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八十九章 鬼雾

张牧野惊悚悬疑

这当口也容不得再细想了,“鹧鸪哨”对准珊瑚宝树掷出飞虎爪,爪头抓住珊瑚宝树最高的枝干上缠了几匝,伸手一试,已经牢牢抓住。“鹧鸪哨”知道了尘长老早已看破生死关,若不带上托马斯神父,了尘长老便是死也不会先行逃命。而且刻不容缓,也来不及一个一个的拽着飞虎爪荡过去逃生,只有赌上性命,三个人同时过去。
“鹧鸪哨”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把托马斯神父与了尘长老向后拖开,见了尘长老双目紧闭,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心中焦急。眼见那些黑色鬼雾又觅到他们的踪影,重新凝聚在一起慢慢迫近;也亏得这些鬼雾速度不快,否则即便是有九条命的猫此刻也玩完了。
有些人遇到危险会下意识的进行自我保护,比如闭上双眼、用手抱着头什么的,这样做就和鸵鸟遇到危险就把脑袋扎进地下一样,根本起不了作用。但是另有些人越是到生死关头,脑子转得越比平时快数倍,“鹧鸪哨”与了尘长老就是这样的人,他们仍然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
三人双脚刚一离地,身后的两团黑雾就已经在下面合拢在了一起。托马斯神父吓得闭起了眼睛,想念一句上帝保佑,但是牙齿打颤,半个子也吐不出来,拼了命的把双腿抬高,避开下面的黑色鬼雾,心中只想要是这绳索在半路不断,绝对是上帝的神迹。
托马斯神父忽然大叫一声,跳将起来,伸手在自己身上乱摸,他全身上下竟然没有任何地方接触过鬼雾。托马斯神父看到“鹧鸪哨”的左手已经化为了白骨,了尘长老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大概是从半空跌下来撞到了什么地方,昏迷了过去,连忙帮“鹧鸪哨”抬着了尘长老往玉门下的地道退却。
大概是刚才被黑雾逼得进退维谷,都挤在一起拽着飞虎爪从机关门那里荡开的时候,了尘长老一脚踩中了白骨的胸腔,把它的肋骨踩断,别住了脚踝,悬在半空把脚蜷起来,把那具人骨也带到半空,这才感觉到不对。
“鹧鸪哨”想起墓室正中有一株高大的珊瑚宝树,可以用飞虎爪抓住珊瑚树的树冠从黑雾上边荡过去。飞虎爪的链子当然足够结实,慢说是三人,便是有十个八个的成人也坠不断这条索链。不过最担心那珊瑚宝树没有那么结实,承受不住三个人的重量。倘若只有自己一个人,凭自己的身法,便是棵枯枝也足能拽着飞虎爪荡过去;但是要再带上了尘长老与托马斯神父实在是没有半点把握,半路上珊瑚树断了可就得全军尽没了。
了尘长老见“鹧鸪哨”顶梁上青筋跳动,知道他起了杀心想拿托马斯垫路,连忙按住“鹧鸪哨”的手臂:“万万不可,难道你忘了老衲一再的劝告你了吗?倒斗损阴德,手下须留情……”
“鹧鸪哨”拽紧飞虎爪,让了尘长老同托马斯神父也各伸一只手抓住索链,另一只手抱住“鹧鸪哨”的腰。“鹧鸪哨”让他们尽量把腿抬高,别碰到下边的黑雾,还未等了尘长老与托马斯神父答话,便大喊一声:“去也。”手上使劲,借着抓住珊瑚宝树的飞虎爪绳索,跃离了卡在半路的机关门。
三人失去依凭,立刻与脚下的白骨一起落在地上,比较走运的是已经躲过了大部分黑雾。三人做一团滚在了黑色鬼雾的边缘。“鹧鸪哨”刚一落地,马上使出鲤鱼打挺跃起身来,抓住了尘长老与托马斯神父急向后边躲避。
浓重的黑色鬼雾都被枪口的温度吸引,转向扑了过去,“鹧鸪哨”已经痛得快昏迷过去了,对托马斯神父说了一声:“快走。”
“鹧鸪哨”的轻身功夫是从还没记事时就开始练的,师傅把他装在一个抹满油的大缸里,让他自己想方设法往外爬,随着身体长大,油缸的大小也逐渐增加。了尘长老是老牌的摸金校尉,也是自幼便学轻功身法。他们这种轻功全仗着提住一口气,这口气一旦提不住就完了。
