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十四章 水潭

张牧野惊悚悬疑

我心想现在时间已经耽误的太多了,再跟这瞎子蘑菇下去对我们没有好处,先稳住他,有什么事等把孙教授救回来再做计较。便对瞎子说道:“咱们一言为定,就按你说的办,下面就算没有明器,我也可以出钱买你这部《(享单)子宓地眼图》。不过你不能跟我们下去,另外你还得配合一下我,给民兵们说几句壮胆的话,别让他们提心吊胆的不敢下去,坏了我们的大事。”
古田这一带水土深厚,轻易见不到地下水,这里才到地下二十几米,渗水就比较严重,是同石碑店村的特殊地理环境有关系。盆地本就低洼,又时逢雨季,所以才会这样。如果这里真是古墓,那地宫里面的器物怕也被水损坏的差不多了。
算命的瞎子神色傲然,对我说道:“你看你看,意气用事了是不是?吓死了你这小辈,老夫还得给你偿命,过来,让老夫摸摸你的面相。”说罢也不管我是不是愿意,伸手就在我脸上乱捏。
他忽然奇怪道:“怪哉,凡人蛇锁灵窍,必有诸侯之分,看来大人您还是个不小的朝廷命官……”
Shirley杨在旁听了多时,走过来在瞎子旁边说道:“您是不是觉得这下边是个古墓,打算跟我们这些穿山甲下去沾点光,倒出两件明器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们没时间陪你再兜圈子了。你若再有半句虚言,立刻把你赶出去。”
民兵排长摇头道:“石台是在一个石头盖的房子,再往前就没有路了,但是石屋地面上还有个破洞,下面很深,用手电往里照了一照,什么也没看见。就觉得里面冒出来的风吹得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敢再看,就抱着石匣跑回来了。对了,下边有水声。”
瞎子边捏我的脸边自言自语:“历代家传卦数,相术精奇怪匪夸,一个竹筒装天机,数枚铜板卜万事,摸骨观人不须言,便知高低贵贱……”
瞎子被Shirley杨说的一怔,压低声音说道:“嘘~~小声点,原来姑娘也是行里的人?听你这话,遮莫是摸金校尉?老夫还当尔等是官面上的,看来你们摸金的最近可真是人才辈出啊。既然不是外人,也不瞒尔等了,嗨,老夫当年也是名扬两湖之地的卸岭力士。这不是年轻的时候去云南倒斗把这对招子丢了吗,流落到这穷乡僻壤,借着给人算命糊口,又是孤老,所以……想进去分一杯羹,换得些许散碎银两,也好给老夫仙游之时置办套棺材板子。”
我和Shirley杨,外加民兵排长带着的四名民兵,共有七人,带着四条步枪,点了三支火把。这人多又有枪,加上以两百块钱的劳务费为目标,众人胆气便壮了,跟着我向地道深处走去。
这条很宏伟但是并不算长的地道很干净,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甚至连老鼠都没有一只。我们边走边把手拢在口边呼喊孙教授,然而空寂的地道中,除了阵阵回声和渗出的水滴声,再没有半点其它的动静。
走到头果然是象民兵排长说的那样有间石屋,与寻常的一间民房大小相差无几,是用一块块的圆形石头垒砌而成。门洞是半圆形,毫无遮拦,虽然一看便是人为修造的,却有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历史上很少看到这样的建筑物,难不成真让那瞎子说着了,这是什么神仙炼丹的地方。
我看差不多了,再由瞎子说下去就不靠谱了。赶紧一挥手,让先前指派的三个民兵备好吊筐,把我和民兵排长先放下去,后面的四个民兵与Shirley杨再陆续下去。
巨链笔直沉入潭中的一端好象坠着什么巨大的物体,我们欲待近前细看,那几条粗大的链子突然猛烈的抖动了一下,把平静的潭水激起串串涟漪。
