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十一章 决意

张牧野惊悚悬疑

Shirley杨见我在走神,以为我心中对找雮尘珠有所顾虑,便问我道:“怎么?你害怕了?我只想等有了线索之后请你把我带到地方,进去倒斗只有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眼前正是个合适的机会。救别人也顺便救自己,正好还可以还了欠Shirley杨的人情债。其实就算不欠她的人情,凭我们之间一同患过难的交情,加上她救过我的命,冲着这些我也不能不帮她和陈教授的忙。
伞兵刀只买苏联的,俄式的我们用着很顺手,因为各种伞兵刀性能与造型都有差距,割东西或者近战防身还得是苏联106近卫空降师的伞兵刀用着最顺手。
去陕西古田越快越好,由Shirley杨和我两个人去,明天就立刻动身,把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中的这块异文龙骨查他个底儿掉。由于胖子有恐高症,坐不了飞机,所以就让胖子留下来同大金牙采买各种装备。
从沙漠中回来后Shirley杨带着陈教授去美国治疗,没过多久,两人背后便都长出了眼球形状的红色淤痕;而且陈教授的情况比较严重,患上了罕见的铁缺乏症,各个医疗机构都对此束手无策。Shirley杨在扎格拉玛神山中从先知默示录中得知自己有可能是扎格拉玛部族的后裔,于是对此展开了一系列的深入调查。对过去的宿命了解得越多,越明白无底鬼洞的事远比想象中要复杂得多,目前对无底鬼洞的了解甚至还不到冰山一角。
我心中的打算是先找到孙教授问个明白,若是这龙骨天书中没有雮尘珠的线索那也就罢了;倘若真有,多半也是与扎格拉玛先人们占卜的那样,终归是要着落在某个大墓里埋着。我一直有个远大的理想就是要凭自己的本事倒个大斗,发一笔横财,然后再金盆洗手;否则空有这一身分金定穴的本事,没处施展,岂不付诸流水,白白可惜了。
这块异文龙骨一定是记载有关雮尘珠的重要记录,如果能破解其中的内容,说不定就可以找到雮尘珠,否则Shirley杨,胖子,还有我,将来临死的时候就免不了受那种血液凝固变黄的折磨。而精神崩溃了的陈教授身上,这种恶疾已经开始滋生,天晓得那老头子能撑多久。
大金牙听罢,呲着金光闪闪的金牙一乐,对我们说道:“行,我算服了二位爷了,拿得起放得下,轻生死重情谊,真是汉子。其实也不光是我,现在在潘家园一提您二位,哪个不竖大拇指?都知道是潘家园有名的惯卖香油货,不缴银税,许进不许出,有来无往的硬汉。”
我让胖子和大金牙收拾收拾,大伙一道奔了建国饭店。席间我把Shirley杨的事说了一遍,说我打算跟她去找雮尘珠。
胖子边吃边搓脚丫子,听大金牙称赞我们,连连点头,听到后来觉得不对劲儿,便问道:“老金,你是夸我们呢,还是骂我们呢?我怎么听着不对呢?”
Shirley杨发现了最重要的一件东西便是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中的异文龙骨,上面的异文无人能识,唯一能够确认的是龙骨上刻了许多眼球符号。那种特殊的形状让人一目了然,与在新疆打破的玉石眼球,还有长在背后的深红色痕迹,都是一模一样。
大金牙听明白之后对我说道:“胡爷我说句不该说的,要依我看,不去找没准还能多活几年。现在咱们在潘家园的生意太火了,犯不上撇家舍业的再去倒斗,古墓里可有粽子啊。”
我对胖子说:“你没看在座的还有美国友人吗,现在这可是外交场合,我他娘的真懒得管你了,你就块上不了台面的料。”
我见Shirley杨在一旁低头不语,满面愁容,容颜之间很是憔悴,我知道她是担心陈教授的安危,觉得我和胖子、大金牙凑一块说不了正事儿,说着说着就侃开了,于是赶紧对胖子、大金牙说道:“好了好了,咱们也该说些正经事了。我把咱们今后的任务布置一下。我说这位王凯旋同志,这是高级饭店,请你在就餐的时候注意点礼貌,不要边吃边用手抠脚丫子,成何体统。”
