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一章

北村当代小说

秀也摆手,中山,我给你越搅越糊涂了,咱不是周渔陈清那种人,咱是开车俩大老粗,想简单点好。中山,你别再喝了,你已经醉了。
我现在明白了,爱情就是做菜和做爱,这是你说的。中山点燃一支烟。
中山拥了拥她,说,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想事儿,我想,无论如何,陈清和周渔那——更像爱情一些,我想是这个道理。
秀愣了一下:爱情——就是帮他做菜,关心他呗!
中山在心里承认,他不爱秀。所以,刚做爱完毕,秀钻进他怀中撒娇说她跟他是第一次时,中山非但没有快乐,反而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他知道这是对她没有爱情的表现。所以他用冷冰的口气讥讽她说,嘿,你又不是处女,还不好意思。中山想,这句话是很尖刻的,像是对敌人说的,不该是对情人说的。由此可见,两个没有感情的人硬要扯在一起,其结果就是变成敌人。
我也很快乐。秀把头都埋进中山的胸脯。
陈清有情人。秀说。
秀又去夺他酒杯,中山不让她夺,酒杯掉地上碎了。中山愣愣地看着地上的杯子,突然狠狠踩了一脚:——操他的,我是想醉,可他妈的——就不醉!偏醉不了!
我去找李兰。中山说。
中山愣了一下,叹了口气,去接另一支烟。
中山想到这里。对秀说,说实在的,秀,我还是羡慕周渔和陈清,我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我想,爱情这东西……总得跟生活里别的东西有点不一样,是吧?生活嘛天天在变,总要有一种东西是……不变的,是吧?这样人才活得踏实。你看陈清他们,人都死了一年了,还是没变。……秀听了好久没有说话。后来她说,给我来支烟。
中山道,抛弃什么呀,你说吧。
秀嘟囔道,人家和你是——第一次嘛。
秀说,这有什么奇怪?多少人都这样吗。中山摇头,不对。
本来不想告诉你,因为怕周渔对陈清失望,投入你的怀抱。秀又吸了几口,好像下了决心。今天就告诉你吧,你说的那个爱情神话全他妈是鬼话!世上哪有什么爱情!我能为你中山做这一桌的菜就算不错了。
秀说,要是两个人有意思,天天盯着对方看,都不想给对方做菜,喝西北风,成吗?
你放手,我要去穿衣服。中山说。
两人飞快地宽衣解带,像惊慌的兔子。然后狂风暴雨了几分钟就结束了。中山疲惫地趴在了秀身上。
中山,你别躲我的话,我可把什么都给你了。秀说,告诉你,自从我离婚以后,没人碰过我的身子,你是第一个。
秀做了丰盛的菜,有中山爱吃的糖醋鱼,还有酒。中山喝了很多酒,秀劝他不要喝太多,可中山不依。秀说,中山,你多吃点菜,都是我特意为你做的。你看,我对你多好,我为你做菜,可是你却宁愿去为别人做菜,中山,你这脑子想想,哪一样好?放着舒服不要,宁愿去当奴才。
秀说,感情不就是爱情吗?中山,你都把我搅糊涂了。
秀紧抱着中山不让他起来:你像——狮子一样。今天——快了点儿,还是很好,中山,我喜欢你。
中山道:——那——爱谁就是为谁做菜,那——互相爱——得——互相做菜?
秀不放:不要嘛,抱久一点嘛,第一次嘛——中山,我——秀低下头,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秀——这——中山猛吸烟,在床上坐下来。
中山就呆在那里。过了半晌他才问:陈清的情人不是周渔?
你快乐吗?秀问。
秀笑了:得,去吧,赶紧,你就说是我让你去的,去晚了人家可回三明了,六点的火车。
秀说,哎,我给你买了十几条烟,5条中华,10条三五,都放在这儿,等会儿你带走。
中山摇摇头,不对!——你别蒙我,那不叫爱情,那——叫感情。
秀是不抽烟的。不过中山还是为她点上了一支。秀吸了两口,说,如果我对你说点什么,你不会抛弃我吧?
你到底要说什么呀?
我问你。中山拍拍她的肩,说,按你这么说,两个没意思的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互相——做做菜,这爱情就出来了?
你别打花腔了,你就是一点也不喜欢我。
中山摆摆手,还是不对,照你这么说,天底下随便找两人,一男一女,都能成喽?