只听瞎子继续说道:“你如果不走仕途,注定没有出头之日啊。你们如果想下地穴必须带上老夫,没了老夫的指点,尔等纵然是竖着进去,最后也会横着出来。”
我问Shirley杨能否看出来这间石屋是做什么用的,她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屋子。于是我们从门洞中穿过,进到屋中,这里除了有张石床之外,也是一无所有。
瞎子对我说道:“怎么说老夫也是前辈,你小子就不能尊重尊重老夫吗,一口一个老头,逞这口舌之快,岂不令旁人取笑你不懂长幼之序。咳,这部青乌神图当年也是老夫拿性命换来的,不过自古风水秘术都是不传之秘,除了懂寻龙诀的正宗摸金校尉,哪里还有人看得懂这图中的奥秘。落到俗人手中,祖师爷岂不要怪老夫暴殄天物,怎么样?成与不成,就看尔等一言出决。”
我和排长点了一支火把,各持了一只步枪。下到了棺材铺下面,我举起火把抬头看了看,这地穴距离棺材铺约摸有二十多米,那裂缝是自然产生的,看不出人工的痕迹。下边是非常宽大的一条通道,高七八米,宽十余米,遍地用长方大石铺成,壁上都渗出水珠,身处其间,觉得阴寒透骨。
瞎子非常配合,立即把那些民兵们招呼过来,对他们说道:“这地穴非同一般——当年秦始皇出游,曾在此洞中见到仙人炼丹,故此在山前立石碑以记此事;日后西楚霸王项羽,汉高祖刘邦,也都在洞中躲避过朝廷严打,那时候他二人皆是布衣,只因为进过这个仙人洞,日后才称王图霸,平定了天下大好基业。此乃先秦的**(被遮掉的词语,一字只能看见“田”下半部分,也蛮像“山”下半部分,二字只能看见走字底,联想不出来),自古便有的成规,诸位兄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老夫看尔等虽是一介民兵,却个个虎背熊腰鹰视狼顾,皆有将军之象。不妨下这地穴中一探究竟,日后免不了飞黄腾达,分疆裂土……”
民兵排长指着不远处告诉我,他第一次下来的时候就在那里看见有个石头台子,上面摆着个长方的石头匣匣,有二十来斤的分量,拿出去一看里面是六尊殷红似血的古玉奇怪兽。那套石匣玉兽我没见过,现在正由村委会的人保管着,我问民兵排长:“再往里是什么样子?”
我只好当先带着众人下去,留下两个民兵守着入口,以防万一。沿着乱石填土垫成的坡道向下走了很久,听见水声流动,我担心孙教授掉进水中淹死了,急忙紧走几步。大伙到下边一看,这里是个人工开凿的洞穴,中间地上有个不大的水潭,手电筒照射下,潭水是深黑色的,深不见底,不知是不是活水。上面有几个大铁环,吊着数条沉入深潭中的大铁链,奇怪的是这链子黑沉沉的,不象是铁的,但是一时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所打造,因为上面没有生锈的迹象。
石床平整,光滑似镜,不象古墓中的石床。看了半天,我们也瞧不出什么名堂。石屋地面上有个方方正正的缺口,是个四十五度倾斜地道的入口。下边很深,我用手电筒往里边照了照,看不到尽头,只见有条人工的缓坡可以走下去。孙教授很可能就从这下去了,我对里面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
我被瞎子气乐了。我现在属于个体户,在这冒充国家干部,这消息不知怎么被他知道了,就拿这话来唬我,我们家哪出过什么诸侯——搁现在来算,够诸侯级别的封疆大吏在地方上是省长,在军事上少说也得是大区的头头,我最多当过一连之长,真他妈的是无稽之谈。
