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你好大方。”
裴洛拉特用带着歉意的口气说:“我很抱歉,崔维兹议员。你是我的客人,我很想让你好好睡个觉,不过市长已经来了。”他站在床边,身上穿着一套法兰绒的睡衣,身子好像有点颤抖。崔维兹渐渐清醒过来,昏昏沉沉想了半天,这才想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崔维兹调了调身上的腰带,脑于里突然冒出一个疑问——布拉诺跟柯代尔这两个人,到底有没有真正分开的时候?
崔维兹心念电转,最后终于带着笑容开口说:“将来总有那么一天,市长女士,你会求我帮你的忙。那时我会依照自己的决定行事,可是,我不会忘记过去两天的遭遇。”他尽量使这个笑容看起来很自然。”
“据我所知,远星号的一切操作完全电脑化——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不必知道如何操作一艘最新型太空船的电脑,你想知道的任何事它都会告诉你。还需要什么别的吗?”
崔维兹故意用揶揄的口吻说:“议会的元气恢复了?议员们开始关切那位失踪的同仁了?”
“几乎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不管怎么说,这将是一趟很舒适的旅程。我们拨给你的太空船,是最近才研发成功的袖珍型太空艇‘远星号’——这名称是为了纪念侯伯·马洛当年那艘太空船。它只需要一个驾驶员,不过内部空间足够容纳三个人。”
崔维兹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这是很有可能的事。”
“在太空船上,你可以找到各种衣物,包括你现在穿着的这种束腰,或者叫作腰带,不管它叫什么,反正都不缺就对了。教授所需要的一切也全准备好了,该有的东西太空船上都有。不过我得补充一句,其中并不包括女性伴侣。”
他猛然惊醒,张开惺忪的眼睛,却搞不懂自己为何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怎么……怎么……”
崔维兹好不容易才睡着一会儿,就感觉有人在推他的肩膀。不久之后这种感觉又来了一次。
市长早已在裴洛拉特的起居室里等着,她看起来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柯代尔也跟她一块来了,正在一旁轻轻抚着他的白胡子。
“不是端点太空航站吗,市长女士?连我接受成千上万民众含泪送别的机会,你都要狠心剥夺吗?”
“什么事?”
“猎艳吗?这个随你的便。”
“那么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这点我知道,议员。不过,请你弄清楚我的意思——你是去协助裴洛拉特教授寻找地球,在你自己的脑海中,也只有地球这个唯一的目标。不论你遇到任何人,都必须让他们了解这件事。此外,千万不要忘记远星号没有任何武装。”
“我是去寻找地球的,”崔维兹说:“我完全了解这一点。”
“那太糟了,”崔维兹说:“否则会更有趣的。不过嘛,此刻我也刚好没有适当人选。可是话说回来,想必银河处处有佳人,一旦我们离开此地,我就可以随心所欲了。”
“对不起,但是显然还有点事我们没讨论清楚。过去我的确驾驶过太空船,但是,我对最新型的袖珍太空艇却毫无经验。假如我根本不会驾驶的话,又该怎么办呢?”
市长回答道:“是的,议会是恢复了点生气,可是尚未恢复到帮得了你的地步。我仍然有权强迫你离去,这一点毫无疑问。你将被带到终极太空航站……”
布拉诺市长叹道:“省省这些戏剧性的台词吧,如果真有这么一天,该来的总是要来。不过目前嘛,我什么也不必求你。”
崔维兹以哀伤的目光,低头打量了自己一下。“我想换件衣服。”
“然后就一去不复返?”
崔维兹说:“我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市长女士,不过还有一件事——”
“我发现你又恢复了少年人的稚气,议员。这令我感到很高兴,否则我会觉得有点良心不安。等你们到达终极太空航站之后,你和裴洛拉特教授两人将悄悄地离去。”
她缓缓起身,“我不送你们到太空航站了,不过自然会有人送你们去。千万不要试图擅自行动,如果你想逃跑,我相信他们会马上解决你。我既然不在场,就不会有任何人能够阻止。”
“没有任何武装,除此之外所有设备一应俱全。不管你们到哪里去,你们都是基地的公民,随时可以向基地的驻外领事求助,所以你们根本无需武器。如果有需要,你们可以动用联邦基金——但并非毫无限制,我必须先声明。”
“也许就一去不复返。当然啦——”她露出了短暂的微笑,“假如你发现了什么非常重要、非常有用的东西,连我都希望你能带着这些情报回来的话,你就可以返回此地,甚至还会受到英雄式的欢迎。”
崔维兹原本故意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此时突然一本正经地问道:“武器系统完备吗?”
