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十章 清零

张牧野惊悚悬疑

面对着已经凝聚成一团的黑雾,托马斯神父心急如焚,这时只听身后有人轻哼了一声,转头一看却是“鹧鸪哨”苏醒了过来,急忙去扶住他,指着那一小团黑雾,紧张得话也说不出来。
扎格拉玛人本来在四十岁后身体就会逐渐衰弱,血液中的铁元素逐渐减少,十余年后血液逐渐变成黄色凝为固态才会受尽折磨而死。很多人承受不住这种痛苦,都在最后选择了自杀。但是这种症状离鬼洞越远,发作得越慢,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平均时间向后推迟了二十年。
随后的中国战火连结,再想找“凤凰胆”雮尘珠就不容易了,而且“鹧鸪哨”一族人口凋零,实在没什么能担当大任之人。“鹧鸪哨”心也冷了,心想大概再过百余年,这最后的几条血脉都断了,这个古老的部族也就完了。
“鹧鸪哨”最为挂心的便是了尘长老的伤势,人家是为了自己才大老远跑到贺兰山下,这要是连累了老和尚的性命,罪过可就大了。于是与托马斯神父一起把了尘长老扶起来,查看他的伤势。
当时的世界恰逢乱世,空气间正酝酿着一场席卷天下的巨大战争,“鹧鸪哨”受到美国神父托马斯的帮助,把亲眷都移居到了遥远的美利坚合众国。“鹧鸪哨”心灰意懒,就在美国田纳西洲隐居起来,不理世事。
从那以后的几年中,“鹧鸪哨”按照了尘长老的遗嘱到处寻找那位出没在黄河两岸、山陕之地勾当的摸金校尉金算盘;然而踏遍了各地,全无此人的踪迹。从西夏藏宝洞中带出来的异文龙骨也请很多饱学之士看过,无人能够识得其中写的究竟是什么内容。
从墓室到竖井,三人一路奔逃,“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谁也没顾得上看了尘长老到底伤在哪里;这时候才看明白,原来珊瑚宝树折断的时候,了尘长老跌在地上,他脚下挂着的一具人骨也一起跌得散了架,其中一根折断的骨头从了尘长老后背刺了进去;这下扎破了肝脏,伤得极深,九成九是救不得了。
先前了尘长老与“鹧鸪哨”已经探得明白,玉门上的铜锁是连芯锁,一旦受到外力接触引发了里面的机关就会使玉门两侧的门洞中放出暗器。这种门洞形的机关大敞四开,不会是小型暗器,以“鹧鸪哨”的经验判断应该是滚石流沙一类的大型机括。目前只有借助外力赌上一把了。如果门洞中放出的是毒烟,那就大家同归于尽;倘若是木桩流沙一类的,可以利用它们挡住在洞口的鬼雾。好不容易逃到这里,终不能最后眼睁睁的被这碰不得摸不得的鬼雾害死在这墓道里。
托马斯神父托着了尘长老的后背,谁想到用手一扶了尘长老的后背见满手都是血迹,惊叫一声:“啊呀……是血……老和尚受伤了。”
当时正赶上中国改革开放,兴起了第二波沙漠科考热潮,借着这场东风,杨玄威顺利的组成了一支职业探险队。没想到自从进入沙漠之后,就从此一去不返。随后,Shirley杨为了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参加了陈教授及他的助手、学生所组成的考古队,在黑沙漠,穿过黑色的扎格拉玛山谷,在精绝古城的地下宫殿深处,终于见到了无底的鬼洞。
“鹧鸪哨”跪倒在地,不停的给了尘长老尸身磕头,托马斯神父死说活劝才把他拉了起来。这竖井不是久留之地,二人携带着了尘长老的尸身爬回通天大佛寺的宝殿之内,就于佛祖宝相面前,把了尘长老的尸身焚化了,这才挥泪离去。
怎么样才能对付“魔鬼的呼吸”?圣经上好象写了,用圣水?圣饼?还是用十字架?糟糕,这时候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托马斯神父暗自责怪自己没用,被撒旦的使徒吓破了胆,现在死了也没脸去见天父,必须拿出点作为神父的勇气来。
子弹击中铜锁触动了连芯锁中的机关,只听两侧的门洞中轰隆隆巨响震耳欲聋,无数的流沙像潮水一样倾泻了出来;沙子里面明显有很多红色的颗粒,是毒沙。