机关墙就这么不当不正的停在半路,主室中那团正在打转的黑雾立刻有了目标,像一面长有五官的黑墙压向三人;插阁子中的黑雾也已经吞没了蜡烛,尾随而至;来去的道路都被堵死,前后两大团黑雾对三人形成了前后夹击的态势。耳中之听前后传来一阵细密的躁动声,了尘长老急道:“快点蜡烛引开黑佛的恶灵。”“鹧鸪哨”伸手一摸百宝囊,叫苦不迭,三人身上带着的蜡烛全用光了。
“鹧鸪哨”觉得自己左手上麻痒难当,左手已经被黑色鬼雾碰到。他不知道鬼雾中的(喷的繁体字,且口字旁换作虫字旁)虫原理——(喷的繁体字,且口字旁换作虫字旁)虫一旦接触温度高于常温的物体立刻会死亡,死亡后马上就变成一种腐蚀液,虫尸的腐蚀液与被其腐蚀的物体融合,立刻会再生出新的(喷的繁体字,且口字旁换作虫字旁)虫继续侵蚀附近的高温物体,数量永远不会减少。
但是“鹧鸪哨”几乎是他们族中剩下的唯一一个能有所作为的人,实在不甘心就此死在墓室里化为白骨。可是面临的局面实属绝境,前后都被鬼气森森的黑雾包夹,如果点火引开其中一团黑雾,势必被另一团吞噬。面前的墓室空间很高,黑雾高度在从地面起三尺左右,上面还有大片空隙,不过若想越过去,除非肋生双翅。
只要跃过脚下这一大片黑雾,前边就是玉门下的地道。三人悬在半空,见即将摆脱黑色鬼雾的围困都不禁全身振奋。眼看就要拽着飞虎爪荡到一半的距离了,忽然三人都觉得身后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趴在大腿上,冷冰冰,阴嗖嗖,而且很硬。托马斯神父不敢睁眼,了尘长老与“鹧鸪哨”二人知道脚下有东西,都在半空中回头一望,只见原本在墙角边那具白骨不知何时抱住了了尘长老的大腿。这一惊非同小可,连了尘长老这样的高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白骨吓了一跳,免不了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时,两边浓重的黑雾已经渐渐逼近,稍稍碰上一点大概就会变成墙角那具骨架的样子。“鹧鸪哨”忽然目露凶光,心里起了杀机,想把美国神父托马斯踢出去,然后踩在这洋和尚身上跃向玉门下的地道。
“鹧鸪哨”手臂上的伤势很重,痛得额头上全是黄豆大小的汗珠。手臂上的皮肉已经烂至肘关节,之时候只好用那毒蛇噬腕、壮士断臂的办法了。但是眼下即便想砍掉自己的胳膊也没有足够的时间,三个人这一折腾,动作激烈,身体的温度明显增高,眼瞅着黑雾快到眼前了,“鹧鸪哨”只好用右手取出德国二十响镜面匣子对准墓室角落的黑佛一个长射,五发枪弹都钉在了黑佛身上,然后立刻把刚刚射击过的匣子枪扔向墓室角落。
“鹧鸪哨”身在半空,初时还担心珊瑚宝树不够结实,但是凭飞虎爪上传来的着力感发现足能应付三个人的重量;但是这也几乎就是极限了,再加上一点重量,非断不可。
“鹧鸪哨”此刻与了尘长老见了腿上挂着的白骨,胸腹间一震,这口气说什么再也提不住了,身体立即变得沉重,珊瑚宝树的树枝承受不住他们的重量,喀嚓一声断了开来。
“鹧鸪哨”以为是中了恶鬼邪神的毒素,抬手一看,整只左手都只剩白森森的指骨,手臂上的肌肉也在慢慢被熔化,痛得抓心挠肝;他见再任由其蔓延下去自己整个身体都要变成白骨,而且一旦越过胳膊再想办法也晚了;但是现在黑雾近在咫尺,如果不立刻离开,马上就会再次落入黑色鬼雾的包围圈中。
“鹧鸪哨”本来心意似铁,但是这些时日追随在了尘长老之侧,听了尘长老灌输禅机,对自己过往的所作所为也有所顿悟,这时见了尘长老劝解,心下立时软了,再也狠不下心来杀人,说道:“罢了,此番真是折了。”
二人抬起了尘长老跳下了地道,地道中有一块悬在中间的黑石,进来的时候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现在明白了,地道里冒出的那团鬼雾就是从这块腐玉的原石中冒出来的,肯定是托马斯神父在地道口点蜡烛使它感应到空气燃烧才放出鬼雾。
