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他怎么会一点倦容都没有?当了十五年的安全局长,岁月竟然不曾在他睑上留下任何痕迹?
她突然之间领悟到,自己的运气的确还不算坏。但一想到自己只能随波逐流,不能有什么大作为,这个可怕的想法就令她万念俱灰。
她四下张望了一下,柯代尔在哪里?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实在不应该迟到。
她按下一个开关,银河舆图就有一大片变成了红色(如果不算核心区域的“无生命地带”的核心区域,差不多占了总体积的三分之一)。这个红色区域代表基地联邦,它总共涵盖了超过七百万个住人世界,全部都在“议会”与她自己的统治之下。这七百多万个世界也都各自选出代表,共同组成一个庞大的“行星议院”,成天专门争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然后还郑重其事地投票表决,却从来没有机会处理任何重大的议题。
柯代尔仿佛感应到了她的召唤,不一刻便大摇大摆走了进来。他从来没有显得如此慈祥和蔼——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配上两撇灰白的胡子与晒黑的皮肤。虽然说他慈祥和蔼,他看起来却并不算老,事实上,他的年纪比她还足足小八岁。
可是后人回顾历史,却会说布拉诺市长什么都没有做!
除非这个葛兰·崔维兹,这名莽撞的议员,这根避雷针,能替她扭转干坤……
甚至连茵德布尔三世都做了一点事,至少,基地是在他掌权的时代,不幸陷落于骡的手中;他至少导致了基地短暂的覆亡。
她若有所思地凝视着舆图,这套舆图并非由最现代的电脑产生,而是一团三维雷射阵列在半空投射出的银河全讯图。虽然它无法移动、旋转、扩张、收缩,但是使用者可以在它四周移动,以便从不同的角度观察这个模型。
除非崔维兹这根避雷针,能够吸引第二基地发出的闪电,如此就有办法追踪闪电的来源。
她又轻轻按了一下开关,联邦边缘各处便同时冒出许多粉红色区域,这代表影响力的范围。那些区域还不是基地的疆域,不过它们虽然名义上是独立的,却连作梦也不敢反对基地的任何行动。
她忍不住长叹一声,这份差事真能将人耗得油尽灯枯。她已经担任了五年的市长,而在此之前的十二个年头,她隐身在两个傀儡市长之后,其实早已大权在握。这十七年以来,一切都极为平静,一切都极为成功,一切都极为——累人。一帆风顺尚且如此,假如是疲累、挫败、霉运的组合,她怀疑有什么人能吃得消。
谢顿计划一向都相当成功,未来也将会顺利执行,然而这完全是第二基地的功劳。她身为基地的伟大舵手(正式的名称应该是“第一”基地,然而在端点星上,从来没有人想到要加上这个形容词),也只能算是躬逢其盛罢了。
然而,谢顿计划执行至今,仅只经过了五个世纪。根据这个计划,必须历经十个世纪的准备期,第二帝国方能建立。而第二基地的任务,便是确保谢顿计划的执行正确无误。想到这里,市长满面愁容地摇了摇头,同时牵动了满头的灰发。如果现在就采取行动,基地无论如何都会失败;虽然他们的舰队无坚不摧,却仍旧无法避免失败的命运。
她心中百分之百确定,银河中没有任何势力能与基地抗衡(甚至连第二基地亦然,只可惜它的下落至今成谜),基地可以随心所欲派出最新型的星际舰队,轻而易举地建立起第二帝国。
历史将不会记得她这个人,顶多只是一笔带过,甚至根本只字不提。她就像坐在一艘太空船的驾驶舱中,而这艘太空船实际上却是由外界遥控。
赫拉·布拉诺市长看起来绝不只六十二岁:她并非总是显得那么苍老,不过如今却是例外。由于心事重重,以致于当她进入舆图室的时候,竟然忘记避开可恶的镜子,不小心跟自己的影像打了个照面,这才晓得自己的形容变得多么憔悴枯槁。
杜姆扬起了眉毛,除此之外,他那苍老而近乎枯槁的面容没有其他表情。他以尖锐的嗓音说道:“那么依你之见,时间也许会证明你的决定是错的?”
