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市长”这个头衔一直沿用至今,始终没有任何更动。五世纪以前,“市长”只是个小城市的领导者,而那个城市是一个孤立世界上唯一的城市,那个世界则处于银河文明边陲的边陲。长久以来,从来没有人想到过要更改这个头衔,或是再加上一点点敬称。如今,“市长”已经成为令人敬畏的象征,在银河历史上,仅有完全遭人遗忘的“皇帝陛下”差堪比拟。
还早哩,她曾经这么说过。还早哩!爬得越高摔得越重,过早跃进银河内围,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而遭到惨败。如今,连谢顿也站出来为她说话,甚至遣词用字也几乎跟她一模一样。
等到基地这个政治与经济实体的实力变得越来越强大之后,不论是统治者或英勇的斗士,地位似乎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拉珊·迪伐斯几乎已经为人遗忘,即使还有人记得他,想到的也只是他惨死在奴工矿坑中的悲剧,而非他为了瓦解贝尔·里欧思的攻势,而从事的反间行动——虽然事后证明那个行动根本没有必要,但也不能否定它是个成功的反间计。
而且,恐怕他说的没错!
现在,她终于跟这个年轻人面对面,而且没有第三者在场。
这些基地历史中的后起之秀,不可能再具有任何英雄形象,随着时间轴不断地延展,英雄人物都被压缩成普通的凡人。而艾卡蒂为其祖母撰写的传记,则是将她从一位女英雄,化约成了传奇小说的女主角。
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英雄出现——甚至连小说中的传奇人物也消失了。卡尔根之战是基地卷入的最后一场战祸,不过也只能算一个小场面。如此算来,基地已经整整度过两个世纪的和平岁月!而在过去的一百二十年间,甚至连半艘船舰都未曾损失过。
而她——赫拉·布拉诺——就是现任的市长。自骡死后百余年以来,她是银河中最强有力的统治者(这点她自己也很清楚),亦是基地有史以来第五位女性市长。然而却也只有今天,她才有办法公然施展自己的力量。
一时之间,在所有基地成员的心目中,她成了与谢顿同样睿智的人物。然而,他们很快就会忘掉这件事,这一点她也心知肚明。
至于贝尔·里欧思——基地有史以来最高贵、最可敬的对手,也早已变得没没无闻,光芒被后来居上的骡所遮掩。遍数基地历代所有的敌人,也唯有骡曾经颠覆过谢顿计划,击败并进而统治过基地:只有骡才是唯一“伟大的敌手”——事实上,他也是银河历史中最后的一位“大帝”。
危险即在于此,他的看法是对的!而只要他是对的,他就可能毁掉基地!
她以惋惜的口吻说:“难道你就不能私下来找我?难道你非得在议会厅中高声咆哮?你的想法实在太愚蠢了,以为这样就能当众羞辱我吗?你可知道自己闯了什么祸,口没遮拦的孩子?”
不过,却没有什么人记得,其实骡是被一个人,一位名叫贝妲·达瑞尔的女性所击败的,而且她的胜利全凭一己之力,毫无任何外援,甚至没有谢顿计划作为后盾。后来,她的儿子与孙女——杜伦·达瑞尔与艾卡蒂·达瑞尔,又联手击溃了第二基地,使他们的基地——第一基地——获得唯我独尊的地位。但是他们这个家族的事迹,也毫无例外地尘封在逝去的历史中。
然而在今天,在这短短的二十四小时之内,不论她做任何事情,都没有任何人敢说她是错的。
从政许多年来,对于何事正确,何者当行,她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与那些顽强的反对派奋战到底——那些家伙都在觊觎盛名远播的银河内围,渴望为基地加上帝国的光圈。而今天,她终于获得了全盘的胜利。
这实在是一段很不错的太平岁月——布拉诺绝不否认——是一段安和乐利的太平岁月。虽然基地尚未建立银河第二帝国(根据谢顿计划,目前才完成了一半的准备工作),但是分散在银河各处的政治实体,已有三分之一被基地掌控经济命脉;而在那些未受直接控制的领域,基地的影响力也非同小可。行遍当今银河各个角落,只要报出“我是基地公民”,听到的人几乎无不肃然起敬。在数千万个住人星系中,没有任何人的地位能够媲美“端点星市长”。
基地历史的头两个世纪,应该算是它的黄金时期,后人回顾那段历史,都会承认那是一个“英雄时代”——虽然,不幸生在那个动荡岁月的人,可能绝不会同意这一点。塞佛·哈定与侯伯·马洛,是当年两位最伟大的英雄,在后人的心目中,他们的地位崇高神圣,威名直逼至高无上的哈里·谢顿。在基地的任何野史中(甚至在正史中也一样),他们都是鼎足而立的三大伟人。
而这个年轻人,竟然敢在今天就当众向她挑战。
不过话说回来,在那个时代,基地只是个单一的小世界,对四王国的控制力量极为薄弱,对于谢顿计划这个保护伞的范围,只有一点模糊的概念;当时根本没有人知道,甚至连银河帝国残躯对基地的可能威胁,都早已在谢顿的算计之中。
——只有在端点星是唯一的例外。在这个世界上,市长的权限受到了谨慎的规范。当年茵德布尔家族的殷监,一般人都还记忆犹新。不过人们无法忘怀的,倒并不是他们的极权与专制,而是正巧在他们的统治时期,基地落入了骡的手中。
可是今天终将过去,每当想到这一点,就令她坐立不安。
布拉诺已经等了一个钟头,在这段时间中,她不停思索着许多问题,不禁感到有点头昏脑胀。严格说来,她已经犯了非法侵入私宅的刑事罪;更有甚者,她也侵犯了一名议员的特权,这更是一种严重违宪的举动。将近两世纪以前,在茵德布尔三世与骡出现之后,端点星订立了数条严格的法令,规范市长在各方面的权限,根据这些法令,她已经足以遭到议会的弹劾。