“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拖着了尘长老从腐玉旁蹭了过去,一出地道,“鹧鸪哨”立刻让托马斯神父把地道口封上,防止那些鬼雾追出来;然后在口中咬下一块衣襟,紧紧扎在臂上血脉处,用旋风铲的精钢铲叶对着自己胳膊一旋,把被鬼雾咬噬的半条胳膊全切了下去。虽然扎住血脉,鲜血仍像喷泉一样从胳膊断面冒了出来,还来不及止血,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托马斯神父见“鹧鸪哨”流了这么多血而昏死过去,了尘长老自从墓室中就昏迷不醒,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完好无损,果然信上帝是正途;不能见死不救,先想办法把他们两个中国人弄到外边去再说。刚要动手拖拽“鹧鸪哨”,眼前却出现了一幕恐怖的情形——“鹧鸪哨”自己割掉的那多半条手臂上边的皮肉已经全部化为脓水,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从那脓水中飞出很多密密麻麻的小小黑点,在墓道中盘旋。
门前挂着块老匾,门前围着很多看热闹的村民,堂前有三五个膀大腰圆的民兵把持着,不让众人入内,其实就算让进去看,现在也没人敢进了,大伙都是心中疑神疑鬼,议论纷纷。
我见金钱攻势奏效,救让大伙把村里武装部的几把步枪带上,又让村长准备了蜡烛和手电筒,农村有那种用树皮做的胡哨,一人发了一个。
随后让民兵排长集合全体民兵,算上那位民兵排长,一共有八个人,都拎着烧火辊和红缨枪站成横向一列,我站在前边堆他们说道:“同志们,我们有两位同志在下面遇难了,我现在要带着你们去救他们,同志们都听我指挥,不要有太多的顾虑,这下边绝不是什么阴曹地府,有可能是个古代的某种遗迹,我清你们去救人,也不会是义务劳动,你们每人有一百块钱的劳务费,把人救上来,每人再多给一百,怎么样?同志们有没有信心?敢不敢去?”
于是我紧握住民兵排长的手,对他说道:“连长同志,原来首先下地道的英雄就是你啊,此等作为非是等闲之辈。能和你握手我实在是太荣幸了。”
前行不远就看一处山坡上立着块巨大的石碑。当年我看过泰山上的无字碑,就已经十分巨大了,这石碑店村口的石碑比起泰山无字碑也小不了多少。石碑上的字迹早就没有了,由远望去象块突兀的大石板。碑下有个无头的大力石兽,看那样子倒有几分像负碑的赑屃,不过又似是而非。
只有民兵排长这个壮汉曾经下去过一趟,所以村长无奈之下就派人来找他回去帮忙。
有的说这个洞大概通着黄河底下的龙宫,这一惊动,可不得了,过几天黄河龙王一怒,就要淹了这方圆千里;有的人说那洞洞是连着阴曹地府。如果拖到了晚间还不填死封好,阴间的饿鬼幽魂,便要从洞中跑出来祸害人了;还有个村里的小学老师,说得更邪乎:“你们这些个驴入的懂个甚,就知道个迷信六(四)球的,那下边阴冷冷的,一定是通着南极洲,过一会儿地球那一端的冰水就倒灌过来,淹死你们这帮迷信驴入的。”
村长等人正没理会处。见民兵排长回转了来,这位排长是全村有名的大胆,既然村民们都不敢下洞,只好再让民兵排长给大伙带个头。
瞎子听见我说话的方位,用棍棒了我一下:“小子无礼,量你也不知老夫是何许人,否则怎敢口出狂言,老夫是来救尔等性命的……”
众民兵刚开始都没精打采的,不想去冒险,但是村长发了话,又不能不听,有几个人甚至打算装独自疼不去,但是听倒后来,说是一人给两百块钱劳务费,立刻精神百倍,一个个昂首挺胸,精神面貌上为之一变,齐声答应。
我与Shirley杨也不敢耽搁,匆匆跟着民兵排长进了山坡后的石碑店村。一转过山坡,眼前豁然开朗,原来这石碑店位于一处丘陵环绕的小盆地。这里得天独厚,地理环境十分优越,冬暖夏凉。旱季的时候,象这种小盆地由于气压的关系也不会缺少雨水;黄河泛滥之时,有四周密密匝匝的丘陵抵挡,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而且这石碑店的人口还着实不少,少说也有五六百户,从山坡上俯瞰下去,村中整顿得颇为齐整有序。
我点头称是,让大伙按照Shirley杨的话进行准备,留下三个民兵,在上边专门负责升降吊筐,另外让村长带领村委会的人,把住大门,不要让部相干的人进来。
