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十六章 缸怪

张牧野惊悚悬疑

缸口是封着的,盖子是个尖顶,显得十分厚重,边上另有六道插拴扣死,想打开缸盖,只要拆掉这六道插拴就可以。
在火把手电筒的照射下,这回瞧得十分清楚了,只见这是一口“大缸”,至少外形十分像水缸,缸身上有无数小孔,刺了不少古怪的花纹,我和Shirley杨见过很多古物,这种奇特的东西尚数首次目睹,实在搞不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年代历史出处全看不出来,更不知道是什么人,大费周折把它用数条铁链吊在水潭里,这口破缸值得这么机密吗?
正在我已经绝望了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有人拿着防水手电筒朝我游了过来,不是旁人,正是Shirley杨见我落入潭中,这潭口上小下大,一旦掉下去,两分钟之内不游回来,就得淹死在下边,不敢耽搁,从民兵身上抓起一根绳子,拿着手电筒跃入了水潭。
民兵排长拦住我说道:“胡首长,可不敢乱开,万一要是缸里封着甚妖魔,放出来如何是好?”
“巨缸”四周全是小指大的孔洞,一沉入水潭中,“巨缸”就可以通过这孔洞注满潭水,但是只要用摇辘绞盘把铁链提拉上来,一超出水潭的水面,“巨缸”中储满的水就会漏光,天底下的水缸都是用来盛水的,但是这口“怪缸”的功能好像不是那么简单。是另有它用。
难道孙教授被困在里面了?在潭中泡了这么久还没淹死?下面的Shirley杨与三个民兵也听见了声音,都对着“怪缸”大喊孙教授的名字,让他不要着急,我们马上就会把他救出去。
我们谁也没见过太上老君的丹炉,难道真被我言中了,这世上哪有如此凑巧的事,我为了看得清楚些,让Shirley杨举着手电照明,我自己举起插在地上的火把,凑到近处细看。
虽然“怪缸”在半空,光源在更靠下的地方,缸中的事物看不见,但是骷髅被我扯了出来,看得却是真切,白森森,水汪汪,这事情完全超出预料,心理落差太大,吓得我大叫一声,从缸上翻了下来,大头朝下摔进了水潭。
我知道这时候再也不能逞能了,赶紧握住Shirley杨的手,民兵们在上头拉扯绳索把我们两个拽了上去。
我对Shirley杨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把活着的囚犯装进漏眼的缸里,浸入水潭中,等他快淹死的时候,再把缸吊出水面,把里面的水放光。那样的刑具倒是有的,以前我在电影里看过,反动派就经常用那种酷刑折磨我们英勇不屈的地下党,不过我看这口怪缸不太像刑具,折磨人的刑具哪用得着这么精雕细刻,这缸上的花纹极尽精妙之能事,一看就是有些年头的东西。咱们乱猜也没用。上去把插拴拔掉,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事物再说,搞不好就是仙丹。”
Shirley杨脸色刷白:“你个老胡,这回这是危险,我再晚上几秒钟……没法说你,简直是不堪设想。”
我爬到“怪缸”的顶上,一摸下,才发现这口缸外边,包着三层刷有生漆的铁皮,非常结实,不是寻常的瓦缸,心中暗道:“他娘的,这么结实的缸是装什么的?搞不好还真是封着什么鬼怪,打开之后只看一眼,要有情况立刻把盖子封上就是。”
我刚拆到第五个插拴,忽然脚下的“怪缸”一阵晃动,似乎缸中有什么东西在大力挣扎,我站在上面,立足不稳,险些一头掉下来。我急忙用手抓住上边的铁链,把失去重心的身体牢牢固定住。
我也是缓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对Shirley杨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又他娘的差点去见马克思,不过一回生二回熟,在鬼门关前转悠的次数多了,也就不害怕了。再晚几秒也没关系,大不了你们把我拽上来,再给我做几次人工呼吸……”
这时整个黑色的巨大物体都被吊出了水面,民兵排长等人把绞盘固定住,也都走过来观看,水潭的直径不到三米,更像是一口大一些的井眼,我们站在潭边,伸手就可以摸到吊上来的东西。
我对民兵排长说:“排长同志,这就是你不懂了,你家的水缸上面有这么多花纹吗?你看着许多花纹造型古朴奇特,一定是件古物,你就等着文物局来给你们村民兵发奖状吧。”
民兵们用摇辘绞盘卷起铁链,在铁链的拖动下,一个巨大的黑色物品“哗哗”淌着水,被从水潭中吊了上来,因为火把的光源有限,那物体又黑,初时只看得到大概的轮廓,又圆又粗,跟个大水缸似的,但可以肯定一点,不是什么水中的动物,是个巨大的物品。