……中山穿好了衣服。秀看着中山的眼睛说,中山,你不爱我。
说完眼角挤出两滴眼泪。
别。中山挣脱她的手:我还是把衣服穿上,待会儿被烟灰烫着。他下了床,快速地穿衣,似乎要掩饰在秀面前暴露的难堪。
秀推推他,说,你出汗了。她摸摸自己额头说,我也有汗。中山慢慢睁开眼。
秀上前抱他。中山蜷缩在床上像婴儿一样。秀抱住了中山,他的身体在发抖。
秀问他,你想吐吗?中山摇摇头,打着寒颤说,我……我不想吐。秀把他冷冰的手牵进自己怀中,牵进了胸脯。中山闭了一下眼。秀轻轻问,她——让你碰了吗?中山仍紧闭眼睛,摇摇头。秀说,那叫什么爱情,连碰都不让你碰,中山。中山开始揉捏她的乳房。秀也闭上了眼睛,说,中山,我好舒服。中山更快地抚摸。秀说,中山,这才叫爱情,做爱做爱,爱得做出来才叫爱情。
你怎么连老婆跟情人都分不清呢!秀摁灭烟头,站起身来说,我也是上周才知道的,陈清的情人叫李兰,是我嫂的妹妹,现在还住在我嫂家呢。哼,这陈清也真有能耐,死了那么久还能让两个女人为他疯,八成是借尸还魂了。好了,中山,该讲的我都讲了,现在你可以去找周渔领赏了,她要知道了没准会投入你怀抱,你这回满意了吧?滚吧。
嗯。中山道。
你不喜欢我就不要碰我。
中山说,我明白了,爱情就是做菜。——可——可人家不领这个情。秀说,对呀,这叫单相思,单相思有什么意思?中山,让别人爱那才叫有意思,我爱你,还不好吗?中山: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爱情?
秀夺下他的酒杯:你醉了,中山。
中山穿上外衣就走。秀急忙叫道,你还真去呀!妈的我算瞎了狗眼!
中山说,嘿,又不是处女,还不好意思。
中山愣住了。他干干地咽了一口,出门走了。穗子站在门口,冷漠地看着周渔。
中山眼看机会又要失去,他像疯牛一样不顾一切地抱住周渔,紧紧地不松手。周渔不停地挣扎,喊,你在干什么?
中山语无伦次地:——周——渔,告——诉我,他——是怎么吻你的?
你说什么?周渔惊异地问。爸爸不喜欢我?
不对。中山摇头。我是爱你的。
不对。中山悲伤地摇头,你误解我了。
死人是不会吵架的。周渔说。
他是在跟爸爸吵架么?穗子问。
中山点点头。周渔终于点点头:那你就吻吧——可是中山突然没信心了,他自己也觉得非常奇怪,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吻她。
我也不相信。周渔说,可我只感到这些。
他不喜欢你结婚。穗子皱着眉。你就那么想结婚吗?
周渔疑惑地问:——你怎么啦?
……中山呆了一刻,站起来。他突然感到凉风吹过,陈清在遗像上微笑着。死人比活人好。中山说。
图书馆。这里永远是安静的,即使有一些谈论声也是压抑的。周渔坐在窗边发愣,她已经四天没来上班了,主任也没责怪她。自从陈清死后,她就有一天没一天的,大家都习惯了。旁边几个管理员在议论怎样才能买到好衣服。教你们一个诀窍。小华说,专找名牌专卖店买打折的衣服。
中山立刻惶恐了。因为他知道他冲动了。周渔感到有东西抵着她的下部。周渔立即变得屈辱,她用力一推,终于把中山推开。
中山毫无信心:教我——他——是怎么吻你的,告诉我——周渔慢慢明白了,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阴晦。她的嘴唇颤抖着,突然推开他,大声道:不会接吻就不要来!
可我听见爸爸在吵。穗子说,他不喜欢你。
……我没有信心。中山道。我怕你不高兴,周渔,就是太爱你了才这样,陈清未必比我更爱你——住口!周渔吼道,我不想你谈论陈清!
周渔的目光使他魂飞魄散。她喘着气说,你每一次都这样吗?你都是这样开始爱的吗?
可是我感觉不到。周渔说,我感到你就是只想在床上,你总是把我抱到床上。
周渔和穗子已经吃完了饭,穗子在黑暗中唱歌,周渔在浇花。中山走到她面前,周渔问他为什么不出车,中山不说话,突然拦腰将她抱起,冲进卧室,掉下的花壶的声音使穗子的歌声戛然而止。中山把周渔放在床上,关上门。周渔也不反抗,她的眸子在暮色中闪亮。中山俯身抱她,他的语调突然变得极其无助和悲哀:——周渔教教我!他吻着她的脸——周渔,我要吻你的嘴唇,教教我!——中山的恳求中连哭声都带出来了——答应我,吻我好吗?
你只不过想和我做爱罢了。周渔说。
周渔:他?
你不要说陈清了好不好。周渔说,中山,你吻我我没拒绝,是你在谈陈清,是你要把死人拖出来教你如何接吻。
周渔呆呆地看着女儿。穗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和她对视,周渔觉得好像是陈清在看自己。穗子转身走到阳台上,缥缈的歌声由童声缓慢地唱出,缭绕在暮色里。周渔一阵孤单,抱紧了身体。
中山终于把嘴唇压到了周渔的嘴唇上。周渔直直地看着他,好像有一些感动了。她双手捧起中山的脸:——中山,你真的那么想吻我?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