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从此以后,这类传说便成为他生命的全部重心。端点大学图书馆在这方面的搜集,虽然已经可谓汗牛充栋,但等到他年纪再大一点,更发现了藉由“馆际合作”搜集资料的乐趣。在他所搜集的资料中,竟然有远从伊夫尼亚经由超辐射波讯号所送达的。
“可是你并不是历史学家。”
裴洛拉特难得有这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市长不但了解他的工作,显然还对他极为重视,将要跟他同行的这个年轻人,竟然还有警卫护送。此外,市长答应提供他一艘一流的太空船,想必就是由这个年轻人负责驾驶。简直是太给面子了!简直是……
车子的后门立刻滑开,一名警卫率先下车。从他所穿的制服,就能看出他属于市长安全警卫队。接着下车的是一个年轻人,他后面又跟着下来两名警卫。
“好,好,这样最轻松愉快,如果你想通了,不必对这种事情认真,那就更轻松更愉快——也没小孩吧,我猜。”
“那么,希望我自己能克服对太空的疑惧。你可知道,议员,我这辈子还未上过太空呢。我是一只土拨鼠,你们大概就是这样称呼我们这种人的吧。对了,你要不要来杯茶?我可以叫柯罗达替我们准备一点吃的。反正据我了解,我们几小时后才会出发。不过我现在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两人需要的东西都已齐备。市长表现得极为合作,她对这个计划的兴趣令我惊讶不已。”
在他看来,基地的首都究竟应该留在端点星,还是应该迁到别处去,实在没有任何差别。如今危机虽然已经圆满解决,他还是不清楚哈里·谢顿到底支持哪一方,甚至也根本不知道,谢顿影像究竟有没有提到这个喧腾一时的问题。
“一定会是个长途旅行,一定会的。”裴洛拉特一面说,一面将对方拉进餐厅,管家早巳在餐桌上准备好精致的茶点。“这次的行程相当自由,市长说我们想去多久就去多久,爱到银河哪一处便到哪一处。而且,不论我们到哪里去,都可以动用联邦基金。当然,她说过,我们的花费要合情合理,我一口就答应下来。”
他咯咯笑了几声,搓了搓手,又说:“坐下来,我的好伙伴,坐下来。吃完这一顿之后,不知何年何月,我们才会再回到端点星来。”
“不必感到抱歉,绝对没有关系,反正我也还没有什么真正惊人的成就。告诉你吧,你和我将要去寻找‘地球’,而且一定能找到,因为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极可能的答案。”
“一点都没错,有一颗无价的珍珠,隐藏在银河系千万住人世界之中,我们却只有一些极模糊的线索。然而,假如我们能把它找到,就会得到不可思议的报偿。如果你我能够成功的话,好孩子——崔维兹,我敢说——我们两人必定能够名留青史、永垂不朽。我这么说,绝不是故意要你领情。”
裴洛拉特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甚至略带一点歉意。“啊,那么市长还没有告诉你?你可知道,这实在有点古怪。几十年来,我对政府一直非常不满,因为他们一直无法了解我的工作。而现在,布拉诺市长却大方得不得了。”
“葛兰·崔维兹便是在下。你就是詹诺夫·裴洛拉特教授吗?”
他的病马上有了起色。两天之内,他把那本书从头到尾读了三遍,一场病就几乎痊愈了。又过了一天,他已经坐在自己的电脑终端机前面,联线到端点大学图书馆,查询收录类似传说的藏书目录。
崔维兹依言坐下,然后问道:“你有家室吗,教授?”
“是的,是的。”裴洛拉特说:“你就是那位将要——”
当然,裴洛拉特对川陀唯一感兴趣的地方,只是该地的“银河图书馆”。在帝政时代,它曾是银河中最大的图书馆(当时的名称为“帝国图书馆”)。第一银河帝国是人类有史以来版图最庞大、人口最众多的帝国,而川陀这个帝国首都,是由一个世界构成的单一城市,拥有四百亿余的人口。那座图书馆中的收藏,涵盖了人类所有原创性(或者辗转抄袭而来)的智慧结晶,可谓是人类一切知识的总和。图书馆的内部作业完全电脑化,由于电脑系统过于复杂,唯有专家才懂得如何操作运用。
崔维兹说:“此时此刻,我对自己的本事也没多少信心。不过我们似乎别无选择,只好尽量协调合作。”
“好极了,这正是我们需要的。太棒啦!我本来还在担心,因为我不是一个实际的行动派,年轻人。所以只要你是的话,我们就能成为很好的搭档。”
“这么说的话,你对于我的研究工作,根本就一无所知喽?”