“思,这就是你不相信的吗?谢顿大厅?”
“我知道,我知道。端点星上的每一个儿童,从小就被灌输了一些根深柢固的观念——全都相信谢顿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经预见一切,并拟定了一个计划,建立了这个基地,还预测出许多危机。每当危机发生时,他的全讯影像便会出现,向我们透露最少的讯息,这些讯息少得仅仅够我们撑到下一个危机。靠着这个方式,谢顿将领导我们度过一千年的岁月,直到我们安全地建立一个更伟大的帝国。过去的那个银河帝国,早在五世纪前就已经四分五裂,两个世纪前则完全烟消云散。谢顿计划中的第二银河帝国,就是要重建于旧帝国的废墟与灰烬之上。”
“不信的话,跟我来,马上就有好戏可看。”
“但愿如此——”崔维兹用尖酸的口气说。“可是在五百年前,当这座城市刚刚建好时,你知道它是个什么样子吗?一个单一的城市!一个小城市,住了些准备编纂一套百科全书的人,结果那项工作一直没有完成!”
崔维兹依旧笑意不减:“我说这座城市被拯救了,说我们未曾动武就做到了,这样说说有什么关系吗?”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葛兰?”
“我当然不相信。”葛兰·崔维兹说,他正站在“谢顿大厅”前宽大的台阶上,眺望着闪耀在阳光下的城市。
“我是说真的,你看看这个谢顿大厅。在塞佛·哈定的时代,最初那几次危机出现时,这个地方只是一个穹窿,一个小小的集会厅,专门为了谢顿的全讯影像显像而设,就是这样罢了。现在,它被改建成为宏伟的纪念堂,可是这里有没有‘力场坡道’?有没有‘滑道’?有没有‘重力升降梯’?没有,仍旧只有这些台阶。我们跟当年的哈定一样,必须一阶一阶爬上爬下。每当遇到困难或不可预料的状况,我们就会怀着戒慎恐惧的心情,死守着过去的传统。”
崔维兹的死党曼恩。李·康普议员——他不顾端点星的传统,坚持要保留中间那个名字——此时站在一旁,不安地摇了摇头。 “你到底不相信什么?不相信我们拯救了这座城市?”
“得了吧!”
“下可能。这如果不是一个复杂无比的恶作剧,目的只是要好好捉弄我一番,就是你这个人已经疯了。”
“还有它里面的一切,”崔维兹咬牙切齿地低语:“不相信躲在这个宇宙边缘有什么意义,先人们这样做,并不代表我们就应该效法。我相信我们应该勇往直前,走进银河万事万物的中心去。”
“并不尽然,”康普说:“我们仍然围绕着一个孤独的太阳,仍然与其他星系隔离,仍然处于银河的最外缘。”
“一场因为迁都争议而引发的内战?”
端点星是一个十分宜人的行星,海/陆比率相当高。自从引进气候控制机制之后,整体环境变得更为舒适,不过,崔维兹常常想,却也因此单调不少。
“我当然很认真!”
崔维兹不再挪动脚步,拥挤的人潮一波波从他身边卷过。康普向下走了两级台阶,也停了下来——两人好像被一条隐形的绳索系住一样。康普转过头来说:“你下来吗?”
“不,根本就不值得看。反正当年这座城镇的核心人物,就是那群百科全书编纂者。那时,端点市只是一个小城镇,建立在这个几乎没有金属的世界上;这个世界围绕着一个孤独的太阳,与其他星系隔离,处于银河的边缘——最外缘的星空。如今,五百年后,我们成了一个边陲重镇,要有什么金属就有什么金属。这里已经成了万事万物的中心!”
“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敌人。”康普应道。他有一头乳黄色的头发,一对天蓝色的眼珠。虽然这两种色彩都已不再流行,他却始终按捺住改变头发与眼珠颜色的冲动。
两人双双走下台阶,此时台阶上只剩下他们两人。当崔维兹稍微超前一点时,康普的嘴巴动了几下,冲着他的身后骂了一句无声的“笨蛋!”
