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不,不,他们将会统治所有的世界,而我们却会统治他们——这是为了他们的安全,以及所有世界的安全。”
“到底是什么会阻止他们呢?”
“我还不能确定,诺微,不过一切都会很顺利的。”
“他们拥有各式各样威力强大的武器。”
“是这样的,”坚迪柏开始解释:“从前有一个很聪明的人,他曾经设计出一套计画……”
当史陀·坚迪柏终于从显像萤幕上发现康普的太空艇时,似乎代表他已经抵达终点,这趟漫长得难以想像的旅程总算结束了。不过,这当然不是什么终点,而是一个真正的起点。从川陀到赛协尔的漫长旅途,只能算是一场序幕而已。
诺微一面回想一面摇头。“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师傅。当学校师傅教我文字学——我的意思是说读书写字的时候,他告诉我说还有很多其他的世界,他也告诉我一些世界的名字。他说,我们的阿姆世界有个正式的名字叫川陀,它曾经统治过所有的世界。他又说川陀以前包着闪闪发光的铁,上面住着一个叫皇帝的人,他是所有主人的主人。”
“因为我们主宰着真正重要的事物。那些人拥有的物质文明产物,其实根本是微不足道的东西。”
“是‘太空船’,诺微。没错,那是另一艘太空船,就是我们拼命赶来会合的那一艘。它比我们的太空船更大、更精良。它能以无法想像的高速掠过太空:如果它有心要避开,我们这艘太空船就不可能追得上——甚至根本无法跟踪。”
“他们还有其他非常……惊人的东西?”
“我们并不需要这么做,诺微。即使我们根本不管,他们也没办法收服所有的世界。”
真笨!自己怎会将有形力量与无形的控制力相提并论?这就是历代发言者所谓的“遭人扼住咽喉的妄想”。
“会发生什么事呢,师傅?”
坚迪柏耸了耸肩。“也许你说的对,我的确可以算个师傅,但是我并非样样精通,更不是万能的。我们学者并没有那样子的太空船,也不像那些太空船的主人一样,拥有那么多有形的科技设备。”
“然后他们也会变成所有师傅的主人?”
诺微现出了敬畏的神色。“那是另外一艘太空之船吗,师傅?”
“比师傅们的太空船还快?”苏拉·诺微简直吓傻了。
她抬起头来望着坚迪柏,脸上流露出略带羞赧的喜悦。“不过,我勿相信其中的大部分。在晚上比白天长很多的日子里,我们都聚在集会厅中,说书的人就会讲很多故事。当我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相信它们全部,但是当我渐渐长大,我发现它们许多都不是真的,现在我只栢信非常少,也许全都勿相信。就连学校里的那些师傅,也会说一些难以置信的故事。”
诺微又皱起了眉头,她说:“师傅,这些基地的人,是不是有许多这么好的太空船?”
“我想是吧,诺微。”
“不是立刻,还要再过五百年。”
然后他马上对自己发起脾气来,因为这个愚蠢而犹疑的念头究竟源自何处,他自己再清楚不过——透过康普的太空艇,他看到了基地的精实壮大;而诺微对它毫不掩饰的赞叹,更是令他愤恨不已。
“可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呢?是不是师傅们会阻止他们?”
诺微皱着眉头沉思了一阵子,然后又说:“我认为能够飞得那么快,快得让师傅都没法子追得上,这可不算是微不足道的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拥有这些奇迹——我是说,拥有这些东西。”
讲到这里他突然住口,微微笑了笑,还摇了摇头。“这实在很难解释,诺微,也许改天再说吧。事实上,在我们回到川陀之前,你的所见所闻也许就能使你了解,根本用不着我再多做解释。”
坚迪柏被她逗乐了,他答说:“他们自称为基地人,你听说过基地吗?”(他突然发觉自己起了好奇心,想知道阿姆人对银河究竟知道多少,还有发言者对这个问题为何从来不好奇。或者,是不是只有他自己从未感到好奇,只有他才抱着阿姆人除了喜欢挖土之外,其他事情一概不闻不问的成见。)
“那么,师傅,他们不能现在就收服所有的世界吗?”
“事实上,诺微,学校师傅讲的这个故事是真的,只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川陀的确曾经整个被金属覆盖,也的确有一个统治全银河的皇帝。然而,如今一切都改变了,基地的人总有一天会统治所有的世界,他们的力量始终不断在增长茁壮。”
“不能,他们不能这样做,因为时机尚未成熟。”
“他们将要统治所有的世界,师傅?”
“学者怎么可能没有这些东西呢,师傅?”
说完他就转过身去,开始准备跟康普进行联络。与此同时,他在心中忍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句:至少我希望如此。
真是难以想像,自己对那种诱惑竟然还没有免疫力。
“那我们就立刻跃上那条新轨。”
“假如事实上,根本就没有第二基地呢?”
“得了吧,里奥诺,”布拉诺以下耐烦的口气说:“少跟我来这一套。任何人表现了一次吃里扒外、卖友求荣的本事,我们都得提防他一辈子。”
“我倒希望第二基地的确存在,里奥诺。”她说:“无论如何,谢顿计划不能再帮我们多久了。伟大的哈里·谢顿拟定这套计划的时候,帝国已经奄奄一息,当时科技的发展几乎等于零。谢顿也不过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不管这门近乎神话的科学——心理史学——有多么灵光,也一定有它本身的限制,它必定无法容纳迅速进展的科技。然而,基地的科技发展就是如此神速,过去的一个世纪尤其惊人。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质量侦测仪,是前人作梦也想不到的;我们的电脑已经能够直接靠思想操作;此外,还有一项最重要的发明——精神防护罩。第二基地即使现在还能控制我们,这种情势也不能再维持多久。在我掌权的最后这几年,我要成为那个将端点星带上新轨的人。”
“他可能用这种本事再度联合崔维兹,他们两人联手,也许就会……”
“对,这次是不错。然而,下一次可能就会刚好相反。”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我是说万一,崔维兹竟然找到了第二基地,也立刻回报我们;或者也许是康普报告的;或者他们两人都遇难了,但我们却获得了充分的证据,足以怀疑第二基地仍旧存在,那又该怎么办呢?”
“这两者都是重要的因素,可是我并不完全指望这些。在我们交给康普的太空船上,将装置一个超波中继器。崔维兹会怀疑有人跟踪,所以会先搜查自己的太空船:然而康普——身为一名跟踪者——我猜他不会想到自己会被跟踪,所以不太可能发现那个装置。当然,如果他真的动手寻找,还是很可能找得到,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必须仰赖他老婆的魅力了。”
柯代尔笑了起来。“真难想像以前我还得为你上课呢。那么,跟踪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市长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为什么我该对他客气?他出卖了自己的朋友。”
柯代尔说:“你对他相当不客气,市长女士。”
“他那样做对我们有好处啊。”
“为什么还有下一次呢?”
“这是一种双重保障。如果崔维兹被第二基地抓到了,也许康普能够接替他的工作,继续提供我们所需要的情报。”
柯代尔又说:“对不起,市长,我想确定一下是否搞懂了你的想法。照你这么说的话,你又能相信康普几分呢?你怎么敢肯定,他一定会老老实实地跟踪崔维兹,并且随时回报他的下落?你是否算准了他毫无选择的余地,因为他担心老婆的安危?因为他想要回到她的怀抱?”
“你自己也不相信这一点。像崔维兹那种既愚蠢又天真的角色,他只知道瞄准目标勇往直前,根本不懂得那些阴谋伎俩。而且,从今以后,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他都不会再信任康普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