我带着Shirley杨回到潘家园的时候,胖子和大金牙刚做完一大单一枪打的洋庄,卖出去五六块绿头带判眼。最近生意真是不错,照这么倒腾下去,过不了几天,我们又要奔陕西“铲地皮”了。
这些摸金校尉们千百年中依靠经验与技术制成的器械,对我们来说都是宝贝中的宝贝,有很多我只是听说过,从来没亲眼见过的家伙。有了这些传统器物,再加上让胖子与大金牙置办我们惯用的一些装备,工兵铲、狼眼手电筒、战术指北针、伞兵刀、潜水表、防毒面具、防水火柴、登山盔、头戴射灯、冷烟火、照明信号弹、固体燃料、睡袋、过滤水壶、望远镜、温度计、气压计、急救箱、各种绳索安全栓……应该说不管去哪,都差不多足够应付了。如果环境特殊,需要一些特殊的器材,可以再进行补充。
有了这些半工具半武器的装备,不需要枪械也没问题。不过以往的教训告诉我们,我们的失败常常是由于轻敌——倒斗这行当,经验远比装备重要——没有足够的经验和胆略,就算武装到牙齿也照样得把小命送掉。从黑风口野人沟,到沙漠中的精绝谜城,再到龙岭中的墓中墓,虽然野人沟的墓只是个落魄将军,精绝古城那次有考古队的人跟着,不能算是倒斗,龙岭中是处空坟——但是这三次深入古墓的经历,可以说都是极其难得的经验。
工兵铲最好能买到我们最初用的那种二战时期装备德军山地师的,如果买不到的话,美国陆军的制式也可以。
等找到雮尘珠,我就不要了。那个物件不是俗物,不是凡人可以消受的。但是这次行动可不是考古了,是名副其实的倒斗。现在我用钱的地方很多,如果倒斗的过程中遇到别的明器,到时候俺老胡可就再也不客气了,好坏也要顺上它两样。
孙教授常年驻扎在古田,负责回收各种有关古文字的出土文物,他要是不在县城,肯定是下到农村去工作了;那想找他可就很难了,没想到事先计划好的第一步就不顺利。
胖子对大金牙说道:“老金啊,这个斗还是要倒的。咱得摸回几样能压箱子底的明器来,这样做起买卖来底气才足,让那些大主顾不敢小觑了咱们。你尽管放心老金,你身子骨不行,抗不住折腾,不会让你去倒斗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万一要是真有粽子,老子就代表人民枪毙了它。”
Shirley杨见我说了半天也说不到正题,秀眉微蹙,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脚,我这才想到又扯远了,连忙让胖子和大金牙安静下来,同Shirley杨详细的商议了一番怎么才能找到那颗真正的雮尘珠。
有些时候不得不相信冥冥中自有宿命的牵引。恰好我在不久前曾在古田县得知孙教授曾经破解过这种龙骨天书,天书中的内容绝对保密,孙教授一个字不肯泄露。而且目前掌握天书解读方法的,全世界恐怕暂时只有孙教授一个人,因为这项研究成果还没有对外公开。我把这些事也详详细细的对Shirley杨说了一遍,孙教授虽然不通情面,守口如瓶,但是毕竟他也是凡人,如果跟他死磕,让他开口应该不是问题。可是然后呢?按照线索去倒斗,把那颗大眼球一样的雮尘珠倒出来?这可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说那么容易的。那些搬山道人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我们这些人去找可以说也是半点把握没有,而且古墓中的危险实在太多,搞不好还得搭上几条性命,那可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打从陕西回来以后,我始终寝食不安,就是因为不知道背后长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现在从Shirley杨口中得到了证实,果然是和那该死的无底鬼洞有关,心中反而塌实了。也并非我先前想象的那么可怕,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反正那种怪病要好多年后才会发作,那时候大不了我也移民去美国避难就好了。不过陈教授怎么办?难道就看着老头子这么死掉不成?