崔维兹伸出手,好像想将他的同伴拉回来一样。“你难道看不出其中的意义吗,康普?变化是如此之巨,我们却仍旧不愿接受。在我们的心目中,我们只想要一个小小的基地,就如同古时候——一去下复返的英雄与圣徒时代——那样的一个单一小世界。”
“我根本一点也不相信。”他微笑着又重复了一遍,洁白整齐的牙齿绽露在那张年轻的脸上。
“是四百九十八年以前——”康普立刻更正他。“两年之后,我们才要举行五百周年大庆。布拉诺市长那时想必仍会在位,但愿如此,除非发生了什么机率极小的意外。”
“你是指放在‘哈定博物馆’的那套?”
“没什么好急的,布拉诺市长一定会以她惯有的坚定口气,一字一顿地对当前局势发表评论。在她的演说结束之前,议会是不会进行议程的。我可不急着去忍受另一场长篇大论——你看看这座城市!”
“不是,都不是。”崔维兹说完,突然平静下来,他两手的大拇指又勾住腰带,似乎不再需要用手势来强调他的义愤。“我过去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我承认那时只是凭直觉而已。可是今天早上这场闹剧,却使我顿悟了一切。因此,我准备让整个议会也大彻大悟。”
康普立刻应道:“你真的疯啦!”
这些人全都沿着台阶往下走,一路上谈笑风生,赞美一切的发展都正确无比,淘醉在由谢顿背书的信心中。
“因为我要告诉你,这全是假的,彻头彻尾都是假的。即使当初一切都是真的,现在也全成了假的!我们不是自己的主人,因为并非我们主单-色-书动追随这个计划。”
“乱讲,它早就完成了。”
他猛力将手臂向外一挥,很激动地说:“你看看四周围,有任何建材是金属的吗?一样也没有。这样做根本是故意的!因为在塞佛·哈定时代,本地完全不产任何金属,而进口金属也少得可怜。在盖这座庞然大物的时候,我们甚至刻意沿用旧的塑胶材料,由于年代久远,那些塑料都已经变成粉红色。我们这样做,全是为了使其他世界的观光客忍不住在此驻足赞叹说:‘老天啊!多么可爱的古旧塑料!’我告诉你,康普,这全都是假的。”
“可是谢顿却证明你错了,谢顿计划正在逐步实现之中。”
“这个问题就足以引发谢顿危机。它毁掉了汉尼斯的政治前途,帮助你我在上次大选后双双进入议会,而且这争议还悬宕许久……”他一只手缓缓地前后摆荡,好像天平渐渐趋向平衡点。
“唉,这点我是相信的。我们明明做到了,不是吗?谢顿早就说过我们能做得到,并且说我们这样做是对的,他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经预知了这一切。”
“难道你从来没听说过内战吗,康普?”崔维兹问道。他的身材高大,漆黑的头发微微卷曲;平常他总是系着一条宽厚的软纤腰带,并且习惯在走路的时候,将两手的大拇指勾在腰带上。
“你是指我们现有的这套《银河百科全书》吗?那并不是他们原先编的。我们现在的这套《银河百科全书》,内容全部存放在电脑中,每天都会自动进行增删修订。他们原来没有完成的那个原始版本,你见过吗?”
崔维兹在台阶上停住脚,任由许多人从他身旁穿过。那些人包括了政府官员、媒体记者,以及千方百计弄到一张邀请函,前来目睹谢顿重现(更正确地说,是他的影像重现)的当今社会名流。
“我看到了,每天都能看见。”
“话是不错,可是在五百年前,它建立之初的面貌,你曾经见过吗?”
“好吧,我姑且接受你的讲法。”康普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迳自跨下了一级台阶。两人之间那条看下见的绳索,遂又被他拉长了一点。
“啊,下对,你这种讲法有欠考虑。最近这个微不足道的‘谢顿危机’,它真正的关键就在这里。我们并不只是端点星上的单一世界,我们是基地,我们的触角遍布银河各处,从最边缘的位置控制着整个银河。我们所以能够如此,就是因为并非与银河其他区域隔绝——只有与理位置例外,但这点根本算下了什么。”
“没有,我该看看吗?”
康普仔细打量着崔维兹,“葛兰,过去你也曾经跟我讲过这些,我却总以为你在胡说八道,是故意想戏弄我。银河在上,现在我才发现你是认真的。”
康普压低嗓子,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听好,你跟我讲这些事情,我是不会介意,因为我认为你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可是假如你在大庭广众之前高声呐喊,那么任何人都会听到。要真是那样,坦白讲,一旦你遭到天打雷劈,我可不要站在你身边,我对雷击的准确性不大有信心。”
“它叫作‘塞佛·哈定原始资料博物馆’,请使用全名好吗,既然你对日期年份那么斤斤计较。你到底见过没有?”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