明。他为什么不应该到来双扬这里休养几天呢?
来金多尔说:“大姑,我会来的。我会三点钟以后来。”
“多尔,大姑不是冲你的。你知道大姑永远都不会冲你的。大姑就怕你不来呢。”
来双扬说:“废话。这不是已经做了。”来双元继续解释:“因为,因为那天遇上的医生脾气好。现在看病,遇上一个好脾气的耐心细致的医生多不容易。
谁都知道,下午三点钟之前,千万不要去找来双扬。来双扬已经在多种场合公然扬言,说:她迟早都要弄一支手枪的;说:她要把手枪放在枕头底下睡觉;说:如果有人在下午三点钟之前敲响她的房门;说:她就会摸出手枪,毫不犹豫地,朝着敲门声,开枪!
来双扬说:“不做又怎样?危及你的性命了吗?”来双元说:“我还不是为了小金。你知道,她总说我害了她。她的宫颈糜烂了,她对你唠叨过的。”
来双扬居住的是他们来家的老房子呀!这房子应该有他的份呀!再说了,来双扬既然把来金多尔当成她的儿子,难道她就不应该给他这个做父亲的一点儿回报吗?
当敲门声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来双扬循声投掷出茶杯。茶杯一头撞击在房门上,发出了绝望的破碎声。门外顿时寂静异常。
来双元着急地捅起儿子来了。突然,来金多尔站起身来,冲向房门,小老虎下山一般。
来双扬说:“好孩子!”
母亲的这一辈子看见字就头晕,做儿子的却做梦都在看书。小金闹不懂儿子的性格随谁,因为来双元也不喜欢看书。
九妹从乡下来汉口好几年了,丑小鸭快要变成白天鹅了,她懂得把胸脯挺高,把腹部收紧了,还懂得把眉毛修细把目光放开了。九妹有一点儿城市小姐的模样了。
来双扬动若脱兔。在来金多尔冲出房门之前,来双扬拽住了她的侄子。
九妹是做不成久久的老婆的,久久不吸毒也不会娶九妹。有多少小富婆整夜泡在吉庆街,以期求得久久的青睐。既然九妹不可能是久久的老婆,那么九妹是可以让大家实行“共产主义”的。自己家餐馆里雇的丫头,给大哥送送饭,让大哥看一看,摸一摸,这不是现成的吗?小金真是对的。这小娘儿们真不愧出生在吉庆街的商贩世家,真正的城市人,为家里打一副小算盘,打得精着呢!来双元可要懂得配合老婆啊,他们要默契地过日子,能够为家里节省一点儿就节省一点儿。大家不都是这么在过吗?不杀熟杀谁?哪一户人家,面子不是温情脉脉的,可实质上呢?不都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来双元又不是傻子。
一个小时之前,来双元父子在医院拆线出院,他们同时做了包皮环切手术。
来双扬只好起床。
来金多尔在来双扬手里倔强地扭动挣扎着,眼皮抹下,死活不肯与来双扬的视线接触。姑侄俩闷不吭声地搏斗着,就像一大一小两只动物。慢慢地,情况在转变,来双扬的动作越来越柔韧,来金多尔的动作逐渐失去了力量和协调。一会儿,来双扬将侄子抱进了怀里。
电视里面有足球!足球最能缓解割过包皮的难受劲儿,足球也最能够让时间快速地过去。足球太好了!
