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宜欣走过来了。宜欣的面容白白净净,披一头光滑的短发,穿一身鼠灰色全棉休闲装,背一只牛仔背包,胸口挂着只七星瓢虫形状的彩色电子表。她从轮渡码头下来,绕过英国建筑海关钟楼,精神抖擞,步履轻盈地走在江汉路上。路上不时有人看她,她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实际上宜欣当然知道不断地有人为她回头。宜欣还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属于千娇百媚天生丽质的绝代佳人之列,但她知道自己的整体精神面貌比较怡人。她洁净整齐,衣着素净而质地优良,她的双腿修长,步态漂亮,胸部丰满度适中。她知道她健康的乳房在随着她漂亮的步态活泼地有节有奏地弹动。女人走路绝对是需要技巧的,可惜这个问题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宜欣庆幸自己有很强的领悟力。这是宜欣无数个星期天之中的一个。在武昌读大学读研究生又读硕士的八年里,宜欣度过星期天的方式其中有一种,这就是:独自逛汉口。宜欣在天气晴好的周日清晨便起床,照例学一个小时英语,之后背上牛仔背包跑步出校园,坐轮渡过长江,从江汉路步行进入闹市区。当她走到鄱阳街口的时候,她在"标新立异"早点铺吃一碗中肉米粉。在逛完了商店服装店和书店之后,一般时间已是下午3点多钟。归途中她乐意在"标新立异"烧烤铺吃一两串烤羊肉或烤别的什么。"标新立异"还有一个装修豪华的餐厅,宜欣没进去过。宜欣站在烤箱旁边吃羊肉串或者坐在铺子里头吃,观察那些从餐厅进出的人。这些人身上几乎都是西装,但也有脚下穿旅游鞋的。他们进去时是理所当然。踌躇满志的神情,出来时红光满面,意满志得,一副穷人乍富,挺胸凹肚的模样。宜欣有时候会兀自发笑。有时候会与炸羊肉串的伙计议论一两句。宜欣成了"标新立异"早点铺和烧烤铺的常客。一来二去与伙计邋遢混得很熟。第一次吸引宜欣停下来吃早点的是"标新立异"这个店名。作为餐厅的店名无疑它很文化很别具一格。吃了牛肉米粉之后又发现这里的牛肉米粉绝对正宗地保留着老汉口的风味。后来又发现"标新立异"烧烤店的确在标新立异,它不仅将新疆的烤羊肉串演变成油炸羊肉串,还将猪肉鸡肉演变为佐以孜然的烤肉串。它一只电烤箱一只电油锅,可供油炸或烧烤的原料一般人难以想象,除了羊肉猪肉鸡肉之外,还有田螺肉,火腿肠,牛蛙腿,臭豆腐干、鹌鹑,等等,它随季节的变化而永远标新立异。执掌烧烤油炸的伙计邋遢是个面相和善的乡下小青年,脸上总会有一到两块乌云般的油烟灰,他一开口就笑,很惹人喜欢。宜欣吃过几次烧烤之后问他:你叫什么名字?邋遢顺腆地答:邋遢。宜欣说:什么?邋遢。邋遢说:就这名字,爹起的。来武汉后,我们老板也喜欢这名字,说有趣。宜欣大笑,说:对,非常有趣。在两年多的许多个星期天里,宜欣通过邋遢看见了标新立异的老板陆武桥。陆武桥经常送出宾客餐厅的大门,是个帅气的男人,很善于应酬,但从不让人看上去肉麻。餐厅及两个连锁店的名字就是他起的。许多吃的花样也是他创造的。邋遢一说到老板陆武桥钦佩之情溢于言表。邋遢有一句话永远挂在嘴边:我们老板,那才了不起呐!宜欣还认识了陆武丽。陆武丽偶尔过来帮邋遢的忙。对宜欣非常客气,每次都要说: 好走当然她不敢往深处乱想,她也毫无必要往深处乱想。不过,宜欣认为,这样了解和深入社会生活很有意思。"标新立异"是她学生生涯中的一道别开生面的风景线。今天,宜欣与往常一样过了汉口,在"标新立异"早点铺吃了牛肉米粉,逛服装城两小时一无所获,在中心百货商场买了一支洗杯子的棕刷,顺路进"东方快车"吃了一份快餐作为午饭,然后一家家逛书店,最后到了交通路口的古籍书店。宜欣非常喜欢古籍书店,喜欢它的幽深和清静,还喜欢二楼的特价书室,她每次都要坐在地板上细致地淘取自己喜爱的旧书。宜欣今天在淘取旧书的时候一点儿也没有想到再过半小时,她的生活之船将会冲撞出一条巨大的浪花。
