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噢,你索性就叫我崔吧,我一微一尘都不在乎。”
“是你们的同胞之一?”
“不必了。我知道另一艘船舰上只有一名男性,名字叫曼恩·李·康普,而他代表第二基地。你们显然故意让两个基地碰头了,可是为什么呢?”
“你说的并不完全正确,崔。康普已经离开那艘船舰,另外换上来两个人。其中之一叫史陀坚迪柏,是第二基地的重要官员,他的头衔是发言者。”
她顿了一下,彷佛在专心倾听她所属的那个大我有机体,然后说道:“她的名字叫赫拉布拉诺,一个地位如此重要的人,名字却只有五个字,这似乎很奇怪。不过我想,盖娅之外的人自有另一套规矩吧。”
“等你的决定。”
崔维兹转身面对宝绮思说:“好啦,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可以向我透露些什么吗?”
“你能对付得了吗?”
“不,不是的,崔,不要激动,千万不可以。现在三方都处于一种胶着状态,他们正在等待。”
崔维兹吃了一惊。“统治者?你是指布拉诺那个老太婆?”
“为什么每个人都以为我坐在这里吓得全身发抖?”崔维兹凶巴巴地追问。
“她能制住第二基地的高级官员吗?”
“等什么?”
“你说的并不完全正确,崔……我是说,崔维兹……”
两艘船舰都是基地的航具,其中之一与远星号一模一样,毫无疑问是康普的太空艇。另一艘体积则比较大,而且显然更具威力。
“又来啦,究竟是什么决定?为什么要由我来决定?”
“不是她,而是盖娅制住了那人,她/我/我们/全体就有办法将他歼灭。”
“求求你,崔,”宝绮思说:“这点马上就会向你解释清楚。目前我/我们/她所能够说的,我/我们/她都已经说了。”
“对,她的名字叫苏拉诺微伦布拉丝蒂兰,本来还应该长得多,但是她离开我/我们/其他人太久了。”
“当然可以!不必惊慌!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远星号的电脑发现了那两艘船舰,葛兰·崔维兹以分割画面将两者一起显示在萤幕上。
“我猜,”崔维兹以讽刺的口吻说:“你会管她叫‘布拉’。可是她到这里来做什么?她为什么不待在……我明白了,她也是被盖娅拐来的,这又是为什么?”
“她真打算这么做吗?她打算把他和布拉诺一起歼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盖娅准备一举毁掉两个基地,自行建立一个银河帝国?骡又回来了吗?一个更强大的骡……”
“当然可以。和他在一起的另一个人,是盖娅。”
于是崔维兹举起双臂,做出无可奈何的投降状。“我不吼就是了,请说吧,小姐。”
“喔,没错,很强大。”
宝绮思说:“在那艘较大的船舰上,是你们基地的统治者。跟她在——”
“一名重要官员?那我猜他必定拥有精神力量。”
宝绮思并没有回答,她迳自说下去:“跟她在一起的人叫里奥诺柯代尔——他虽然是下属,名字却有六个字,这样好像有些失礼——他是你们那个世界的重要官员。此外还有四个人,负责操纵船舰的武器系统,你要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裴洛拉特赶紧说:“让她说,葛兰,别对她吼。”
“那想必不是她的头衔,”宝绮思的嘴角露出几分笑意,“不过她的确是个女性,这点没错。”
“我保证不会,我求求你——”
“没错,我知道,那你打算留在盖娅喽?”
“奸吧……可是千万小心,我亲爱的伙伴,好不好?”
“我准备留在这里。你可知道,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只不过几个星期之前,我还在端点星上过着孤独的生活。好几十年来,我将自己埋在资料、纪录与学术思想中,从来没有梦想会有任何改变,以为我直到死去的那天——不管是哪一天——仍旧还会埋在资料、纪录与学术思想中,仍旧一个人过着孤单色书独的生活。对于那种茫然的日子,我一直十分满意。可是突然间,而且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我变成一个银河游客,卷入了银河的危机,而且——你别笑我,葛兰——我还邂逅了宝绮思。”
“宝绮思说我好歹可以做到某种程度,即使不是生物上的,也可以在性灵上做到。当然,她会帮助我。”
“然而她是盖娅的一部分,你们两人怎能找到共同的生活方式、共同的观点、共同的兴趣……”
“我对你也一样,葛兰。”裴洛拉特说。
“宝绮思并不这么认为,她说不会有人相信我们,这点我们应该有自知之明。此外,至少我自己不想再离开盖娅。”
“不,不要,拜托你不要那么做,你一定会对她说教。”
“我知道,”崔维兹说:“这些我也全都听说了。可是我们却记得,而且我们还能到处张扬。”
他又说:“詹诺夫,她等于是一个世界,你却只是个微小的个体。假如哪天她对你厌倦了呢?她还那么年轻……”
“我不会对她说教,我想这么做,也并不全都是为了你——而且我要跟她私下谈。拜托,詹诺夫,我不想背着你这样做,所以请你心甘情愿地让我跟她谈谈,以便厘清几件事情。如果我能得到满意的答案,我会全心全意地祝福你们,而且今后不论发生任何变化,我都会永远保持缄默。”
裴洛拉特搓着双手说:“我多么高兴能够重返盖娅啊。”他相当小心,不敢流露出太多兴奋的情绪。
“你并非盖娅的一部分,詹诺夫。还是说,难道你认为自己可以变成它的一部分?”
“所以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我必须跟宝绮思谈一谈。”
“葛兰,这一点我也想到过,但是只要有几天我就满足了。我知道她会对我厌倦,我并不是一个浪漫的白痴。但在她离去之前,她能带给我的就已经够多了。事实上,我现在从她那里得到的,已经比我能梦想到的多得多。即使从这一刻开始,我就再也见不到她,我仍然可以算是赢家。”
“正是如此。地球是过去式,我已经厌倦了过去式,盖娅则是未来式。”
他们现在站在室外,崔维兹看着这个宁谧而肥沃的岛屿,脸上却露出严肃的表情。远方是汪洋一片,遥远的水平线上还有另一座岛屿,由于距离太远而显得紫蒙蒙的。眼见的一切都是如此太平、如此文明、如此有生气、如此浑然一体。
“我并没有笑,詹诺夫,”崔维兹说:“可是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你知道宝绮思告诉我什么吗?市长和赛协尔签了一份贸易条约,正在返回端点星的途中。那个第二基地的发言者,以为这件事情全是他的安排,现在正准备回到川陀。而那名女子,诺微,也会跟他一道回去,以便确定导向盖娅星系的变化能立即展开。两个基地都完全忘了盖娅的存在,这实在太下可思议了。”
“喔,当然知道。地球那档子事已经不再重要,关于它的唯一性——拥有多样化生态与智慧型生命的事实,我们已经找到充分的解释,你也知道,就是那些‘不朽者’。”
“我向你郑重保证。”
裴洛拉特猛摇着头。“你会把所有事情都搞砸的。”
崔维兹这时才由沉思中回过神来,他抬起头来问道:“什么?”
“嗯——”崔维兹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我真不敢相信,”崔维兹柔声说道:“我认为你就是个浪漫的白痴。不过请你注意,我并不是想改变你。詹诺夫,我们认识没有多久,但是过去几个星期以来,我们每分每秒都待在一起——我这么说如果听来很傻,请你包涵——我实在很喜欢你。”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