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献身

北村当代小说

下了蒙眼布,他叫了一声伊利亚,伊利亚看见他就哭了。阿尔伯特发现,他们在一个寨子里,不远处有人喧闹,好几个土匪在宰杀一只猪,杀猪人把刀捅进猪的心脏,可是伊利亚看见他分明把整只手都没入猪的身体里,血像细雾一样喷出来,猪立即发出嚎叫。她第一次看见杀猪,他们从来不吃猪肉,她也是第一次看见杀猪要把刀连同手一起刺入猪的身体。伊利亚吓得全身瑟瑟发抖,阿尔伯特上前抱住她。
阿尔伯特认出来了,是马克,是马克的飞机。他从机舱的玻璃上看见了他。马克向他伸出大拇指。阿尔伯特兴奋极了,对着飞机大喊大叫,示意飞机降落。
他们被关进一个废弃的猪圈中,里面发出恶臭。阿尔伯特和伊利亚被绑在一起,然后一起系在柱子上。伊利亚哭了,她用犹太语说,这就是你想当司机的下场,我不明白你究竟在想什么?想出这么个主意,现在神惩罚你,让你吃尽苦头。
马克说,我们天天训练在公路上起降,就是为了对滇缅公路护航,实行空中保护。我今天在这里巡逻,看见这辆车老停在这里不动,好像出了事情,我已经在上空盘旋一阵了。
阿尔伯特说,上海马上就要失守,只有中国的后方是安全的。
铁山在张成功的部队中算个另类,他是国民党军官,却爱看共产党的书,他对这类禁书中描绘的理想主义充满兴趣。共产主义,就是那个被描述为财产按需分配的社会,在那个社会中,人人都有很高的觉悟,在物质极大丰富的时候,人反而是没有私心的,不会因为欲望而抢夺财产,而是遵循需要的原则。实际上铁山在从军之前已经是大学的高材生,从那时起他就喜欢看这类书籍。他看到的书中这样描述:资本将从私人手中转归政府,然后从代表人民的政府手中转归人民,这是多么正确而惊心动魄的过程!铁山家是地主,拥有大量土地,他亲眼目睹他家的雇工尽其一生为他们做工,可是到最后仍是一贫如洗,他想离弃这种生活。中日战争爆发后,铁山终于找到了机会,他以抗日的名义逃避了家庭的责任,加入了在那条著名的烟尘滚滚的公路上出没的抗日军队。
红胡子说,这样说有道理,可是你们却把当兵的引来了,我帮你们,给你们马,还给你们水,因为你们是到中国逃难的,我可怜你们,所以帮你们,可是你们却引来当兵的,要抓我们。
阿尔伯特说,这不行,她是我的妻子,你不能把她带走。
阿尔伯特悄悄凑近伊利亚的耳朵说,有人会来救我们的,遇上土匪时,我已经把写好的布条系在车上。
阿尔伯特说,你怎么一点信心也没有,我们是上帝拣选的,他难道不保守他的子民吗?伊利亚,你离开神太远了,今天是神要试炼你。
阿尔伯特又凑近她耳朵说,我一路上做了记号,我把从泰国带回的颜料偷偷洒了一路。
伊利亚,你就那么没有信心吗?阿尔伯特说,亚伯拉罕敢把自己的儿子以撒当活祭献上,就是相信耶和华必预备,结果当他正在把以撒献上时,耶和华来了,救下了他的儿子。我们也是神的儿子,你就没有信心吗?