“www•99lib.net鹧鸪哨”心想自己左手都没了,这辈子恐怕别想再倒斗了,就算知道雮尘珠在哪恐怕也取不到了。眼见了尘长老呼吸越来越弱,想对他说几句话,却哽咽着张不开嘴,只是咬住嘴唇,全身颤抖。
托马斯神父想尽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到这狗娘养的“魔鬼的呼吸”喜欢温度高的东西,但是现在身上没有什么火柴蜡烛之类的道具了,如何才能引开这些邪恶的黑雾。
了尘长老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你须谨记,绝不可以再随便开杀戒,倒斗损阴德……手下须留情……老衲……老衲这便去了。”说完之后,一口气倒不上来,就此撒手西去。
“鹧鸪哨”被托马斯神父一扶住,神智就恢复了七八分,见白玉拱门前飞舞着一小团黑色的鬼雾正寻着人血的温度要向自己逼近过来,连忙取出另一把枪,拨开机头,对准玉门上的铜锁就是一枪。
“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拖拽着了尘长老拼命往墓道外边跑,也无暇去顾及身后的情况;只听见流沙激烈的倾泻,两个门洞中间都堆满了,还听得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鹧鸪哨”刚才是痛晕了过去,流了不少血,面色惨白,多亏自己提前扎住了血脉,胳膊上的血流光了之后就不再大量流血;要是等着托马斯神父这个笨蛋帮忙,此刻早已死了多时了。
上帝保佑,这些“魔鬼的呼吸”并不太多,托马斯神父猛然间想到——它们好象惧怕圣水之类的液体,可是身上没有水壶,不知道吐口水管不管用,撒尿的话又恐怕尿液是有温度的,一时间转了七八个念头,都没有什么用处。
说时迟,那时快,从“鹧鸪哨”开枪击中铜锁到两侧的洞中喷涌出大量挨上就死、沾着就亡的毒沙,总共还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那片鬼雾完全被毒沙埋住。毒沙越喷越多。如果这时候是站在玉门前开锁的人,任你是三头六臂也必定闪躲不及,一瞬间就会被两道毒沙冲倒,活活的埋在下边。
跑出了墓门,在竖井中站定,这才有机会喘口气。“鹧鸪哨”把云南白药撒在断臂处,多半截胳膊算是没了,以后也别想再倒斗了。想到这里觉得胸口发闷,又想要吐血,急忙又吞下了两粒“红奁妙心丸”,延缓血流的速度。
这些事后来被Shirley杨的父亲杨玄威知晓了。杨玄威不仅喜欢考古,更热衷于冒险,为了想办法救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决定展开行动。由于龙骨上的密文无法破解,想寻找雮尘珠是十分渺茫的。杨玄威年轻时就研究西域文化,不过他研究的范围是汉唐时期,也就是西域繁荣达到最顶峰的这一个阶段。西域早在四千五百年前就已经有若干次文明出现了,扎格拉玛绿洲就是其中一支,后来发现的小河墓葬群也是有着四千年历史的古老文明。所以杨玄威对扎格拉玛山精绝国之前的事所知有限,他估计在精绝国的鬼洞中一定有某些重要线索,而且杨玄威是认定科学掌控一切的那种人。
托马斯神父被这些漂浮在半空的黑色颗粒吓得灵魂都快出窍了,在磷光筒蓝幽幽的光线下,这些黑色颗粒若隐若现,似乎想要慢慢聚集成一团。托马斯神父知道,这大概就是圣经上所说的……“魔鬼的呼吸”。
我现在遇到的这些巨脸石椁,以及墓墙上这许多古怪表情的人脸岩画,我除了有一些直观的感受之外,一无所知,这方面我远远不如大金牙,虽然他不是专业的考古人员,至少还有着浸淫古玩界多年的经验。我对大金牙和胖子说道:“小胖,金爷,我看这古墓中匪夷所思之事甚多,咱们这么乱走乱转的不是办法,要是这么乱闯,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异状,现在咱们必须想些对策。”
