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没人看到爱生长

北村当代小说

伊利亚在运输队驻地见到了铁山。
阿尔伯特的心狂跳不已,他压抑着激动,注视着伊利亚的背影。他突然发现,伊利亚向里侧卧时的身形让他动心,她的头上是一团墨黑的秀发,肩膀瘦削但不显窄,腰部好像一条公路陡坡向下冲去,使腰细致圆润,在胯部产生极大的回旋,把她丰满的臀部凸显出来,像一个长到成熟的果实,阿尔伯特闻到了它的香气,那是成熟浆果的气息。阿尔伯特长年沉迷于诵读经文,从来没有好好地观察过作为女人的伊利亚,他的兴趣除了《旧约》就是汽车,可是今天,他发现了,伊利亚很美。
阿尔伯特已经醉得睡死在车里。马克说,我把阿尔伯特带来了,他要和伊利亚说话。
伊利亚完全被吓昏了,她坐在地上哭泣。阿尔伯特像木头一样站在她面前,他安慰了她几句,但他知道这毫无意义。伊利亚哭得全身颤抖,像受惊的动物一样。那一刹那,阿尔伯特突然有了放弃当司机的想法。他知道为了他的司机梦,他已经马上要失去他爱的人了,他产生了卖掉汽车的想法。
我相信母亲就是在这一刹那决定离开阿尔伯特的。虽然她已经爱上了那个中国男人,但她还没有完全离开这个犹太男人,这是两个过程,两种决定。我相信我母亲不是那种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的女人,恰恰相反,她忠于她的爱情,但那必须是她的爱情,是爱情,而不是别的。母亲在喜欢上那个中国男人之后,并没有马上决定离开阿尔伯特,因为她不晓得这是否道德。虽然她在犹太人中已经属于叛逆,比如,她爱过卡尔,但那只是年轻时的冲动。现在,她对阿尔伯特的感情,是在几年的逃难中建立起来的,显然,她好像认为在他们之间有一个契约。虽然铁山的出现夺走了母亲的心,但她还不打算毁约,或者说她正左右为难,所以她才会自愿跟着阿尔伯特在这条危险的公路上奔波,以使自己忘却那个中国人。可是这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她。
阿尔伯特掉转车头,来回甩着,要把狼从驾驶台甩下去。他用车头对着狼群,在车灯所照之处,狼果然散开了一些,可是一会儿它们又围拢上来。
马克用吉普车把醉醺醺的阿尔伯特载到了九十三师运输队驻地,他把车停在铁山的家门口。
车队停下来加水。
伊利亚注视着阿尔伯特,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呢?阿尔伯特,为什么……
阿尔伯特伏在桌上,说,我带着她逃出德国,从死神手里把她夺回,我们坐火车,经过西伯利亚,然后到了中国,我们在海参崴做过苦工,尝遍了苦胆的滋味,这难道不是爱情吗?
现在你还有权利啊。马克说,我正打算和你竞争,你却把她弄丢了。
她哭了。她说,我们呆在上海不是很好吗?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阿尔伯特有半个月都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他已经停止出车,而且第一次荒废了读经和祷告。他的痛苦像《诗篇》所说,如同放在火上盐煎一样。这次的痛苦远远超过伊利亚被卡尔夺走的经历,卡尔和伊利亚的爱情在他看来像一个游戏,但伊利亚和铁山的爱情则如一块钢铁那样确定,他被彻底抛弃了。
马克连忙爬上车子,说,你别走,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让伊利亚爱上你的?让我也学学,你知道吧,我也爱她,我们三个人都有机会,你还没赢呢,是不是?
阿尔伯特开动了车,疯狂地逃离了这里。他一口气把车开出几十里,才惊魂未定地停下来。
铁山出来了,他看到马克和阿尔伯特的时候很吃惊。
伊利亚哭叫道,怎么办?阿尔伯特,你快想个办法,我要离开这里!
