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她的臀部十分突出,不过绝对不至于难看。当然,她的面容仍然很平庸,不过等到被太阳晒黑的肤色褪去,她又学会了如何打扮之后,看起来就不至于太丑了。
坚迪柏开口便说:“你看起来相当不错,诺微。”
“今晚我不能陪你了,诺微,”坚迪柏说:“我还有学者的工作要做。我会带你到自己的房间,那里有一些书籍,你可以开始练习阅读能力。我也会教你如何使用讯号器,这样你就可以随时找人帮忙。我明天会再来看你。”
他刚想到了这一点,首席发言者的讯息便无声无息飘然而至。在这个精神挂帅的社会中,这是一种理所当然的联络方式,它通称为“偶合效应”,不过却并非十分正式的名称。假如某甲模糊地想到某乙,某乙同时也模糊地想到某甲,便会产生一种相互提升的刺激,在几秒钟之内,就能使两人的念头都变得清晰明确;而且显然两者是同步发生的。
不过他随即想到:嗯,又有何不可呢?
此时诺微站在他面前,脸上同时流露出害羞、骄傲、困窘、得意……错综复杂的表情几乎无所不包。
坚迪柏整天没再见到诺微,直到晚餐之后,他找来帮诺微打点的那位妇人,才又将她带到他的面前。今天早上,坚迪柏曾经对那妇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解释,至少得让她了解,他们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肉体关系。妇人最后似乎听懂了,或者应该说,至少不敢表现出不解的模样,这样也许已经够了。
诺微终将出现在发言者圆桌会议上,她看起来越吸引人,自己的立论就越容易被人接受。
她们帮她找的衣服竟然非常合身,而且她穿起来一点也不显得滑稽。她们是否帮她束过腰?把她的胸部托高了?还是她原来穿着农妇服装时,无法让这些部分突显出来?
这种效应有时会让人冷不防地吓一跳,即使是了解来龙去脉的人也不例外。尤其是当原先那个念头非常含糊——不论是单方如此,或者双方皆然——连当事人也没有意识到,因而不可能有任何准备的时候。
一定是旧帝国的幽灵作祟,那个妇人还是把诺微当成了他的情妇,挖空心思想要让她显得好看一点。
显像荧幕中呈现出一个物体的影像,在裴洛拉特的外行眼睛看来,它似乎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然而崔维兹却说得头头是道:“人工的,金属的,而且是个无线电波源。”
又做了一次微跃之后,崔维兹突然兴奋地大叫:“好啦,詹诺夫,它就是盖娅没错,至少它拥有科技文明。”
“才不会,至少我们可以知道盖娅的确存在,它拥有实用的科技文明,而且还故意把我们吓跑。”
“可是,葛兰,我们不要太容易就被吓到。”
“万一他们真有什么反应,又该怎么办?”
裴洛拉特露出相当凝重的表情。“既然你这么说……但是我们离开之后,又该怎么办呢?”
他们又开始默默地等待,这已经成了例行公事。目前为止,他们花费在等待的时间,已远比当初由端点星飞到赛协尔的时间更长。
“你能根据无线电波分辨出来吗?”
“那就得视是什么样的反应而定。如果我不喜欢的话,我们还能仰仗这艘太空船的高超跃迁能力,我不信他们有什么办法追得上我们。”
“可是这么一来,不就等于徒劳往返、空手而归吗?”
“就像个超空间飞弹那样。”
“什么都不做,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他们既然拥有这种科技水准,就不可能没侦察到我们。如果一会儿之后,他们仍旧毫无动静,我准备向他们发出一道无线电讯。假使他们依然没有反应,我就要步步为营,向前逼进。”
“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
“好啦,詹诺夫,我了解银河虽大,你却对地球情有独钟,愿意不计一切代价探寻它的下落。不过请你记住一件事,我可没有染上你那种偏执狂。我们是在一艘毫无武装的太空船内,而下面那些人已经孤立了好多世纪,如果他们从没有听说过基地,就不会明白应该对这个名号肃然起敬;又如果这里就是第二基地,我们一旦落入他们手中,而他们对我们恼羞成怒,我们就不可能全身而退。你希望他们把你的心灵掏空,让你忘掉所有的神话传说,从此再也不能以神话学家自居吗?”
“简单!我们回端点星去,亲自向老太婆报告这个消息——如果她不准我们登陆,我们也要尽量接近。然后,我们也许会再回到盖娅来——以最快的速度回来,不像现在这样走走停停,而且我们还会带来一艘战舰,甚至一个武装舰队。到了那个时候,情况就会完全改观了。”
“比那个更直接的证据,有个太空站环绕着这颗行星,你看到了没有?”
“你是说我们要溜掉?”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