我见大金牙净说些个用不着的,便又问了一遍:“这么说你也吃不准那人面石椁是四西的东西?”大金牙说道:“我当然是没经手过那么古老的冥器,这种西周石椁,要说值钱吗,可以说就是价值连城啊,问题是没人敢买,要是卖给洋人,咱们就是通敌叛国的罪名,所以对咱们来说它其实是一文不什,我虽然没倒腾过西周的东西,但是有时候为了长学问,长眼力,我经常看这方面的书,也总去参加博物馆,提高提高业务能力,对这些古物,我也算是半个专家,这石椁是西周的东西,这我是不会瞧走眼的,关于这点我可以打保票,以人面做为器物装饰的,在殷商时期曾经盛极一时,很多重要的礼器,都会见到人面的雕刻。”
此时大金牙听了我的问话,稍稍想了想,便对我说道:“胡爷你也是知道是,咱们在北京倒腾的玩意儿,普通的就是明清两朝的居多,再往以前的,价值就高了,都是私下交易,不敢拿到古玩市场上转手,到唐宁的明器,在咱这行里,那就已经是极品了,再往唐宁以前的老祖宗物件,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国宝了,倒买倒卖都是要掉头的,我做这行这么久,最古的只不过经手几件唐代的小件。”
胖子无奈的说道:“现在咱们三个,就象是三只落在别人手中的小老鼠,被人摆布得晕头转向,却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下回不带武器炸药,我决不再进古墓了。”我苦笑道:“要是咱们还能有次回再说吧。”
于是我对胖子说:“我眼下还没想到什么办法,找出应对之策的前题,是取决于咱们先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就好象在战场上打仗,咱们遭了埋伏,我明敌暗,只有被动挨打的份,没有还手的余地。因为咱们不知道面对的是一种什么情况。”
大金牙这时候反倒没有象胖子那么紧张,他和胖子不同,胖子是不怕狼虫虎豹粽子僵尸,只怕那些不着力处的事物,说简单点就是怕动脑子,大金牙最怕那种直接的威胁,这唐代古墓中虽然凭空冒出来不少西周的东西,只是古怪得紧,并不十分的要命,或者可以说成……并不立刻直接要命,所以大金牙虽然也感到紧张恐惧,但是暂还可以应付这种精神上的压力。
唱戏的戏子也没有这样的脸啊,我觉得咱们现在所面临的处境,与这些脸有一定的关系,可是……这些脸象征着什么呢?”我虽然经常标榜自己是正宗的摸金校尉,却只对看风水寻龙脉觅宝殿这方面的事情在行,其实是从《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所学,对历朝历代的墓穴布置十分熟悉,但是涉及到一些文化因素,历史背景,文物鉴定,则都是一知半解,就算是一知半解,还多半都是凭自己推测乱猜,没有半点根基。
我这么一说,大金牙和胖子都表示赞同,胖子说道:“没错,就是假,老胡还是你眼毒啊,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不过肚子里词儿太多,卡住了,一时没想起来。”大金牙说:“确实是这么回事,笑都透着奸邪,怒中透着嘲弄,咱们这些做生意的平时与客人讲价,就得装真诚,装掏心窝子,我觉得咱们当时那表情就够假了,但是这与墓墙上所绘的人脸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这种表情中透露出来的假模假样的神态……跟本……跟本就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大金牙的最后一句话,使我心中感到一阵寒意,望着那些壁画上的人脸,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我就想不出来,什么人的表情会是这么古怪?
我奇道:“你刚不是说那人周石椁是西周的吗,我如果没记错,殷商应该是在西周之前,这石椁究竟是西周的还是殷商的?”大金牙说道:“我的爷,您到是听我把话说完啊,这种装饰,盛于殷商,一直到三国时期都还在一些重要场合器物上用到,但是时代不同,它的特点也有所不同,咱们见的那具石椁,便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你可知道那是什么特点吗?”
