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随他去吧,”布拉诺耸了耸肩。“只要他不在端点星上面找就行了。那样能让他有事可忙,到头来却白忙一场。第二基地仍旧存在的传说,可算是我们这个世纪最大的神话,正如同盖娅是赛协尔的神话一样。”
现在她正盯着萤幕,看着舰队的船舰一艘艘进入超空间,返回它们平时的驻防区。
此时,他们乘坐的战舰倏地跃入超空间,随即重新出现在端点星附近的太空。
“我对你能放能收的口才信心十足,市长。”柯代尔以讥讽的口吻说。“可是你有没有考虑到,崔维兹也许会继续寻找第二基地?”
柯代尔接口道:“一点都不错,我们不能完全信任他们——话说回来,银河中本来就没有任何人值得完全信任。不过赛协尔为了自身的利益,会遵守这个协定中的条款——我们已经表现得够大方了。”
“不,他到哪里去都好,总之我不希望他回到家乡,他在端点星一定会制造骚乱。当初,他胡扯出来的第二基地危机,刚好提供了赶走他的最佳藉口。当然啦,我们还靠着裴洛拉特才把他带到赛协尔。可是无论如何,我绝不要他再回来,继续散播那些惑众的妖言,我们永远无法料到那会导致什么结果。”
“如果到时候我还记得——我们必须尽快促成赛协尔人回拜端点星,并且要确实尽到地主之谊,让他们受到相同的款待。里奥诺,恐怕你得做好严密的安全防范,他们来到之后,我们那些过激分子必定会义愤填膺。如果让赛协尔人面对抗议示威,即使只是受到轻微短暂的羞辱,也会对我们相当下利。”
“他相信赛协尔神话中的盖娅的确存在,这对我们而言就足够了。不过别提这个啦,回去之后,我们还得面对议会那一关,需要他们投票通过这个赛协尔条约。好在我们有崔维兹的声明,说他是自愿离开端点星的——有声纹与其他证据可以证明。我会为崔维兹遭到短暂逮捕的事件,向议会表达我正式的歉意,这样议会想必就会满意了。”
“正是如此——”柯代尔说:“还有,你将崔维兹送出去,这一招实在是很高明”
柯代尔点了点头:“我们舍弃了实力的外表,以便保留它的本质。”
“我相信是出自艾瑞登写的一出戏剧,但是我也不敢肯定,我们可以问问老家的文学权威。”
“当然,我们不能完全信任他们。”她说话的语气像是要刻意掩饰骄傲自满的情绪。
她往椅背上一靠,看起来百分之百和蔼可亲。“现在,赛协尔已在我们掌握之中,当他们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想要挣脱已经太迟了。基地的势力因此再次壮大,而且将会顺利地、不断地继续成长茁壮。”
柯代尔咯咯笑了几声。“我不相信还有什么人,会比学者更容易受骗上当。当初如果我们提供他更多的情报,裴洛拉特想必也会照单全收。”
“而所有的功劳全都会是你的,市长。”
“我知道,伹这些问题迟早都能解决,而功劳将会属于你,市长。这是一个大胆的行动,而我必须承认,我仍然怀疑这样做是否明智。”
“正是如此。我们唯一需要做的,不过只是稍微屈就一下,向他们摆出一个友好的姿势。我不否认当初内心的确交战过,才决定让我自己,泛银河联邦的市长,屈尊降贵地访问一个偏远的星群。不过一旦做出了决定,我倒也不觉得很不舒服,而且这样做让他们非常陶醉。我们当初必须赌一赌,看是否我们一把战舰叫到边境来,他们就会同意我的访问。当然,我们免不了要故作谦逊,堆满笑脸。”
“妙计!但是你不认为我们把崔维兹带回去比较好吗?”
布拉诺说:“许多结果得等到细节订出来才知道,我预测这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概略性的条件可以马上接受,可是许多繁杂的后续工作还有待处理,像是我们该如何安排进出口的停泊航站,他们的谷物和牲畜要如何估价等等。”
“对极了——这话是谁最先说的?”