民兵排长有些为难:“兄弟,你看这……非是我不肯放你进村,只是组织上对民兵们有过交代,今天不得令闲杂人等进去。”
我和Shirley杨赶着进村去救孙教授,途中见这石碑奇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却又都瞧不出这石碑的来历。她问我道:“这倒并不象是墓碑,你看这附近象是有古墓的样子吗?”我边走边四处打量,这里环境不错,气候宜人,适合居住。但是这四周尽是散乱丘陵,不成格局,排不上形势理气,不象是有古墓的样子。即便有也不会是王侯贵族的陵寝。听那民兵排长说在村中棺材铺下发现的地洞里面阴气逼人,第一层又有青砖铺地,中间有石床,而且再下边还另有洞天,那会是个什么地方?
我趁热打铁,接着对他说道:“我知道那种地洞,任你是铁打的好汉,时间长了也抵御不了洞中阴寒气息。你既然已经下过一次地洞探险,我们同考古队的孙教授,就是那个快秃顶的倔老头,是老熟人,不如你带我们过去,我替你走上一遭。当然我这种举动,一是为了救我的老朋友,二来也是为了深入学习你的英雄事迹。不但我个人要向你学习,我还要号召全国人民都持续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向你学习运动。所以你快快带我们去村中的棺材铺。”
民兵排长不等村长发令,就把我和Shirley杨引进出来。说这二位是中美合作所的,也是考古队的,与下面生死不明的那两个考古工作者都认识。
民兵排长上次下到地洞之中也是硬充好汉,回想起那个阴冷的洞窟,此时站在太阳底下都要全身抖上三抖。现在看村长派人来找自己,说不定是打算再让他下去一回。一想到此处,民兵排长腿肚子转筋,暗地里叫得一声命苦,想转身回去,却说什么也迈不开腿了。
我部耐烦地对村长喊道:“不是不让闲杂人等入内吗?怎么把这瞎子放进来了,快把他赶出去,别耽误了我们的要紧事。”
瞎子把嘴一撇,冷哼一声:“老夫昔日在江西给首长起过卦,有劫难时自有去处,那时候还没你这不积口德的小辈,老夫不忍看这些无辜的性命都倍你连累,一发断送在此地,所以明示于你,这地穴非是寻常的去处可比,若说出来里面的东西,怕把尔等生生吓死。”
Shirley杨提醒我说:“这地穴至少有两层以上,孙教授他们可能想看看下面的一层受空气侵蚀的受损程度,在那里遇到了什么,而且两层之下,还部知更有多深,地下环境中盐类、水分、气体、细菌等化学、生物的作用,遇到空气,有一个急剧的变化,对人体造成的伤害极大,咱们每人都应该再用湿毛巾蒙住口鼻,点上火把,火把熄灭救立即后退。”
民兵排长听得稀里糊涂,也没听明白我说的话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听说可以找什么官,让组织上处理他,心中立时虚了,当即答应带我们进村。
Shirley杨见这是个机会,便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心中会意。既然孙教授生死不明落在地洞中,我们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冒险下去把他救上来。这里穷乡僻壤,等到别人来救,孙教授必定无幸。
我拿了两块钱给了刘老头的孙子,让他买糖吃,告诉他回去的路上别贪玩,就打发他回家去了。
民兵队长在前边引路,来到村东头的一间棺材铺前停下,这里不仅卖寿材,还卖香锞纸马。
我听得心头起火,五内生烟,看来这孙子还他娘的吃软不吃硬,给了钱、说了好话还不让进。那我可就跟你不客气了,于是一把抓住民兵排长手中的棍子,板起脸来对他说道:“你看见我身后那位小姐了吗?她是美国特派员,实话告诉你,我们是中美合作所的,你要是再耽误我们的大事,她就要照会咱们国家外交部,让组织上把你这排长的职务给去了。我说你他娘的大小也是个国家干部,怎么就这么瞧不出眉眼高低,你没看出来她都不耐烦了吗?这也就是她看在我的面子上,我若不敬佩你是条好汉,就不会对你说这些道理,你到底让不让我们过去?”
