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不能,我办不到,市长,这种念头好像不是我能忍受的。”
“他们知道我在想什么,说出来不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即使你完全不动嘴唇,他们也照样知道你在想什么。”布拉诺说:“我实在不该贸然行动,应该等到防护罩发展得更强固时再说。”
布拉诺却仍以冷静的口吻说:“你是谁?”
布拉诺长叹一声。“我是想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里奥诺。不过无论如何,你还是一语道破了我的错误。我应该等到防护罩的威力再强一些,用不着百分之百无法穿透,伹至少要有相当的防御能力。我明知防护罩还有不小的漏洞,可是我实在等不及了。要等到它密不可破,我一定早就下台了。但我想在任内完成这件大事,而且我要亲临现场。所以我像个傻瓜一样,欺骗自己说防护罩已经足敷使用,我根本听不进任何警告,比如说,你的疑虑就被我当成耳边风。”
“你能不能下令向那艘太空船开火?”
布拉诺以困倦的口气说:“显然我犯了一个错误,里奥诺,也许还是个要命的大错。”
“你能将影像放大吗,里奥诺?”
“别急!”柯代尔说。
“嗯,”布拉诺一面打量着萤幕,一面说道:“那是远星号,我可以肯定。我猜崔维兹和裴洛拉特都在上面,”然后,她改用苦涩的语调说道:“除非他们也被第二基地人调了包。我的避雷针实在非常有效——如果我的防护罩威力再强些就好了。”
“只要我们有耐心,也许胜利还是属于我们的。”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的确是如此,市长,不过情况也许会改观。事实上,现在又有一名新演员登场了。”他指着萤幕说。
当另一艘船舰出现时,舰上的电脑自动将萤幕画面分割成两部分,新来的船舰显现在右侧的画面中。
“这种事情你该承认吗?”柯代尔喃喃说道,嘴唇却不见动静。
“没有问题,那个第二基地人士技艺高超,只要是对他无害的行动,我们仍然都可以做。”.
此时,驾驶舱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布拉诺知道声音并非由声波传来,而是直接发自她的心灵。她向柯代尔瞥了一眼,就晓得他同样也听到了。
那个声音说:“你能听见我吗,布拉诺市长?如果你听得见,不必开口回答,只需要想一想就够了。”
柯代尔说:“你又怎么知道呢,市长?如果要等到可靠度加倍,甚至变成三倍、四倍乃至无数倍,那我们就得永远等下去。说句老实话,我倒希望我们没有亲自出马,应该先找个替死鬼来做实验比较好,比如说,就用你的避雷针崔维兹。”
“我是盖娅。”
“我也一样,即使你我设法下达命令,我也确定舰员们都不会服从,因为他们根本做不到。”
“我的意思是说,假如地球上曾经发生过核爆呢?”
“嗯——”
“你还没睡吗?”
“好,那么再过一下子,你也就闻不到这里的味道了。事实上,假如你在某艘船舰上生活得够久,反倒会喜欢那里面的气味,一旦你再度回到舰上闻到那种味道,就会有回到家的感觉。还有一件事,如果你以后成为一位银河游侠,詹诺夫,那么你就得记住,批评某艘船舰或某个世界的气味,是对其上的成员相当失礼的行为。当然啦,我们两人之间倒无所谓。”
崔维兹说:“你是想告诉我,康普也犯了这个毛病,因此才会说地球位于天狼星区。不过话说回来,天狼星区的确拥有悠久的历史,其中每个世界应该都有名有姓,即使我们不到那里去,也不难查证他这个说法。”
“可是,葛兰,我感到有兴趣的一点,是地球具有放射性的说法。我认为这种说法似乎有道理——至少有点道理。”
裴洛拉特果然不再吭声,崔维兹又在黑暗中躺了将近一个小时,将如今的情势衡量了一番——自己是否已经吸引太多的注意力?是不是应该立刻前往天狼星区,然后等到每个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之后,再悄悄转往盖娅?
“在人类学上,我们将这种现象称为‘母星中心主义’。人类总是有一种倾向,认为自己的世界必定优于邻近世界,自己的文化比其他世界的更古老、更优越。其他世界拥有的好东西,都是从自己这里传过去的;而别人的坏东西,则是在流传的过程中遭到扭曲或误用,或者根本就是源自他处。另外还有一个共通的倾向,就是将优越与久远画上等号。他们如果无法自圆其说地坚称母星就是地球——人类这种生物的发源地,也总是想尽办法把地球置于自己的星区中,即使说不出正确位置也不要紧。”
裴洛拉特又发出吹气的声音。“地球原本的放射性不会太强,不至于阻绝生命的出现。而生命一旦形成,即使环境转变得更恶劣,还是有可能延续下去。假如说,地球的确曾经出现过生命,并且不断地繁衍绵延,那么当初的放射性就不可能太强。而随着时光的流逝,放射性更只会逐渐衰减,绝不可能自动增加。”
“那么,詹诺夫,至少我们自己不必相信那些说法,让我们进入睡梦的超空间吧。”
“你所谓的有点道理,指的是什么?”