瞎子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心思活络,对我和Shirley杨的意思知道得一清二楚,急忙对我说道:“老夫这里有部《(享单)子宓地眼图》,尔等若是肯见者有份,把倒出来的明器匀给老夫一件,这部图谱就归你们了。”
我问瞎子道:“这图我听说过,是部地脉图,由于制造工艺的原因,好象世间仅有一部——既然是本宝书,你怎么不拿去卖了,非要拿来同我们打仗(交换物品)?多半是部下蛋的(假货),老头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我忍无可忍,真想过去把瞎子扔进地穴里,但是看这算命瞎子在村民们的眼中很有地位,真要戗起来,免不了要得罪很多人。最可恨的是我好不容易用金钱糖衣炮弹打消了民兵们的迷信思想,偏在此时冒出个瞎子胡说一通,说得这些民兵一个个的又想打退堂鼓了。我气急败坏的对瞎子说道:“这地穴中是什么所在?你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听听?要是吓不死我,你趁早给我到一边凉快去。”
这时后边的人也都陆续下到地穴中,我看人都到齐了,清点了一遍人数,叮嘱他们不要随便开枪,一定要等我命令;先看清楚了,别误伤了孙教授和另一位考古人员。
大地的断层非常明显,除了我们下来的裂缝之外,地道中还有很多断裂,似乎这里处于一条地震带上。好在这条地道虽然构造简单朴拙,却非常坚固,没有会塌方的迹象。
Shirley杨也被瞎子气得哭笑不得,看了我一眼,我对她摇摇头,坚决不同意。这老小子危言耸听,说到最后原来也是个倒斗的,这地穴下不象古墓,再说就算有明器也不能便宜了他。
听“鹧鸪哨”说明之后,了尘长老缓缓点头:“那*(上雨下毛)尘珠的事迹老衲也曾听过一些,相传*(上雨下毛)尘珠又名凤凰胆,有说为黄帝仙化之时所留,有说得之于地下千丈之处,是地母变化而成的万年古玉,亦有说是凤凰灵气所结,种种传说莫衷一是。其形状酷似人的眼球,乃是世间第一奇珍,当年陪葬于茂陵,后来赤眉军大肆发掘,茂陵中的物品就此散落于民间,想不到最后却落到西夏王室手中。”
当夜在青铜峡前的一段留宿来了一个头戴绿疙瘩帽刺儿的老者,平时人们头上帽子的帽刺儿都是红的,而这位老者头上偏偏戴了个绿的,显得十分扎眼。老者手中端着个瓢,想找船老大讨一瓢*(上下结构字,君,四点水)土,那*(上下结构字,君,四点水)土是非常贵重的香料,船老大如何肯平白给他,就连哄带赶把老者赶走。
了尘长老知道“鹧鸪哨”心急如焚,便决定先同他一起到贺兰山下的黑水城走一趟,把那*(上雨下毛)尘珠拿到手再慢慢传授他分金定穴秘术。
了尘长老只是觉得“鹧鸪哨”一脚踢死野猫做得狠了些,不管怎么说这事做得绝了点,便对“鹧鸪哨”大谈佛理,劝他以后凡是与人动手都尽量给对方留条活路,别把事情做到赶尽杀绝,这样做也是给自己积些阴福。
了尘长老正要回答,忽然等船的人群纷纷涌向前边,船已开了过来,于是二人住口不谈,“鹧鸪哨”搀扶着了尘长老随着人群上了船。
分金定穴是天星风水的一个分支,也是最难的一项,需要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才可根据日月星辰来查看地脉支干。若想学分金定穴,必先从最基础的风水术逐渐学起。风水之术繁杂奥妙,非是一朝一夕之间所能掌握,少说也要学上五六个年头。
“鹧鸪哨”虽然受到了尘长老的阻拦,仍然坚持行了大礼,然后垂手肃立,听候了尘长老教诲。了尘长老对“鹧鸪哨”这次倒斗摸得殓服的经过甚为满意,稍后便把那南宋女尸的殓服焚化了,念几遍往生咒令尸变者往生极乐。
“鹧鸪哨”急忙用双手接过“摸金符”,恭恭敬敬的戴在自己脖颈上,贴肉藏好,再次倒地拜谢了尘长老。