Shirley杨和民兵们站在下面,仰起头望着我,都替我捏了把汗,他们不住口地提醒我多加小心,我拆了两个插拴,抬手向下边的众人挥手致意:“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撩。”然后继续低头拆卸下一个插拴,这些插拴在水中泡得久了,却并没有生锈,用力一把就可以拔掉。
Shirley杨看罢这口怪缸,也是心下疑惑:“这也不像是水缸。我看更像是折磨人的刑具。”
我正要再说几句,那口悬在半空的“怪缸”又传出一阵阵声响,似乎有人在里面敲大缸壁求救……
此时落入潭中,心中却没慌乱,在水中睁开眼睛,没有光源,必须立刻游回潭口,否则就要活活呛死在水里,但是四周一片漆黑,摔下来的时候头都晕了,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在水里又听不到声音,真好像已经死了一样,最多还能再坚持半分钟,看来是回不去了。
洞中本就黑暗,Shirely杨和三个民兵都举着火把在下头,我上来的时候没带手电,此刻人在半空,只见“怪缸”中黑咕隆咚,再加上被下边的火把将眼睛一晃,更是什么也看不见,我俯下身去想让下边的人抛个手电筒上来,刚一弯腰,只闻得一股腥臭直冲鼻端,呛得喘不过气来。
可是我的手一碰到缸中的那只手臂,就觉得不太对头,又湿又硬,是手骨而不是活人的手,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太着急,已经拽着手骨把一具张着大口的骷髅人骨扯了上来。
就连民兵排长那等粗人,也看出来这不是什么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了,忍不住问道:“胡首长,这怎么不像是太上老君装丹药的炉子,倒有几分像是我家里漏水的那口破缸。”
其实悬挂在半空的“怪缸”里面有东西作动,这口缸毕竟沉重,摇摆的幅度不大,只是我没有准备,倒被它吓了一跳,我攀住铁链,只听缸中“噼里啪啦”的乱响,真像是什么东西在使劲挣扎。
他们拦我不住,只好搭起手磴,把我托到“怪缸”的顶上,这口奇特的“怪缸”与铁链之间甚是坚固,我站在上面,虽然有些晃悠,但是铁链却没有不堪重负断掉的迹象。
缸中声响不绝,但是却无人回答,我救人心切,哪里还管得了许多,立刻把最后的插拴拔掉,缸上回旋的空间有限,我便用手攀紧铁链,想用脚踢开缸盖。
这时候我脑中突然出现一个念头:“古时候有种缸棺,以缸为棺,把死人装进里头掩埋,不过十分少见,我从来没遇到过,难道这口奇特的漏眼大缸,就是一口缸棺,里面有死而不灭的僵尸作祟?”
那深潭中的水冰冷刺骨,阴气极重,我头朝下脚朝上摔了进去,被那潭水呛得鼻腔疼痛难忍,好在我自小是从福建海边长大,不管是军区带跳台的游泳池,还是风高浪急的海边,都是我小时候和胖子等人游泳的去处,水性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因为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危险,多少次都差点淹死在水里。
我连忙捂住鼻子,拿眼睛向“怪缸”中扫了一眼,黑暗中之间有只白色的人手从缸中伸了出来,我惊声叫道:“孙教授?”连忙伸手去握那只手,想把他拉上来。
我对民兵排长说:“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种地方不可能有怪物,刚才咱们看到潭中的铁链抖动,可能是水潭下连着地下湖。湖中的大鱼大虾撞到了这口缸。不要疑神疑鬼。你要是现在还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咱们让事实说话,你们都向后退开掩护我就可以了,看我怎么单枪匹马上去把缸盖拆掉。里面便真有猛恶的妖怪,也是先咬我,我他娘的倒要看看谁敢咬我。”
我与Shirley杨这次来陕西,也带了两只手电筒,不过都在Shirley杨的包里,我现在爬到缸顶,身上除了“摸食符”之外,什么器械都没有携带,连个黑驴也没有,真有粽子倒也难缠,不过我随即打消了这种念头,我对我那半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非常信任,既然按书中记载,这种地方不会有僵尸,就肯定不会有,他娘的哲理要真有粽子,我回去你把那半本书撕了,当下一咬牙关,硬着头皮把缸盖踢开。
我让胖子不要再打断大金牙说话,先听大金牙把话讲完,真要能够逃出去,也不争这一时三刻的早晚。
胖子听得不耐烦了,对大金牙说道:“老金,你罗里罗索的讲了这么多。究竟想说什么?”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大金牙想到了一个别办法,虽然不知道是否可行,我们有病乱投医,姑且一试,我们三人首先要确认一下,是不是每隔二十三阶,便有一阶的边缘有个月牙形缺损,我们一边数着一边向下走,数了整整五段。