这就是我对我父母(这两个似乎毫不相干的人)会最终走在一起的最好解释。
伊利亚摇头,说,我有什么值得你爱?阿尔伯特,我跟你是不合适的。你那么爱神,可我……我知道你一定是弄错了,我这么任性,脾气也不好。
他把伊利亚拍醒。伊利亚看到狼的时候,惊叫起来,紧紧地抱住阿尔伯特。阿尔伯特知道在车厢里很危险,趁狼群还没有完全冲上来,他果断地抱起伊利亚,冲进驾驶室,把门紧紧关上。
他拉开篷布一看,大吃一惊,公路上闪动着几十个绿莹莹的眼珠子。阿尔伯特刚开始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是突然他意识到,是狼。
你应该去把她夺回来。马克说。
阿尔伯特用手指把伊利亚脸上的蚂蟥一只一只拉下来,蚂蟥在脸上吸得很紧,阿尔伯特弄了半天才把它们揭下来,有一只已经钻到伊利亚的鼻孔里。阿尔伯特用一根树枝掏了半天,还是弄不出来。阿尔伯特到车上找了一根探机油的铁丝,才把它钩出来。
现在,伊利亚睡着了,她太疲劳了。阿尔伯特仔细地端详着她,端详她身体的每一部分。他已经想像到他和这个女人结婚后的情形,他可以每天注视她的睡姿,伊利亚喜欢侧睡,这是一个优美无比的姿势,要不是乱世,按照犹太人的规矩,阿尔伯特永远也不可能这样看一个姑娘的睡姿。
伊利亚快要失去理智了,阿尔伯特,撞死它们,快走!她喊道。
阿尔伯特说,你睡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就看着你,虫子不会来的,我看着呢。
阿尔伯特开动汽车的时候,狼群果然散开,但更可怕的事发生了,几只狼爬上驾驶室旁的踏板,发出嚎叫。阿尔伯特和伊利亚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狼,它们的绿眼睛就在窗外盯着,伊利亚这边的车窗坏了,不能完全关死,她恐惧得发出跟狼一样的嚎叫。
阿尔伯特也很疲劳,连日的路途奔波耗尽了他的体力。就在他仿佛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种声音,但他实在太累了,竟把头一歪,靠着车厢睡着了。等他听到车厢篷布被击打得“砰砰”作响的时候,阿尔伯特才惊慌地发现,好像出了什么事。
马克说,是,这是爱情。我会先帮你,把伊利亚从铁山手里夺回来,然后我再和你竞争。
阿尔伯特低下头,说,我爱你,伊利亚。
伊利亚叫,你走哇,走哇!
阿尔伯特发动了汽车,可是他走不了,狼群已经把车头团团围住。
马克。阿尔伯特当着马克的面流下眼泪,你知道我有多爱她吗?我爱她二十年了!从我刚学会走路,在无花果树下看见她的时候,我就爱上她了。
阿尔伯特硬是把她按倒在席子上,说,你就给我好好睡觉,怎么那么多话呢?我要是睡了,你敢用手帮我赶蚂蟥吗?
伊利亚径直地朝车队走过去,阿尔伯特追上去,他问一个军官,铁山有没有在车队里?军官摇摇头,说,没有,他已经好几趟没来了,你叫阿尔伯特吧,我认得你。
周围静悄悄的,听不到任何声音。阿尔伯特抱起伊利亚,她睁着眼,脸色煞白,嘴张着,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已经完全被夜里那可怕的一幕吓傻了。直到阿尔伯特把车开到禄丰,她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这时,天已经亮了。
突然,一阵惊叫把阿尔伯特从睡梦中惊醒,他一屁股坐起来,看见伊利亚跳起来,蹦下车,双手抓着脸和眼睛,在公路上乱跳。
在昆明的巫家坝机场,马克的房间里,阿尔伯特第一次沾了酒。《圣经》说,你们不可饮酒,浓酒淡酒都不可喝。可是他却喝个烂醉。阿尔伯特这才发现,他的信仰比他的爱情更软弱。
铁山说,送你们回家啊。
阿尔伯特和伊利亚躺在车里过了一夜。阿尔伯特做了一个梦,梦见铁山站在岸上,而他和伊利亚却在河里。河水非常湍急,阿尔伯特死死拉住伊利亚,以免让河水将她冲走。可是他快抓不住了,伊利亚的手从阿尔伯特的手中渐渐滑脱,他只抓到了她的衣服。是站在岸上的铁山只朝伊利亚招招手,伊利亚就嗖地一下从河水里跃到岸上,毫不费力。阿尔伯特在急流中颤抖,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阿尔伯特知道,他为什么会做这个梦,他也知道,这就是他强留伊利亚和他一起跑长途的原因。让一个女人和自己走这条危险的公路是残酷的,但
我相信。马克拍拍他的肩膀,可是时间不是爱情的王牌,它会随时间流逝,好像风把沙子吹到另一个地方一样。
看来那个舍身救美的故事已经在运输队传开了。
铁山不说话,只是看着他。他突然跳上吉普,发动了车子,马克酒醒了一大半,喊道,你要干吗?