我知道孙教授等人已经下去时间不短了,真要是有危险,多半早救死了,只能祈求祖师爷保佑,他们只是碑困在下边,这样我们下去救援还有一线机会,但是欲速则不达,这回不能再冒险行动了,而且这些民兵们都是乌合之众,必须提前做好准备,要是再出意外,救麻烦大了。
村里的几个大大小小的头脑,正急得团团乱转。省里派来的两名考古人员,下了洞后就没动静,拉上来的大筐也是空的,又没人敢下去探上一探。回头上级怪罪下来,委实难以开脱。
听那村民对民兵排长继续汇报情况,原来是考古队只来了两个人,让村民用筐把他们吊进棺材铺的洞穴中看看下面究竟是什么所在。下去一个多小时了,怎么招呼也不见动静。村长担心他们出现意外,便想送几个胆子壮的村民下去找他们。但是大伙都吓坏了,联想起棺材铺的传说,一时间人心惶惶,谁都不敢下去送死,说这洞八成是通着阴曹地府,下去就上不来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孙教授身上。他在地洞中生死不明,管它下边是什么龙潭虎穴,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救上来,当下和Shirley杨一起加快脚步前行。
于是我让村长派一个腿脚快的村民,倒现成去搬救兵,不管是公安也好,武警也好,还有医务人员,让他们越快来越好,不过这种乡下县城的职能部门,一旦运转起来需要层层请示,级级批复,效率极低,不能完全指望着他们能及时赶来。
村长也赶过来对我说:“胡同志,这位是县里有名的算命先生,去年我婆姨踩到狐仙中了邪,多亏这位先生指点,才保住性命,你们听听他的说话,必定没错。”
民兵排长虽是个糙汉,但是非常虚荣,否则他也不会搞出什么民兵戒严的闹剧。见我如此说话,心中大为受用。
我听明白了村长的意思的,他是把责任都推倒我身上,现在我也顾不上跟他掰扯这个,我进屋看了一眼地穴,棺材铺堂中的地砖碑撬开了很多,下边露出一条巨大的缝隙,里面黑洞洞的,也看不清究竟有多深,我什么家伙都没带,只凭我和Shirley杨下去救人十分困难,必须有人帮忙。
看差不多准备就绪,我正要当先下去,忽然见们外一阵喧哗,一个瞎子趁乱挤了进来,此人头戴一副双元盲人镜,留这山羊胡子,一手拿着本线装旧书,另一只手握着竹棍,焦急地询问棺材铺里一众人等:“哪位是管事的?快请出来说话。”
村长连忙把我紧紧抱住:“我的个同志啊,我们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总算把组织上的人给盼来了。”随后诉说了一大堆面临的困难,不是村委会不想救人,但是村里人都被这棺材铺的传说吓怕了,本来有一个排的民兵,但是从七九年开始,编制就没满过,满打满算就七八个乌合之众,都没受过什么正规的训练,遇到这种突发情况,不知该如何应对,既然有上级派来的同志,那民兵就全归你指挥。
我心中焦躁异常,急于知道孙教授的生死下落,便破口对瞎子骂道:“去你大爷的,当年我们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时候,怎么没把你给办了,那时候你躲哪去了,现在冒出来装大尾巴狼,我告诉你赶紧给我起开,别跟这碍事。”
来通知民兵排长的村民说考古队中老干部死了,我和Shirley杨闻听此言,脑中都是“嗡”了一声。那老干部怕不是别人,多半便是我们要找的孙教授;他要是死了,我们也要大势去矣。怎么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赶在这个紧要关节的时候。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