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你的意思是说,假如它有一个巨型卫星的话,就可能是地球了?”
裴洛拉特问道:“准备一次跃迁为什么要花那么长的时间?你只不过是要进行
“没错,不过它显然不是。”
“听着,我们先等一下,然后再冒险进行一次微跃。假如没有发现任何智慧型生命的迹象,那我们登陆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万一真是这样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登陆了,对不对?”
裴洛拉特又问:“它有卫星吗?”
“哎呀,”裴洛拉特马上槌胸顿足,“我希望脑袋多装几句更够味的感叹词备用,我亲爱的兄弟,可是本来的那么一点机会……”
“你怎么知道?”
“我相信你说的,好歹这是你的专长。然而,上面如果只有一些游牧民族的话,当年是绝不可能把骡给吓跑的。”
“说不准,也许直径有一百公里吧。”
“离心率趋近于零,也就是说轨道几乎是圆形,”崔维兹终于找到答案。“这就表示适宜住人的可能性更大了。然而,直到现在还是没人出来抓我们,我们得试着再凑近点看看。”
又过了一天。
“因为它的大气层具有大量的自由氧分子。如果上面没有发展出繁茂的植物相,就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形。”
“那就需要分析无线电波辐射了。当然啦,我猜想,也可能有完全放弃科技的智慧型生命,但是这种情形似乎很不可能。”
“有没有智慧型生命呢?”
“有,的确有一个。”崔维兹随口答道。
“多大?”裴洛拉特突然感到透不过气。
“单_色_书算啦,如果康普说得没错,地球根本就不在银河的这一带,它应该位于天狼星区——说真的,詹诺夫,我感到十分遗憾。”
过了一会儿之后,崔维兹又说:“现在,你可以用肉眼看到那颗行星了。就在那里,看到没有?它的自转周期大约是二十二个银河标准小时,轴倾角为十二度,简直就是可住人行星的教科书范例。而且,它上面的确有生物。”
“听听这人讲的是什么话,微跃可比普通跃迁更难控制。你想想看,抓起一块石头和捡起一粒细沙,哪件事情比较容易?此外,盖娅之阳就在我们附近,这里的空间弯曲得很厉害,即使对电脑而言,计算都会变得相当复杂。就算是一个神话学家,也应该明白这层道理。”
“并非没有这样的例子。”裴洛拉特说。
裴洛拉特叽哩咕噜地抱怨了一阵子。
裴洛拉特点了点头,以深思熟虑的口气说:“没错,伹是也许并不彻底。我对于起源问题有极深入的研究,五百年前的帝国学者,知道的也许都比我还少。所以我翻查那些古老纪录时,了解的程度也许能够胜过其他人,你懂了吧。我对这个问题已经思考了很久,心中也已经有了一个很可能的答案。”
“在第一帝国时代,你刚才说的那些对起源问题有兴趣的人,必定已经翻遍了那座图书馆。”
他已经注定被放逐,自己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而她始终表现得冷酷无情,甚至连公然违宪也懒得掩饰。自己原先倚仗的是议员的特权,以及身为联邦公民的种种权利,可是她根本就不买帐,连口头的应酬话都没说一句。
“我没有说清楚。地球只是个传说中的名字,藉着古代的神话传说保存下来,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意义。但是用它来代表‘人类起源的那颗行星’,总是一种比较方便的称呼。然而在银河系中,究竟哪颗行星才是我们所谓的‘地球’,却没有任何人知道。”
崔维兹马上想到这个推论有个明显的破绽。“难道说,人类就不可能发源自许多行星吗?”
“当然不可能,银河中所有的人类,全都属于一个相同的物种。同一个物种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行星上,绝对不可能。”
“赞同?我亲爱的伙伴,她简直乐坏了。她告诉我,想找到我所需要的答案,当然就一定得到川陀去。”
“没错,这我当然知道。”崔维兹不耐烦地说。对方突然质疑起他的常识,令他很不高兴。
“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上面这段对话,就是令他当晚辗转反侧的原因之一。布拉诺市长派他出去,是要他尽力探查第二基地的下落:而她又故意派裴洛拉特与他同行,打着去寻找“地球”的www.danseshu.com旗号,以便掩护那个真正的目的。利用这个藉口,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银河中横冲直撞。事实上,这真是一个完美的掩护,他不禁对市长的智慧肃然起敬。
何况……
“那为什么你不说,要我驾太空船到地球去呢?”
“是我们将要去,这就是我们的任务。布拉诺市长全都安排好了,你将负责驾驶太空船,带我们到川陀去。”
裴洛拉特脸上闪过一阵恼怒的表情,不过随即又消失无踪。他清了清嗓子,再说:“几百年前,端点星上也没有人类。端点星只是人类的殖民地,居民的祖先都是由别的世界迁徒来的。我想,这一点你总该了解吧?”
“很好,这种情形其他世界也完全一样——安纳克瑞昂、圣塔尼、卡尔根……银河中每一个世界都是如此。它们全部都是在过去某个年代,由人类建立起来的殖民世界,其上的居民都是由其他世界迁移过去的,就连川陀也不例外。虽然川陀这个伟大的都会,如今已经有两万年的历史,可是在此之前,它却并非如此。”
“你完全说对了。”
“第一批殖民川陀的人类,又是从哪里去的呢?”