我对Shirley杨说:“其实……怎么跟你这洋妞儿说呢,中国人有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很难解释。别听孙教授对我连吓唬带诈唬,没那么邪乎,以我察言观色的经验来判断,姓孙的老棺材瓢子一定是被上级领导办了。”
我也学着邓大人的四川口音对大金牙说道:“是啊老金,不要怕打破这些个坛坛罐罐,也不要去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我们今天之所以放弃这个地方,正是因为我们要长久的保存这个地方嘛。”
陈教授以及他的助手、学生为主组成的考古队进入沙漠寻找精绝遗迹,死在黑沙漠里的就不说了,剩下口气活着走出来的也就那么地了;最惨的人肯定是陈教授,受到太大的刺激,导致了他的精神崩溃。那是一场噩梦一样的经历,在当时Shirley杨还不知道自己与黑色的扎格拉玛神山之间有着如此多深深纠缠的羁绊。
胖子漫不经心的对我说道:“搓脚气搓得心里头舒服啊。再说我爹当年就喜欢一边搓脚丫子一边吃饭抽烟,这是革命时代养成的光荣传统,今天改革开放了,我们更应该把他发扬光大,让脚丫子彻底翻身得解放。”
众人商议已定,各自回去休息,第二天一早分头行动。我跟Shirley杨一起兼程赶到了西安,然后怀着迫切的心情搭车前往孙教授带领考古工作组驻扎的古田县,却没想到在古田县又发生了意外——孙教授已经离开了古田县招待所。
我打断了她的话:“怎么着?小看人是不是,真是笑话,你也不打听打听,胡爷我还能有害怕的时候?那个,越南人你知道吧?怎么样?别看又黑又瘦跟小瘦鸡似的,但是够厉害的吧,把你们美国人都练跑了,结果还不是让我给办了。当年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我可是大军的前部正印急先锋,要不是中央军委拦着我,我就把河内都给占了。算了,反正跟你说了你也觉得我吹牛,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更何况这里边还有你和陈教授的事,我绝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我说完拉着Shirley杨要离开公园的长椅。
Shirley杨摇头不解:“什么办了?”
正当我左右为难之时,碰见了招待所食堂的老熟人,老刘头,他告诉我们在古田县城附近的石桥店某间棺材铺里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还不到半天,这件事整个古田县都哄传遍了。孙教授现在带着人去看现场了,你们可以去那里找他,至于棺材铺中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你们去了一看便知。
Shirley杨把了尘长老遗留下来的摸金符给了我,我喜出望外,这回倒起斗来心中便有底了;而且现在三个人每人一枚正宗的摸金符,看来上天注定要我们三人要同心合胆,结伙去倒斗了。
我打定主意,对Shirley杨说道:“咱们现在先去找胖子,还有大金牙,这些事也少不了要他帮忙。正好我们请你吃顿饭,北京饭店怎么样?对了,你有外汇吗?先给我换点,在那吃饭人民币不管用。”
大金牙急忙对胖子说道:“愚兄可没这个意思……”
大金牙更是格外热心,又不用他去倒斗,但是既然参与进来了,明器少不了他一份。我之所以拉大金牙入伙是因为大金牙人脉最广,在黑市上手眼通天,几乎没有搞不到的东西,倒斗需要的器材装备都免不了要他去上货。
另外Shirley杨还把她外公留下的一些摸金校尉的器械也都一并带了来,包括金钢伞、捆尸索、探阴爪、旋风铲、寻龙烟、风云裹、软尸香、摸尸手套、北地玄珠、阴阳镜、墨斗、桃木钉、黑折子、水火鞋等等等等,还有摸金校尉制造各种秘药的配方。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商量了大半天,最后决定要找雮尘珠必定要先从刻满天书的这块异文龙骨入手;拿着拓片到陕西去找孙教授,死活也要套出来这异文龙骨中究竟记载着什么内容,然后与我们所掌握的情报相结合;以此为线索继续追查,一旦有了确切的目标,就该开始行动了。
不过大型古墓都是古代某种特权阶级的人生终止符,对于古人来讲意义非常。古墓里面往往除了铜棺铁椁,还要储水积沙,处处都是机关,更有无数意想不到的艰险之处。所以事前的准备必须万全,尽量把能想到的情况都考虑进去。
这些事要让我对Shirley杨解释清楚还真不容易,我想了想对她说道:“给你举个例子吧,比如在中国有某位权威人士说1+13,后来孙教授求证出来一个结果是1+1应该2,但是就由于先说1+13的那位爷是权威人士,所以即使他是错的,也不允许有人提出异议。孙教授可能从龙骨天书中发现了某些颠覆性的内容,不符合现在的价值观或者世界观,所以被领导下了禁口令,不许对任何人说。因此他才会像现在这么怪僻,我看多半是他娘被憋的有点愤世嫉俗了。”
Shirley杨问我要去哪,我对她说:“咱俩都跟这侃一下午了,现在天色也不早了,胖子他们还在潘家园等着我呢。我回去让他收拾收拾,咱们明天就去陕西找孙教授,不管他说不说,一定要把他的牙撬开,然后咱们就该干什么干什么。”
Shirley杨叹了口气,对我说道:“你就是太容易冲动,想什么是什么,这些事哪有这么简单,你说孙教授为什么不肯说呢?是不是怕泄露天机给他自己带来危险?”