那艘基地战舰在缓缓接近,显然是有备而来。它是一艘大型战舰,根据基地船舰以往的编制估计,舰员可能多达六人。坚迪柏确定它拥有强大武力,即使面对第二基地所有船舰编成的舰队,它的火力也足以自保,必要时,甚至能将第二基地舰队一举歼灭——当然,这是指完全不考虑精神武器的情况。
这可能代表舰长并未发觉康普已经被调包;或者虽然发觉了,却不晓得换上来的是第二基地分子,甚至根本不知道第二基地是何方神圣。
(自哈里·谢顿以降,五个世纪以来,为什么没有任何第二基地的成员,想到要推出一个数学关系式,来描述精神力场强度与距离之间的关系?这种轻视物理学的态度,无论如何一定要设法制止,再也不能任其发展下去,坚迪柏暗自发誓。)
他的思绪围绕着这个题目打转,以发言者惯有的速率飞快运转。不过在思考的同时,他仍然紧盯着诺微心灵中的幽光,那是弥漫四处的精神力场所引发的反应。不过当基地的战舰渐渐接近时,那团光辉却不见增强。
事实上,那艘战舰面对的,只是单独一艘第二基地控制下的船舰,伹从它的前进方式,却能瞧出一些端倪——即使那艘战舰拥有精神武力,也不该像这样把自己送入第二基地的虎口。它会如此毫无顾忌地直冲过来,很可能只是不知道厉害,而这种无知又有各种程度上的差别。
诺微心中非常害怕,这一点坚迪柏看得很清楚,他也看得出来,她正尽全力与恐惧奋战。不过坚迪柏却无法帮她什么忙,在如今这种紧要关头,随便触碰她的心灵绝对是不智之举,那很可能影响她对微弱精神力场所产生的反应。
他又谨慎地探查一下诺微的心灵。诺微的意识层面无法感知精神力场,而他虽然可以做到,但心灵却没有那么敏锐,无法像诺微那样能侦测到极微弱的力场。这实在很郭诡,将来一定要好好研究,也许能够因此得到重要的成果——远比解决目前那艘战舰的威胁更重要的成果。
坚迪柏与诺微并肩坐着,两人一同凝视着萤幕。
战舰继续一步步逼近,速度已经变得相当快,却仍未采取任何行动。最后,坚迪柏算定他的攻击力量已经绰绰有余——他的攻击不会造成任何痛苦或不适,对方的人员只会发现,他们脊背与四肢的肌肉无法运作自如。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然而,他所考虑到的每一个可能性,全都无法断定是真是假。
假如那艘战舰拥有楕神武力,而且又确知它自己正在接近第二基地成员,那么在它冲锋之前,难道不会将精神力场强度调到最大吗?果真如此的话,诺微的心灵必定会显示骤然增强的反应。
坚迪柏终于重拾信心,排除战舰拥有精神武力的可能性。它冲过来一定只是不知道厉害,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
坚迪柏将心灵所控制的精神力场束紧,那股能量立时骤增,以光速射向对面的战舰。(此时,两艘船舰的距离已经相当接近,没有必要使用超空间接触,更何况超空间会折损准确度。)
或者(坚迪柏打算考虑到每一种可能状况),假如那艘战舰的确拥有精神武力,而且充满自信地向前推进,那又代表什么呢?这或许只代表控制它的人是一个夸大狂,却也可能代表它的武力强大到坚迪柏无法想像的地方。
基地战舰竟然配备了高效率的精神力场防护罩,当他发出的精神力场增强的同时,防护罩的密度也随之暴涨。原来那艘战舰并非不知死活,至少,它拥有坚迪柏意料之外的防御性武器。
他们的骄傲又是多么盲目啊?坚迪柏想,当他成为首席发言者之后,一定要设法改变这种情况,要拉近两个基地的物理科学距离。第二基地不能永远像现在这样,一旦无法独霸精神力学,哪怕对方才迈出第一步,他们就要面临毁灭的危险。
当然,那个精神力场仍旧存在,但可以确定是源自盖娅。虽然它仍旧是个大麻烦,不过当务之急却是那艘战舰,只要先把战舰解决,他就能将注意力集中于反骡的世界。
但是绝不能因为这一点,就断定那艘战舰并未配备精神武器。精神力场并不遵循“平方反比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当发射体与接收体的距离缩短时,力场强度并非随着距离呈平方反比式增加。就这方面而言,它与电磁场及重力场都截然不同。然而距离变化对精神力场所造成的影响,尽管不像其他物理场那样显著,却也不是全然无关;当战舰越来越近的时候,诺微心灵的反应多少应该有些增加。
事实上,这种情况很可能现在就发生了。第一基地也许已经在精神力学上有所突破,或者第一基地与反骡建立了同盟关系。(这是他第一次想到这个可能,立刻令他不寒而栗。)
下一刻,坚迪柏却惊吓得全身麻痹。
那天,当坚迪柏发觉诺微的心灵具有不寻常的光滑、匀称结构,他立刻直觉地体察到这个可能性。对于自己拥有这种直觉能力,他难免有点沾沾自喜;发言者一向都对自己的直觉能力感到骄傲。然而直觉又是什么呢?是他们无法直接用物理方法测量的精神力场,也就是他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一种行为。“无知”当然不难用“直觉”这个神秘的字眼掩饰,伹他们这一方面的无知,有多少是源自对物理科学的轻视?
他耐心地等待着。那艘战舰应该会采取某些行动,但如果一直没有动静的话,他反倒可以守株待兔,等双方距离够近时,再选择最有效的攻势。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