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而且,”崔维兹补充道:“在那个世界上,我可能会找到更多第二基地的线索——只是可能而已。”
“我对你完全开诚布公,我的任务就是要跟踪你。市长想要知道你到哪里去,还有你打算做些什么。”
崔维兹迅速四下望了望。“在这里?你真想在这里谈吗?在这个公共场所?你要我在听烦了你的谎言之后,当场把你打得趴下?”
康普愣了一会儿,然后才说:“寻找地球?可是为什么呢?”
裴洛拉特点了点头,接口道:“对,这是一项纯科学性的研究,也是我长久以来的兴趣。”
“天晓得——”崔维兹仍然用冷漠的口气说:“你可真好心啊!可是你并未回答我原先的问题,你究竟是如何到这里来的?怎么刚好会跟我在同一个行星上?”
康普用很不自然的声音说:“听着,如果你想揍我一顿,那就来吧,我根本不会出手招架,懂了吗?动手吧,打我啊——但你一定要听我说!”
“不幸的是它被固定住了,如果我把它取下来的话,太空船就会报废!至少,我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取下。因此她始终都能知道我的下落,也就等于一直都知道你的行踪。”
“你突然对我如此关怀,我实在不敢相信。你又能警告我什么?对我而言,你似乎才是唯一应该提防的东西。你出卖过我,现在又跟踪我到这里来,准备再出卖我一次。除你之外,根本不会有其他人想要害我。”
“她是在等待适当的政治时机,等我的议员身分无法保护我的时候。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为什么?”
“裴洛拉特和我正在寻找地球,就是某些人推测为人类故乡的那颗行星。对不对,詹诺夫?”
崔维兹下定决心不为所动,他继续追问道:“你又是怎样弄到一艘同样型号的太空船?”
崔维兹说话的时候,康普的手一直僵在那里,直到这会儿才缩了回去,他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过去始终洋溢在他身上的那种自信神情,如今已没了踪影,这使他看来不到三十四岁,并且显得有些忧郁。“我会解释的,”他说:“可是一定要让我从头说起!”
“而你并未把这个高明的计划先告诉我,对不对?”
“好吧,我终于让她听进去了。只要我能利用你的论证,说服市长相信潜伏的危险的确存在,联邦也许就会采取某些行动,如今我们已经不像骡出现时那般无助。这个危险的讯息至少能散播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样我们两人就不会特别危险。”
裴洛拉特轮流望着这两个人,长脸稍微绷紧了一点。他说:“这是怎么回事,葛兰?我们跑到这么远的世界来,你却立刻碰到了熟人?”
康普举起双手,两只手掌彼此相对。“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请相信我——”然后他立刻猜到了对方会如何回应,赶紧改口道:“你也可以不必相信,这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我说的是实话。我比你们早几个小时抵达这个行星,已经乘机做过一些调查。今天是赛协尔的特殊日子,不知道基于什么传统,今天是他们的沉思日,几乎每个人都待在家里——或者说应该都待在家里。你可以看到这里门可罗雀,总不至于每天都这样吧。”
“首先我要告诉你,崔维兹,你的确完全说服了我,使我相信你的说法——”
端点星议员曼恩·李·康普向崔维兹伸出右手,不过表情看来有些犹豫。
“经由超空间?在我做了一连串跃迁之后?”
裴洛拉特仍然毫不动摇。“有许多的传说——”
康普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太简单了,我是跟踪你来的!”
“所以呢?”
崔维兹却插嘴道:“告诉我们地球发生了什么变故,你说上面已经不再有人居住,为什么会这样?”
“天狼星区的人当然会如此宣称。”裴洛拉特仍然不为所动。
“我不知道,我无法猜测,我压根也没想到她会计划逮捕你,然后把你逐出端点星。”
“没有,我没有说,我为这件事感到十分抱歉,崔维兹。市长命令我不要说。她想弄清楚你所知道的一切。她说像你这种人,一旦知道自己的意见被他人转述,立刻就会三缄其口。”
“你所谓的‘如何’是什么意思?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我的祖先可以上溯到天狼星区,我不得不再重复一遍,希望你不会感到厌烦。那里的人对于地球的事情所知甚详,因为地球就在那个星区,也就是说它并非基地联邦的一部分,因此端点星上的人显然懒得过问。可是无论如何,地球的确是在那里。”
“我想要弥补这一切,弥补我的无心之失对你所造成的伤害——真的是无心之失。”
“假如你无法跟得上我呢?那样她就没办法知道我身在何处了,你有没有想到这一点?”