来金多尔不能走。来金多尔是来家的希望之星。来金多尔今年十岁,读小学四年级,成绩在班级里一直名列前茅,打一手漂亮的乒乓球,惟一的爱好就是阅读,只要是文字,抓到手里都要读。他妈去朋友家打一天麻将,带了来金多尔去,来金多尔在别人家里看了一天的书和报纸。大堆的书报是他节省自己的午饭钱买的,因为那家里没有什么书报。大家都说来金多尔这孩子将来一定了不得。小金自己都很奇怪,说恐怕我们家这只破鸡窝里要出金凤凰了。
来双扬终于眨巴了几下眼睛,开口说话了。
事情进行到这里,来双元吁出了一口长气。他调整了一下身体,换了一个比较轻松的姿态,点燃了一支香烟,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这天下午一点半,来双扬的房门被敲响了。来双扬睡觉轻,门一被敲响,她就无可救药地醒了。来双扬恨得把两眼一翻,紧紧闭上,躺着,坚决不动。第二下的敲门来得很犹豫,这使来双扬更加恼火,不正常的状态容易让人提心吊胆,人一旦提心吊胆,哪里还会有睡意?来双扬伸出胳膊,从床头柜上摸到一只茶杯。
这一次,来双元在汉口吉庆街来家的老房子里,住定了。
这一次九妹没有服从来双扬。九妹没有表情地说:“反正我不送。”
来双元已经是在与妹妹敷衍了。被驱逐的危险已经过去了。他的老婆应该怎么办,那不是来双扬的事情。小金不是没有找过工作,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合适的工作现在都要年轻漂亮高学历的年轻人。如果小金有一份好工作,来双元也不会在来双扬这里蹭饭吃了。这话还有什么说头呢?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来双元打着哈欠,又要遥控器。
“来双元说:”什么话?“
可是,来双扬的理想几乎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他不禁面露得色,要去拿过双扬手里的遥控器。
来双元只是谈谈儿子就够了。他说:“就是啊。我是在尽量避免与小金闹矛盾。
来双元说:“扬扬!小金怎么能够去做佣人呢?”来双扬说:“哥哥啊,什么佣人?难听死了。现在叫做家政服务,叫做巾帼家政服务公司。一个工人出身的中年妇女,没有任何一技之长,做家务不是很好吗?肯吃苦的,多做几家,每月上千块的钱也是赚得来的。”
那我给她介绍一户人家做家务吧。“
“来双元说:”那个小婊子说我怎么她了?我没有把她怎么样啊!再说,久久还不是玩她的。久久的女朋友一大堆。久久现在的状况,也结不了婚了,吸毒到他这种程度的人都阳痿了。那个小婊子以为她是谁?金枝玉叶?不就是咱们家养的丫头吗?大公子我摸她一把那还是看得起她呢!“”崩溃!“来双扬说,”
情况从这种角度被展现,来双扬想解释她与卓雄洲的关系,也是没有办法解释的了。因为她与卓雄洲的关系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
话题无意中就被来双元转移到了儿子身上。一说到来金多尔,来双扬就被母爱蒙住了心眼。母爱是世界上惟一兼备伟大与糊涂的激情。母爱来了,小事也是大事,大事也是小事。总之,顶顶重要的就是来金多尔,而不是来双元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来双扬丢开让来双元回家的话题了。峰回路转,来双元很是高兴。他也不想对妹妹说狠话。不到某一地步,他也不愿意说吉庆街这老房子也应该有他的一份产权。
来双元是她的哥哥,哥哥做事情也不能这么没谱的。来金多尔上学以后,来双扬就知道哥哥也基本恢复了。不过来双扬还是继续容留着来双元父子。来双扬等待着哥哥自己开口。过了一个星期,来双元没有开口的迹象,反倒越住越起劲了。
我住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你是没有权力赶我走的!这间老房子,是祖辈传下来的。按老规矩,这房子应该传给儿子;就算按现在的法律,我也有份。你凭什么不让我住在这里呢?“来双元说完,狠劲按了一下遥控器,电视机轰然展开了一个另外的天地,来双元只顾进入那个天地里去了。
在灯光灿烂的夜晚,来双扬光鲜地、漂亮地坐在吉庆街中央,从容不迫地吸着她的香烟,心里静静的,卖鸭颈。
来双扬感觉情况不对劲了。
来双扬夜晚卖鸭颈并不轻松,看她消消停停地坐在那儿,眼睛冷冷地定着,心里的事情却在翻腾。她得琢磨如何对哥哥开口。这个口其实是不好开的,哥哥一定会难过,也一定会难堪,会觉得她这个妹妹太小气了。来双扬还不好直截了当地说哥哥与小金有默契,人家夫妻之间的默契,你没有证据,不能瞎说的。说得不好,前功尽弃,你伺候了他,招待了他,最后还欠了他的人情。来双扬想着想着,心里陡生委屈:这做人,怎么这么苦啊!
来双元说:“她要是去做,我就先把她掐死算了,免得丢我的人!”
