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十七章 细孔

张牧野惊悚悬疑

他说:“后来就没后来了,那女子就不声不响的走了,村里人还以为她又和家里闹了别扭跑回外地去了。现在看这只镯镯,莫不是那女子被歹人给弄死了。”
我一向以胡大胆自居,这一问可揭到我的短处,怎么说才能不丢面子呢?我看着悬在半空的怪缸告诉Shirley杨等人:“这个……我刚一揭开缸盖,里面就嗖嗖嗖射出一串无形的连环夺命金针,真是好厉害的暗器。这也就是我的身手,一不慌二不忙,气定神闲,一个鹞子翻身就避了过去,换做旁人,此刻哪里还有命在。”
于是一众人等都按原路返回,村长等人看所有的人都安然无恙自是十分欢喜。我把事先许给民兵们的劳务费付了,民兵们虽然没吃到仙丹,但是得了酬劳,也是个个高兴。
经过勘察,石碑店地下的地道属于秦代的遗址,这种地方在附近还有几处,都是秦始皇当年派方士炼药引的地方,后来大概废弃了,除了里面还残存着一些石碑外,再没有其余的收获了。不过这些石碑还是有很重大的研究价值的。
孙教授对我与Shirley杨讲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他先前带着助手下到地穴里,也看到了沉入潭中的铁链,当时他们没有动绞盘,上来的时候,在第一层地道的尽头,又发现了一条暗道,里面有不少石碑。
我一听这里可就蹊跷了,忙问民兵排长后来怎么样。
怪缸中还在发出声响,民兵们又开始变得紧张起来,惧怕缸中突然钻出什么怪物。我告诫他们千万别随便开枪,接着在下面将手电筒给Shirley杨扔了上去,告诉她那口怪缸里有个死人的骨头架子,让她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别跟我似的从上边掉下来。
孙教授看见我也是一楞,没想到我又来找他,而且会在此相见。听我把前因后果简略的说了一遍,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民兵排长突然插口道:“一号二号两位首长,我看了半天,这只镯镯我好象在哪里见过,颇象是村里的一个女子戴的。她嫁出去好多年了,也从不同家里来往,前几个月才第一次回娘家。当时她戴着这只镯让我们看,还跟我们说这是她在广东买的,值个上千块,村里的婆姨们个个看着眼红,回去都抱怨自家的汉子没本事,买不起上千块的首饰。”
下去救援的人们没发现这两条平行的地道,好在塌方的面积不大,孙教授二人费了不少力气才搬开塌落封住通道的石头出来。一出来便刚好遇到留守的民兵,知道有人下到石屋地穴里去救他们,半天没回来,便跟着两个留守的民兵一起下去查看。
孙教授摇头道:“不是,石匣玉兽,还有石屋下的地洞,包括铁链吊缸,与先秦的地道遗址是两回事,都是后来的人放进去的。我在古田县就听说这些年隔三差五的就有人口失踪,很可能与这件事就有关系。我不是做刑侦的,但是我可以根据我看到现场这些东西作出的推断给你们讲讲;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国家机密了,所以对你们说说也没关系。”
我在潘家园做了一段时间生意,眼力长了不少。我一眼就能看出这只玉镯是假的,两块钱一个的地摊货,根本不值钱,而且是近代的东西。难道那口怪缸中的白骨是个女子?而且还是没死多久,那她究竟是怎么给装进这口怪缸的?是死后被装进去的,还是活着装进去淹死的?以缸棺安葬这一点可以排除。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绝不会把死者泡在水里,眼前这一团乱麻般复杂的情况果然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她笑道:“你真会联想,不是什么白骨精。刚才我看得清楚,缸中共有三具人骨,都是成年人;底下还有二十多条圆形怪鱼,虽只有两三尺长,但是这种鱼力气大得超乎寻常,缸中的潭水被放光了,那些怪鱼就在里面扑腾个不停,所以才有响声传来。没把这口怪缸吊起来之前,咱们看见铁链在水潭中抖动,可能也是这些鱼在缸中打架游动造成的。”
孙教授带着助手进了单线标注的下面一层暗道,查看里面的古代石碑保存程度。没想到由于这里地势更低,渗水比上面还要严重许多,连接两条地道中间的部分突然出现了塌方,他们二人被困在了里面。
我对她说:“你怎么这么见外呢?换做是你掉到水里闭住了气,需要给你做人工呼吸,那我绝对义不容辞啊我……”
孙教授是这么分析的:这套石匣玉兽价值连城,极有可能是出自云南古滇国。古滇国是一个神秘的王国,史学家称之为失落的国度。史书上的记载不多,据传国中人多会邪术,《橐(旧作“槖”,音驼)(罅的右半边+欠)饮异考》有过对献王六妖玉兽的记载,这是一种古代祭祀仪式用的器物。石碑店村棺材铺的老掌柜是村中少数的外来户之一,是从哪一代搬来的已经查不出来了,他现在已经去世了,所以这套宝贝他是如何得到的,我们也无法得知了。
众人一起抬头望向吊在半空中的怪缸,心里都有一个念头:“活见鬼了。”
我问孙教授:“那个石匣中的六尊玉兽,以及地穴水潭中悬吊的怪缸,又是用来做什么的?难道也是秦代的遗物?”