川陀曾经是第一银河帝国的首都,在长达一万两千年的悠久岁月中,它一直是银河帝国历代皇帝的京畿。而在帝政之前,川陀则是一个极重要王国的京城——这个王国逐步鲸吞蚕食其他各个王国,最后终于建立了空前的银河大帝国。
如今,他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市长亲自向他保证过。她究竟如何获悉他的工作,这一点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他并没有发表过许多论文,他的研究大多缺乏充分的佐证,所以很少为学术期刊接受;而他发表过的少数文章,也没有激起任何回响。不过,据说“铜人布拉诺”对端点星上大小事件全都了若指掌,每一个角落都有她的耳目。裴洛拉特几乎可以相信这个说法,不过如果她原来就知晓自己的工作,早先为何没有看出其中的重要性,而提供他一点补助经费呢?
崔维兹眼睛一眯,问道:“一项了不起的探索?”
不管真相如何,总之银河图书馆安然度过一场浩劫。后来,艾布林·米斯来到这个废墟世界,钻进了依旧完好如初的图书馆,在那里进行过详尽的研究,差一点就找到第二基地确实的位置(基地的人至今仍旧相信这种说法,不过历史学家则始终不以为然)。而达瑞尔家族前后三代——贝妲、杜伦,与艾卡蒂——也都曾经先后到过川陀。不过艾卡蒂从未造访过银河图书馆,而且自她那个时代之后,这座图书馆再也未曾跃上银河历史的舞台。
“这么说,你已经晓得这件事?你知道多久了?”崔维兹问。
“对,我并不是。正如你所说的,我是一名议员,一个政治人物。”
三十七年之后的今天,他成了一位专攻古代史的教授。如今,他正开始休第一次长假。他准备利用这一年的假期,进行一趟川陀之旅,这将是他生平首次的太空旅行。
川陀是一个环球的单一大都会,是一个被金属包覆的城市。从盖尔·多尼克的著作中,裴洛拉特读到了有关川陀的一切。那位作者与哈里·谢顿是同时代的人,年轻时曾经游历过川陀。多尼克的书如今早已绝版,裴洛拉特所珍藏的那一本,如果他愿意出售的话,应该可以赚到一名历史教授半年的薪水。不过光是想到可能再也看不见这个珍本,就会令这位历史学家惶惶不可终日。
那些人当然愚不可及,可是他又无法凭藉一己之力,将普遍的愚昧一扫而尽。不过话说回来,这样也实在不错,让他得以独享一项伟大的研究工作。将来总有一天,后人会将他奉为一位伟大的“先驱者”。
过去一百二十年来,从没有任何基地人去过川陀,可是这并不代表银河图书馆已不复存在。银河中没有传出关于它的消息,就是它依然存在的最佳证明。如果它被摧毁的话,必然会在银河中引起轩然大波。
或许最主要的原因,他带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想道,是由于基地只知道专注于未来,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第二帝国以及自身的命运。所以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回顾一下过去的历史——甚至还敌视有心回顾的人。
下午二时刚过,在裴洛拉特位于端点市近郊、地点相当隐蔽的住宅前,一辆车子停了下来。
詹诺夫·裴洛拉特有着一头白发,在没有任何表情的时候,他的面容看来十分空洞,不过他也绝少有什么表情。他的身高与体重都属中等,做起事来慢条斯理,说起话来深思熟虑。虽然只有五十二岁,看起来却比实际年龄要老许多。
当然,这也代表说(他做学问的态度太过诚实,所以不会拒绝承认),他本人也极为重视未来——那时人人都会知晓他的大名,将他视为与哈里·谢顿齐名的英雄人物。其实,后人应该会认为他更伟大些,因为谢顿只是规划了未来仟年可见的历史,他却将发掘出一个至少已湮没两万五千年之久的重大史迹。
市长曾经告诉他,等到谢顿影像出现之后,他就可以正式展开工作。裴洛拉特会对这次的谢顿危机感兴趣,这便是唯一的原因。而过去数个月以来,端点星的居民,乃至联邦中每一个人,全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危机上。
崔维兹又问:“既然你指的不是第二基地,教授,那你说的到底是什么?”