“所以你就深藏不露,因而能够安然无恙?可是你却没有瞒着布拉诺市长,对吧?这样做难道就不冒险吗?”
“首先我要告诉你,葛兰——”
“不存在?”裴洛拉特脸上毫无表情,这代表他又准备要坚持到底。“你的意思是说,人类这个物种的发源地并不存在?”
“既然你这么说,那请动尊口吧,我会耐着性子听一会儿。”
“请称呼本人崔维兹,我的名字不是给你这种人叫的。”
康普以激动的口气说:“那可不是什么‘假说’,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那你到这里来找我,又是什么意思?既然你也有点后见之明的话。”
“没错,的确有这样的说法。”裴洛拉特说:“在帝国时代,许多人都对所谓的‘天狼假说’相当热中。”
于是三个人缓缓跨过大厅。此时康普又开始露出笑容,不过仍旧跟崔维兹保持一臂之遥,不敢靠近他的身边。
“是啊,是啊,”崔维兹用很不耐烦的口气说:“再往前追溯几代,你的祖先就能追溯到天狼星区,你跟每一个认识的人都讲过这些事。言归正传吧,康普!”
“而现在,直觉又告诉你说她打算进攻第二基地,她才没有这个胆子呢。”
等到他们坐定之后,才发现椅座竟然会随着体重凹陷,重塑成各人臀部的形状。裴洛拉特吓得差点跳起来。
他终于转过头来面对康普,同时伸手梳了梳头发,结果却把一头鬈发弄得更乱了。“你,给我听好,我的确有个问题要问你,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你可以在银河任何一个世界上,为什么刚好会在此地?为什么又刚好在这个时候出现?”
“看在宇宙所有黑洞份上,千万别去寻找第二基地。她不会在乎你是否将因此丧命,可是我却在乎!我感觉应该为这件事负责,所以我在乎。”
“匹夫之勇又有什么用处?”康普的语气十分诚挚,一对蓝眼珠射出义愤的怒火。“这种组织有能力重塑我们的心灵与情感,你我难道有能力抗衡吗?我们若是想要和他们对抗,头一件事就是不能让搜集到的情报曝光。”
他将一只手臂放在椅背上,转身面对崔维兹,然后改用轻松的口气说:“你令我感到不安,令我相信第二基地的确存在,害得我不知如何是好。想想看,假使他们果真存在,那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难道他们不会设法对付你吗?不会除去你这个心腹大患吗?如果我表现得像是相信了你的话,我可能也会被一并解决,你了解我的意思吗?”
三个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过了好一阵子之后,康普才感到有必要再强调一遍,于是他说:“我告诉你们,地球已经不存在了,没有必要再去寻找。”
康普一脸受挫的表情。“我告诉你……”
“不过我讲的是真正的地球,”康普说:“在整个银河中,天狼星区是最早有人居住的区域,这一点每个人都知道。”
“教我怎么看得出来?连你自己也没有看出来。”
“我的确照实回报了,事实上我毫无选择。她在我的太空船上装了超波中继器,他们以为我不会发现,然而还是瞒不过我。”
“你冒着被赛协尔政府逮捕的危险?”
“而你竟然赶在我之前抵达这座城市?”
“跟你一模一样,是那个老太婆——布拉诺市长——拨给我使用的。”
“喔,我不是这个意思。当然啦,地球曾经存在过,这点毫无疑问。可是现在却没有什么地球了,那个住人的地球已经不存在,早就消失了!”
“我故意装成是在听笑话,才能掩饰心中极度的不安。听我说,让我们先坐到墙旁边去,虽然这个地方很冷清,也难免会有一两个人进来,我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注目。”
裴洛拉特点了点头。“我本来也在奇怪,这里怎么会如此冷清。”然后他凑到崔维兹的耳旁,细声说道:“为什么不准他说话呢,葛兰?他看起来好凄惨,可怜的家伙,他也许只是想道歉。你不给他这个机会,似乎有点不大公平。”
“别紧张,教授,”康普说:“刚才我已经领教过了。他们在某些方面比我们进步,这个世界很注重小地方的享受。”
康普说:“可是地球并不存在啊,你们竟然不知道吗?”
