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没错,但是他对我们相当礼遇,只用电波遥测而已。如果他不客气的话,大可用手提仪器从头到尾搜寻一番,这得花上好几个小时。他还可以把我们两人都送到‘境外医院’,让我们在那里留置好几天。”
说完他就走了,整个程序前后只花了十五分钟。
“你的装载,你的太空船载了些什么东西?”
“但如今是太平岁月啊。”
崔维兹又用迟疑的语气说:“不过我正在想,不知道我们会在赛协尔行星待多久,是不是值得把太空船的时钟调成当地时间。”
崔维兹说:“别急着拼命看个不停,詹诺夫,我们得先经过报关站,那些手续可能会很冗长。”他曾经访问过数十个世界,因此表现得分外沉着。
他的发音很不正确,可是崔维兹没有纠正他,也没敢露出笑容。银河标准语分化出许多方言,几乎每个住人行星都不太一样,每个世界的人都有自己的口音,只要互相能够沟通就行了。
“是的,长官,”崔维兹答道:“基地注册的航具,由私人所拥有。”
崔维兹稍微犹豫了一下,才想通了那句话的言外之意。他在下一瞬间已经做好决定,于是说道:“不,我并不是想贿赂你,也没有理由要贿赂你,即使我真有这个意思,你看来也不像那种能用金钱收买的人。如果你认为有必要的话,可以仔细检查这艘太空船。”
“我们的工作是寻找盖娅,我不知道这要花多少时间。”
“多少能看到些,我们得先钻到云层下方,然后再以每秒几公里的速度运动。虽然不会像乘坐热气球那样,但是你仍然可以观察到行星的地貌。”
“没错,我们没有,他们也将会确定这一点。但是你还要记住一件事,赛协尔并非基地联邦的成员,为了展现独立自主的地位,他们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
“什么?亲爱的伙伴!”
海关官员穿了一件俗丽的制服,大部分都是深红色的布料。他的两颊与上唇刮得很干净,下巴左右两侧蓄着两簇短须。他问道:“基地的太空船?”
“我想,那得看我们打算做些什么。你认为我们会做些什么事,葛兰?”
崔维兹耸了耸肩,回答道:“给海关人员小费是老规矩了,这种传统简直跟银河一样古老,他只要再暗示一次,我就马上会给。事实上——嗯,我猜他不敢冒这个险,因为这是一艘基地的船舰,尤其还是新型的。那位老市长——银河保佑她死硬的老命——曾经说过,不论我们走到哪里,基地的名号都能保护我们,她这句话并没有错。通常,这种手续花的时间要长得多。”
太空艇开始沿着校准的重力势曲线运动,崔维兹若有所思地盯着下方的行星。
海关官员四下打量了一下,立时露出好奇的眼光。“对于观光客而言,这艘太空船未免太精巧了。”
这好像不太合理。
“当然没错,但这只能保证我们可以通过。不过,他们至少要注意到生态平衡的问题,每一个行星都有各自的生态,没有人会希望它受到破坏。所以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检查每艘入境的船舰,看看上面有没有列管的有机体或传染病,这是一种合理的预防措施。”
“你是说我可能因此致富吗?”官员很快瞥了他一眼,随即又将视线移开。
“别紧张,他并没有那么做。我本来以为他可能会,不过他没有,这就表示我们可以着陆了。我很想用重力推进降落,这样只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但我不知道许可着陆的位置在哪里,而我又不愿意惹麻烦。这代表我们必须跟着导航电波束,在大气层中盘旋而下,如此得花上好几个小时。”
他以前从未来过赛协尔联盟,可是他却晓得,在过去一个世纪间,它对基地的态度一向很不友善。他们能够那么快通关,实在令他感到诧异——甚至可说有点失望。
裴洛拉特低声问道:“会不会有什么麻烦?他是不是真想要红包?”
裴洛拉特抬起头来。“那一定只是例行手续吧。”
“为什么?他好像把该做的检查都做完了。”
此时一艘小型太空船飞了过来,不久之后,一名赛协尔海关官员登上了他们的太空艇。崔维兹并没有忘记军旅生涯的训练,他俐落地说道:“这是‘远星号’,来自端点星,相关证件在此。它毫无武装,是私人的航具。这是我的护照,还有一名乘客,这是他的护照,我们两人是观光客。”
“这些小东西我们都没有,至少我这么认为。”
裴洛拉特却显得很高兴。“可是这样好极了,葛兰。不知道我们降落的速度多慢,能不能乘机看看地形地貌?”他举起了手提显像荧幕,荧幕上的画面正是低倍率的地图。
“好主意。”崔维兹一面说,一面俯视下方逐渐扩展开来的行星表面。“不用再等下去了,我会让电脑校准那个指定给我们的波束,它就能用重力推进模仿传统的飞行。就这么办!让我们降落吧,詹诺夫,看看我们能找到些什么。”
太空艇完成一次崔维兹所谓的“微跃”之后,原先远方一颗闪亮的星星,突然变成了一个球状的天体。詹诺夫·裴洛拉特目不转睛地盯着显像荧幕,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住人的赛协尔行星,该星系的第四颗行星——也逐渐变得更大更显眼。
“噢——我的货物。这里有一份清单,全都是私人用品。我们不是来这里做生意的,我刚才说过,我们是观光客。”
“很不错。你的装载呢?请告诉我。”
“就基地的标准而言却不然,”崔维兹故意表现得很得意。“而且我很富裕,买得起这种好货。”
裴洛拉特膝上放着一个手提显像装置,上面映着电脑画出的赛协尔行星地图。
“我的什么?”
裴洛拉特说:“我们可以把腕表的时间调过来,太空船的时钟则维持不变。”
“太好了!太好了!”
“不必了。”官员一面说,一面收起了袖珍记录器。“你们这艘船已经通过检查,上面没有任何法定传染病。我们会指定一个波长给这艘太空船,再以这个波长送出导航电波。”
“对,不过仍旧可能很花时间。”
崔维兹将电脑设定成自动预警模式,心情仍旧异常镇定,甚至在厚实的座椅上打起盹来。
“我们收到了什么讯息吗?”裴洛拉特问道。
“不是,”崔维兹中气十足地说:“我们正在运动。”
“运动?往哪里运动?”
当警报器响起的时候,崔维兹立刻惊醒。裴洛拉特胡子才刮了一半,就赶紧冲进崔维兹房间,整个人吓得不知所措。
“朝那个太空站运动。”
“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发动机仍旧开着,但是电脑不再有反应——而我们却在运动。詹诺夫,我们离盖娅实在太近了点——我们被逮住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