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相当确定。”布拉诺以哀伤的口吻说:“无论如何,这样做总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我们不能放任这种浪漫青年盲目冲锋陷阵,让我们多年辛苦的经营毁于一旦。何况他还能发挥一项功能,他这次出去,一定会吸引第二基地的注意——假设他们真的存在,并且对我们极为关切。当他们的注意力被他吸引之后,就有可能会忽略我们,除此之外,也许我们还能有更大的收获——希望当第二基地集中力量追踪崔维兹时,会在无意中暴露他们自己的行踪。这样就能使我们争取到机会与时间,策划出一个反制行动。”
“那么,你确定他必定会一去不返吗?”
“而那个裴洛拉特,他也会暴露在闪电之中喽?”
“喔,柯代尔,”布拉诺以疲惫的口气说:“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明白。有人在暗中监视的机会究竟多大?你以为那个第二基地,真能够一直监视一切的人地事物吗?我可不是崔维兹那样的浪漫青年,他心里也许这么想,但是我可不会。而且,即使事实真是如此,假如第二基地的耳目无所不在,我们若是轻易动用‘精神杂讯器’,不是正好欲盖弥彰吗?一旦第二基地发现,他们的精神力量无法穿透某个区域,就会立刻知晓这个防护罩的存在,对不对?在我们尚未做好万全准备之前,是不是应该严守这个秘密?这个秘密武器不但比崔维兹重要,就连你我加起来也比不上它,你说是吗?不过……”
“我会处理的。可是,市长,我想知道——在这栋房子附近,真的装设有‘精神杂讯器’吗?”
柯代尔点了点头。“没关系,你总该记得塞佛·哈定讲过的一句话,不要让道德观阻止你做正确的事。”
布拉诺嘴唇一噘。 “啊,这正是我一直在找的譬喻。他就是保护我们的避雷针,让我们不至于直接遭到雷击。”
里奥诺·柯代尔说:“整个对话我都听到了,市长,你实在非常有耐性。”他早已在屋外等着她。
“不过什么?”布拉诺说:“——喔,对了,不过那个年轻人相当聪明。我换了好几种方式骂他笨蛋,只是希望他不要得意忘形,其实他绝对不笨。他只是太年轻,而且读了太多艾卡蒂·达瑞尔的小说,所以才天真得以为银河真是如同那些小说所描述的一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具有敏捷的洞察力,失去他实在是一件可惜的事。”
“而且也实在非常疲倦,我觉得今天好像有七十二小时——其他的事就交给你吧。”
“也就是说,让崔维兹去吸引雷电。”
“他同样会遭殃,这是无可避免的事。”
“此时此刻,我并没有感觉自己不道德,”布拉诺喃喃说道:“我只是感到腰酸背痛。不过——我宁可牺牲其他人,也不想失去葛兰·崔维兹。他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而且,当然,他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她最后的话越说越模糊,而且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睛,开始打起盹来。
此时他们两人正坐在车中,由柯代尔亲自驾驶。“不过——”柯代尔问道。
谢顿计划看来进行得相当顺利,似乎不会再有任何艰难险阻,而第二帝国必定能够按时兴起。此外,过渡期的动荡与战祸亦能减到最低程度。
那人就是哈里·谢顿——第一帝国最后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心理史学在他手中发展至登峰造极之境,从此之后,人类行为得以简化为数学方程式的运算。
在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首席发言者普芮姆·帕佛领导之下,第二基地终于完成了这些使命。他让第一基地自以为大获全胜,自以为消灭了第二基地。从此之后,第一基地致力发展横扫银河的势力,第二基地则完全销声匿迹。
第一银河帝国正在崩溃瓦解之中。这个腐朽与倾颓的过程已经进行了数个世纪,却仅有一个人全盘了解这个事实。
双方的寻找最后都未有结果。骡的第一波搜索行动,被一个平凡的女子——贝妲·达瑞尔——所阻止,这正好为第二基地争取到充分的时间,筹划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行动,终于彻底遏止了骡的野心。而第二基地的下一个任务,则是要将谢顿计划慢慢导回正轨。
谢顿根据自己导出的方程式,预测到了第一帝国终将灭亡,而人类要经历三万年悲惨痛苦的岁月,才会有另一个第二帝国自废墟中崛起。不过,假如能够修正某些现有的历史条件,则三万年的“大断层”即可减至一个仟年——免除掉二万九千年的过渡期。
大断层前四个世纪的重要历史,在《基地三部曲》中已有详细的记述。第一基地(一般都简称为“基地” ,因为第二基地的存在始终鲜为人知)最初只是银河外缘虚无太空中一个被人遗忘的小型社群。周期性的危机一个接一个冲击这个基地,各个危机都蕴涵着当时人类活动的各种变数。它的行动自由被限定在一条特定的轨迹上,只要沿着这条轨迹不断前进,最后必有柳暗花明的发展,进而得以开展另一个新局。而这一切,都是早巳作古的哈里·谢顿在数百年前便已规划好的。
第一基地首先凭藉优越的科技,征服了周围数个落后的行星,随后它被迫对抗从垂死帝国脱离、割地称雄的大小军阀,并且将他们一一击败。接着,第一基地又与帝国的残躯发生正面冲突,结果在帝国最后一名强势皇帝及他麾下最后一位真正大将的武力威胁下,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为达到这个目的,谢顿建立了两个科学家的根据地,分别命名为“第一基地”与“第二基地”,并且故意将它们设立在“银河中两个遥相对峙的端点” 。其中,专注于物理科学的第一基地,它的一切发展过程完全公开;而由心理史学家与精神科学家组成的第二基地,则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形式的纪录。
然而,由于心理史学是一门统计性科学,某个环节发生差错的机会在所难免。接下来所发生的变故,的确连哈里·谢顿都未曾预见。一位自称为“骡”的人无端崛起,他具有银河中独一无二的精神力量,能够随意调整人类的七情六欲,进而重塑他人的心灵结构。他可以将最强硬的死敌,改造成为最忠诚的奴仆;任何军队都不能——也不会——与他为敌。第一基地终于难逃陷落的命运,谢顿计划眼看就要埋葬于历史的灰烬中。
此时,只剩下神秘的第二基地是银河唯一的希望。不过骡的出现太过突然,以致于第二基地也措手不及,只好着手策划一个长期的反攻计划。第二基地最大的防御本钱,即在于它的下落不为人知。为了完成征服银河的壮举,骡势必要将它寻获;而第一基地流亡在外的忠贞之士,也在尽力找寻第二基地的下落,冀望能够得到它的奥援。
可是这样一来,第二基地却因此被迫曝光。第一基地获悉了第二基地存在的事实,却不希望自己的未来被那群精神学家预定。第一基地的有形武力强大绝伦,第二基地除了要化解武力的威胁,还要尽快完成一项双重任务——令第一基地放弃寻找的努力,并且将自己再度隐藏到幕后。
如今,第一基地已经在银河中屹立了四百九十八年,势力正处于巅峰状态。然而,却有一个人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个体的行为虽然无从预测,然而谢顿发现,人类群体的反应却能以统计方式处理。群体的数目越大,统计性的预测就越为精确。而谢顿所研究的群体,则是整个银河数千万住人世界的人口总和。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