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八章

北村当代小说

他看见周渔坐在床沿上,抽烟。
中山说,周渔,也许——周渔再次打断他:你什么也不要说,我要睡觉。
行,你讲一讲堕落的故事,我想听,我也准备堕落了。
这是周渔第一次抽烟。她醒来好久了,烟抽到了尽头。
你还是不知道?……我认为人不可能同时有两次爱情的,对不对?这是怎么一回事,中山?你去山上,把陈清从坟墓里挖出来,问他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周渔又问,如果他们有爱情,那我和陈清算什么呢?
中山。周渔问,他们会有爱情吗?
我还是不知道。
后来周渔果然睡着了,但睡得很不踏实。中山点上一支烟,在边上守护她。中山在想一些问题,看来周渔是真的爱陈清,可为什么这爱情还是留不住他,反而把他推给了李兰呢?中山的确无法否认他们的爱情,但也无法否认李兰说的,陈清和李兰短暂相处的日子多么愉快。陈清到底爱谁?这是中山永远不可能知道的。想到这里,中山的头开始隐隐作痛,渐渐滋生了一种知难而退的感觉。他想起了秀。
我不能去。
你不能去?……他背着我去跟那个女人睡觉,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一声?我不会不让他去,看来跟别的女人睡觉是很舒服的,就像我现在抽烟一样,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难受,堕落是很舒服的。
……我不知道。中山摇摇头。
周渔,你不要这样讲。中山说,我把他们相处的情形给你说一说,也许事情并不如你想象的那样。
他爱上了你。但他对你还不了解,这需要时间。可你不给他时间,只要有机会你总是揪住他的胳臂问,你爱不爱我?他说我爱你。你还是不放心,问,你真的爱我吗?你是不是说假话?你好像在说假话。陈清只好一笑,说,你要我怎么说?你说,看上去你好像在应付我,你在应付人时总是这样笑一笑的。陈清于是无话可说,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可是你依然不屈不挠,非得要陈清把爱证明出来。陈清想了半天,好不容易说,我不爱你,天天来回在火车上奔波干什么?你一听有道理,才放下心来。你放下了心,陈清却已疲惫不堪。他坐了几个钟头的火车,很困了。现在他却睡不着了。后来他对李兰说,周渔为什么一定要我表白呢,她难道看不出来吗?她要真爱我,就让我睡觉。
再看看周渔,仿佛睡得很熟,但惊慌的乌云尚未从她身上退去。她睡得很不安分,会突然一哆嗦,或者打个冷颤;有时还会吃惊地发出“啊!啊!”的惊叫。中山看见她突然睁开惊恐的眼睛,以为她醒了,但马上她又合上了眼睛。中山想,周渔完了。中山迷迷糊糊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徜徉在爱情的幸福海洋中,那真是一个海洋,到处是幸福的海水,可以游泳。爱情主要就是游泳,他自由自在地上下翻覆,像一只海豚那样游,左边是周渔,右边是李兰,他有两个爱人,分别挽着他的手,正游得畅快,突然中山不安起来:我怎么能有两个爱人呢?中山立刻觉得一阵愧疚、自责和空虚一同袭来,这时就看见不远处游来一个人,是陈清。中山在水中慌乱地扑腾,幸福的海洋变成了呛人的海水,他被呛得快喘不过气来了,然后他就醒了。
要讲李兰和陈清的故事,还是得先从你这里讲起,因为,陈清实际上是你拱手送给李兰的一件礼物。陈清的确是爱你的,尤其是在遇见李兰之前。在你们毕业刚分开时,陈清心中只有你,他逢人就讲你,夸耀你的可爱、纯洁。只有他自己知道,你小时候受过的凌辱使陈清对你的感情,由同情、内疚转变为爱,他本无须内疚的,但他却对一个好友说,奇怪,我就是感到内疚,我为什么不在她十四岁时遇上她。只有真爱一个人时才会这么想。但你注意,他的爱是从内疚开始的。
中山!周渔叫住了他,你要到哪里去?
周渔大声道:中山!你不爱我就算了,别这么说陈清!