我们商议着,忽听地穴的坡道上脚步声响起。我以为是外边守侯的两个民兵见我们半天也没回去,不太放心,就下来找我们,谁想到回头一看,下来的几个人中,为首的正是孙教授。
Shirley杨在上面看了半天,伸手拿了样东西,便从怪缸上跳了下来,举起一个手镯让我们看。我和民兵排长接过玉镯看了看,更是迷惑不解。
Shirley杨无奈的说:“算了,我不听你说了,你就吹吧你,我还是自己上去看好了。”说罢将自己湿漉漉的长发拧了几拧,随手盘住;也同样让两个民兵搭了手梯,把她托上缸顶。
Shirley杨对我说:“老胡,你猜猜那口缸里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响声?”
孙教授请村委会的人通知警察,然后带着我与Shirley杨到村长家吃晚饭。我心中很多疑问,便问孙教授这地穴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听了她的话,吃惊不小:“你的意思我懂了。你是说这是用死人肉养鱼?等人肉被啃光了,鱼也养肥了,大鱼不可能再从缸壁的孔洞中游出去。不过这样养鱼有什么用呢?这也太……太她妈恶心了。”
我说:“遮莫是骨头架子成精?中国古代倒是有白骨精这么一说。不过那白骨精在很多年前已被孙悟空消灭了呀,难道这里又有个新出道的?想让咱老百姓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儿罪?”
我又惊又喜,忙走过去对孙教授说:“教授,您可把我吓坏了,我为了一件大事千里迢迢来找您,还以为您让食人鱼给啃了,您去哪玩了?怎么突然从后边冒出来?”
孙教授仔细看了看这洞穴中的情景,对我们说道:“这缸是害人的邪术啊,我以前在云南见到过。看来这件事已经不属于考古工作的范畴了,得找公安局了。此地非是讲话之所,大伙不要破坏现场了,咱们有什么话都上去再详细的说。”
地道的构造是“H(左边一竖为双线,一横为双线,右边一竖为单线)”这种地形,一共有两条道。一条明道配一条暗道,高低落差为两米,双线是明道,单线是暗道,中间有一条横向的明道相连。石碑都在暗道中。所谓的暗道就是比明道低一截,有个落差,不走到跟前看不太容易发现。明道与暗道的尽头各有一间石屋。
Shirley杨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怪鱼。我想这种鱼不是事先装进去的,有可能……有可能这些鱼本身就生长在这地下洞穴的水潭里,有人故意把死尸装进全是细孔的缸中沉入水潭,没长成的小鱼可以从缸身的细孔游进去……”
她白了我一眼,指着民兵排长对我说:“想什么呢,要做人工呼吸,我也会请那些民兵给你做。”
我对她说:“这就怪了,那些鱼是什么鱼?它们是怎么跑进封闭的缸里的?它们吃死人吗?”
Shirley杨打断我的话,对我说道:“我发现一个是你,还有一个是那个死胖子,从来不拿死活当回事,什么场合了还有心情开玩笑。对了,我问你,你在上边看到什么东西了,能把你吓得掉进水里?孙教授在里面吗?”