残疾青年陆建设悄悄地来到了交通路口,他四下侦察一番之后,熟练地选了一处路边空地坐下来,将双拐垫在屁股底下。陆建设悠悠吸着烟,瞅准时机在自己面前铺开一张报纸,在报纸上摆了三张扑克牌,其中有一张红桃K。他开始专心地玩起三张脾来。他将三张反着的牌不停地调换位置。不一会儿,就有行人驻足看他。也有人不懂,问:这是干嘛呢?陆建设头都不抬,不睬这不懂的人。旁边就有好事的人解释,说:这都不懂?猜牌唦,赚钱的事啊。听说是赚钱的事,外地人又凑上来了几个,问这如何是赚钱的事?武汉人就说三张牌反着都一样,是不是?外地人就说是呀。武汉人说:庄家翻其中一张让你看清楚,一般是红桃K,醒目得很。你看过之后庄家将脾反过来,然后与其它两张调换位置,如果调换之后你能猜出红桃K,钱就归你,猜错了,钱就归庄家。外地人说:就这三张牌?庄家会不会搞假?武汉人很内行,说:怎么会搞假?大家都睁大眼睛看着。只有一条,就是怕碰上调脾调得飞快的高手,你猜不准。有人脾气梗,大声说:不就三张牌么?我就不信我看不清楚他怎么玩法!来!咱试它一烙铁,碰碰运众人乐了,都朝此人看去,一看是个民工工头模样的人,就 怂恿:试试!试试!此人就是李浩淼。
李浩淼的眼睛像农村人那样直着,操一口黄陂话,黄陂是武汉市的郊县,黄陂有很多人在武汉打工,其语言的腔调比较滑稽。李浩淼左右晃动他那比陆建设大一位的块头,向众人友好地讨主意:试试?试试?围观者愈发多了起来。陆建设依然低头玩牌,手法好像不那么熟练,人也不那么理直气壮,不敢抬头邀战。大家都叫起来:试一试嘛!李浩淼脚一跺,拍出一张十元的钞票,但他紧接着又把钞票捏回手心,与众人说:我是个乡里人,他是城里人,我要是赢了他赖帐呢?城里人不管本事大不大可都有本事欺负我们乡里人。众人急了,纷纷给他打气和担保,说:不会的不会的。赌场无大小,人人平等。这又不是别的场合。他万一赖帐还有我们呢。我们保证替你主持公道。大街上呢,青天白日,又是自己出来摆的场子,他哪会赖,只怕你赖呢。有人朝陆建设说话了:喂,跛子,你到底敢不敢玩真的?莫丢武汉人的脸好不好?千呼万唤,陆建设这才抬起头来,眼神比羊羔还懦弱和迷惘,说:哪个要真玩?众人都推李浩淼,说:他。他。工头老板。陆建设打量一眼李浩淼,稍露怯色但口里却说:玩吧。李浩淼说:好!玩!但是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既然你摆了场子,就会有输赢,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们都是男人,好歹算条汉子。不管输赢怎样,赌钱给钱,赌命给命,一句罗嗦都不要!怎么样?众人喝彩,说:好!陆建设咕噜说:什么怎么样?玩就玩。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李浩淼蹲了下来,与陆建设面对面瞪着。陆建设翻出一张红桃K示意众人,李浩淼说:看清了,红桃K,翻过去吧。陆建设翻转了红桃K,然后与并排的其它两张牌调换位置。李浩淼和围观者的目光都死死盯着那张红桃K。陆建设的动作越来越快,但显然还是无法混淆众人所盯好的红桃K。陆建设努力地操作了一通,停了下来,说:猜吧。李浩淼笑了,拿十元钱毫不迟疑地拍在他一直盯着的那张牌上。陆建设将这张牌一翻:红桃K!陆建设似乎不敢相信这种结局,他发呆地看着牌,李浩淼说:喂,庄家,拿钱来呀!陆建设再次向众人拍起他装出的羊羔般的眼神,众人笑着说,跛子你输了!陆建设不太情愿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十元钱,一眨眼,这十元钱就与李浩淼的那十元钱叠在一起装进了李浩淼的公文包。这时候,李浩淼拨开人群要走,陆建设说了话:喂喂,伙计,再来一把怎么样?李浩淼收住脚,说:来就来!赢了一把就走也不好意思。但你要明白,这是你要来的,我是就你的意思,输了赢了都要干脆利索一点。陆建设有点愤怒了,说:你怎么那么多话?未必我刚才没给你钱!李浩淼又蹲下来。这次在陆建设进行的过程中,许多人都蹲下来细细看着,围观者基本已经水泄不通。这一次陆建设更努力,调换牌的次数简直多得超出了常规,最后他抱了肩,很有把握地对李浩淼说:猜吧。众人几乎齐声叹息,说:完了跛子!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盯丢那张红桃K。果然,李浩淼喜不自禁,他拿出一张百元的钞票拍在那张牌上,众人震惊,都望着陆建设,只见陆建设不慌不忙也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压在李浩淼的钱上面。结果一翻开:红桃K!陆建设仿佛挨了意外的一击,垂下头揉太阳穴。众人大哗,说:这民工今天走运了!他家祖坟冒青烟了!说:跛子啊跛子,你还远没学熟呢!赶快回家关起门练去吧。说:跛子你也太胆大了,这手法也出来混,可怜的。正说着笑着要散去,陆建设突然昂起头,咬牙切齿道:我就不信邪!今天我就豁出去了,就他妈算交学费!陆建设神经地抖动着,激昂地叫道:乡巴佬!你别走!别他妈的像没赚过钱似的!再来一次!众人拦住了李浩淼。