“没什么,教授,我向来就有自言自语的坏习惯。如果我们的旅程拖得很长的话,一路上你得试着多多包涵。”
“没错,”崔维兹故意透出揶揄的语调。“她这个女人面恶心善,骨子里是个大好人,可是她并未告诉我一切来龙去脉。”
“两、三个星期以前……”崔维兹重复了一遍,声音有点茫然。“那么她早就有所准备,而我——”他的声音越说越小。
“我现在也没有家累,过去有过几个女人,但总是来来去去的。”
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只要谢顿出现过就行了,反正盼望已久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银河图书馆如今依然安在。对于裴洛拉特而言,这才是最令人惊讶的事实。两百多年前,当川陀陷落敌手并惨遭劫掠时,曾经出现过一阵腥风血雨的日子。川陀各地都遭到严重的破坏,无数烧杀掳掠、惨绝人寰的故事,实在令人不忍重述。然而银河图书馆却居然幸运地保存下来了,(据说)这都是川陀大学的学生誓死保卫的结果。这些大学生发明出一些神秘的武器,因而能够以寡敌众,顽抗到底。(不过也有一些人认为,这种学生志愿军的说法很可能只是无稽之谈。)
“是的,很抱歉。”
“会的,我很内行。”
怎么回事?
他转过身来,看到那个年轻人已经走进房间。此时他才发现这个人并不陌生,自己曾经在全讯电视上看过他,这又令裴洛拉特大吃一惊,他立刻说:“你就是那位议员,你是崔维兹!”
“请问你在说什么?”
“我们两人将要同行,”崔维兹木然地说:“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
他对历史的迷恋始于十五岁那年,起因相当的偶然。那次他生了场小病,只好抱着一本讲述早期传说的书解闷。在那本书中,不断地提到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那个世界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孤立的,因为上面的居民根本从未听说过其他世界。
“你所说的报偿——那颗无价之宝的珍珠……”
“我这番话好像是艾卡蒂·达瑞尔的口气——那个名作家,你应该知道——她提到第二基地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种口气,你说对不对?怪不得你那么惊讶。”裴洛拉特将头向后一仰,奸像准备要大笑几声,结果却只露出一丝微笑。“绝不是那么愚蠢、那么微不足道的东西,我可以向你保证。”
裴洛拉特自己也很明白,像他这种从未到过太空的人,在端点星可说是相当稀有的动物。然而,他并不是有意要如此特立独行,也绝非藉此沽名钓誉。只不过每次他有机会上太空的时候,总是会有什么新的书籍、新的研究结果、新的分析报告出现,令他不得不将计划好的行程延期,直到把那些新的材料彻底消化为止。然后如果可能的话,他就会在已经堆积如山的资料中,再加上一条“事实”、“臆测”或“想像”。就是因为这样,他的研究从未有过遗珠之憾,唯一的遗憾只是川陀之旅始终未能成行。
“没有。”
裴洛拉特的管家将大门打开,那个年轻人便自己走了进来,两名警卫则留在入口处两侧站岗。裴洛拉特由窗户望出去,看见第三名警卫仍然待在外面,而且这时又有一辆车子驶来,载来了更多的警卫。
这座图书馆现在必定既陈旧又古老——在艾布林·米斯的时代就已经如此——可是这样再好不过。每当裴洛拉特想到一座既老旧又过时的图书馆时,就会忍不住兴奋地猛搓双手。越是老旧,越是过时,就越可能保有他所想要找的东西。他常常梦见自己走进银河图书馆,紧张兮兮地问道:“这座图书馆已经现代化了吗?你们有没有将那些老旧的电脑磁带丢弃?”。而每次在睡梦中,他都会见到一个满身灰尘的古代图书馆馆员,抬起头来答道:“一点都没有变化,教授,仍然跟过去一模一样。”
