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发动机真的装在船体中,如你所说的那样?”
他将双手放到桌面的手掌轮廓上,发现距离与角度都恰到好处,没有感到丝毫勉强。桌面摸起来似乎很柔软,像是触摸天鹅绒的感觉——而且他感到手掌陷了进去。
当他正打算转身离去时,突然看到淡棕色的平滑桌面发出闪烁的光芒。他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圈光晕,里面映着一行整齐的字迹:“电脑介面”。
“至少控制装置一定是的。我们无需储存燃料,也不必使用任何燃料,我们用的是宇宙本身所蕴涵的基本能量,因此可以说,燃料和发动机全都——在外面。”他随手指了指。
他感觉到了微风的吹拂,以及空气的温度,还有周遭世界所有的声音。他探触到了这个行星的磁场,与太空艇外壳的微弱电荷。
然而在他脑海中,好像自行冒出了一个飘忽的念头:“请闭上眼睛,放轻松,我们即将进行接触。”
他想起那些厚重的程式手册上面密密麻麻写满注解的程式,一颗心就不由得猛往下沉。他还记得那位电脑技术士宫克拉斯乃特每次坐在星舰电脑控制台前的各种动作。他操作电脑的方式,像是在演奏银河间最复杂的乐器,而且每次都流露出冷漠的神情,彷佛嫌它太过简单——不过他有时也难免需要翻查那些手册,而且一面翻,一面不停地骂自己是笨蛋。
现在他只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重新适应这些局限的感官。然后他茫然地站起身来,头重脚轻地走出了那间寝室。
“但是你会开这艘太空船——我是说,驾驶这艘太空船吗?”
用手?
裴洛拉特显然已经把特效阅读机调整完毕。看到崔维兹走过来,他便抬起头说道:“那个装置功能非常好,具有优异的搜寻程式——你找到操纵装置了吗,亲爱的孩子?”
“我自己也在怀疑这一点。”
不过他的心跳随即加快,因为各式各样的电脑种类实在太多,所用的程式需要花费许多时间才能熟练。崔维兹从未低估过自己的智慧,然而,他也知道自己并非万事通。有些人天生有本事操作电脑,却也有人刚好相反——崔维兹非常清楚自己属于哪一类。
在基地舰队服役时,他官拜中尉,有时会需要担任值日官,所以偶尔也得使用星舰上的电脑。不过他从来没有独力操作电脑的经验,而且,除了值日官必须懂得的例行程序之外,他向来不必知道更多的细节。
“你是说,当我们由这个行星起飞,进入太空的时候,我们会毫无感觉?”
他仔细查看了每一面舱壁,然后又开始检查床头板与其他各种光洁的陈设。如果这里找不到的话,他决定要搜遍太空艇的每个角落。
反正,他能够将这个房间看得一清二楚——并不仅限于正前方,而是包括上下左右、四面八方。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即感受到一个讯息,于是便将眼睛闭了起来。
为什么不能用手呢?崔维兹觉得有点恍恍惚惚,几乎感到昏昏欲睡,可是神智却依旧敏锐如昔。又为什么不可以用手呢?
当他与电脑“手牵手”的时候,两者的思想便融合为一,他的眼睛是睁是闭已经不再重要。睁开双眼并不能增加半分视力,闭起来也不会变得模糊不清。
他完全体会到了如何操纵这艘太空艇,那些繁杂的细节根本就不重要。他发现,如果想要使太空艇上升、转向、加速,或者执行任何一项功能,过程就像自己的身体做出类似动作一样,只需要使用自己的意志。
崔维兹迟疑地伸出食指触摸那圈光晕,没想到只轻轻一触,光芒就扩散到整个桌面,上面立刻显现出两只手掌的轮廓——一左一右。此时桌面也突然动了起来,动作平稳而流畅,不久便形成四十五度角的斜面。
他也意识到了时光的推栘,知道现在的精确时间,包括端点星当地时间与银河标准时间。
过去崔维兹一向认为,假如要用思想与电脑直接沟通,就必须戴上特制的头罩,同时得在头颅与眼脸布满电极。
可是他应该怎样离开呢?
现在该怎么做?