我对Shirley杨说道:“别担心,我再上去一趟瞧瞧,倘若我再掉进水里,你记得赶紧给我做人工呼吸,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黑暗中再也看不清四周的形势,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刚才始终没有别的巨蛛再出来,却不能就此断定它们都死绝了,也许它们的同类只是被大火吓跑了,现在火势一灭,很可能还会出来,咱们再不可多做耽搁,尽快找路离开。”
大金牙对胖子说道:“胖爷,那东西我看您还是死了心吧,人面大鼎怕不下千斤之重,咱们三人赤手空拳,如何搬得动,再说咱搬回去,也卖不出去呀,这种东西是国宝不是凡人卖得起的,只有国家才能收藏,干脆还让它继续在原地摆着吧,咱们得了这么大一块闻香玉,已经是笔横财了,还是别再多生事端为好。”
我四下一扫,我和胖子身上赤条条的,衣服都点火照明了,大金牙的裤子被我扯掉半条,三个人中,只有他还穿着后背已经磨穿了的上衣。
我说:“看来这是无主之物,既然如此,咱们就把它抬回去,没想到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运气不好碰上座空墓,半件明器都没倒出来,不过幸好祖师爷爷开眼,终不教咱们白忙一场,这回受了许多惊吓,也不算吃亏了。”
大金牙对胖子说道:“胖爷,您说的那是唱豫剧的常香玉,我说这块石头,是闻香玉,又叫金香玉,这可是个宝贝啊。”
我们只剩下几支蜡烛,又都饿着肚子,不能多做停留,否则还想在附近找找,有没有其他的原石,或者别的什么化石。
胖子象条肥大的猫狗一样,在前头边走边用鼻子猛嗅,寻找那股奇妙芳香的源头,忽然用手一指洞中的一块岩石:“就是从这传出来的。”说完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恨不得扑上去咬几口。
大金牙说道:“闻香玉的原石越大越值钱,这外皮也是极珍贵的一种药材,我估摸着,这么大一块,而且看这质地,绝对算得是上品了,最起码也能换辆进口小汽车吧。”
我和胖子都知道大金牙是一个奸商,不过他是古玩行里的老油条,什么古董明器能买卖,大金牙心里有本细帐,鼎器这种掉脑袋的玩意儿,钱再多也是快烫手的山芋,有命取财,无福消受,赚的钱再多,到头来那也是一单赔掉老本儿的生意,绝对不划算,所以胖子纵然心不甘,情不愿,却也只好就此做罢。
“巧克力?”我和大金牙听了这个词,那不争气的肚子立刻“咕咕咕”响了起来,这山洞里怎么会有巧克力,我听得莫名其妙,但是巧克力对我们三个饥肠碌碌的人来讲,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就连只剩下半条命的大金牙,一听“巧克力”也来了精神,两眼冒光,我本不想过去,但双腿却不听指挥,没出息的朝洞口走了几步。
我把蜡烛放在岩石的边上,和大金牙胖子一起观看。这块大石如同一段树干,外表棕黄,象是裹了层皮浆,有几块露出来的部分,都呈现半透明状,石上布满了碎裂的缤纷花纹,凝腻通透,被烛光一照,石中的纹理似是在隐隐流转,浓郁的芳香就是从这块石头上发出来的。
胖子没听过这词,问大金牙道:“什么?那不是唱刘大哥讲话理太偏的吗?”
三人再也按捺不住,举着蜡烛走进了这个黑漆漆的山洞,这洞极是狭窄,高仅两米,宽有三四米,洞穴里面的岩石奇形怪状。都似老树盘根一般,卷曲凹凸。
胖子说道:“怎么会?你离近点,离洞口越近这种香味越浓,嗯……又香又甜,我操,这里边是不是长了棵奶油巧克力树,走咱进去看看有没有能吃的东西。”
我问大金牙:“金香玉,我听人说过有眼不识金香玉,千金难求金香玉,原来是这种石头吗?我以前还道是一位很漂亮的千金小姐,不过话说回来了,这石头的香味之独特,绝不输给任何一位大姑娘。”
不知是这闻香玉奇妙气味的作用,还是见钱眼开,原本萎迷不振的大金牙,这时候变的精神焕发,对我和胖子说道:“这东西是皇家秘宝,也曾有倒斗的,在古墓里倒出来过,最早见于秦汉之时,古时候民间并不多见,所以很少有人识得,此物妙用无穷,越是干燥的环境,它的香气越浓郁,曾有诗赞之:世间未闻花解语,如今却见玉生香;天宫造物难思议,妙到无穷孰审详。我以前也收过一块,就是别人从斗里倒出来的,不过小得可怜,跟这块没得比……”
我吸着鼻子闻了闻,哪有什么巧克力,我对胖子说:“你饿疯了?是不是那边神庙巧木燃烧的焦糊味道?”