裴洛拉特说:“假如我告诉你,我知道银河中有许多不同的行星,附近星空的居民都将之称为地球——或者过去曾经这样称呼——你又怎么说?”
“我好感动喔,”崔维兹冷冰冰地说:“不过你是白操心了,此时此刻,我手头上刚巧有另一项工作。”
“那又怎么样?”
“这个嘛——”康普绽现出可爱的笑容,谁也无法否认那是个很迷人的表情,连崔维兹几乎都要对他产生好感。“我并非永远都是个懦夫。”
“是的,你没有使用重力推进降落,可是我却用了。我猜你会来到这个首府,所以我就直接下来,那时你正在——”康普用手指在半空画了一段螺线,表示对方是循着定向波束降落的。
康普顿时涨红了脸,喃喃说道:“你也知道,直觉不是永远都灵验的。”
崔维兹用讽刺的口吻说:“宁愿危及基地而换取自身的安全,真是爱国的最佳表现。”
康普突然不太客气地顶了一句:“说得倒很容易——你这是后见之明。”
“我猜,你一路上都很忠实地向她回报,还是你对市长也敢阳奉阴违?”
崔维兹用严厉的目光瞪着那只手,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他将脸撇向一旁,好像对着某个隐形人说话:“我明白不应该搅扰异邦行星的平静,否则会害得自己身系囹圄,但是如果这个人向前再走一步,我可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我只了解你是个懦夫。”
“你掩饰得可真好。我当初真以为你把它当成笑话。”
康普一本正经地说:“老兄,省省这些戏剧性的台词吧。崔维兹,你是一根避雷针!你被送出端点星,是为了要吸引第二基地的注意——如果真有第二基地的话。我的直觉并不限于超空间竞逐,我可以肯定那就是她真正的打算。如果你试图寻找第二基地,他们会知晓你的企图,必定会对你采取行动。假如他们真的这样做,很可能会暴露行藏,而一旦他们曝光,布拉诺市长就会立刻举兵攻打他们。”
“如果我当初知道她获悉了我的意见,那我就能预见这一切。”
“那只是最坏的结果,我当初指望的却是最好的结果。”他的额头开始渗出细小的汗珠,对于崔维兹始终不变的冷嘲热讽,他似乎一直在咬紧牙关忍耐。
“慢着,詹诺夫,”崔维兹打断他的话。“告诉我,康普,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一点的?”
“我当然想到过,我曾经想,干脆向她报告说我把你跟丢了。可是她绝不会相信我的,对不对?而且这样一来,我就不知道会有多久无法回到端点星。我跟你不一样,崔维兹,我不是那种无牵无挂、逍遥自在的人,端点星上有我的妻子——她现在怀有身孕,我希望尽快回到她身边。你可以只为自己着想,可是我却不能。此外,我来也是为了要警告你。谢顿在上,我一直想要说,可是你始终不肯听,不停地在说些别的事情。”
康普摇了摇头。“这没什么神秘,我有一艘和你一模一样的太空船,上面还有台同型的电脑。你知道我拥有一种本事,能够猜中船舰经过超空间跃迁之后,会朝哪个方向前进。通常我不能猜得很准,平均三次有两次是错的,可是有那种电脑帮忙,我的表现就好得多了。此外,你在开始的时候迟疑了一阵子,这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能够算出你进入超空间时的方位与速率。我将这些资料——连同我自己的直觉做出的外推——一起输进电脑,其他的工作就全部由电脑负责。”
康普陡然煞住脚步,站在原处愣了半天,又用迟疑的目光望了裴洛拉特一眼,这才终于低声说道:“我能不能有机会说几句话?做一番解释?你愿意听吗?”
于是崔维兹说:“裴洛拉特博士好像很想听你说话,我愿意接受他的意见,不过你最好长话短说。今天也许是我发脾气的好日子,既然每个人都关在家里沉思,我制造的骚动可能不会引来执法者。明天我的运气大概没这么好,何必白白浪费这个机会?”