大金牙怕我们俩吵起来,连忙劝解:“二位爷,二位爷,现在不是探讨军事理论的时候,咱们确实不应该分散突围,再说分散突围也得有围可突啊,咱们现在……唉……算了,我看不起咱们无论如何不能落了单。”
我和胖子在这里古墓中困的久了,虽然不象刚开始的时候,被那幽灵冢折腾得晕头转向,十分的紧张无助,却渐渐开始焦躁不安,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好不容易想出个办法,正欲动手,却突然被大金牙挡了下来,一肚子邪火,又发作不得,只好奈下性子来,听大金牙说话。
大金牙点头道:“对,我就是这意思,另外你们有没有想过,西周古墓的幽灵,似乎不是全部,它只有一部分,而且与唐代古墓重叠在了一起,这条石阶便是幽灵冢的边缘,没有明显的界限,也许它的边界。可能还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只不过咱们无法知道他是正在扩张,还是在收缩,如果咱们宰了两只大白鹅。万一……”
在这条没头没尾的古墓石阶上,长长的绳索简直就如同救命的稻草,胖子和大金牙大喜,连忙动手帮忙,三人借着蜡烛的光线,把身上携带的长绳,用牙拴连接在一起。
我看了看连接在一起的绳梭,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这么长的绳索无论如何都够用了,此地不宜久留,咱们马上行动。”
物理学的定律,在这条西周古墓台阶上似乎失去了作用,我叹了口气,便想坐在石阶上休息,一坐之下被腰间的东西隔了一下,我伸手一摸,原来是带在腰上的长绳,我惊喜交加,对胖子和大金牙说:“有了,我怎么没想到绳子呢,操他娘的,都说狗急跳墙,人急生智,咱们是越急越糊涂,自乱阵脚,咱们身上带的绳索,加起来足有几百米,这二十三阶石阶再长,也够用量上他娘的七八圈了。”
我闻着不对,胖子的水壶里一股酒气,我问胖子道:“你是不是把水壶里灌上白酒了?你奶奶的,让你带水你偏带酒,喝多了还得我们抬你出去。”
我同大金牙和胖子二人又商议了几句,却想不出什么眉目,总不能闭着眼往下滚吧,那样的话,恐怕就会如同胖子所说的那种情况,滚到外边的世界都实现四个现代化了,我们也许都滚不到头。
胖子避重就轻,对我说不得道:“老胡,这时候喝口酒不是壮胆吗,要不这么着你看怎么样,咱们还是按先前那样,你和老金俩人没隔六层石阶便点一只蜡烛等着,我豁出去了,一直跑下去……”
由于见到蜡烛光亮的距离,仅仅只有六层石阶,就连三十五米照明距离的狼明手电,也是只能照明到六级台阶的距离,一超过六级台阶,便是一片漆黑,不仅照不到远处,远处的人也看不见手电和蜡烛的光亮。
经过大金牙的提醒,我方知其中厉害,险些又落入另一个更加恐怖而又难以琢磨的境地,我对大金牙说道:“金爷说的是,咱们应当先想法子回到唐墓的冥殿,在冥殿或者盗洞口附近,确定好了安全的位置,然后再杀掉这两只惹祸的大鹅。”
大金牙接着说道:“咱们如果把两只鹅宰杀了,这古墓中没有了禽畜。也许这座西周www.99lib.net的幽灵冢便会隐去,不过不知道你们二位想过没有,咱们现在所处的是什么位置,这条没有尽头的石阶,正是幽灵冢的一部分,也就是说这里本不应该存在,是属于那座早已被毁掉的西周古墓的一部分,在幽灵冢出现之前,这里也许是山腹中的土石,也有可能是一处山洞。”
我们又只有三个人,三个人只能如此探索出去十二阶的距离,而这条西周古墓的石阶最少有二十三阶以上的长度,所以我们这样做,无法取得任何的突破。
大金牙想了想说道:“我约略想了一下,如果真如咱们所料。咱们三人现在是被一座西周的幽灵冢困住了,而这座西周的幽灵冢之所以会冒出来,有可能是因为咱们带了三禽中的活鹅,鹅有灵性,又最是警觉,这才把幽灵冢惊动出来……”
这个方案的前题条件是石阶不能太长,如果只有二十三阶,而我们在保持互相目视距离的情况下,又能超出这二十三阶台阶的长度,那就有机会走回台阶下的冥殿了。
确认无误之后,按照商量好的办法,三人各持一只蜡烛,我先选定一处有月牙形缺口的石站定,把蜡烛点亮,然后同胖子继续往下走,以还能看见我站立处蜡烛的光亮为准,第二个人停下点燃蜡烛,随后第三个人继续往下走。
当下由胖子站在原地,点燃一只蜡烛,把绳索牢牢的系在腰间,胖子站的位置正好是一阶有月牙形缺口的石阶,以这层有特殊标记的石阶作为参照物,行动起来会比较单_色_书方便。是否能行得通,我殊无把握,反正行与不行就看这最后一招了,我刚要动身,却突然被胖子拉住。
胖子见大金牙不让我们宰鹅,便问道:“老金,你怎么又变卦了?刚不是都说好了吗?”
