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嘘,别出声!”我打了他头顶一下,把他揪了进来。
“拾玉镯”可演得真长呢,台下喝彩喝得我心烦死了,屁股好像有针戳一般,连坐不住,唐道懿直打呵欠吵着要回去睡觉了,我喝住他道:
“等一下子!耐不住,你就一个人走,我还有事呢。”
好不容易才挨到散场,我吩咐老曾在大门口等我,然后拉着唐道懿匆匆忙忙穿过人堆子绕到高升戏院的后门去,我们躲在一根电线杆后面离着高升后门只有十几步路。
你闹些什么鬼啊?”唐道懿耐不住了,想伸头出去。
后门开了,戏子们接二连三的走了出来,先是如意珠和露凝香,两个人叽呱叽呱,疯疯癫癫的叫了黄包车走了。紧跟着就是云中翼和几个武生,再就是一批跑龙套的,过了好一会儿,等到人走空了,才有一个身材细小的姑娘披着坎肩子走出来,才走几步,就停了下来迟迟疑疑的向左右张了好一阵子。这时从黑暗里迎出了一个男人,一见面,两个人的影子就合拢在一起了。天上没有月亮,路灯的光又是迷迷胧胧的,可是我恍恍惚惚还是看得清楚他们两人靠得好近好近的,直到有人走过来的时候,他们两人才倏地分开,然后肩并肩走向大街去。我连忙拉了唐道懿悄悄地跟着他们后面追过去。他们转到戏院前面,走到十字街哈盛强里面去了。哈盛强点着好多盏气灯,亮得发白,我这下才指着里面回头问唐道懿道:
“这下你该看清楚是谁了吧?”
“哦——原来是庆生。”他张着一把大嘴,鼓起眼睛说道,我觉得他的样子真傻!
过了一会儿,玉卿嫂忽然跃上前,两只手一下箍住庆生的颈子,搂得紧紧的,头直往庆生怀里钻,迸出声音,沙哑的喊着:
外面打过了三更,巷子里几头野狗叫得人好心慌,风紧了,好像要从棉纸窗外灌进来似的。
庆生挣扎得一脸紫胀,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小指头那么粗,汗珠子一颗颗冒了出来,他用力将玉卿嫂的手慢慢使劲掰开,揪住她的膀子,对她说道:
我们在庆生房里等了好一刻,庆生才从外面推门进来,他一看见玉卿嫂坐在里面时,顿时一呆,一阵血色涌上了脖子,站在屋中央半晌没有出声,他两手紧紧的握着拳头,扭过一边去。玉卿嫂幽幽的站了起来,慢慢一步一步颤巍巍的扶着桌子沿走过去,站在庆生面前,两道眼光正正的落在庆生脸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呼吸得好急促。
“庆生——庆弟——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啊,我只有你这么一个人了,你要是这样,我还有什么意思呢?——庆弟——弟弟——”
这间房子太坏了你不喜欢——玉姐天天陪着你,只要你肯要我,庆弟,我为你死了都肯闭眼睛的,要是你不要我,庆弟——”
“不、不——不要这样——庆生,不要离开我,我什么都肯答应你——我为你累一辈子都愿意,庆弟,你耐点烦再等几年,我攒了钱,我们一块儿离开这里,玉姐一生一世都守着你,照着你,服侍你,疼你,玉姐替你买一幢好房子——
“玉姐,你听着,请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要是真的疼我的话,你就不要来管我,你要管我我就想避开你,避得远远的,我才二十来岁呢,还有好长的半辈子,你让我舒舒服服的过一过,好不好,玉姐,我求求你,不要再来抓死我了,我受不了,你放了我吧,玉姐,我实在不能给你什么了啊,我——我已经跟别人——”
庆生放了玉卿嫂,垂头闷闷的咳了一声,喉咙颤抖得哑了嗓,他抱了头用力着自己的头发,烦恼得不得了似的。玉卿嫂僵僵的站着,两只手臂直板板的垂了下来,好像骨头脱了节一样,动都不晓得动了。她的脸扭曲得好难看,腮上的肌肉一凹一凸,一根根牵动着,死灰死灰的,连嘴唇上的血色都褪了。她呆立了好一阵子,忽然间两行眼泪迸了出来,流到她嘴角上去,她低了头,走向门口,轻轻的对我说道:
庆生一面挣扎,一面不停地闷着声音喊着玉姐,他挣扎得愈厉害,玉卿嫂箍得愈紧,好像全身的力气都用出来了似的,两只手臂抖得更起了。
“走吧,少爷,我们该回去了。”
玉卿嫂进了庆生屋里,坐在他床头一直呆呆的一句话都没有讲过,她愣愣的瞪着桌子上爆着灯花的蜡烛,一脸雪白,绷得快要开拆了似的。一头长发被风吹乱了,绞在一起,垂到胸前来。她周身一直发着抖,我看见她苍白的手背不停的在打战,跳动得好怕人,我坐在她身边连不敢做声了,喉咙干得要命。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