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大家都对有关盖娅的迷信嗤之以鼻,市长女士,不过大家也都在想:‘可是万一……’甚至连杜宾大使都对它有点忌讳。这可能是赛协尔人的高明策略,是他们的一种保护色。他们捏造出一个神秘无敌的世界,并且将这些故事散播出去,外人听到之后,不但会对那个世界敬而远之,同时也会远远避开附近的世界——例如赛协尔联盟。”
布拉诺露出了微笑。“你自己怎么也会提出‘万一怎么样……’的问题,里奥诺?”
“为什么呢?”
柯代尔微微笑了笑。“没错,他告诉我说,虽然他判断这样做并不妥当,‘但是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就是这么说的。你看,市长女士,即使他判断这样做并不妥当,他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崔维兹刚进入赛协尔联盟领空之后,我就马上通知了这位杜宾大使,要他把所有跟那小子有关的消息即刻转来。”
“你认为这就是骡未曾招惹赛协尔的原因?”
“万一这一切都是真的呢,市长?假如盖娅真是那么可怕?”
“因为我发觉,你认为盖娅充其量不过是第二基地,不会再有更糟的情况。我甚至怀疑,你认为它根本就是第二基地。但赛协尔却有一段很特殊的历史,即使在帝国时代亦然。当时,唯独赛协尔拥有相当的自治权,即使在某些所谓‘坏皇帝’的统治下,赛协尔也能奇迹般地免除一些苛捐杂税。简言之,早在帝政时期,赛协尔似乎已经受到盖娅的保护。”
柯代尔泰然自若地答道:“如果我做的每件事都要把你扯进去,那你就没时间当市长了。可是你怎么也不先知会我一声呢?”
“你希望如此?为什么?”
“有可能。”
她用带着些许厌倦的口气,对柯代尔说道:“毕竟,杜宾的职责就是向我们提供意见,并且适时警告我们。很好,他的确很尽责,这一点我不会怪他。”
“我并不打算被未知的事物吓倒,里奥诺。可能的威胁来源总共有两类——有形的武器与精神的武器,对于这两者,我们都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回到你的战舰去,叫舰队一律守在赛协尔外围。我这艘战舰要单独向盖娅推进,但是会随时和你们保持联络,如果有必要的话,你们要在一跃之后就能与我们会合。去吧,里奥诺,还有,把你脸上那种愁容给我抹掉。”
此时柯代尔也在市长的战舰上——这是为了能与她面对面交谈,因为影像沟通难免会产生心理障碍。听到市长这么说,柯代尔回答道:“他在那个职位上待得太久,想法已经开始被赛协尔人同化了。”
“但是如果过于轻敌的是我们自己呢?”
布拉诺铁灰色的头发梳得整齐光洁,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就像仍待在市长官邸,让人一点都看下出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深入太空。(严格说来应该是第三次,不过第一次并不算数,那只是她跟父母去卡尔根的度假旅行。)
“我们并没有。”布拉诺说得斩钉截铁。
“原来如此!嗯,现在我才明白杜宾的反应为何如此强烈,因为我也送了一道类似的训令给他。他接连从我们两人这里分别接到指示,难怪只是几艘基地战舰接近,他就以为要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可是,里奥诺,你怎么事先没跟我商量,就迳自送出这样的训令呢?”
“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好吗?你确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确定,”她绷着脸说:“我也研究过赛协尔的历史,盖娅不可能是第二基地。可是我刚才告诉过你,我收到了斥候舰的完整报告,从这些报告中……”
“那是大使这一行的职业危险之一,里奥诺。等到这事解决之后,我们让他好好休个长假,然后调他到别的地方去。他算得上是个能干的人——至少,他还有点警觉性,晓得立即回报崔维兹的消息。”
“这些盖娅人——不论他们是何方神圣——很有可能是我们前所未见的敌人,因而我们无法准确估算危险的程度。我只是提醒你,市长,这个可能性也应该加以权衡。”
“我承认,我们的档案没有半条有关盖娅的资料。可是长久以来,我们对赛协尔联盟一向十分客气,这一点也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
“嗯,我知道了第二基地所在位置,我们要一举解决这两个敌人,里奥诺。让我们首先收拾盖娅,然后再去收拾川陀。”
“怎么样?”
“我们的斥候舰已经发现了康普,他正在跟踪崔维兹,他们两人都十分谨慎地向盖娅挺进。”
“可是第二基地却是哈里·谢顿亲手创建,和我们这个基地同时诞生。第二基地在帝政时期并不存在,可是盖娅却已经在那里。因此,盖娅绝不会是第二基地。它是另外一个组织——而且,还有可能是个更可怕的组织。”
“是吗?你的脑袋里怎么会有这种念头呢,里奥诺?”
“所以呢?”