这不,她说去长沙听课,我就同意了。其实她听什么课都没有用,现在炒股,大户赚钱的都不多,她们这种小户不就是被人吃吗?“
来双扬说:“哥哥,你们夫妻的事情,我本来不应该多嘴。可是为了多尔,我还是要多说几句。小金这种人,念书时候的数学课,从来就没有及格过,还炒什么股呢?你得劝她退出股市,找一个适合她的工作,把家里的家务料理好,给多尔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只要多尔爱学习,将来送他出国深造,费用我来承担,这是我再三许诺过的。现在我整夜地卖鸭颈做什么?就是为了多尔的将来呀!”
卓雄洲对来双扬有意思,大家就感到有情况了。吉庆街一街的人,在忙着做自己生意的同时,都用眼睛的余光罩着卓雄洲和来双扬的举止行动。卓雄洲的个人情况,已经被大家打听得清清楚楚。来双扬这里,已经无数次受到提醒与警告。
来双扬心里有数了。她安抚地拍了一把九妹的臀部,说:“干活去吧。”
来双元说:“干什么干什么?”来双扬说:“哥哥,有一句话你知道不知道?
来双扬的思路完全顺着来双元操纵的方向走了。
来双扬再看一眼九妹的脸色,立刻就明白了。
久久是在谈恋爱,人家两相情愿,你臭久久干什么?九妹也不是咱们家养的丫头,是'久久'的副经理,人家是有股份的,你别狗眼看人低!“
你怎么不说他去?别学着来双瑗,教导别人上瘾。你也少给我扣大帽子了,我告诉你,共产党员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
来双扬问:“告诉我,来双元怎么你了?”九妹眼皮往下一耷拉,半晌才说:“怎么也没有怎么。”半晌又加了一句,“反正我死也不给他送饭。”
来双扬终于把问题提出来了。她说:“我的事情你就别瞎操心了。我自己知道怎么办。我是一个单身女人,我好办。哥哥,九妹死活不肯给你送饭了,你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呢?”
一般情况下,来双扬瞪了九妹,九妹就会服从。
“好!”来双扬说,“来双元,你是来家的儿子!你住吧!住吧住吧住吧!”
来双扬进屋就直奔电视机遥控器,抓住它就把电视机关了。来双元在来双扬这里居住的一个星期,来双扬的电视机永远开着。电视机好像是来双元身体的一部分。
来双扬有一个理想,很简单,那就是:她的全部生活就只是卖鸭颈。
“崩溃!”来双扬说,“哥哥,你怎么是这样的一个人?你以为你是谁?
来双扬自己住到“久久”酒店去了,挤在九妹的暗楼上,昏天黑地痛哭了一场。
你还是共产党员哪!省直机关车队的司机哪!有妇之夫哪!你害臊不害臊?
别人的事情,旁观者都是心明眼亮的,都知道来双扬应该怎么做:拒绝卓雄洲;或者应该首先要求卓雄洲离婚;或者每天提高鸭颈的价格,直到卓雄洲知难而退。
虽说吉庆街的厨师没有文凭没有级别,炒菜也还是有一套的,蔬菜倒进铁锅里,也是要噗的一声冒起明火来的。所以行内也形成了规矩,厨师一般不离开灶台;离开灶台,要么是下班了,要么就得加工钱。九妹也曾央求过厨师给来双元送饭,厨师哪里肯送?吉庆街没有这个规矩的!
吉庆街的来双扬,卖鸭颈的女人来双扬,她简单的理想是达不到的。她爱谁就为谁着想,爱谁就对谁负责,看见别人都纷纷送孩子出国念书,她也准备将来送侄子出国留学。她的事情多得很呢。
来双扬与哥哥来双元的思路完全不一样。她看不见明摆着的事情。她不给来双元遥控器,她更加认真地说:“怎么没有适合小金的工作?小金原本就是一个工人,还是做工啊。就是吉庆街,也很缺人手的。”
来双元的脸色不好看了。他说:“扬扬,你是不是有一点儿傻?先不说小金愿意不愿意干,就是我这里,也通不过!我堂堂一个省直机关小车队的司机,省委书记和省长都不敢小看我,都要对我客客气气的,否则我的车在半路上出了故障,说请他下车他就得下车。我的老婆,饿死也不会去做佣人!”来双扬说:“到了没有饭吃的那一天,我看她做不做?”
你在吉庆街做的,还不知道?卓雄洲不也是共产党员吗?不也是有妇之夫吗?
我的哥哥,亏你说得出口!