“既然如此,我们是否该做些起飞前的准备工作?我的意思是说,一些安全防范措施?我们是不是应该绑上安全带,或者做些什么别的?我想要找这方面的说明,可是却什么也没找到,这令我感到神经紧张。我得专心安装我的图书馆,如果我正在工作的时候……”
“比我想像的还要宽敞。”崔维兹很高兴地说。
崔维兹对太空艇的内部设计也赞不绝口,空间的利用简直巧妙至极。贮藏室里装满了食品、衣物、影片与游乐器材,此外还有一间健身房、一间起居室,以及两间几乎一模一样的寝室。
“在一个恒星系中,往返行星与太空站之间的太空交通船,的确是有全自动的。不过我从来没听过全自动化的超空间航行,至少目前为止没有听过——至少目前为止。”
“嗯,我突然想到——万一发生了什么故障,那又该怎么办呢?”
他再次环顾四周,心中突然感到一阵不安。那个妖婆市长是否早已料中一切?基地已经拥有全自动星际航行能力了?他难道就像太空艇里面的陈设一样,毫无任何选择余地,只能乖乖地等着被送到川陀?
他故意装出快活的声调对裴洛拉特说:“教授,你先坐一下。市长曾经说过,这是一艘完全电脑化的太空船,既然你的房间有特效阅读机,我的房间就该有台电脑。你先好好休息一会儿,让我一个人到处查看一下。”
就在这个念头闪入脑海之际,他的双手已经被松开来,桌面也回复到了原先的位置。下一瞬间,崔维兹便只剩下原先的肉体感官。
裴洛拉特立刻露出忧虑的神情。“崔维兹,我亲爱的兄弟——你不是想要溜走吧?”
老教授一直喋喋不休,崔维兹忍不住伸手推他,希望能让他赶快闭嘴,却发现一点用也没有。崔维兹只好提高音量,盖过对方的声音。“全都没有必要,教授。反重力等价于零惯性,当太空船的速度改变时,我们不会感到任何加速度,因为船上的每一件物体,都会同时改变速度。”
过去那些大本大本的程式手册,现在完全没有必要。崔维兹不禁又想到技术士官克拉斯乃特,同时发出了会心的微笑。他自己很注意有关重力子学的发展,许多报导都在强调,重力子学将会带来重大的科技革命。现在他才知道,电脑与心灵的融合才是基地的最高机密,而这势必引起一场更伟大的革命。
崔维兹赶紧坐上椅子。根本无需任何文字说明,他该怎么做简直再明显不过。
“我绝对没有这种打算,教授。即使我真有这样的企图,你也大可放心,我一定会被挡驾的,市长可不想让我溜掉。我现在只是想找操纵远星号的装置。”他笑了笑,又说:“我不会丢不你的,教授。”
当他进入那间想当然是自己的寝室时,笑容还一直挂在脸上。不过等到他将舱门轻轻关上之后,表情就渐渐变得严肃。照理说,太空艇上一定装有某种通讯设备,可以用来跟附近的行星联络。因为实在很难想像,会有人故意将一艘船舰密封起来,使它与外界完全隔绝。所以说,在某个地方——也许是在哪个壁槽中——应该会配备一个联络器。只要他找得到的话,就可以联络到市长办公室,直接询问操纵装置究竟在何处。
“正是这个意思,因为在我跟你讲话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升空了。再过几分钟,我们即将穿出高层大气;而半个小时之内,我们就会进入外太空。”
他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
人类其实是利用双手来“思考”的。双手可以满足一切的好奇心,可以感触、掐捏、扭转、抬举……许多动物的大脑容量也不小,然而它们却没有手,因此就形成了天壤之别。
“太好啦,”裴洛拉特志得意满地说:“我以前真是一头笨驴,竟然一直排斥太空飞行。现在我才知道,亲爱的崔维兹,我可以心满意足地住在这里头。”
“这间寝室一定是你的,教授。”崔维兹说:“至少,那里面有一台特效阅读机。”
崔维兹耸耸肩。“我曾经受过太空飞航训练,但并不是在这种太空船上。如果重力子系统出了问题,只怕我完全没有办法。”
他顿时感到孤独无助,彷佛在体验了神力的拥抱与保护之后,突然间又遭到遗弃。若不是他晓得随时可以进行接触,那种绝望感足以令他痛哭流涕。
藉着一双手?
此外,他还能看见太空艇中的每一间舱房,也同时看得到外面的景象。如今太阳已经升起,阳光在晨雾中显得有些蒙胧。他能够直接逼视太阳的光芒,不会因此感到刺眼,因为电脑已经自动将光波过滤一遍。
怎么回事?
