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章

北村当代小说

周渔说,有,不过全放在第二位,约好似的。小华叹了一口气:也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嘛。不过周渔,我也劝你一句,结婚吧,结了婚好好上班,你再不上班——小华停了一下,我给你透一句,明年初裁员一半,你肯定给裁掉。
不是采购员搞推销,你发神经啊?列车长笑他,坐火车好玩?为什么不去坐飞机。
秀琴说,可惜男装很少打折,我想给老公买一件。
我不是采购员。
周渔一把把他抱住:你就用钱铺铁路吧。
陈清说有两个办法,一是我躺在铁轨上铺铁路,这样你就会永远爱我了。要不我用钱铺铁路,我会拼命地赚钱,赚来的所有的钱都用作路费来看你,一周两趟,怎么样?
不不不。小华连忙说,就只是——看你很不喜欢——怎么说呢?你不爱逛街,不关心外面发生的事,从来不跳舞,也不泡吧,那你整天干什么?真的——就在想一个人?你整天就在想一个死去的人?
周渔愣愣地,没吱声。后来她说,裁掉好了,更清净了。
周渔警惕地问,你怀疑我爱陈清?
死人不能复生,但活人可以死啊。周渔说。
周渔说,谈感情还有不好意思的?
铺铁路?周渔问。
小华笑:不够潇洒呗,电视上是不是没一个谈感情的?
红芳说,安诺基的也不错,不过,成本也就一折左右,衣服这东西,暴利。
这句话让小华听上去心慌慌的。她换了个话头,问,那个司机怎么样?我看他对你挺好的。
陈清美美地睡了个好觉。陈清把故事讲给周渔听,周渔哭成个泪人儿。她非得让陈清坐卧铺不可,陈清只好坐了一两回,再坐就吃不消了,两人都要没饭吃。列车长给他想了个办法:不困时坐硬座,人少时还可以躺下睡觉;人多时去坐茶座;茶座人多,就去买卧铺。可是,陈清坐硬座还是多,睡卧铺少。就这样,他一个月就得吃半个月快餐面了。
这个主意不错啊。秀琴说,我今天还看见艾格专卖店打三折,五百块钱的卖一百五十。
我是去看我妻子,两地分居。
所以才去泡泡吧呀。小华说。
说到老公,大家都朝周渔看了一眼,周渔也恰巧看过来,大家有些尴尬。小华缓和气氛说,我们这儿对老公最好的,数周渔。
周渔笑了一下。秀琴、红芳去整理刊物了,小华和周渔沉默着。突然小华说,周渔,陈清也走一年了,你也不能老这样。死人不能复生。
小华看了她一眼:我明白了,有一个地方,最清净,没有比它更清净的地方了。
好到什么程度?周渔问。
小华说,现在人都不好意思谈感情了,又不是真的没感情。
毕业分配那年,周渔留在了省城,陈清回三明市设计院当了一名电工。周渔抱怨陈清不想办法留下来和她在一起,不过她也知道陈清没办法。周渔哭干了眼泪,抱住陈清不让走,他们在火车站紧紧拥抱在一起,旅客纷纷探出头来看他们,因为他们动情的情形只会在电影里出现,以为在拍戏。陈清说,别人都在看我们呢。周渔说,我不管。陈清说,我走了,你不要老上街,老上街你就要变了,周渔说,我不上街。陈清又说,不要去跳舞,去跳舞你就把我忘了。周渔说我决不让别人碰我一个小指头。陈清说,周渔,我还是没有信心,要不我们分手吧?周渔就当众哭起来,陈清,你这人这么无情,这种话说得出口。陈清说,我是没有办法,我觉得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没有人在这样热闹的城市为乡下一个穷电工守身如玉。周渔绝望地说,我怎么才能让你相信呢?这时陈清突然说,死。死?周渔惊异的止住了哭泣。陈清改口说,我是说——我去死,那就好了。我去铺铁路。
周渔注视着小华,没说话。
这一铺铺了三年,陈清果然一周两次来回两地跑。一个电工想调到省城是困难的,陈清只好省吃俭用,把钱都花在铁路上。周二下午提早下班,刚好赶到车站最后一分钟买票上车,他能每次掐得那么准。在省城过一夜周三上午回三明;周五傍晚再来一趟,周日深夜坐上海的过路车回三明。每当分别的时候,周渔都要哭,有时就哭得死去活来。陈清总是拖到最后一分钟才赶到车站,为了能和周渔多呆一分钟,他学会了这个本领,毫厘不爽。列车长都跟他混熟了,逗他:采购员吧?一周两趟,还舍不得坐卧铺?赚来的钱留着干什么,塞棺材缝呀?