别看胖子平时浑不吝,什么都不放在心上,这要说起找宝贝摸明器的勾当,他现在比我都来劲。当然也怪不得他,眼睁睁这是真来钱,既然是去倒斗,不管能不能找到雮尘珠,那古墓里价值连城的陪葬品是少不了的,所以现在胖子也认真起来了。
前几年开始,古田附近接二连三的出现盗墓的情况,好多当地人也都参与了,到了秋天一刮大风,你就看吧,地上全是盗洞,走路不下心就容易掉进去,城外古墓集中的地方,都快挖成筛子了。
老刘头说:“没错,不过不在河岸上,当时附近的人们为了防止发生瘟疫,把鱼肉和内脏都焚烧了祭河神,然后正要商量怎么处理这副鱼骨,这时候就来了个外省人,此人是个做生意的商人,这位商人也是个非常迷信的人,他出了一些钱,在离我们这不远的龙岭,修了一座鱼骨庙。”
老刘头想了想说,原来你们是倒腾古玩的,你们若是早几年来,能有很大收获,现在早都被收的差不多多,不光是民间的古玩商来收,government也收,一年收十多遍,再多的东西也架不住这么收啊。
我问道:“刘师傅,您刚才跟我们说,有个地方可以看铁头龙王鱼,指的是这条吗?难道过了这么多年,这鱼的骨头架子还保存着?还个那河岸上撂着呢?”
这里出土的最贵重的东西,是有一年干旱,这一段黄河都快见底了,清淤的时候,从泥里挖出来三只大铁猴子,每一只都重达数百斤,把上边的锈迹去掉,发现铁猴身上雕刻的花纹优美流畅,外边都是溜金的,至今好象也没考证出来,这些铁铸的猴子是做什么用的。
大金牙请教老刘头:“刘师傅,刚才您说我们在黄河中遇到的东西,您亲眼见过,那究竟是个什么?是王八成精吗?”
老刘头喝得醉眼朦胧,说话舌头都有点大,不过酒后吐真言,着实吐出了一些当地的秘闻。
老刘头是个嗜酒如命的人,又喜欢凑个热闹,听说有酒喝,当即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大金牙听到此处,叹息道:“唉,可惜了,要是现在能把这种怪鱼的骨头弄到博物馆里,做成标本,一定很多人参观。”
最邪的是,从淤泥中发现三只铁铸的猴子之前,有不少人都梦见三个白胡子老头,哭求着放过他们,这事越传越悬,好多人都说这三个老头就是河中的铁猴精。
老刘头说:“天津也有?那倒没听说过了,不过确实跟你说的差不多,那位外省的商人自称也是经常出海过河,免不了经常乘船,所以就掏钱修了这么座鱼骨庙,这庙规模不大,连个院子都没有,和普通的龙王庙没区别,拿鱼骨当做房架子,大鱼的头骨是庙门,就一间神殿,贡了尊龙王爷的泥像,刚修好的时候,有些人得病或者赶上天旱,都去鱼骨庙里上香许愿,说来倒也好笑,真够邪门的,一次都没灵验过,要是去鱼骨庙求雨,那是不求还好,越求越旱,所以没过多久,就断了香火了,那位出资修庙的商人,也从此再没出现过。”
我们又连连给老刘头劝酒,问他这附近有没有出土过什么古董古墓。
我问道:“鱼骨庙现在还在?”
大金牙却另有一番打算,他跟我商量了一下,决定明后天休息好了,去龙岭看看鱼骨庙,说不定这么大的一架鱼骨可以卖钱,最起码能卖给自然博物馆,把我们这路费钱报销了。
外边的雨稀稀沥沥,兀自未停,众人在房间中关好了门,以床为桌,坐在一起喝酒,老刘头话本来就多,这两杯白酒下肚,鼻子头便红了,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上了。
黄河里面沉着很多古怪的东西,这些事我们都听说过,河东博物馆里陈列的黄河铁牛,就是震河用的,当年明末之时,还传说在黄河中捞到一具独眼石人,那时候正闹李闯,有童谣说是什么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那件事只是传说,并不足为信,但是仍然可以见证黄河的古老神秘,稀烂的河泥中,不知道覆盖着多少秘密。
大金牙问:“鱼骨庙?这在天津地面也曾有过,是不是就是以鱼骨做梁,鱼头做门,贡奉河神用的?”