这时,我的母亲哭了。我要说的是,我母亲的信仰不坚定,至少在当时是这样,她不相信神奇的东西,但她相信一切浪漫的事物,比如爱情,还有人间的理想,但对于上帝这样的东西,只是作为她与生俱来的家庭信仰和传统。对于她个人来说,她更相信卡尔那样的激情;同样,她也相信铁山对人类平等生活的理想。至于卡尔和铁山有什么不同,却是她难以分辨的。
伊利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看见铁山走进寨子的空地上,红胡子也走了过去。他们在空地的桌子边坐下,说着什么,大约是谈什么交换条件吧。
对不起,我们犹太人从来不吃猪肉。阿尔伯特说,并不是我们故意要冒犯你们。
几个土匪把阿尔伯特硬是推出了寨子,还给了他一匹矮马,把他弄上马背,然后在马蹄前放枪,子弹在地上击起尘土,土匪们哈哈大笑。
说完转身出去。阿尔伯特目瞪口呆地看着伊利亚被拖出去。
阿尔伯特哭完了,意识到他还有救出伊利亚的一线希望,只要他赶快回去找到铁山,说不定还能把伊利亚救出来。他开始策马奔向五号公路——他的车抛锚的地方。
阿尔伯特说,我的神是信实的,我祷告神派铁山来救我们,没想到是通过马克来找到铁山。
土匪把伊利亚和阿尔伯特横放在矮马上一路狂奔,伊利亚被颠得感觉心脏都到了嗓子眼儿,她一路不停地吐,可是土匪不理她。她和阿尔伯特都被蒙上了眼布,看不见自己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即使让他们看见,她和阿尔伯特也认不出这是哪里。一路上耳边尽是矮马凌乱的马蹄声,他们没有听到红胡子唱歌。
他们会杀我们吗?伊利亚连牙齿都在打颤。
飞机在公路上降落,它的轮子在公路上擦起尘土,伴随着巨大的轰鸣,飞机稳稳地停在公路上,离阿尔伯特的车只有几十米。
红胡子一愣,哈哈大笑,你们的上帝没有用,他不会保护你们,他要是保护你们,你们就用不着到我们这里避难。快走吧,我放你走了。
红胡子走到阿尔伯特面前,说,你不讲义气,我帮你,你却骗我。
不会的。阿尔伯特说,神会保守我们,他会把我们举到高处。
伊利亚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铁山意识到,今天他做了一件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的事,为了救一个犹太女人,他脱离了他押送的车队,只身深入匪窝,生死未卜。现在,就是他活着回到昆明,恐怕也要受到张成功的一顿责骂,处分是轻的,说不定还会开除军籍。但铁山觉得,这似乎是一个宿命,他一定会这样做的,是为了那个女人吗?还是出于对犹太人的关心?铁山无法很好地做出分辨。说铁山爱上了伊利亚,恐怕连他自己也不会承认,但铁山知道,这个从远方而来的女人确实已经进入了他的心中。
马克说,我要离开了,现在请你看看飞行英雄的表演。
阿尔伯特不愿意离开,他想着伊利亚,流下了眼泪。可是只要他往回勒马,土匪就对他放枪,阿尔伯特只好离开。
伊利亚说,那他怎么办?
放心。阿尔伯特说,他们会想办法的。
伊利亚看到有几十个当兵的伏在那里。
红胡子说,这个道理我不讲了。
马受惊了,撒开蹄子就跑。阿尔伯特紧紧抓住马鞍,才没被颠下来。
犹太女人的到来,打破了铁山心中的平静。这个白皙的犹太姑娘对他的书强烈的好奇引发了铁山的兴趣。在他开始阅读那些由于国共合作而解禁的书之后,没人问过他在读什么,只有这个姑娘,这个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人,她对铁山描述的未来生活充满向往。
伊利亚在房间里被关了许久,天黑时,她听到了激烈的枪声。伊利亚从窗户的格栅看出去,山崖下有一些人在朝这里放枪,她意识到有可能是有人来救她了,伊利亚的心激烈地跳动起来。可是枪响了一个多小时,那些人还是没有上来的迹象。
他用马鞭指向伊利亚,他的手下立即上前,抓住伊利亚往外拖,伊利亚吓得大喊大叫。
……伊利亚被塞进一间房里,是个卧室,里面散发出呛人的羊骚味儿,还有一股奇怪的奶味儿。伊利亚惊恐万状,把头摆来摆去。
可是好久都没有车经过,阿尔伯特要绝望了。这时,天上响起飞机的轰鸣声,一架飞机飞过来,在阿尔伯特的上空盘旋。阿尔伯特看见它老不走,总在他头上飞,越飞越低。有一次它甚至擦着树梢飞过,机翼削掉了一些树叶,哗哗地落下来,好像在对他示意。
马克从飞机上爬下来。
阿尔伯特拼命挣扎。这时红胡子又转回来,对他说,我把女人留下,你可以走了,你可以回去开你的车。
铁山被他们推进去。土匪又在马蹄边放枪,矮马受惊,撒腿往山崖下跑。
伊利亚突然想到了铁山,这种想像让她一下从极度的沮丧中振奋起来。在伊利亚的想像中,那个会来救他们的人一定是铁山,因为上一次就是铁山从土匪手中把他们救出来的。现在,伊利亚坐在臭不可闻的猪圈里,想像着英俊的铁山突然神奇地降临山寨,然后从空中将他们救出。这是惟一的希望。
阿尔伯特说,他们骗了土匪,说要给他们枪支来换你,他们答应了,但要铁山留下来做人质。
伊利亚从窗户看到这一幕,她趴在窗台上哭起来。就在那一刹那,她感到绝望,她突然不相信任何有希望的东西,包括铁山,都在这瞬间离她远去。伊利亚想不到离开了德国的死亡阴影,千辛万苦来到中国,却落到了要被土匪奸污的下场。
伊利亚在山崖下见到了阿尔伯特,她扑到他怀里,阿尔伯特紧紧抱着她。
这就是你说的安全。伊利亚说,现在,他们要像杀猪一样杀了我们。
啊?伊利亚说,你真的在找死吗?阿尔伯特,你想让他们尽快杀了我们是不是!