你以为我们有什么好玩?周渔问,你不觉得——很无聊?
周渔意识到她说的那“地方”是什么,小华走了,周渔仿佛看到陈清坐在最远的一张桌子上,从报纸上慢慢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你真的那么爱陈清?小华看着她问,还是躲避一点什么?
昨天看电视采访女性择偶,十个人都把经济放在第一位,没有一个把感情放在第一位的。
打灯笼难找。小华道。
周渔立刻回过头去,不看他。她的胸脯起伏着,似乎空气不够呼吸。帮帮我,陈清。她在内心喊道,我害怕,我越来越害怕可你不在我身边。我怕上班,怕工作,怕跳舞,怕泡吧,我怕竞争上岗,它们使我没有快乐,陈清,你真无情,你让我刚尝了一口美酒,就把它倒掉了。
小华说,名牌有型,衣服一样,三折价。
陈清和周渔的爱情开始于那年夏天,痛苦也开始于那年夏天。陈清一死,爱情留下来,痛苦他带走了。
列车长恍悟点头,好久不说话。把他带到列车员消息室,看你累的,打个盹吧,就此一次下不为例,唉,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中山眼看机会又要失去,他像疯牛一样不顾一切地抱住周渔,紧紧地不松手。周渔不停地挣扎,喊,你在干什么?
周渔疑惑地问:——你怎么啦?
中山愣住了。他干干地咽了一口,出门走了。穗子站在门口,冷漠地看着周渔。
他是在跟爸爸吵架么?穗子问。
可我听见爸爸在吵。穗子说,他不喜欢你。
中山语无伦次地:——周——渔,告——诉我,他——是怎么吻你的?
图书馆。这里永远是安静的,即使有一些谈论声也是压抑的。周渔坐在窗边发愣,她已经四天没来上班了,主任也没责怪她。自从陈清死后,她就有一天没一天的,大家都习惯了。旁边几个管理员在议论怎样才能买到好衣服。教你们一个诀窍。小华说,专找名牌专卖店买打折的衣服。
我也不相信。周渔说,可我只感到这些。
死人是不会吵架的。周渔说。
……我没有信心。中山道。我怕你不高兴,周渔,就是太爱你了才这样,陈清未必比我更爱你——住口!周渔吼道,我不想你谈论陈清!
中山终于把嘴唇压到了周渔的嘴唇上。周渔直直地看着他,好像有一些感动了。她双手捧起中山的脸:——中山,你真的那么想吻我?
中山立刻惶恐了。因为他知道他冲动了。周渔感到有东西抵着她的下部。周渔立即变得屈辱,她用力一推,终于把中山推开。
不对。中山悲伤地摇头,你误解我了。
……中山呆了一刻,站起来。他突然感到凉风吹过,陈清在遗像上微笑着。死人比活人好。中山说。
中山毫无信心:教我——他——是怎么吻你的,告诉我——周渔慢慢明白了,她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阴晦。她的嘴唇颤抖着,突然推开他,大声道:不会接吻就不要来!
你不要说陈清了好不好。周渔说,中山,你吻我我没拒绝,是你在谈陈清,是你要把死人拖出来教你如何接吻。
周渔的目光使他魂飞魄散。她喘着气说,你每一次都这样吗?你都是这样开始爱的吗?
他不喜欢你结婚。穗子皱着眉。你就那么想结婚吗?
你只不过想和我做爱罢了。周渔说。
周渔呆呆地看着女儿。穗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和她对视,周渔觉得好像是陈清在看自己。穗子转身走到阳台上,缥缈的歌声由童声缓慢地唱出,缭绕在暮色里。周渔一阵孤单,抱紧了身体。
可是我感觉不到。周渔说,我感到你就是只想在床上,你总是把我抱到床上。
你说什么?周渔惊异地问。爸爸不喜欢我?
周渔:他?
中山点点头。周渔终于点点头:那你就吻吧——可是中山突然没信心了,他自己也觉得非常奇怪,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吻她。
不对。中山摇头。我是爱你的。
周渔和穗子已经吃完了饭,穗子在黑暗中唱歌,周渔在浇花。中山走到她面前,周渔问他为什么不出车,中山不说话,突然拦腰将她抱起,冲进卧室,掉下的花壶的声音使穗子的歌声戛然而止。中山把周渔放在床上,关上门。周渔也不反抗,她的眸子在暮色中闪亮。中山俯身抱她,他的语调突然变得极其无助和悲哀:——周渔教教我!他吻着她的脸——周渔,我要吻你的嘴唇,教教我!——中山的恳求中连哭声都带出来了——答应我,吻我好吗?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