“为了研究啊。”裴洛拉特说:“理论上,人类是从低等生命演化而来的,地球就是演化出人类的那个世界。其他的世界却不是这样,全都是演化成功的人类由天而降。这种独特性一定非常值得研究。”
“我想她的确有,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把你当成钓饵投了出去。”
“真可惜,当初布拉诺打算逮捕我的时候,你那著名的直觉却突然失灵了。”
崔维兹两眼紧紧盯住康普,却故意稍微转过身来,表示他是在跟裴洛拉特讲话。他说:“这个人类——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的外形判断——曾经是我在端点星上的朋友。我对朋友一律以诚相待,因此毫不保留地信任他,什么事都跟他说,其中有些想法也许并不适合公开发表。结果,他显然将我的话一五一十转述给有关当局,却又懒得告诉我他这么做了。由于这个缘故,我一步步钻进一个设计好的圈套,害得我如今遭到放逐。而现在这个人类——竟然还希望我把他当成朋友。”
“另一项工作?”
“她猜得多准啊!”
“由于放射性,整个行星表面都具有放射性,可能是由于核反应失控,或者是源自一场核爆——我不太确定。总之,现在上面不可能有任何生命。”
“没错!但是我认为值得这样做。如果始终只有我们两人私下讨论这个问题,结果可能导致我们受到精神控制,或者记忆全部被抹除。反之,假如我将整件事情告诉市长——她跟我父亲很熟,你知道的,家父和我都是来自司密尔诺的移民,而市长的祖母……”
裴洛拉特似乎有点吃惊。“你这样做实在是不智之举,葛兰,老伙伴,我本来可以从他那儿得到更多的资料。”
“没有错。”
康普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它有什么意义,反正这就是传统。那是一个很古老的世界,当地居民保留了无数的传统。他们拥有许多关于地球历史的详尽纪录,却没有人愿意多提。他们对地球有迷信式的恐惧,每当提到这个字眼的时候,他们都会举起双手,然后把食指与中指交叉,希望能够藉此祛除霉运。”
崔维兹说:“这可能只是个道德寓言,如果你追根究柢的话,反倒会把原有的线索都搞混了。”
“别胡扯了,年轻人。你是一位议员,这就表示你必定生在基地联邦的某个世界,是司密尔诺,我记得你刚才提到过。”
裴洛拉特说:“好好想一想!你一定听过些什么。”
“是一个历史人物,我曾经考查过他的事迹。他生于帝国早期,是当时银河闻名的正牌考古学家,坚决主张地球位于天狼星区。”
“他是康普隆的民族英雄。听我说,如果你们想知道详情,就应该到康普隆去,在这里穷逛一点用也没有。”
“我不清楚,在某些传说中,提到地球曾经发展出什么心灵扩张器,叫作‘神经元突触放大器’,或是诸如此类的东西。”
不久他又跨过冷清的大厅,回到另外两个人身边。“窗子的设计挺有意思,”他说:“你在叫我吗,议员先生?”
“是的,还记得我大学毕业后的那趟旅行吗?”
“我对那个卫星毫无概念,一点印象也没有。”
康普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整理思绪,然后才用平静的口吻说:“我的家族保有许多天狼星区的历史古籍,我说祖上传下来是这个意思,并不是指内在的遗传。这种事情不宜对外张扬,尤其是对一个热中政治前途的人而言。崔维兹似乎认为我逢人便说,可是请相信我,我只对好朋友才会提这些。”
康普却只是摇头,一个字也没有回答。
康普则为自己辩护:“我说过那只是个传说,细节我并不清楚。不过我知道,贝尔·艾伐丹在这个传说中占了一席之地。”
说完他立刻转身,没有再回头看他们一眼,就气呼呼地快步离去。
“放射性跟这件事有关吗?”
康普的脸色变得煞白,他猛然站起来,尽力控制住激动的情绪,几乎连话都说不清楚。“我试图向你解释,试图帮助你,我现在真后悔。你去跳你的黑洞吧,崔维兹。”
“那是什么意思?”裴洛拉特问道。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悲愤,继续说道:“理论上而言,每一个基地公民都是平等的,可是出身于联邦原始成员的人,却比其他世界的人更平等些;而那些渊源于非联邦世界的人,则是所有公民中最不平等的。不过别提这种事了,除了那些古籍之外,我也曾经走访过那些古老的世界。崔维兹——喂,回来啊——”
“唉!地球又是如何变得充满放射性的?”