来双元说:“我们小金不洗盘子的。”来双扬说:“不洗盘子就不洗。
眼下就有一桩事情。说起来是小事一桩,不办还不行,办起来还很麻烦。这不,来双元已经在来双扬这里住了一个星期了。来金多尔三天以后就上学了,蹦蹦跳跳的。来双元却依然叉开两条腿,装着很痛苦的样子,继续休病假。原先说好在来双扬这里休养两三天的,一个星期过去,来双元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小金人没有来,电话也没有来,这就不对劲了。来双元是一个有家有口有老婆有工作单位的正常人,怎么可以在妹妹这里一住就是一个星期?怎么可以白吃白喝白要人伺候一个星期?
来双扬狠狠地念叨着“崩溃崩溃”,她算是领教了哥哥的自私、愚昧和横蛮。
真是一娘养九子,九子九个样。闹了半天,来双元的目的就是要住在这里白吃白喝。来双扬忽然明白了:对付哥哥来双元这样的人,她还是太客气了。
来双元不耐烦了,说:“好了好了,把电视机打开。现在的男人怎么回事?
来双元以为自己很厉害,捏住了妹妹的短处。
来双扬把手一扬,退了两步,没有让来双元拿走遥控器。
来双扬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来双元说:“怎么啦?”
是多么少有的一个孩子!为了多尔,你千万不要和小金争吵,夫妻感情不和最容易给孩子留下阴影的。“
来双扬在吉庆街长大,在吉庆街打出江山来,她就绝对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来双元提到卓雄洲,来双扬就被噎住了。卓雄洲专门买她的鸭颈,她对卓雄洲客气有加。这有什么呢?应该是没有什么。可是在吉庆街上,一切都是公开的透明的,一对男女彼此产生了好感,便不由自己辩解你们有没有什么。卓雄洲在持续两年多的时间里,坚持来“久久”吃饭,坚持购买来双扬的鸭颈,谁都不认为卓雄洲疯了,只能认为卓雄洲是对来双扬有意思了。有意思就比较严重了。男女睡觉的勾当,日夜都在发生,大家不以为然,也懒得关注,那是生意;满意不满意,公道不公道,在人家买卖双方。
生活不可能只是单纯地卖鸭颈。买鸭颈只是吉庆街的一种表面生活,吉庆街还有它纵横交错的内在生活。
来金多尔,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啊!可别被这种家庭环境把心理扭曲了,把学习耽误了,把性格弄坏了。来双扬果真愁肠百结,说:“哥哥,多尔是多好的一个孩子!
你以为你们省直机关车队会永远是社会主义大锅饭?你以为你真的整得了省委书记和省长?你少在那儿自以为是好不好?说穿了,你不就是一个车夫吗?你不就是伺候人的吗?“这一下,来双元就不客气了。他站起来,逼到来双扬的面前,抢走了遥控器。来双元指着妹妹的鼻子说:”你侮辱我,那,我也就只好打开窗户说亮话了——
来双元立刻蔫了,捧住太阳穴,很难过的样子,说:“我就知道你想找借口赶我走。”来双扬说:“什么叫做赶?你有你自己的家呀?”来双元说:“那能算家吗?回去吃没有吃的,衣服没有换洗的,小金成天就知道找我要钱炒股,从来没有见她拿过一分钱回来。她一个下岗工人,我还不能说她,人家就等着和你吵架。你看这么多天,她给我们父子打过一个电话没有?要是在家里养病,多尔能够恢复得这么快?”
来双扬说:“怎么啦?你不知道九妹是久久的人?不知道久久是你的亲弟弟?
纵然心里有千般委屈万般烦恼,事情总归是要处理的。正好九妹过来,说她绝对不再给来双元送饭了。来双扬瞪九妹一眼,说:“你不送饭谁送?”九妹不送饭谁送?吉庆街白天不做生意,就跟死的一样。“久久”酒店,便只有九妹一个人。晚上蝴蝶一般穿梭飞舞的姑娘,都是临时工,她们黄昏才来,九妹给她们每人扎一条“久久”的花边围裙,跑起堂来,显得人气升腾。其实来双扬真正能够使唤的,也就是九妹一个人。“久久”酒店自然还有一个厨师。厨师不送饭。
来双扬找到与哥哥开口的由头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