红胡子想了想,叹口气,说,你这样说也有道理。我听你说的话都有道理,因为我是讲道理的人。
阿尔伯特说,你怎么能这么准确地降在这里,你太棒了,马克。
阿尔伯特说,后来才认识的,我的车是军车,但这是我花钱买的,我是亨通汽运公司的。
可是他们找到这里也爬不上来。伊利亚说,铁山就是能找到也未必能攻占得了。阿尔伯特叹了口气,说,我们得仰望神,伊利亚,我们祷告吧。
阿尔伯特被拉到寨子前面的空地上,一个土匪用竹板把他打了一顿,他的后背又红又肿。伊利亚看到这一切很害怕,在一旁哭着。
阿尔伯特却坚持说,我在祷告中得到证据,神一定会派人来救我们,而且他就是铁山。
阿尔伯特喘着气说,不……不是我们引来的,他们是路过的,我和他们不认识。
快走!他喊道。
可是,伊利亚不相信铁山会神奇地出现,虽然她也许从内心已经爱上了这个英俊的中国军官,但她过于理性的大脑却始终不相信神奇的事,这也是伊利亚的信仰苍白薄弱的原因。她说,铁山不会出现的,不可能有这么神奇的事。
红胡子说,不认识?不认识他们会给你车吗?你开的是军车。
伊利亚也跟着祷告一遍。祷告完毕,他们觉得心中平安了许多。
伊利亚笑起来,她觉得阿尔伯特实在是够傻的,他会相信那些从未见过的东西。她问阿尔伯特,铁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公路上?他会凑巧看见你的车和布条吗?说不定现在你的车已经被人偷了。
阿尔伯特说,土匪掌握着地势,打不下来,也攻不上去,所以铁山决定自己一个人上去,把你换下来。
阿尔伯特说,我们被土匪劫了,伊利亚现在被他们留在寨子里,他们放了我,可是伊利亚很危险。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是我的祷告蒙神垂听。
马克说,你不能离开,你还要回到伊利亚的地方。
阿尔伯特说,你不能污辱她,我们的上帝会惩罚你的。
他用了一个小时才回到公路,阿尔伯特惊喜地发现,他的车还在那里,歪歪地停在路边。他知道,车的电瓶被拆走了,谁也弄不走它,当然,阿尔伯特自己也开不动它。他只好在路边等车,他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搭车回昆明找铁山。
阿尔伯特说,不这样做才早死呢,难道你不想有人来救我们吗?
他说,今天晚上,她要跟我走。
土匪把他们推进房间,里面有一张床和桌子。土匪送来了粑粑①和猪肉,阿尔伯特和伊利亚不吃猪肉,把红胡子惹恼了。他踢开门,叫道,你们不吃猪肉吗?我拿猪肉给你们,你们都不吃吗?