了尘长老自从听了“鹧鸪哨”做“搬山道人”的缘由,便已打定主意,一者因为救人出苦海,乃是佛门宗旨,既然知道了扎格拉玛部落的秘密,便无袖手旁观的道理。再者是爱惜他身手了得,为人坦荡,并没有隐瞒灯灭鸡鸣同时才扒到敛服的细节,在这个人心不古的社会里,当真是难能可贵。自己者一身分金定穴的密术,尽可传授与他。
“鹧鸪哨”见了尘长老欲出马相助,感激不已。二人稍作准备便动身出发。了尘长老是出家人,途中仍是做云游化缘的僧侣装扮,“鹧鸪哨”一直都充作道士,但一僧一道同行难免惹人注目,于是“鹧鸪哨”换了俗家的服饰一路上对了尘长老小心服侍。
“鹧鸪哨”心想如此也好,这具南宋的女尸,尸毒郁积,多亏“定尸丸”与“铜角金棺”压制住她,如果让她继续深埋古墓,迟早酿成大害,为祸一方,让这些该死的野猫把她吃个干净,最后同归于尽,倒也省去许多麻烦。
从浙江到贺兰山何止山高水远,好在那了尘长老当年也是寻龙倒斗的高手,虽然年迈,但是腿脚依然利索。这一天到了黄羊湾便准备弃车换舟,乘坐渡船进入黄河,拟定在五香堡下船,那里距离贺兰山下的黑水城便不远了。
“鹧鸪哨”闻听此言,心中不胜欢喜,纳头便拜,要行拜师之礼:“承蒙吾师不弃,收录门墙,实乃三生有幸,恩师在上,请受弟子三拜。”
好不容易等了尘长老口吐莲花般的禅理告一段落,这才把摸金校尉的行规手段、禁忌避讳,以及各种传承又对“鹧鸪哨”一一细说了一遍,上次说得简略,这次则是不厌其详逐条逐条的解说透彻:
了尘长老把“鹧鸪哨”从地上扶起来,对他说道:“快快请起,虽然在鸡鸣灯灭之后,才摸得敛服,也并不算坏了摸金行规,祖师爷只是说鸡鸣灯灭之后才不可摸金,可没说过同时二字。”
做倒斗的人,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半人半鬼,在普通人都安然入梦的黑夜里才进古墓摸金。一天打不完盗洞可以分做十天,但是有一条,一旦进了墓室,在鸡鸣之后便不能再碰棺椁,因为一个世界都有一个世界的法则,鸡鸣之后的世界属于阳,黑衣的阴在这时候必须回避,这就叫“阳人上路,阴人回避,鸡鸣不摸金”。金鸡报晓后的世界不再属于盗墓者,如果破了规矩,祖师爷必定降罪。对于这些事必须相信,否则真就会有吃不了兜着走的那一天。
摸金校尉进入古墓玄宫之后,开棺前必须要在东南角摆放一支点燃的蜡烛,一是防止玄宫中的有毒气体突然增加,二来这算是几千年前祖师爷所传,一条活人与死人之间的默认契约。蜡烛灭了说明这玄宫中的明器拿不得,如果硬要拿也不是不可以,出了什么麻烦就自己担着,只要八字够硬,尽可以在灯灭之后把明器带出来,但是那样做是极危险的,可以说九死一生。倒斗摸金是求财取明器的,不是挖绝户坟的,世界上有大批明器的古墓所在皆有,犯不上拿自己的性命死磕,所以这条被摸金校尉最为看重的“灯灭不摸金”的规则最好能够谨守。还有这蜡烛火苗的明与灭可以预测是否会发生尸变以及墓里下的一些恶毒符咒,故此说蜡烛的光亮便是摸金校尉的命也不为过。倒斗必须点蜡烛是摸金校尉与其余盗墓者最大的不同。
了尘长老详细问了“鹧鸪哨”一些事情,都是那个古老部落与鬼洞、*(上雨下毛)尘珠之间的种种羁绊,然后又问了一些关于西夏国藏宝洞的情况。
鸡鸣灯灭,敛服拿到手,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完成的,很难判断哪个先哪个后,“鹧鸪哨”把蒙在嘴上的黑布扯落,只见那些饥饿的野猫们,都趴在南宋女尸的身上乱抓乱咬,还有数只,在墓室的另一端,争相嘶咬着先前撞死的野猫尸体,“鹧鸪哨”看的暗暗心惊,这些哪里像是猫,分明就是一群饿着肚子的厉鬼。