胖子对我和大金牙招了招手:“不是,你们俩过来闻一下,真他妈香,我闻着怎么就跟他妈巧克力似的。”
我忙着寻找有气流通过的洞口,没注意有什么气味,见胖子站在洞口猛嗅鼻子,便问道:“什么味?这山洞里的味可能是巨蛛拉的屎,另使劲闻,小心中毒”
我们三人凭借着刚才的记忆,沿着山洞的石壁,摸索着来到下一个洞口,我让胖子和大金牙并住呼吸,从纸灯中取出小半截蜡烛,对准洞口试探气流。
这小半截蜡烛刚举在洞口,蜡烛的火苗,便立刻向与山洞相反的方向,斜斜的歪了下去我把蜡烛装回纸灯中照亮,用手探了探洞口,感觉不到太明显的气流,但是蜡烛火苗的倾斜,证明这个洞口不是死路,即使不与外边相连,后边也是处极大的空间,说不定是那些巨蛛外出猫食的通道,只要空气流动,我们就有机会钻出这些山洞。
我没见过这种奇妙的石头,摇头不解:“我当年在昆仑山挖了好几年坑,各种古怪的岩石没少见过,我看这象是块树干的化石,应该不能吃。”
由于受了过度的惊吓,而好久没说话的大金牙,这时忽然激动的说:“胡爷,咱们这会可真发了啊,你看这许不是那闻香玉?”
大金牙想了想,对我说道:“不象,我看这就是块天然的原石,如果不是外皮肃落了一小部分,咱们也根本闻不到,你看这窄洞中也丝毫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而且这地上其余的石头,盘盘陀陀,象是树根一样,我觉得这些都是天然形成的化石。”
我对大金牙说道:“金爷,此处离那摆方青铜鼎的神庙很近,这块闻香玉,莫不是件明器?”
胖子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把手指放在自己鼻边一嗅,对我和大金牙说道:“老胡老金,用手指一碰,连手指都变巧克力了。这东西能吃吗?”
见手中的蜡烛已经燃掉了一半,我便把蜡烛装在纸灯里,让大金牙把破烂的外衣脱了,将就着把闻香玉包住,由胖子抱了,从这条狭窄的山洞中退了出来。
胖子说道:“只可惜了那口鼎,青铜的应该烧不坏,咱们回去吃饱喝足,带上家伙再来把它搬回去,倒了这么多回斗一件明器也带不回去,这面子上面不好看。”
胖子一直就在等我这句话,弯下腰想把这块闻香玉抱起来,大金牙急忙拦住,对胖子说道:“别这么抱,得找点东西给它包起来,种们要是有棉布就好了。”
大金牙也闻到了,连连点头:“没错没错,真是巧克力,胡爷你快闻闻看,就是从这洞里散发出来的。”
回到外边的大洞之时,只见那贡奉人面青铜鼎的神庙已经彻底烧毁,废墟的焦炭中,还闪动着一些零星的暗火。
我听大金牙也如此说,觉得古怪,便走近两步,在洞口前用鼻子一闻,一股浓烈的牛奶混合着可可的香甜之气,直冲脑门,闻了这股奇妙的味道,身上的伤口似乎也不怎么疼了,精神倍增,浑身上下筋骨欲酥,四肢百骸都觉得舒服,禁不住赞叹道:“他奶奶的。真他娘的好闻,这味道……简直就象……就象他娘的天使之吻。”
胖子听说这是个宝贝,忙问大金牙:“老金这么大一块,能值多少钱?”
于是我举着纸灯在前边引路,胖子和大金牙两人抬着“闻香玉”,从这个山洞钻了进去,可能那“闻香玉”的香味,对人的精神确有奇效,我们虽然仍是十分饥饿,但是却觉得精力充沛,头脑清醒,三人得了宝贝,都是不胜喜悦,只得从山洞中钻出去,便要大肆庆祝一番。
这条山洞极尽曲折,高高低低,起伏不平,狭窄处仅容一人通行,走到后来,山洞更是蜿蜒陡峭,全是四五十度角的斜坡。
我在山洞中走着走着,忽然感觉一股凉嗖嗖的寒风,迎面吹来,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招呼胖子大金牙二人加快脚步,好象快到出口了,又向前行不多远,果然眼闰亮,赫然便蛤上连接外边的土洞,我先把头伸出去,看看左右无人,三人便赤裸着身体爬了出去,刚到洞外,我身后的胖子就突然对我说:“老胡,你后背上……怎么长了一张人脸?”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