“我有那些斥候舰的完整报告,里奥诺,崔维兹和康普显然都没有把盖娅当作神话。”
“哦?”布拉诺市长转换了一下坐姿,好把柯代尔的脸看得更清楚。“你为什么会那么做呢?”
“因为如此的话,赛协尔联盟就不会反对我们接近盖娅。他们对这个行动越是反感,就越会确信应该袖手旁观,好让盖娅吞噬我们。他们会认为,这将是一个很好的教训,足以警戒未来的侵略者。”
布拉诺以尖酸的口气说:“如果我把自己每一个想法都告诉你,里奥诺,那你就未免知道得太多了。不过这不重要,杜宾的警告一样没什么大不了。至于赛协尔人的大惊小怪也是小事一桩,我在乎的是崔维兹。”
“我必须提出各种可能性,市长,这是我的职责。”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基于最简单的理由。崔维兹驾驶一艘新型的基地军用航具,这一点赛协尔人必定会注意到;他又是个不具外交人员身分的小傻瓜,这一点他们必定也会注意到。因此,他有可能会遇上麻烦,而基地人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不论在银河何处遇到麻烦,都能找最近的基地驻外代表求助。说实话,我个人并不在乎崔维兹会遇到什么麻烦,那也许还能帮他早点长大,对他有莫大的助益。问题是你送他出去,是要他做你的避雷针,所以我要他好好发挥功能,也就是说当闪电击下时,能够让你估算出闪电的源头。所以我特别叮咛最近处的基地代表,要他好好注意崔维兹的动向,就是如此而已。”
“那么,希望赛协尔政府的确相信盖娅的可怕力量,即使相信一点点也好——虽然杜宾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么一来,盖娅便会过度轻敌,这种情势对我们非常有利。他们会低估我们的实力,变得比较容易对付。”
“假如盖娅真的那么可怕,那么我的避雷针崔维兹就会首当其冲,康普可能也会一块倒楣——而我正希望如此。”
“基地也从来没有碰过赛协尔,你不至于认为这也是由于盖娅吧?没有任何纪录显示我们过去曾听说过那个世界。”
布拉诺长叹一声。“我是想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里奥诺。不过无论如何,你还是一语道破了我的错误。我应该等到防护罩的威力再强一些,用不着百分之百无法穿透,伹至少要有相当的防御能力。我明知防护罩还有不小的漏洞,可是我实在等不及了。要等到它密不可破,我一定早就下台了。但我想在任内完成这件大事,而且我要亲临现场。所以我像个傻瓜一样,欺骗自己说防护罩已经足敷使用,我根本听不进任何警告,比如说,你的疑虑就被我当成耳边风。”
“嗯,”布拉诺一面打量着萤幕,一面说道:“那是远星号,我可以肯定。我猜崔维兹和裴洛拉特都在上面,”然后,她改用苦涩的语调说道:“除非他们也被第二基地人调了包。我的避雷针实在非常有效——如果我的防护罩威力再强些就好了。”
当另一艘船舰出现时,舰上的电脑自动将萤幕画面分割成两部分,新来的船舰显现在右侧的画面中。
“我是盖娅。”
此时,驾驶舱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布拉诺知道声音并非由声波传来,而是直接发自她的心灵。她向柯代尔瞥了一眼,就晓得他同样也听到了。
“这种事情你该承认吗?”柯代尔喃喃说道,嘴唇却不见动静。
“别急!”柯代尔说。
那个声音说:“你能听见我吗,布拉诺市长?如果你听得见,不必开口回答,只需要想一想就够了。”
“你能不能下令向那艘太空船开火?”
布拉诺却仍以冷静的口吻说:“你是谁?”
“我也一样,即使你我设法下达命令,我也确定舰员们都不会服从,因为他们根本做不到。”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的确是如此,市长,不过情况也许会改观。事实上,现在又有一名新演员登场了。”他指着萤幕说。
“你能将影像放大吗,里奥诺?”
“只要我们有耐心,也许胜利还是属于我们的。”
“没有问题,那个第二基地人士技艺高超,只要是对他无害的行动,我们仍然都可以做。”.
“他们知道我在想什么,说出来不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即使你完全不动嘴唇,他们也照样知道你在想什么。”布拉诺说:“我实在不该贸然行动,应该等到防护罩发展得更强固时再说。”
柯代尔说:“你又怎么知道呢,市长?如果要等到可靠度加倍,甚至变成三倍、四倍乃至无数倍,那我们就得永远等下去。说句老实话,我倒希望我们没有亲自出马,应该先找个替死鬼来做实验比较好,比如说,就用你的避雷针崔维兹。”
“不能,我办不到,市长,这种念头好像不是我能忍受的。”
布拉诺以困倦的口气说:“显然我犯了一个错误,里奥诺,也许还是个要命的大错。”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