他抱得很紧,伊利亚也抱得很紧。她紧紧地搂住他,他感觉到了一颗被恐惧吞噬的心灵。在军官微笑的注视下,铁山把伊利亚抱进了自己的房间。短短几十步之遥,伊利亚却像渡过了整整一生。
铁山在车队到达昆明前就获悉了伊利亚要到来的消息,那个军官是铁山的好朋友,伊利亚的车径直开到铁山住的地方。当车停下时,铁山已经在旁等着了,在众目睽睽之下,铁山从车上把伊利亚抱下来。
铁山说,马克,你也喝醉了吗?我开车把你们送回去。
一只狼把嘴伸了一截进来,口水喷到伊利亚脸上,她吓呆了。
……他们继续往昆明赶路。一路上伊利亚变得不爱说话,她的脸上挂着泪痕,在座位上颠簸着,不发一语。阿尔伯特也找不到话说,他的心里充满了忧愁。
他突然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脸颊,伊利亚看着阿尔伯特,她没有把他推开。过了几秒钟,她转过头,轻轻地说了声,我要睡了。说完就把脸转过去。
阿尔伯特只好把车停下来,他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但他还是拍打着车门,可是狼好像对他的行动毫不在乎。
可是,她爱的是他。阿尔伯特说。
阿尔伯特说,睡吧。
阿尔伯特在自己的脸上也找到了几只,他知道这不是水蛭,是一种叫旱蚂蟥的虫子。他让伊利亚别动,他帮她把虫子弄下来,可是伊利亚吓坏了,不停地乱跳、哭叫……阿尔伯特只好摁住她,她才稍微安静了一点。
阿尔伯特蹲在地上,双手扶着脑袋,哭了,眼泪流到沙土里。
他们一起摔在席子上,两人都愣了一下,他们的脸离得那么近,阿尔伯特闻到了伊利亚脸上特殊的类似奶香的微醺。
阿尔伯特在情急无奈之时,摁响了汽车喇叭。当刺耳的喇叭声响起,狼群受惊了。这一招很管用,狼开始胆怯地后退,它们显然惧怕这种连续不断的声音,加上车灯的照耀,狼群终于退下了路基。
这时,一个机会出现了,我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九十三师的车队从下行线驶过来,伊利亚和阿尔伯特都认出了这是他们熟悉的那支车队,他们几乎同时都认为,那个中国男人就在车队里。
马克舌头有些转不灵,你别在这里教训我,你用了迷魂药,我知道,否则不会……伊利亚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爱上你的。
阿尔伯特没有信心离开伊利亚。
阿尔伯特下车,提了一铁桶泉水,拧了毛巾给伊利亚洗脸。他看见伊利亚好像变了一个人,她什么话也不说,一言不发地朝前走。阿尔伯特追上去,说,伊利亚,你一个人不能乱跑,危险。
阿尔伯特说,它们挡着我呢。
伊利亚对军官说,我要搭你们的车回昆明。
她终于上了车。车队开动了,车轮卷起滚滚烟尘,车队消失了好久,烟尘还没有散去。
她只爱我,这就是答案。铁山说。
伊利亚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啊了一声,好像一个梦游的人在说话。
伊利亚说,我不睡了,你开这么久的车,一定很累了,你睡吧,我看着你。
军官看着她,笑了,说,好啊,我也认得你。
走进房间,铁山亲吻了她。他亲吻伊利亚的时候,感觉到她的嘴唇是颤抖的,她全身似乎都在颤抖。伊利亚紧紧地搂着铁山的脖子,她对爱情的力量正是铁山期望的,是那种信仰般的力量,这种爱情只有在一个有信仰的人那里才能找到。现在,铁山在这个犹太女人那里感受到了。虽然伊利亚在自己的信仰上是软弱的,但只要从有信仰的人的一杯水中溢出一滴,也够别人饮用一生。伊利亚和阿尔伯特的区别在于,阿尔伯特所持守的《旧约》诫命,在她看来已经成了一种十分苍白的教条,她把信仰改换了颜色,变成了活生生的爱情,但这种爱情和一般的爱情不同,那是一种类似宗教信仰的忠诚的爱情,这就是铁山会和这样一个似乎不可能的爱情结缘的原因。因为铁山的理想主义,是一个美好的新世界,是一个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人具有高度觉悟的世界。人人都有一个高于物质的理想,有一份信念般的爱情。虽然在这两个人的信仰中,一个是有神论的,一个是无神论的,但有神论的伊利亚已经把神变成了她的爱情,铁山则把他的理想变成了神。
在楚雄还得过一夜。这一次阿尔伯特彻底地把车厢检查了一遍,铺好席子,让伊利亚躺下。他对伊利亚说,你放心睡吧,今晚不会有蚂蟥来打扰你。