“是真的,古老的纪录中就是这么记载的。”
“这点毫无疑问。”崔维兹喃喃地说。
再说……
“这点我倒不意外,我必须承认,现在它并不是个很流行的历史题目。可是当年,在银河帝国走下坡的那段时期,它曾经吸引一些知识分子的注意。塞佛·哈定在他的回忆录中,也约略提到过一点。这个题目探讨物种起源于哪一颗行星,它的位置又在哪里。假如我们回溯银河的历史,想像时光倒流的话,就会发现人类从最近所建立的世界,逐渐回流到那些较旧的世界,人潮一直不断向更旧的世界集中,最后便会聚集在某一个世界上——那里就是人类的发源地。”
“空空如也!至少上面没有任何人类。”
崔维兹瞪大了眼睛:“最早出现?从哪里出现?”
“谁也不能确定。银河中有好几百颗行星,都声称在遥远模糊的远古时代,就已经有人类生存其上,并且对于第一批抵达的人类,都有一些奇妙的传说。不过历史学家通常并不接受那些说法,而只专注于‘起源问题’的研究。”
“那又是什么?我从来没听过。”
“川陀上的人知道吗?”
崔维兹马上对他一鞠躬,“我作梦也不会怀疑你说的话,裴洛拉特教授。那么,就照你所讲的,物种起源的行星只有一个,可是我想,至少有好几百个世界,都可能宣称这个光荣属于他们的行星。”
他感到自己好像被关在一所监狱中,是那个老太婆专门为他盖的监狱。他不断地想破墙而出,却怎么样也找不到一条出路。
可是为什么要去川陀呢?去那里有什么意义?他们一旦抵达川陀,裴洛拉特便会一头钻进银河图书馆中,再也不肯出来。那里一定有无数的印刷书、胶卷书、影音资讯,还有数不清的电脑磁带与符号媒体,他怎么还会舍得离开?
如今,又出现了这个叫作裴洛拉特的古怪学究,这个人根本像是活在另一个世界。而裴洛拉特竟然告诉自己说,早在几个星期之前,那个可怕的老太婆就将一切安排好了。
“你又怎么知道?”
“川陀当然不是,地球才是。”
那天晚上,崔维兹几乎难以成眠。
这时候他才觉得,自己真是她口中的一个“孩子”。
此时,黑夜已经快被黎明取代,崔维兹感到筋疲力尽,终于断断续续睡了一阵子。
他马上就要被驱逐出境,要跟一个不停叫他“亲爱的伙伴”的历史学家一起流浪。而那人对于即将展开的泛银河探索,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们要去寻找的那个东西,叫作“地球”?
艾布林·米斯曾经去过川陀,那是骡刚崛起的时候。根据一则流传甚广的传说,他在那里找到了第二基地的下落,却没来得及透露就死了。后来,艾卡蒂·达瑞也去到川陀,并且成功揭露了第二基地的秘密。不过,她所发现的第二基地却就在端点星上,而那个大本营早已被扫荡干净,如今东山再起的第二基地,必定隐藏在别的地方。这么说的话,川陀又能提供什么情报呢?如果他想寻找第二基地,去哪里都会比去川陀有用。
崔维兹说:“对不起,教授,我对你的专业不大了解。如果我请求你,用简单的方式解释一下‘地球’,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当然,我希望能从那里找到资料。川陀是银河图书馆的所在地,那是全银河最伟大的图书馆。”
“哪里也不是。在这个行星上,人类是经由演化的过程,从低等动物逐渐演化而来的。”
裴洛拉特马上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足足瞪了他二十秒钟,这才说道:“它是一颗行星,人类的发源地,人类最早就是出现在那颗行星上,我亲爱的伙伴。”
“而你将要去寻找这颗行星?”
“到川陀去?它并不是物种的起源行星啊,刚才你自己明明说过的。”
崔维兹想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我实在不懂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两万年前它又是什么样子?”
他曾经向裴洛拉特追问,当然要问!他当时立刻就问了。
“首先——”裴洛拉特左右手的食指互敲了一下,他本来无疑想要发表一篇复杂难解的长篇大论,但忽然好像又想到一种比较简单的讲法。于是他将两手放下来,以极为诚恳的语气说:“我亲爱的伙伴,我以人格向你担保。”
布拉诺究竟还有什么其他计划,他并不清楚,可是他实在没有兴趣讨好她。布拉诺乐坏了,因为他们要去川陀?好,如果布拉诺希望他们前往川陀,他们就偏偏不去!去哪里都好——就是不去川陀!
“不是可能,事实上他们真的那么讲,但是那些说法全都没有什么价值。那些渴望争取这份光荣的数百个世界,都找不到任何‘前超空间社会’的遗迹,更不存在低等有机体演化成人类的迹象。”
“地球”是个什么东西?大概只有骡的奶奶才知道!
“那么你是说,的确有一个人类起源的行星存在,可是因为某种原因,它自己反倒没有张扬?”
“我猜,你把这些都跟布拉诺市长一五一十说了,而她也都赞同?”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