“鹧鸪哨”对了尘长老说道:“弟子族中亲眷多为鬼洞恶咒所缠,临死之时都苦不可言。祖上代代相传此祸都是由于当年族中大祭酒并不知道*(上雨下毛)尘珠为何物,只是通过神谕知道用一块眼球形状的古玉可以洞悉鬼洞详情,于是自造了个假*(上雨下毛)尘珠窥视鬼洞中的秘密,才引发了这无穷之灾。后来族人迁移至中原才了解到世间有此神物,只有找到真正的*(上雨下毛)尘珠才能设法消解鬼洞之灾,自此族中人人都以寻找*(上雨下毛)尘珠为任,穷尽无数心血始终一无所获。弟子年前获悉在宋代这*(上雨下毛)尘珠曾经辗转流入西夏,当年蒙古人也曾大肆搜索西夏王室宝藏,但是那些宫廷重宝被藏得极为隐蔽,终未叫蒙古人找到。传说西夏有一名城黑水城,后被弃为死城,黑水城附近有处寺庙名为黑水河通天大佛寺,寺庙原本是作为黑水城外围的一个据点——当时西夏有位通天晓地的大臣名为野利戽*(上下三部分的字,一横,三个<;,工),是野利仁容之后,他夜晚路经黑水城,在城头巡视,见距城十里的外围土城上空三星照耀,有紫气冲于云霄之间,便大兴土木将那里改建为通天大佛寺,希望自己死后能埋葬在那里。但是后来这位大臣为李姓王朝所杀,建于寺下的陵墓就始终空着。再后来黑水河改道,整座黑水城大半被沙土吞噬就成为了弃城。末代献宗李德旺在国破之时命人将王宫中的奇珍异宝都藏进了黑水城附近的那座空坟,*(上雨下毛)尘珠极有可能也在其中。那里的地面建筑早已毁坏,埋葬至今,若不以分金定穴秘术,根本无法找到准确的位置。
这时晴空万里、骄阳似火,河面上无风无浪,船行得极是平稳。船上乘客很多,“鹧鸪哨”与了尘长老不喜热闹,捡人少的地方一边凭栏观看黄河沿岸的风景,一边指点风水形势,也甚为自得。
了尘长老听罢对“鹧鸪哨”说道:“黑水城位于黄河与贺兰山夹持之间,头枕青山,足踏玉带,端的是块风水宝地。西夏贵族陵寝吸收了秦汉李唐几朝墓葬之长,规模宏伟,布局严整,再加上西夏人信奉佛法,受佛教影响极深,同时又具有党向人的民族特点,所以说在陵墓构造上别具一格,后人难以窥其奥秘。就如同失传已久的西夏文字,一撇一捺都象是中原文字,却又比之更为繁杂。”
“鹧鸪哨”应道:“正是如此!若干年前曾有大批洋人勾结马贼盗掠黑水城古物,共挖出七座佛塔,掠走塔中珍品无数,其中便有很多用西夏文写成的文献典籍,说不定其中会有关于*(上雨下毛)尘珠的记载,只可惜都已流落海外,无法寻查了。倘若能找到西夏典籍中对黑水通天大佛寺中墓穴的方位记载,倒也省去许多周折。”
这才回转“无苦寺”,见到了尘长老,将敛服奉上,将一夜中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叙述一遍,最后对了尘长老说道:“鸡鸣灯灭的同时,才把古尸的敛服拿到手中,已经无法分辨哪般在前,哪般在后,不敢断言没有破了行规,想必弟子无缘得吾师传授。日后如得不死,定再来聆听吾师禅理,弟子现下尚有要事在身,这便告辞了。”
了尘长老急忙拦住:“不必行此大礼!摸金校尉自古以来便只有同行之说,从无师徒之承,不象那搬山卸岭由师传徒代代相传。凡是用摸金校尉得手段倒斗,遵守摸金校尉的行规,便算是同行。老衲传你这些秘术,那是咱们二人的缘分,但也只是与你有同门之宜,没有师傅之名分。”
“鹧鸪哨”闻听此言心中不胜欢喜,纳头便拜,要行拜师之礼:“承蒙吾师不弃,收录门墙,实乃三生有幸。恩师在上,请受弟子三拜。”
了尘长老也曾在江湖上闯荡多年,曾师摸金校尉中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顶尖人物,听“鹧鸪哨”这番话,如何不省得他的意思。想那“鹧鸪哨”也是倒斗行里数得着的人物,他这么说是以退为进。
可是了尘长老当年搭乘的那条船是贩*(上下结构字,君,四点水)土的私船,以前没来过这段河道。船老大更是一介盐枭,为人十分吝啬,有船夫劝他给河神献祭,船老大说什么也不肯把*(上下结构字,君,四点水)土扔进河中一袋,只撇了把大盐粒子。