马克说,你把她藏起来了吧!你用了什么迷魂药,把她的心引诱走了。你知道,伊利亚是爱阿尔伯特的,她是阿尔伯特的妻子。
伊利亚吓得全身哆嗦,无助地哭泣着。狼见他们钻进了驾驶室,都涌到前面来。它们发出的嗥叫在夜空中似乎有一种穿透性的力量,听来让人肝肠寸断。
伊利亚看了阿尔伯特一眼,说,我不睡了。
阿尔伯特突然想起南侨机工的司机跟他说过的话,遇到狼的时候,可以用车灯照它们,刺它们的眼睛。
阿尔伯特说,你别怕,伊利亚,会有办法的。
铁山说,她受了惊吓,你们不要打扰她。
阿尔伯特说,伊利亚,我们别说这些,好吗?今晚你好好睡一觉,我看着你,虫子不会来的,你可以放心睡觉。
伊利亚笑了一下,你真是个好人,阿尔伯特,你这么好的人,应该有更好的姑娘爱你。
里面亮着灯。马克对着门大声喊叫,他也有些醉了。他喊着铁山的名字。
伊利亚要上车,阿尔伯特突然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是用犹太话喊的,伊利亚怔了一下,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地露出一种笑,那是一种微笑,一种集合了所有无奈和痛苦的笑。
阿尔伯特急忙跑到她面前,发现伊利亚的眼睛和鼻孔周围,糊着几十只蚂蟥。伊利亚吓坏了,恐惧地在公路上大喊大叫,甩着头,可是蚂蟥就是不掉下来。
青,脸上总是流露出一种冷气,沉默寡言,一双深深的眼眸始终笼罩着忧郁。他真诚、无私,是一个彻底的共产主义信仰者。
我-铁红:女。伊利亚与铁山的女儿,混血儿但是长相和普通的中国人没什么区别,比较好看。1950年生,1957年和母亲来到以色列,后又定居美国,在那里上大学工作结婚。和母亲伊利亚一样,充满理想主义与幻想。
罕: 男。阿尔伯特和中国妻子的儿子,典型的混血儿,和我差不多大,我们在金三角相爱。个子不高,比较黑,但很精干,深陷的眼睛,不宜让人看到他的表情,眼神极其单纯,脸上有种忧伤的气质,沉默寡言。在金三角长大,与这里的人格格不入,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目标与信仰,一旦决定了就勇往直前,致死不悔,这导致了他的死亡。
人物简介:
阿尔伯特:男。德国犹太人,与伊利亚一起长大,二战时一起逃到中国。内向、刻板、目光游移不定,手中永远拿着一本《旧约》,穿着黑色的衣服,戴着黑色的毡帽,像一个拉比(犹太教执行教规律法并主持宗教仪式的人)。单纯,真诚地信神,拼命地挣钱。
伊利亚:女。德国犹太人,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二战时逃到中国。白皙的皮肤,有点儿厚的嘴唇,长长的黑色头发盘在头上,沉郁平静的表情令人有种安慰感,充满理想主义,耽于幻象。
马 克:男。美国人,二战时在中国参战,一名空军飞行员,穿着空军皮飞行服,英武不羁,在中国认识伊利亚,伊利亚后来嫁给他。信神,感情专一,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睿智豁达。
卡 尔:男。德国日耳曼人,伊利亚的初恋情人,后加入纳粹。黄黄的头发,连眉毛也是黄色的,这使他的眼睛看上去隐藏在后面,蓝色的眼睛,目光深邃,鼻子坚挺,嘴角下撇,上门牙暴出,不苟言笑,穿着一身军装,胸前别着徽章。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舍弃生命。
铁 山:男。中国人,比伊利亚稍大,伊利亚的第一任丈夫,抗日战争期间是国名党上尉军官,抗战胜利后起义参加共产党。长的高大英俊,略黑的脸庞,双眸很深,胡茬刮的发
张成功:男。中国人,国名党,团长,铁山的上司,解放后在金三角种植罂粟,成为那里的领导人,罕的养父。短脸。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一辈子深爱一个女子,得不到她也留不住她,就绑架了她的儿子当自己的养子,什么都不相信,只相信罂粟。经历很多。
约 翰:男。我的儿子,他的父亲是美国犹太人。又高又瘦,苍白的脸,眸子在淡黄色的眉毛下,仿佛蕴含着某种深意。沉默寡言,忧伤细腻,极度敏感,喜欢写诗,多愁善感,耽于幻想,诚实善良。参加了伊拉克战争,对战争感到疑惑。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