我心念一动,我们三人初来乍道,人生地不熟,想在这县城附近收些古玩,谈何容易。这老刘头在古田住了好几十年,听他言谈话语之中,对当地的情况了如指掌,何不让他给我们多说一些当地的事,诸如出土过什么古墓古玩之类的,这些信息对我们来讲十分有用。
我问道:“刘师傅,您说说这鱼长什么样?”
古田前一段时间被水冲出了几座古墓,都是宋代的,不过都不是什么贵族墓葬,除了几具快烂没了的骨头,只有些破瓶子烂罐子。
老刘头摇头道:“不是王八精,其实就是条大鱼啊,这种鱼学名叫什么我不清楚,当地有好多人都见过,管这鱼叫铁头龙王,跑船的都迷信,说它是河神变的,平时也见不着,只有发大水的时候才出来。”
我和胖子等人连声称奇,那不跟小型鲸鱼差不多了,河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鱼?这世上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便又问后来怎么样了?这铁头龙王埋了?还是吃了?
那年春节,家里有属猴的人,都穿红裤头,扎红腰带,怕被那三只铁猴精报复,结果最后这附近也没出什么大事,当然也有几个走背字倒邪霉的,不过那也都是他们自找的。
老刘头道:“多大个?我这么跟你们说吧,当年我在河边看见过一回,那年水来得快,退得也快,加上这古田河道浅,把一条半大的铁头龙王搁浅了,那时候还没解放,好多迷信的人,想去把龙王爷送回河里,还没等动手,铁头龙王就一命归西了,人们都在河边烧香祷告,那真是人山人海啊,盛况空前,我就是跟着瞧热闹看见的。”
胖子道:“您说的可真够悬乎的啊,那这条鱼得多大个啊?”
老刘头说:“可不说是吗,不过那时候谁都没那胆子,怕龙王爷降罪下来,免不了又是一场大水灾。”
于是先没让老刘头继续讲,说现在天色还早,让胖子出去卖几瓶酒,再弄些下酒菜,请老刘头到我们房中喝酒闲谈,讲讲当地的风物。
老刘头说:“这大鱼啊,身上有七层青鳞,鱼头是黑的,比铁板还要硬,光是鱼头就有解放卡车的车头那么大个。”
胖子笑骂:“有他妈什么好看的,今天我们仨人都差点成了鱼食,不看也罢。”
不过我们对什么铁候、铁牛、石人之类的东西并不感兴趣,便一再追问,附近哪有古墓和遗迹,谁手里有古董想要出手。
有人说是唐代镇妖的,也有人说是祭河的,后来是拉到哪个博物馆,还是大炼钢铁给熔了,就不得而知了。
胖子见又要跑腿,极不情愿,但是也馋酒喝,便换了套干净衣服,到外边的小店里买回来两瓶白酒和一些罐头回来。
老刘头点头道:“是,不过都荒废许久了,龙王爷的泥像没过两年就塌了,有人说是那位出钱修庙的商人心不诚,或者做过什么缺大德的事情,龙王爷不愿意受他的香火,再加上鱼骨庙建在龙岭山凹里头,道路艰难,一来二去的根本没人再去那座鱼骨庙了,不少人甚至都把这事忘在脑后了,当年文革,连红卫兵都没想起来要去砸鱼骨庙,其实就算去砸,也没什么可砸的。但是这庙的格局和鱼骨还在,你们有机会可以去瞧瞧。”
老刘头笑道:“不是鲸鱼,不过这么大的鱼十分少见,平时根本没有,隔几十年也不见得能见到一回,简直都快成精了,有迷信的就说它是龙王爷变的,要不怎么给起这么个名呢,听说在就算是捕到都要放生,那肉又硬又老,谁敢吃啊。当时这铁头龙王就死在了岸上,那些天正赶上天热,跟下火似的,没一天就开始烂了,臭气熏天,隔着多少里都能闻着那臭味,这种情况很容易让附近的人得瘟疫,结果大伙一商量,就把鱼肉切下来,用火烧了,剩下一副鱼骨架子撂到河岸上。”
老刘头说,咱们话赶话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听人说过,我姑且一说,你们姑且一听,我曾听当地一位老人说起过,龙岭里头有座唐代古墓,相传规模极大,这两年很多盗墓贼都想去找,始终也没人能找到,龙岭那片山岭太密了,而且那古墓藏得很深,甚至就连有没有都两说着,毕竟这种事都是打多少年前口耳相传留下来的,未必便真有其事。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