铁山被关进了一间地牢,实际上这是一个冬天用来储藏食品的泥土洞,外面有好几个土匪把守着。铁山感觉到洞里的湿气很重,只一会儿功夫,他竟然感到腿肚子疼了。地上有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虫子在爬着,有一种颜色鲜红的虫子,让铁山说不出的恶心。
伊利亚又哭了,她虽然有信仰,但在事情来临时,神对于她来说是遥远的。
阿尔伯特说,好的,我留了路标,你看,就是红色的颜料。
马克说,你别急,我马上和铁山联络,你留在这里,我们一定能把伊利亚救出来。铁山今天押车,一会儿能到永平,离这里不远,我用无线电可以联络到他,他们这一趟的护航任务就是交给我完成的。
阿尔伯特说,我没有骗你,你要是拿走了我的钱,我就买不了车,我要靠它挣钱。
伊利亚哭了,说,他会死的,那些人会把他杀掉。
这样,这个英俊的喜欢走极端的年轻军官的情感之门就訇然打开了。
红胡子说,这样说也有道理,好吧,我不打你了,我还请你吃猪肉,不过,你的女人要留下,我看上她了。
伊利亚奇怪地问,你做了什么?你这样太冒险了,惹恼了他们,会马上要了我们的命。
马蹄声消停,伊利亚被人从马上扛下来,她在地上站不住,差点儿摔倒。阿尔伯特被摘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房间把伊利亚带出去。当伊利亚走到路口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得救了,他们把她弄到一匹马上,可是,伊利亚发现铁山没有和她一起走,而是被他们绑起来了。伊利亚大声喊着铁山的名字,铁山却一直向她示意,让她迅速离开。
马克发动飞机,在阿尔伯特的眼前,飞机在公路上只滑行了不到一百米就起飞了。在巨大的烟尘中,飞机朝北方飞去。
但军队里并没有他的同道,只有乏味的押送生活。车队卷起的漫漫尘土,平添他的孤寂,只有他的书给他安慰。
他们屈膝跪下,阿尔伯特代祷:耶和华我们的主,请您高举您的右手,救我们脱离险境,脱离恶人的篱笆,请听我们唉哼的声音,体察您子民的苦楚,现在您的子民陷于深坑,仇敌辱骂我们,他们要杀我们,把我们抛在荒野。耶和华啊,您是拯救的神!求您从深渊搭救我们,我们就称颂您的名,在我们急难的日子,不要向我们掩面,求您除去恶人的名,救我们离开此地,保守我们平安。
伊利亚,没事的。阿尔伯特轻拍她的后背。
枪声停了,响起了哇啦哇啦的说话声,接着伊利亚看见了惊人的一幕:铁山出现了,他一个人突然扔下枪,径直地朝这里走过来。
他的马鞭在桌上敲得啪啪作响,伊利亚吓得直哆嗦。
铁 山:男。中国人,比伊利亚稍大,伊利亚的第一任丈夫,抗日战争期间是国名党上尉军官,抗战胜利后起义参加共产党。长的高大英俊,略黑的脸庞,双眸很深,胡茬刮的发
约 翰:男。我的儿子,他的父亲是美国犹太人。又高又瘦,苍白的脸,眸子在淡黄色的眉毛下,仿佛蕴含着某种深意。沉默寡言,忧伤细腻,极度敏感,喜欢写诗,多愁善感,耽于幻想,诚实善良。参加了伊拉克战争,对战争感到疑惑。
阿尔伯特:男。德国犹太人,与伊利亚一起长大,二战时一起逃到中国。内向、刻板、目光游移不定,手中永远拿着一本《旧约》,穿着黑色的衣服,戴着黑色的毡帽,像一个拉比(犹太教执行教规律法并主持宗教仪式的人)。单纯,真诚地信神,拼命地挣钱。
马 克:男。美国人,二战时在中国参战,一名空军飞行员,穿着空军皮飞行服,英武不羁,在中国认识伊利亚,伊利亚后来嫁给他。信神,感情专一,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睿智豁达。
罕: 男。阿尔伯特和中国妻子的儿子,典型的混血儿,和我差不多大,我们在金三角相爱。个子不高,比较黑,但很精干,深陷的眼睛,不宜让人看到他的表情,眼神极其单纯,脸上有种忧伤的气质,沉默寡言。在金三角长大,与这里的人格格不入,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目标与信仰,一旦决定了就勇往直前,致死不悔,这导致了他的死亡。
张成功:男。中国人,国名党,团长,铁山的上司,解放后在金三角种植罂粟,成为那里的领导人,罕的养父。短脸。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一辈子深爱一个女子,得不到她也留不住她,就绑架了她的儿子当自己的养子,什么都不相信,只相信罂粟。经历很多。
我-铁红:女。伊利亚与铁山的女儿,混血儿但是长相和普通的中国人没什么区别,比较好看。1950年生,1957年和母亲来到以色列,后又定居美国,在那里上大学工作结婚。和母亲伊利亚一样,充满理想主义与幻想。
青,脸上总是流露出一种冷气,沉默寡言,一双深深的眼眸始终笼罩着忧郁。他真诚、无私,是一个彻底的共产主义信仰者。
伊利亚:女。德国犹太人,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二战时逃到中国。白皙的皮肤,有点儿厚的嘴唇,长长的黑色头发盘在头上,沉郁平静的表情令人有种安慰感,充满理想主义,耽于幻象。
卡 尔:男。德国日耳曼人,伊利亚的初恋情人,后加入纳粹。黄黄的头发,连眉毛也是黄色的,这使他的眼睛看上去隐藏在后面,蓝色的眼睛,目光深邃,鼻子坚挺,嘴角下撇,上门牙暴出,不苟言笑,穿着一身军装,胸前别着徽章。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舍弃生命。
人物简介: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