“康普议员,关于那个所谓的‘神经元突触放大器’,你还记得一些什么别的吗?”裴洛拉特继续追问。
“没有了,而且我拒绝再接受任何盘问。听好,我奉了市长之命跟踪你们,她可没有指示我跟你们直接接触。我现在这样做,是为了警告你们被人跟踪这件事,同时还要告诉你们,姑且不论市长的目的究竟为何,你们只不过是她的工具。除此之外,我不该跟你们多做讨论,可是你们却突然提到地球,这真令我大吃一惊。好啦,让我再重复一遍:不论过去存在过什么——贝尔·艾伐丹也好,突触放大器也好,其他任何东西都好——都跟现在的一切毫不相干。我再强调一次:地球是个已经死去的世界,我郑重建议你们到康普隆去,在那里你们可以找到想知道的一切,总之赶快离开这里吧。”
康普没有上钩,他迳自说下去:“我造访了康普隆,根据家族的口耳相传,我的祖先就是来自那个地方——至少父系的祖先如此。在很久以前,该处尚未被帝国并吞时,我们那个家族还是统治阶级,我的名字便是源自那个世界——至少先人是这么说的。康普隆所环绕的那颗恒星,有一个古老而充满诗意的名字,辰龙·艾蕊坦妮。”
“他是谁?”崔维兹问。
他的声音也完全不像平常那样犹疑不决:“你说,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此时崔维兹离开了座位,信步走到大厅一角,透过一扇三角形的窗子向外望去。这种窗子设计得可以让人饱览天空的景色,却不会看到多少街景,如此不但有助采光,还更能确保隐私。崔维兹在窗前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朝下方望了一下。
“不可能,你办不到。”崔维兹用严肃的口气说。“凡是他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你休想从他嘴里套出来。詹诺夫,你并不了解这个人——连我也是直到今天,才认清楚了他的真面目。”
詹诺夫·裴洛拉特脸上难得出现了表情,不过那并非代表什么狂热,或者任何更不稳定的情绪。他只是将双眼眯了起来,面部的每个棱角都显得有些激动。
崔维兹双眉向上一扬,回嘴道:“你我的专业领域或许不同,詹诺夫,但这并不代表我完全不懂你那一行。”
“当然啦,你会尽职地向市长报告,说我们转往康普隆去了,而且你势必会继续跟踪,以便确定我们没有半途开溜。或许市长早就知道这一切,我猜想,你刚才对我们说的每一个字,都有可能是市长授意的,而且在她面前仔细排练过。因为根据她的计划,我们必须到康普隆去,我说得对不对?”
“刚毕业的时候吗?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时我们是哥儿们,永远的哥儿们,生死之交,两人联手天下无敌。你去做你的长途旅行,我怀着满腔热血加入舰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不想跟你一块去——有一种直觉叫我别去,真希望那种直觉一直跟着我。”
裴洛拉特问道:“根据他们的说法,地球计划如何摧毁帝国?”
“我听过这个名字。”裴洛拉特说。
“我不记得曾经读到或听到过,不过我可以确定,如果你去查询康普隆的纪录,就一定能够找到正确答案。”
“很好,那么你所谓的‘祖上传下来’又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是说,由于你具有天狼星区的基因,所以生来就熟悉天狼星区有关地球的神话传说?”
“一个垂死的世界,打算摧毁整个帝国?”崔维兹忍不住插嘴。
“可是你却一无所知?”
“我并不这么想,我只记得那玩意并不灵光,它能使人变聪明,可是却会因此短命。”
“他们造出了超心灵吗?”裴洛拉特用难以置信的口气问道。
“当然没有,谁会感兴趣呢?我也不想强迫任何人听这个故事。得了吧!我有我的政治前途,我最不愿意做的一件事,就是强调我的异邦出身。”
“我不知道。”康普的声音中透出了几分不悦。
康普似乎感到很惊讶。“我没听说过有什么卫星。”
“你旅行回来之后,有没有向任何人提过这件事?”
“那个卫星又如何?描述一下地球的卫星。”裴洛拉特紧紧逼问。
“什么样的传说?”
“它究竟有没有一个卫星?”
“地球上出现放射性……受到帝国的排斥与蹂躏,因而人口锐减……地球上的人设法要摧毁帝国……”
“那是七年以前的事,教授,当时我不知道今天会被你这样逼问。的确是有某种传说,他们却视为历史……”
这个问题出乎康普意料之外,他赶紧答道:“不,当然不是。”
“那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告诉过你,”康普说:“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
这句话却惹恼了裴洛拉特,他转向崔维兹说:“你又懂得什么是道德寓言?”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