崔维兹沉思了一会儿,舌尖缓缓在唇缘打转。“那么,这事又是谁做的呢?”
两人互相凝视了半晌,杜姆才继续说道:“你说得对,我们似乎获得了最满意的结局,但是只要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我们依然不敢放心。跟我们多聚一阵子,让我们看看能理出什么头绪,然后你就可以上路,带着我们全体的助力一块走。”
“所以说,选择盖娅其实是我的缓兵之计,如果我做了错误的决定,至少还有充裕的时间,可以修正或扭转既定的方向。”
“假如我加入第一基地,布拉诺市长会采取立即行动,一举征服第二基地和盖娅。假如我加入第二基地,坚迪柏发言者也会采取立即行动,一举征服第一基地和盖娅。这两种选择都会导致不可逆的结果——万一两者都是错误的答案,便会造成不可收拾的大祸。”
“您还有一点事情瞒着我,杜姆。也许您有理由这么做,但我希望您没有。”
崔维兹说:“虽然我的决定不出您意料之外,然而,也许并不是因为您意料中的理由。”
于是崔维兹说:“我当初总共有三种选择,我可以选择加入第一基地、加入第二基地,或者是加入盖哑。”
“我不知道,我看不出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如果你想离开我们,我们绝对不会阻拦,崔……”
“听我说,杜姆,当初为了做出抉择,我曾经用到电脑。有很短暂的一瞬间,我发觉自己和周围的心灵都有了联系——布拉诺市长、坚迪柏发言者、诺微。我窥视到了一些记忆,单独看来,每件事情对我都没有什么意义。比方说,盖娅透过诺微在川陀所造成的影响,目的是要策动那位发言者来到盖娅。”
杜姆又招待崔维兹吃了一顿,这顿饭跟上次一样难以下咽。不过崔维兹一点都不在意,这可能是他在盖娅吃的最后一餐。
“对,我可以肯定,不过并非由于我所拥有的神秘悟性。我之所以选择盖娅星系,是经过普通推理之后所做的决定——任何人在做抉择之前,都会进行这种推理。您愿意听听我的解释吗?”
“清除有关地球的资料?”
杜姆说:“我没听懂你的话。”
崔维兹点了点头。“谢谢你。”
杜姆说:“你做得很好,崔——不过,我早就料到你会这么做。”
“我并不了解。”
“我并不适合你们的世界。”
“其中有一项行动,是把有关地球的所有资料,都从川陀的图书馆中清除。”
“你至少肯定这个决定正确无误吧。”
“我当然愿意洗耳恭听,崔。”
“没错,所以地球必定十分重要——看来非但不能让第二基地知道任何线索,就连我也不能知道。然而,如果我要对银河发展的方向负责,我可不愿意接受这种事情。为什么非得把地球的资料隐藏起来?请您考虑一下是否能告诉我。”
“裴也不比你更适合,但我们欢迎你留下来,就像我们欢迎他一样。尽管如此,我们也不会勉强你。可是请告诉我,为什么你想到地球去。”
“您是说,盖娅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杜姆郑重其事地答道:“崔,盖娅对这件事毫不知情,一点都不知道!”
“然而,假如我选择盖娅,第一基地和第二基地却能安然无恙,都会以为自己赢得一场小小的胜利。银河的一切将如常地继续下去,因为我已经知道,盖娅星系的建立将要花上好几代,甚至几个世纪的时间。”
“没有任何关系。”
崔维兹答道:“我以为您应该了解。”
崔维兹耸了耸肩。“我并不这么想,但是为了确定这一点,有一件事我必须去做。我打算亲自去地球看一看,只要我能找到那个世界。”
“怎么样?”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