两人虽然已经进入各自的寝室,彼此说话的声音仍旧听得很清楚。熄灯之后,裴洛拉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终于忍不住轻轻喊了一声:“葛兰?”
“你讲话我当然不能睡。”
“核爆有没有可能?”崔维兹举了个例子。
“你说的这种意外,足以将整个行星的放射性增强许多倍,银河史中也从来没有这样的记载。”他叹了一口气,又说:“我认为,当我们把手头的问题解决之后,一定得到天狼星区那里去做点探勘工作。”
裴洛拉特咯咯笑了几声。“就算你能证明天狼星区每个世界都不是地球,那也一点帮助都没有,你低估了神秘主义埋葬理性的程度。葛兰,银河中至少有六、七个垦区,其中的权威学者都再三强调当地的传说,认为地球——不论他们管地球叫什么——是藏在超空间里,除非刚巧碰着,否则谁也没有办法找到。他们在转述那些传说的时候,全都一本正经,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裴洛拉特一脚才刚踏进远星号,鼻于就皱了一下。
“结果他被自己舰队的战士吊死了。银河史我不是没读过,我是想可能发生了什么意外。”
“其实我们今天还是有点收获。你那个朋友,康普——”
“没有。”裴洛拉特承认。
崔维兹一面整理床铺,一面答道:“你可知道,其实你并非真正远离基地。赛协尔联盟几乎被基地联邦的疆域包围,这里有我们的大使,还有领事以下的许许多多代表。赛协尔人喜欢在口头上跟我们唱反调,可是他们行事通常都十分谨慎,不敢做出任何触怒我们的举动。詹诺夫,上床睡觉吧,今天我们一无所获,明天得有较好的成绩才行。”
“他们有没有提到,有什么人刚巧碰到过呢?”
“说得没错。但你在赛协尔行星待过一个钟头之后,还闻到什么怪味吗?”
崔维兹用手肘撑着床铺,半坐了起来。“听好,詹诺夫,就算地球真的完蛋了,也不代表我们就要打道回府,我仍然要找到盖娅。”
崔维兹耸了耸肩,说道:“人体是强力的气味散发器,空气循环系统无法瞬间将体臭排出,人工除臭剂只能压制那些气味,并不能够取而代之。”
崔维兹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说:“首先,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康普讲的是真话。他可能根本就是随口胡说八道一番,目的只是想诱使我们离开这个地方,然后疯了似地赶往天狼星区,而我相信事实正是如此。反之,即使他说的是实话,他的意思也是说,由于地球具有过量的放射性,因此上面不可能再有任何生命。”
“嗯,所谓具有放射性的世界,是指那个世界的放射线强度大于普通的世界。在这种世界上,生物发生突变的机率较高,演化因而进行得较快,而且会更为多样化。我告诉过你——假如你还记得的话——几乎所有的传说部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地球上的生物种类多得难以想像,包括了数百万各式各样的物种。可能就是由于生命的多样化——这种爆炸式的发展,才使得地球上产生了智慧型生物,进而逐渐涌向银河各个角落。如果地球因为某种缘故而带有放射性——我是指较强的放射性,也就是说,比其他行星更具有放射性,这或许就能解释地球各方面的唯一性。”
“在地球表面?绝对不可能。不会有任何社会愚蠢到那种程度,竟然想要以核爆作为战争的武器,即使翻遍银河历史,也找不到这样的纪录,那会使大家同归于尽。在那次三胶星叛乱事件中,当双方几乎都已弹尽粮绝的时候,简迪普鲁斯·寇拉特曾经建议,引发一场核融合反应……”
当他沉沉睡去时。心中尚未做出明确的决定,因此连在梦乡中部觉得不安稳。
“不管他跟你还是不是朋友,但他提到了地球。他告诉我们一件事,是我过去的研究中从未遇到的,那就是放射性!”
“说来还真有意思,崔维兹,我的确把远星号当成了自己的家,至少它是基地制造的。”裴洛拉特笑了笑,“你可知道,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爱国者,总喜欢认为自己认同的是全人类。可是我必须承认,如今一旦远离基地,我的心中就充满了对它的爱。”
“那样的传说数之不尽。即使内容荒诞不经,外人从来不会买帐,但是在创造那些传说的世界上,由于本土意识作祟,人们总是拒绝否认。”
“以前的朋友!”崔维兹吼了一句。
“我猜,只要每艘太空船上的人不同,任何两艘的气味都会不一样。”
裴洛拉特深深呼出一口气,像是在吹开一团羽毛。“我亲爱的兄弟,这当然不在话下,我也是这么想,而且我并不认为地球已经死了。康普告诉我们的事情,也许他自己的确信以为真,然而银河的每一个星区,几乎都有自己的传说,认为人类的发源地就是附近某个世界。他们几乎都把那个世界叫作‘地球’,不然就是用某个同义词来称呼它。
“这有什么相干?”
“好,好,我这就闭嘴。”
“有一天,也许我们会去,不过现在嘛——”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