胖子问我道:“老胡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要有就快说,别卖官子行不行,我也不99lib.net瞒你,我他娘的现在真有点害怕了。”我知道胖子不是轻言恐惶之人,他要说出害怕俩字,那是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局面,无从着手,虽然生命没有受到威胁,但是神经已经快被折磨崩溃了。
胖子借着蜡烛的光亮,看了几张墓墙上的人脸,对我和大金牙说道:‘老胡,我仔细一看,觉得这些脸怎么那么不对劲儿呢,不管是什么表情,都……怎么说呢,我心里明白哪不对劲,但是形容不出来,这些脸的表情都透着股那么……那么……”我也看出来了那些脸的异样之处,见胖子憋不出来,便替他说了出来:“都那么假,显得不真证,不管是喜是怒,都显得假,象是装出来的,而不是由心而生。”
大金牙嘬着牙花子说道:“那还有错吗,冥殿地面上就这么一个盗洞,就在正中的虚位上,旁边应该是墓主的棺椁,咱们在冥殿里整整转了三圈,除了盗洞之外,地面上又哪里有其它的通道。这可……真是撞上鬼打墙了。”
我们所在的应该是一条墓道,两侧绘满红色古岩画的墓道,那引起图画的笔画颜色,殷红似血,鲜艳如新,如果这条墓道是西周时期的,就算保存得再好,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这些岩画顶多只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不仅是岩画,包括砌成墓道的岩石,没有年代久远的剥落痕迹,虽然不象是刚刚完工,却也绝非几千年以前就建成的样子。有些地方还露着灰色的石茬儿。
我对胖子说:“小胖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看的不仔细,咱们在冥殿中所见的石椁,上面共有五张石雕的人脸,表情都是一样的,你再仔细瞧瞧这墓道中的岩画,表情却没那么单一。”墓墙岩画上所表现的,是一张张略微扭曲的人脸,并不都是如冥殿中石椁上那样,石椁上的五张脸皆是面无表情,冷漠中透出一丝怪诞,而墓墙上的每一张人脸,都略有不同,有喜、有忧、有哀、有怒、有惊、有伤,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表情,都和正常人不同。
我对他们二人摆了摆手,现在疑神疑鬼没有用,而且这绝不是鬼砌墙那么简单,唐代古墓的冥殿里出现了四周的石椁,难道我们现在所在的这间墓室,也是西周的?看那墓墙上的岩画,尽是一些表情怪异的人脸,这间狭窄的墓室,或者说是墓道什么的,肯定同冥殿中的人面石椁有一定的联系。我们进入唐墓冥殿之后,就为了节省能源,三中手电筒,只开着大金牙的一只,这时候大金牙把手电筒交给了我,我在原地点燃了一只蜡烛,打着手电观察附近的环境。
我又问大金牙:“金爷,我看咱们现在虽然处在一个古怪的环境中,但是暂还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只要理清头绪,逃出去不是问题。你毕竟没有白白倒腾这么多年明器,能瞧出哪人面石椁是西周的东西,你能具体说一下吗,咱们分析分析,说不定就能想出点办法来。”
望着身处的古怪墓室四周,就连一向什么都不丰乎的胖子开始害怕了,胖子问我:“老胡这是什么地方?”我看了他一眼,说疲乏:“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记得清清楚楚,咱们从古墓冥殿正中的盗洞跳下来,应该是一个不太高的竖井,连接着下面倾斜的盗洞,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墓道宽约数米,其两端都笔直的延伸下去,望不见尽头。墓砖都是巨大的岩石,古朴凝重,不似唐墓地豪华精致。却另有一番厚重沉稳的王者之气。大金牙知道我熟悉历代古墓的配置布局,便出言问我这条墓道的详情。我摇了摇头,对大金牙说:“我现在还不敢确定。如果咱们在冥殿中发现的那具石椁,确实如你所说,是西周的古物,那么这条墓道也极有可能与那石椁是配套的,都是西周的东西,尤其是这墓墙上所绘的图案,有许多与那石椁相似之处。”胖子说道:“我敢打赌,绝对是一码子事儿,他娘的。那张大脸,看一眼就能记一辈子,那似笑非笑,冷漠诡异的表情。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抠出来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