然而意志并非完全属于自己,电脑随时可以凌驾其上。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又形成了一个句子,使他明白太空艇将在何时升空,以及如何升空。这些过程根本没有任何适应的问题,他可以完全确定,从现在开始,自己已经能够决定一切。
裴洛拉特说:“你想这会不会是一艘全自动的太空船?我们两个有没有可能只是乘客?也许我们只要乖乖坐着就行了。”
“找着了,教授,一切都很顺利。”
啊哈!
当他将电脑辅助的意识向外投射时,发现自己可以感测高层大气的状况,可以看出气候的型态,也可以探知周围各艘船舰的活动——包括飞翔其上与停驻其下的每一艘。所有这些条件都必须纳入考虑,而电脑也的确在详加处理分析。此外,崔维兹还领悟到,即使电脑没有做到,他只要“希望”电脑那么做,就再也不用操心了。
他吃惊地瞪着自己的双手,看到手掌仍然好端端地摆在桌面。不过那只是视觉送来的讯息,对于触觉而言,桌面似乎被穿透了,双手彷佛已被某种轻柔温暖的质料所包覆。
眼睛只不过是一种感官,大脑只不过是中央控制板。大脑藏在头盖骨中,与身体的工作介面仅凭神经系统联系。而双手才是真正的工作介面,人类就是依靠万能的双手,来感知、操控整个宇宙。
“噢,你索性就叫我崔吧,我一微一尘都不在乎。”
“你说的并不完全正确,崔。康普已经离开那艘船舰,另外换上来两个人。其中之一叫史陀坚迪柏,是第二基地的重要官员,他的头衔是发言者。”
“当然可以!不必惊慌!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裴洛拉特赶紧说:“让她说,葛兰,别对她吼。”
“喔,没错,很强大。”
“她能制住第二基地的高级官员吗?”
“不,不是的,崔,不要激动,千万不可以。现在三方都处于一种胶着状态,他们正在等待。”
“又来啦,究竟是什么决定?为什么要由我来决定?”
“当然可以。和他在一起的另一个人,是盖娅。”
“你能对付得了吗?”
“是你们的同胞之一?”
“不必了。我知道另一艘船舰上只有一名男性,名字叫曼恩·李·康普,而他代表第二基地。你们显然故意让两个基地碰头了,可是为什么呢?”
“我猜,”崔维兹以讽刺的口吻说:“你会管她叫‘布拉’。可是她到这里来做什么?她为什么不待在……我明白了,她也是被盖娅拐来的,这又是为什么?”
“对,她的名字叫苏拉诺微伦布拉丝蒂兰,本来还应该长得多,但是她离开我/我们/其他人太久了。”
崔维兹吃了一惊。“统治者?你是指布拉诺那个老太婆?”
“你说的并不完全正确,崔……我是说,崔维兹……”
“为什么每个人都以为我坐在这里吓得全身发抖?”崔维兹凶巴巴地追问。
“不是她,而是盖娅制住了那人,她/我/我们/全体就有办法将他歼灭。”
“等你的决定。”
“等什么?”
远星号的电脑发现了那两艘船舰,葛兰·崔维兹以分割画面将两者一起显示在萤幕上。
宝绮思并没有回答,她迳自说下去:“跟她在一起的人叫里奥诺柯代尔——他虽然是下属,名字却有六个字,这样好像有些失礼——他是你们那个世界的重要官员。此外还有四个人,负责操纵船舰的武器系统,你要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两艘船舰都是基地的航具,其中之一与远星号一模一样,毫无疑问是康普的太空艇。另一艘体积则比较大,而且显然更具威力。
“一名重要官员?那我猜他必定拥有精神力量。”
“她真打算这么做吗?她打算把他和布拉诺一起歼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盖娅准备一举毁掉两个基地,自行建立一个银河帝国?骡又回来了吗?一个更强大的骡……”
宝绮思说:“在那艘较大的船舰上,是你们基地的统治者。跟她在——”
她顿了一下,彷佛在专心倾听她所属的那个大我有机体,然后说道:“她的名字叫赫拉布拉诺,一个地位如此重要的人,名字却只有五个字,这似乎很奇怪。不过我想,盖娅之外的人自有另一套规矩吧。”
“那想必不是她的头衔,”宝绮思的嘴角露出几分笑意,“不过她的确是个女性,这点没错。”
于是崔维兹举起双臂,做出无可奈何的投降状。“我不吼就是了,请说吧,小姐。”
“求求你,崔,”宝绮思说:“这点马上就会向你解释清楚。目前我/我们/她所能够说的,我/我们/她都已经说了。”
崔维兹转身面对宝绮思说:“好啦,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可以向我透露些什么吗?”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