“我的避雷针?老实说,他表现得比我想像中还要好。他误打误撞地闯进赛协尔,结果在我无法相信的短时间内,就吸引了赛协尔发出闪电,向我们提出抗议。天啊!那可是我亲自来访的最佳藉口——关切一个基地公民,不希望他受到任何侵犯,并且特地感谢他们的宽宏大量。”
“我并没有忽略这一点。”布拉诺答道。
舰队这回倏来倏去,想必让赛协尔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他们一定还会注意到两件事实:第一,那些船舰自始至终都留在基地的领空;第二,布拉诺才刚刚表示它们将要离开,它们果然很快就不见踪影。
另一方面,赛协尔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些船舰可以在一天,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就重新在边境集结。这次行动不但展示了基地的军事实力,也同时展示了基地的善意。
“得了吧,里奥诺,基地只不过是承认赛协尔人的自尊罢了。自从帝政时代早期开始,他们就保持着部分独立,这点实在值得我们赞赏。”
“对,反正它不会再碍手碍脚了。”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赫拉·布拉诺市长都应该感到踌躇满志。这次的正式访问虽然历时不长,成果却极为丰硕。
“只不过一次跃迁,”崔维兹喃喃地说:“它就赫然在望了。”
“观察什么,葛兰?你说过的,我们现在还看不到盖娅。”
“当然可以,而且我早就做过了,然而在近距离再做一次又有何妨。盖娅之阳拥有一个行星系,这点并不令人惊讶。目前可以看到有两颗气态巨行星,其中之一又大又亮——假使电脑对距离的估计正确的话。在这颗恒星的另一侧,很可能还有一颗类似的气态巨行星,可是并不容易侦测到,因为我们刚好——纯粹是巧合——非常接近行星轨道面。我还无法发现内围有些什么东西,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情况,根本不必感到意外。”
“称那颗行星盖娅就行了,不过,我们现在还无法看见盖娅。行星不像恒星那么容易观察,而我们距离盖娅之阳还有一百微秒差距。别忘了它只是一颗恒星,虽然相当明亮,但我们目前的距离仍旧太远,所以它看起来还不是圆盘状。可是不要直接瞪着它看,詹诺夫,它的亮度还是足以使视网膜受损。等做完观测之后,我会插进一片滤光镜,到时候随便你爱怎么瞪着看都可以。”
“如果换算成一个神话学家懂得的单位,一百微秒差距应该等于多少呢,亲爱的葛兰?”
“这样很糟吗?”
“帮助可大了。难道我们不应该再凑近一点吗?”
“为什么要赶在今天?我们给他们一天的时间,等着他们出来抓我们。如果我们侦察到他们的踪迹,又发现情况不妙的话,也许可以趁早溜之大吉。”
“可是我还没有,我们明天才要进行另一次跃迁。”
“盖娅的太阳,”崔维兹回答:“为了避免造成混淆,你可以称它为‘盖娅之阳’。有些时候,银河舆理学家就是这么命名恒星的。”
“盖娅吗?”裴洛拉特一面问,一面抬头望着崔维兹身后的荧幕。
裴洛拉特说:“也许我只是个神话学家,不过我仍然想问一句,难道我们就不能在赛协尔上,测量出盖娅之阳的光谱型吗?”
“肉眼当然还看不见,可是我们有望远显像仪,还有一台杰出的电脑可进行高速分析。我们当然可以先研究盖娅,或许还能再做一些其他的观测——放轻松点吧,詹诺夫。”他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表现得像是个长辈一样。
“三十亿公里吧,大约是端点星距离端点之阳的二十倍,这么讲有帮助吗?”
“倒也不尽然,我早就预料到了。适宜住人的行星都是由岩石与金属构成,体积比气态巨行星要小很多,而且都极为接近恒星,否则表面不可能有宜人的温度。而上述这两个条件,都使它们难以在这么远的距离被观测到。这就代表说,如果想要探测盖娅之阳周围四微秒差距的区域,我们必须移到相当近的距离才行。”
“我准备好了。”
顿了一下之后,崔维兹又说:“盖娅之阳并没有任何伴星,即使有的话,那颗伴星也非常遥远,比我们与盖娅之阳的距离还要远很多,而且那颗伴星顶多是红矮星,这就表示我们根本不必顾虑。盖娅之阳是一颗G4型恒星,代表它的行星很有可能适合住人,这是一个好现象。假使它的光谱型是A型或M型的话,那我们现在就该向后转,根本没有必要再向前走了。”
“那么盖娅又在哪里呢?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为‘盖娅行星’?”
“不行!”崔维兹拾起头来,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现在还不可以。我们既然听说了有关盖娅的那些传闻,为什么还要如此冒失呢?有胆量并不等于疯狂,我们要先好好观察一番。”
“为什么要等到明天?”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