他用手捂住我嘴巴,我看见他下垂的肚皮和起皱的后脖梗子,只觉得这是我见到的最丑陋的人体,我一点儿想不到人的身体会这么丑,而我就是从这个人体中降生出来的。
周渔摇摇头。
中山掏出烟来抽。他沉默了好久,说,想不到你真可怜。可是我看你一点感动也没有。周渔说。
走到同学阿珍家门外,我突然哭了,蹲在阿珍的窗户底下流着泪,不敢出声,心想,阿珍,同学们,永别了。这时我听见里面传出说话声。我趴在窗户上,看见阿珍的父母正在切鸭肉,桌上摆了好多菜。阿珍的父亲对阿珍说,阿珍,你要好好念书,我和你母亲这么爱你,你要懂事,你看隔壁伢妹,她父亲老打她,整天叫,多苦,所以阿珍你要珍惜。
中山勉强笑了一下:放心,总不会到坟墓里去,还没到时候。
我听了哇地一声痛哭出来,阿珍一家走出来。当晚,他们把我留下了,我没有提自杀的事。从此,我也没自杀过,但我的心死了。直到两年后,我考上了艺校,终于离开了父亲。
中山在秀家里吃饭。中山是秀硬拖来的,中山本来并不想来,秀拖他来的时候,他心中空虚,就跟着来了。中山觉得周渔抛弃了他,她一年下来跟他扯不清,最终还是抛弃他了。中山的脑子没有能力理清楚周渔那鱼网似的心情,反而,他觉得他被抛弃了。
我彻底绝望了,尤其是母亲的态度,使我怀疑活着的意义。我终于下了决心。
所以中山,你现在该明白了,为什么我和陈清那么好,因为他使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爱没有死绝,还值得活下去。中山,你为什么不流泪?那次我也是这样讲给陈清听,他一听完就流泪了,发誓要好好爱我,一辈子不分离。中山,你呢?你为什么不流泪?
中山又问:你不在意我抽烟?我记得你是不喜欢男人抽烟的。
周渔冷冷地:但它毕竟发生了,只要发生过一次,这个世界就让人痛苦得绝望。
父亲呆在那里。我以为他害怕了,谁知他越发疯狂了,我哭喊:父亲真坏,太坏了!
我忍不住恶心,吐了出来。经历过这一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是可以发生的。
周渔疑惑地摇摇头。
中山说,至少他应该做到一点,干脆搬去跟你住一起好了,干吗搞得那么复杂,两地跑?这事儿我整不明白,反正我觉得有问题。
两人都沉默了。——中山好久才抬起头来,说,你没有发现我抽烟?
这是我一生最耻辱的时刻。
你没注意?见到你后我就戒了烟,可最近不知怎么,又抽上了。
一个晚上,我向池塘走去。
你是说你习以为常了吗?周渔问,你不觉得经历过这些之后,还有理想,这理想才可贵吗?
周渔把酒杯重重放下,站起来:你以为陈清只是会说话吗?
我说他什么啦?中山辩解道,我到底说他什么啦?我一提到他你就对我发火,对我公平不公平?——我同情你的遭遇,但这样的父亲也是少有,全国也算不出几个,周渔,你还是不能这么想不开,好人多。
我用这五十块钱,买了乐果和安眠药。可我还没下决心。那天我没去上学,从早到晚坐在池塘边直愣愣地看对岸的一只鹅。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我从池塘边回到家,听见母亲在房间里哭,我大约明白了。回到房间听见母亲还在哭,一阵伤心蹿上来,我忍不住也大哭起来。母亲听见我哭,她倒止住了哭。她好像在朝我这边走过来。我想我似乎看到了即将到来的结局:母亲和父亲离婚,然后带着我远走高飞,我会丢下安眠药,长出翅膀,擦去眼泪,把一切都忘记掉,然后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没有痛苦,没有眼泪,眼泪都变成了清泉,整日哗哗地流淌,那里也没有人,因为人让我害怕,只有我和母亲———母亲推门进来,止住了我的想象。我缩在床角,看见母亲坐到了床上,慢慢往我这边挪。我的委屈倾泻而出,大声哭起来,但母亲却出乎意料地阻止了我的哭泣:别哭!你想让街坊邻居都听见吗?我被吓得噤了声,恐惧地望着她,因为母亲的表情很严厉,她问我父亲的话让我惊呆了。母亲最后严厉警告我不得把这事露出去。别把我的脸都丢尽了!她说。
周渔说,我只是没注意——中山摁灭烟头,疲惫不堪地站起来,说,周渔,我该走了。
这——中山说,因——为我见过比这更操蛋的事,尽管我是孤儿,什么都见过。
中山点点头,所以,我觉得……我只是不像陈清那么会说话,但我实在,我会为你做一切。我觉得做点实事的好。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