正说话间,“鹧鸪哨”忽然压低声音对了尘长老说道:“这船上有鬼。”
了尘长老把所有的行规手段、唇典套口、特殊器械的用法全部解说详明,“鹧鸪哨”一一牢记在心,从这以后便要告别“搬山道人”的身份,改做摸金校尉了。
了尘长老对“鹧鸪哨”说道:“西夏文失传已久,令人无从解读,即使有明确记载也没办法译出。不过有三星辉映、紫气冲天的地方应该是一处龙楼宝殿,以摸金校尉的分金定穴秘术,即便地上没有痕迹也能正确无误的找到那处古墓藏宝洞。”
了尘长老年轻的时候便是心善,见那老者可怜便掏出钱问船老大买了一瓢*(上下结构字,君,四点水)土。这*(上下结构字,君,四点水)土可以用来代替石灰垫棺材底,干燥而有持久的异香,当时了尘长老也没问那老者要*(上下结构字,君,四点水)土做什么,就送给戴绿疙瘩帽刺儿的老头一瓢,老者千恩万谢的去了。
“鹧鸪哨”听罢也是心惊,任你多大本事,在这波涛汹涌的黄河之中也施展不得。可见为人处事须留有余地。忽然想起一事,便问了尘长老:“弟子听人说在江河湖海之上乘船有很多忌讳,比如不能说翻、覆、沉之类的字眼,一旦说了船就会出事。这水上行舟的诸般禁忌讲究,要细数起来恐怕也不比摸金校尉的少几条。”
当年了尘长老还没出家,是摸金校尉中拔尖的人物,有个绰号唤作“飞天(焱欠)(角兒)”,到各地倒斗摸金。有一次要过青铜峡去北面的百零八塔,当地人都传说这黄河的河神是极灵验的,过往的船只必须把货物扔进河中一些才能顺利过去。
了尘长老看着跪在地上的“鹧鸪哨”,这让了尘长老想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几乎和现在的“鹧鸪哨”一模一样。
转天继续开船前行,到了青铜峡可不得了了,从河中突然冒出一只巨鼋,跟七八间房子连在一起那么大。那巨鼋冲着船就来了,最后把整条船给顶翻了才算完,整船的货物全沉到了河里。然而船上的人一个没死,都被河水卷上了岸,后来人们都说这多亏了尘长老施舍了那瓢*(上下结构字,君,四点水)土,河神祖宗才开恩放了他们。
狗和猪饿极了都会吃死人肉,此时鸡鸣三遍,已经不会再发生尸变了,这古墓中的女尸嘴中含着“定尸丸”,受到药物的克制,把尸毒都积存在尸体内部,没有向外扩散,所以女尸至今仍然保存完好,这些饿猫们吃了她的肉,肯定会中尸毒而死。
于是“鹧鸪哨”把取到的敛服叠好,提了棺板上的马灯,从盗洞中钻了出去,此刻虽已鸡鸣,天色却仍然黑的厉害,“鹧鸪哨”趁黑把盗洞回填,将野猫以及古墓中的一切都封在里边,又把那半截无字石碑放回原位,再一看,没有一丝动过的痕迹。
“鹧鸪哨”对了尘长老极为尊敬,但是觉得了尘长老出家以后变得有些婆婆妈妈,弄死只猫也值得这么小题大做,“鹧鸪哨”对此颇不以为然:“想某平生杀人如麻,踢死个把碍事的野猫又算得什么。”但是也不好出言反驳,只好奈下性子来听了尘长老大讲因果。
了尘长老从怀中取出两枚摸金符对“鹧鸪哨”说道:“此符乃千年古物,学得摸金校尉的手段顶多算半个摸金校尉,只有戴了摸金符才算正宗的摸金校尉。这两枚摸金符是老衲与当年的一位同行的,我二人曾经倒过不少大斗,可惜二十年前他在洛阳的一处古墓里中的擘抻(原文写的是抻的繁体字——提手旁+典)丧魂钉机关,唉……那陈年旧事不提也罢,老衲这枚摸金符从此便归你所有,只盼你日后倒斗摸金都不可破坏行规,能够对得起咱们摸金校尉的字号。”
在黄羊湾等船的时候,遥望远处黄河曲折流转如同一条玉带,观之令人荡气回肠。了尘长老与“鹧鸪哨”闲谈当地风物人情顺便讲述了一段当年在此地的经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