“好极了!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实在太好啦。我承认,当你刚走进来的时候,我着实吓了一跳。可是我现在越瞧你越顺眼,你实在讨人喜欢。我需要的正是像你这样的人——朝气蓬勃、热情洋溢,而且有办法飞遍整个银河。我们要去从事一项探索,你知道吗,一项了不起的探索。”裴洛拉特一向稳重的面容与声音,此时突然变得充满了生气,不过他的表情与声调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不晓得你是否知道详情。”
“市长来找我——”(裴洛拉特微微皱起眉头,似乎在计算日子)“是两个星期,或者三个星期以前的事,那天我实在高兴死啦。现在我想通了,我需要的是一位驾驶员,而不是另外一位历史学家,我非常高兴同行的是你,我亲爱的伙伴。”
“我有一个儿子,他现在是圣塔尼大学的教授,我想他研究的是化学,至少是类似的学问,他走的是他母亲的路子。我太太已经跟我分开很久了,所以你也看得出来,我一个人无牵无挂,并没有任何家累。我相信你也没有——吃点三明治吧,好孩子。”
他这辈子从未离开过端点星,这是一件极不寻常的事,尤其对他这种职业的人而言,更是极端地不寻常。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懂,他是否因为过于沉迷历史,才会事事表现得有如老僧入定。
“是的!——是的——我的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我自己就是个历史学家,干嘛还需要另一位?你会驾驶太空船吗?”
另外那人是一名女子,和坚迪柏差不多高,外表相当平庸。她也同样不停地东张西望,而且惊讶得连嘴巴都合不拢。
最近几年,在众多的发言者中,史陀·坚迪柏成了他的顶头上司。不但坚迪柏的声音是他最常听到的,坚迪柏的容貌也经常出现在他心灵中,这是一种和需要超波中继器的超波通讯。
如今,坚迪柏终于抵达此地,就在对面那艘川陀太空船中。这次会面无法在川陀举行,令康普极为失望,不过他尽力压制住这个情绪。
那玩意会是川陀的太空船吗?想当年,带着基地制品闯荡险恶银河的行商们,他们的太空商船也都比这一艘好得多。怪不得从川陀赶到赛协尔,花了发言者那么久的时间。
一切全都由发言者在幕后操纵,而这位发言者,这位坚迪柏,(康普想)他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代首席发言者,在比帝国更伟大的国度中,扮演一个比皇帝更有权势的角色。
当康普想到自己的角色时,曾经不只一次生出飘飘然的感觉。他所属的这个团体何其微小,他们拥有的影响力却何其巨大——而这一切又是何其机密,连妻子都不知道他这一重身分。
康普的心情很是沮丧,无法潜抑涌现而出的失望情绪。没错,这根本就是一艘帝国的旧式太空船——甚至还不是大型的。
单就这一方面而言,第二基地的成就远远超越第一基地。他们不用任何有形的设备,仅靠训练有素的心灵发出的能量,就可以跟许多秒差距之外取得联络,而且绝对不会遭到窃听或蓄意干扰。这是一种隐形的、外人无法侦测的通讯网路,仅藉着少数忠实工作人员居间媒介,就能在各个世界之间建立起迅速的联系。
此时,两个人形正顺着索链缓缓栘过来,其中之一动作极为笨拙,一看就知道从来没有太空漫步的经验。
现代船舰一律具有“自动接合锁固机制”,以便将两艘船舰紧密接驳在一起,让双方的人员可以互相通行。即使是低劣的赛协尔舰队,也都拥有这种配备,但是这艘川陀太空船却付之阙如。这位发言者必须像帝国时代的人那样,首先小心翼翼地调整太空船的速度,然后向康普的太空艇抛出一条索链,再顺着索链从太空中摆荡过来。
曼恩·李·康普完全不知道等会儿该如何应对。那些时常与他接触的发言者,始终以神秘的方式掌握着人类全体的命运,然而在他一生之中,全能的发言者从未在他面前出现过。
最后,他们总算登上康普的太空艇,除下了太空衣。史陀·坚迪柏发言者的身材中等,相貌并不出众,看起来没有威风凛凛的架势,也未散发出任何学者的气质,只有他那对深陷的黑眼珠,还能显现出几丝智慧的光芒。可是现在,这位发言者的眼睛却忙着四下张望,同时流露出明显的敬畏神色。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