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于是三人一同步出研究室,由昆特瑟兹带路,顺着似乎永无止境的长廊一路走去。偶尔会有些学生与同事跟昆特瑟兹打招呼,他却没有把两位同伴介绍给任何人。崔维兹发现有人好奇地打量着他的腰带,不巧他今天配的腰带刚好是灰色的,这令他很不自在。显然,在这个校园中穿着素色的服饰,并不是合乎礼仪的行为。
“天几乎全黑了。”
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出建筑群,来到了露天的环境中,现在天色的确已经很暗,而且有了几分凉意。远方隐约可以看到许多大树,走道两旁则是相当浓密的草坪。
他对两位客人眨了眨眼睛,然后说:“我竟然忘了待客之道,你们两位是异邦人,怎么可以让你们破费。到我家去吧,我就住在校园里面,离这儿不太远,如果你们想继续谈下去,在家里谈我会感到比较轻松自在。唯一的遗憾——”(他似乎显得有点不安)“是我无法招待你们一顿盛宴,内人与我都是素食者,如果你们喜欢吃肉类,我就只能表示歉意与遗憾了。”
崔维兹扬着眉毛,耐心地等待他的回应。最后,昆特瑟兹哑着嗓子说道:“实在很晚了——相当昏黄了。”
“我很同意你的说法。”崔维兹说道。
“昏黄,索·昆?”
崔维兹说:“我没有注意到,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饿了。你愿意与我们共进晚餐吗,索·昆?由我们请客。也许我们可以边吃边谈,继续讨论——盖娅。”
昆特瑟兹迟缓地站了起来,他比两位来自端点星的客人还要高,不过年纪比两人都大,而且也较为肥胖,所以个儿高并没有使他显得特别强壮。跟刚刚见面的时候比起来,他似乎变得相当疲倦。
崔维兹说:“詹·裴和我都乐意暂时放弃食肉的天性,你的谈话会让这顿晚餐生色不少,比任何大鱼大肉还要值得——我希望如此。”
“我看到了,”崔维兹答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非常迷人。”
“那一颗星,”昆特瑟兹说:“代表的是单相思。根据我们的一则传说,过去它也曾经相当明亮,后来却由于神伤而变得黯然。”说完,他继续快步向前走去。
“没错,”昆特瑟兹说:“这五颗星象征着圆满的爱情,每一个赛协尔人写情书的时候,一律都会在后面画出这五颗星的形状,用来代表求爱的渴吩。每一颗星代表爱情的不同阶段,许多诗人竞相作出许多诗句,尽可能将每个阶段写得香艳露骨。当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试着作过这样的情诗,当时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对五姊妹变得如此漠不关心,不过我想这大概就是人生吧。在五姊妹的中央处,还有一颗黯淡的星辰,你们看到了没有?”
“看到了。”
昆特瑟兹低头望着书桌,一只手心不在焉地拂着又短又硬的鬈发。然后他又抬起头来瞪着崔维兹,同时紧紧抿住双唇,仿佛已经下定决心什么都不说。
“我不知道,”昆特瑟兹·说:“你们有没有看见那五颗差不多一样亮的恒星,它们几乎构成一个正五边形,我们称之为‘五姊妹’。在那个方向,就在路树的上方,你们看见了吗?”
“客随主便,我期待着一顿充满异国风味的佳肴,索·昆。”崔维兹泰然自若地答道,裴洛拉特却显得有点紧张。
昆特瑟兹以庄严的口气说:“我们对它引以为傲,我可以向你保证。此地算是银河中不太拥挤的区域,不过这还不算什么,难得的是星辰的分布相当均匀。我不相信在银河其他世界上,能够看到一等星的分布如此平均,而且数目也不太多。我曾经到过某些世界,那里正好位于球状星团的外缘,他们的夜空充满明亮的星体,因此破坏了幽暗的夜色,使得星空失去瑰丽的美感。”
“不论我们谈些什么,”昆特瑟兹说:“我都敢保证晚餐不至于乏味,只要你们有兴趣尝尝赛协尔的调味佐料,内人和我在这方面部很有研究。”
在此之前,他说的一直是正统的银河标准语,现在却冒出一些古怪的宇眼。好像他突然间忘记了正统教育,脱口而出就是赛协尔的方言。
裴洛拉特突然停下脚步,背对着建筑群发出的微弱灯光,以及校园中的一排排路灯,抬头仰望着天空。
“真美!”他感叹道:“我们那里有位著名的诗人,曾经写过一首咏叹赛协尔星空的诗,其中有一个名句:赛协尔高耸的夜空,镶嵌着缤纷的星光。”
崔维兹抬头欣赏了一下星空,然后低声说道:“我们是从端点星来的,索·昆,我的朋友从未见过其他世界的夜空。在端点星上,我们只能看见迷蒙的云雾状银河,以及几颗勉强可见的星辰。如果你曾经在我们那里住过,你将更懂得欣赏自己的星空。”
“单_色_书算啦,如果康普说得没错,地球根本就不在银河的这一带,它应该位于天狼星区——说真的,詹诺夫,我感到十分遗憾。”
“我相信你说的,好歹这是你的专长。然而,上面如果只有一些游牧民族的话,当年是绝不可能把骡给吓跑的。”
“并非没有这样的例子。”裴洛拉特说。
过了一会儿之后,崔维兹又说:“现在,你可以用肉眼看到那颗行星了。就在那里,看到没有?它的自转周期大约是二十二个银河标准小时,轴倾角为十二度,简直就是可住人行星的教科书范例。而且,它上面的确有生物。”
“离心率趋近于零,也就是说轨道几乎是圆形,”崔维兹终于找到答案。“这就表示适宜住人的可能性更大了。然而,直到现在还是没人出来抓我们,我们得试着再凑近点看看。”
“多大?”裴洛拉特突然感到透不过气。
又过了一天。
“那就需要分析无线电波辐射了。当然啦,我猜想,也可能有完全放弃科技的智慧型生命,但是这种情形似乎很不可能。”
“哎呀,”裴洛拉特马上槌胸顿足,“我希望脑袋多装几句更够味的感叹词备用,我亲爱的兄弟,可是本来的那么一点机会……”
“因为它的大气层具有大量的自由氧分子。如果上面没有发展出繁茂的植物相,就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形。”
裴洛拉特问道:“准备一次跃迁为什么要花那么长的时间?你只不过是要进行
“你怎么知道?”
“有,的确有一个。”崔维兹随口答道。
“听听这人讲的是什么话,微跃可比普通跃迁更难控制。你想想看,抓起一块石头和捡起一粒细沙,哪件事情比较容易?此外,盖娅之阳就在我们附近,这里的空间弯曲得很厉害,即使对电脑而言,计算都会变得相当复杂。就算是一个神话学家,也应该明白这层道理。”
裴洛拉特又问:“它有卫星吗?”
“说不准,也许直径有一百公里吧。”
“有没有智慧型生命呢?”
“你的意思是说,假如它有一个巨型卫星的话,就可能是地球了?”
“没错,不过它显然不是。”
裴洛拉特叽哩咕噜地抱怨了一阵子。
“听着,我们先等一下,然后再冒险进行一次微跃。假如没有发现任何智慧型生命的迹象,那我们登陆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万一真是这样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登陆了,对不对?”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