众人都兴奋得吃了兴奋剂似的,说:啊,跛子今天脾气来了。再玩一次再玩一次。李浩淼显出非常犹豫的样子,说:我不想再赚他的钱。他肯定不行。初出道的又是个残疾人。再说我到五台山找一个高人算过命,他说我正走财运,真是的,人家做房地产都亏,我一个乡下老粗,在武汉做一片房子卖一个好价,做一片房子卖一个好价,我自己都赚得吓不过了。众人"哦"地一声,对李浩淼刮目相看。说:是啊,真是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李浩淼对众人拱拱手,说:所以,我忙我的去了,我不和他玩了,可怜初出道的又是一个残疾人,我不能黑这个心。陆建设怒不可遏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差点摔倒,旁人一把扶佐了他,递给他拐杖。陆建设说:你妈个×,得了便宜还唱哑调!老子有残疾怎么样?如今中国残疾人的地位比你们高!装得像蛮有义气似的,你以为老子就没有?来!再玩一次,我赢了请在场所有人吃一顿,输了面不改色心不跳,算花钱交个朋友。众人都说:好好好,两人都是好汉!都是好汉!李浩淼说:那好,就再玩一次。紧接着寂静突然降临,麻麻密密的围观者被吸引在陆建设和李浩淼身边。大家全都屏息静气地看着三张被不停地互换位置的扑克牌。陆建设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他使出解数,动作迅速得有点让人眼花缭乱。但当他停下之后,李浩淼笑了,说:说句得罪你的说,兄弟,我还是猜得出红桃K,真的,我一点没走眼。李浩淼左右小声告诉了旁人哪张是红桃K,旁人都点头,小声说:跛子又栽了。下一盘我来跟他玩。陆建设催促说:快猜吧!李浩淼说:这次我真拿不准押多少钱,既然真的赌,眼看能赚的钱不赚那也是个窝囊废,但你初出道又是残疾人,怀里能揣几个钱?陆建设说:看来我还真想交你这个朋友。多少钱我来替你押个数!陆建设从怀里刷地掏出一叠百元钞票,上面还有银行封签,扎得紧紧的,整整齐齐。陆建设说:看好了,上午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一千块整,是我今天带在身上的所有的钱。我们残疾人是不是比你们更有气魄?你翻,是红桃K的话你把这扎钱拿了就走,你不要钱就是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李浩淼被感动了,他嗓子有点呜咽,他说:好好!交个朋友交个朋友。李浩淼把公文包打开,倒出所有的东西,除了一大叠盖着红色公章的合同和批件之外,钞票数一数只有两百来块,李浩淼一边数钱一边自顾自地说今天出门只是送一份批件,没带什么钱,李浩淼着急了一阵,对众人抱一抱拳,说:说我财运好呢我还自己不当心带少了钱。伙计们,承蒙各位一直在这里帮我,壮我的胆。我把这赚钱的机会让各位都得一点。这两百是我的,其余大伙押,谁押多少就得多少,数目到一千就够了,手脚晚一步请不要怪我不照顾机会。众人情绪正热烈,又见陆建设可怜兮兮直瞟他的一千元钱,结结巴巴说:伙计……伙计……你没带钱就算了,要别人押干什么?就在陆建设伸手想收回那叠钱的时候,人群中有一个男人甩出了一百元钱,说:我押一百。接下来立刻是争先恐后的局面,你二百,我三百,顷刻间一千元就齐了。李浩淼清点整理了一大堆各种票面各种成色的钞票,将一千元之余的两百块钱退给了两个悔恨自己动作迟缓的男人。李浩淼举着这一千元钱说:我押了?众人说:你押吧你快押!李浩淼说:有没有谁认为我看的不准,愿意出面替大伙押的?这责任多大呀!众人相互看看,说:没有没有。你押那张就行了。在这个过程中,陆建设一直用哀求的目光追逐着李浩淼,小声说:算了吧……算了吧。众人见此情形,越发焦急地敦促李浩淼快押。李浩淼仿佛是非常难过非常抱歉地在一张牌上押上了一一千元钱。两叠千元的钞票摞在一起,众人的眼睛望着它们,闪闪发亮。几乎所有押了钱的人都有强大的幸福感,觉得今天多么好运,在大街上可以白白地得钱。陆建设轻声说:我要翻了。有人讥讽说:跛子快翻吧,长痛不如短痛。陆建设轻巧地翻开李浩淼押的那张牌,却是一张黑桃8!黑桃8不是红桃K!陆建设赢了!围观者顿时目瞪口呆。在这一瞬间,陆建设飞快地将两扎钞票揣进怀里,扬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就在陆建设打开车门要上车的时候,一只手拉住了他。陆建设一看,是他哥哥陆武桥。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