胖子对我说道:“打住吧你,现在还没到走投无路?我看现在简直就是上天无孔不入路,入地无门,再说分散也不见得就是崩溃瓦解,那叫保存革命火种。”
大金牙让我暂时把手中的伞兵刀放下,对我和胖子说道:“胡爷,胖爷,你们别见怪,刚才我冷不丁的想起来,有一件事,觉得似乎极为不妥。”
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条石头台阶,每二十三阶便特环一次,反反复复,似乎是无穷无尽,一旦走上这条石阶,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都走不到尽头。
我们三人无奈之余,又聚拢在一处,点了只蜡烛,把手电筒全部关闭,胖子取出水壶喝了几口,好象想灌个水饱,结果越喝肚子越饿,连声咒骂这驴日的大石条台阶。
我对大金牙说道:“我就是这脾气,想起来什么,脑子一热,便不管不顾的先做了再说,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妥,你尽管讲来。”
我怒道:“你在这种鬼地方保存个屁比火种,一遇到困难就作鸟兽散,那是游击作风。”
我否定了胖子的计划:“你这种匹夫之勇,最是没用,你这么干等于白白送死,咱们之间无论如何不能失去联系,三个人在一起还有逃生的希望,一落千丈旦散开,失去了互相的依托,各自面临的处境就会国中倍困难,当年我在部队,军事训练中最强调的一点就是不能分散,分散意味着崩溃与瓦解,不到万不得已走投无路,都不允许选择分散突破性围。”
我们绞尽脑汁才想到,古代建墓在玄宫完成的时候要冥牲畜,祭天礼地,以起到驱邪避凶的作用,肯定是由于我们带了白鹅这种有灵性的动物进墓,才惊动了这座万中无一的幽灵冢,所以当时就准备动手宰掉两只大白鹅,没想到大金牙突然阻拦,不让我对白鹅下刀子。
然而我们三人一试之下,发现这个方案根本不可行,当然这是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这条没有上下尽头地古墓石阶,不仅是无限循环,而且在石阶的范围内,似乎格外的漆黑,这种黑不是没有光线的那种普通黑暗,而是头上脚下,身前身后,似乎都笼罩了一层浓重的黑雾。
大金牙说道:“是这样,我想想该怎么说啊,一着急还真有点犯糊涂,我得把语言组织组织。”
我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大金牙的意思:“你是说咱们如果再这里宰了两只鹅,万一幽灵冢立刻消失,咱们就会落在唐代古墓地外边,从而再一次被困住。甚至有被活埋的危险。”
即使点上蜡烛,最多也只能在五六条大石阶的范围内看到,超过这一距离,蜡烛的光线就被黑暗吞噬掉了,这种黑暗让我想起了新疆的鬼洞,想不到那恶梦一样的黑暗,又一次在龙岭的古墓中遇到,想到这,身体就忍不住发抖,好象死在新疆的那些同伴,正躲在黑暗角落中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这条看似平平常常的西周古墓石阶,实在是比什么黑凶白凶还难对付,倘若是倒斗摸到粽子,大不了豁出性命与它恶斗一场,见个生死高低,可以这大石条搭成的台阶,打也打不得,砸也砸不动,站在原地不动不是办法,往下走又走不到头,无力感充耳不闻实着全身,我体会到这才是真正的恐怖。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