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八十八章 虫玉

张牧野惊悚悬疑

了尘长老手持佛珠说道:“洋和尚的手段倒也了得,原来这邪雾惧怕法器,看来大破之刻已过,歪魔邪道安能奈我何,且看老衲来单_色_书收它。”说完把手中的佛珠串绳扯断,将佛珠劈头盖脸的砸向黑雾。
在某种程度上讲,虫玉可以说是很犀利的陵墓守护者,从石中出现的无数【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虫,形成一张虫帐,足可以覆盖整个墓室的面积。
黑雾果然是先以地面的蜡烛为目标。浓重的黑色雾气看似无形、实则有质,顷刻间蜡烛的火苗就被黑雾吞没,墓室中立即漆黑一团。
“鹧鸪哨”等人见此情景,知道黑佛中散出的黑雾在吞没蜡烛之后立刻就会寻找温度此于蜡烛的目标,那肯定就是插阁子中的三个活人。
初进古墓之时,“鹧鸪哨”用的是金钢伞上的磷光筒照明,磷光散发的是蓝光,是一种冷光源,没有任何温度,所以自从进了古墓一直到见到黑佛与那副白骨都没发生什么异常。只是想退回去的时候,原本走在最后的托马斯神父就变成走在最前面的人,他当时点燃了“鹧鸪哨”给他的蜡烛照路,突然从玉门下的地道中冒出黑雾。众人被黑雾逼进插阁子躲避直到了尘长老点了蜡烛照明打开箱子,那尊多手多目黑佛就突然出现变化,佛身上睁开眼睛,冒出一股股的黑烟。
古代曾有一个邪教利用虫玉中散发出的黑雾会形成一个模糊的多臂人形轮廓这一特点,将那个人头的轮廓具像化,造成暗黑佛像,宣称黑暗终将取代光明,吸纳了大批信徒,后来此教遭到彻底剿灭。从那以后本就十分罕见的虫玉也一度随之从世间消失,直到近代1986年才在一次联合考古活动中,在土耳其卡曼卡雷霍尤克遗迹中重新发现了这种在古代文献记录中才存在的奇石,至于这尊黑佛为什么会出现在卡曼卡雷霍尤克遗迹已不可考证,只能判断有可能石古代流传到那里的。
没想到这次那浓重异常的黑雾没有任何反应,被佛珠砸中浑如不觉,继续缓缓向前推进。了尘长老暗自纳罕:“这当真怪了!难道我佛无边法力竟然不如西洋圣水?唉,这……这他妈的是什么世道啊。”
了尘长老虽然见多识广,但是那腐玉与黑佛从未亲眼见过,只是听前辈们提起过世间有这么两样东西,而且绝迹已久,那些前辈也不知道其中究竟,所讲述的内容十分有限,难道这黑佛中当真有死者不散的亡灵吗?否则黑佛怎么象有生命一样……
“鹧鸪哨”见黑雾好象惧怕托马斯神父的圣水,便让托马斯神父再泼一些,托马斯神父耸了耸肩说道:“没了,就这么半瓶。”
那黑佛说是千手千眼,实际上只是名目,并不是造像上当真有一千只手、一千只眼。腐玉制成的黑佛造像高如常人,背后有数十只或持异型法器或掐指诀的手臂。造像全身有百余只眼睛,原本都是闭合着的,这时突然睁了开来;那些眼睛没有瞳仁,却象有生命一般纷纷不停地蠕动。
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惨不可言,身后已经退到了墙角,再无任何退路,望着缓缓逼近的黑雾,“鹧鸪哨”心知大限已到,对了尘长老说道:“弟子今日拖累恩师,百死莫赎。”
这时候刚吐过血的“鹧鸪哨”也回复了神智,见了这恐怖的黑雾,与了尘长老、托马斯神父都是一般的吃惊。古墓中奇怪诡秘的事物一向不少,“鹧鸪哨”的盗墓生涯中见过很多很难有什么再让他感到惊奇的事物,然而这黑雾实属出人意料,要不是亲眼见到,哪里会相信世上有如此邪门的事情。
了尘长老临出去的时候顺手把箱子里的异文龙骨拿到手中,龙骨上刻了很多古怪符号,有不少符号形状就像雮尘珠,说不定那枚“凤凰胆”雮尘珠的下落终会着落在这块异文龙骨之上;这块龙骨骨甲藏在插阁子里如此隐蔽,一定有它的价值。
这时“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已经推动翻墙上的长明灯机关,招呼了尘长老块走。了尘长老连忙赶上,机关墙咔咔一转,却在半截停住了,好象是哪里卡死了,一时腹背受敌、进退无路。
只见黑佛造像的数百只怪眼中冒出已股股浓得象凝固的黑色雾气,这些黑雾在插阁子中凝聚为一体,借着蜡烛闪烁的光芒,可以看到黑雾的轮廓象是一尊模模糊糊的黑佛造像。
腐玉的秘密在十九世纪末被美国科学家破解,其实这种神秘的窗户纸一捅即破,就是类似于中国的冬虫夏草;所谓冬虫夏草是真菌冬虫夏草寄生于蝙蝠蛾幼虫体上的子座与幼虫尸体的复合物,正如其名,当天为虫,夏天为草;而【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石则是常温如石似玉,有火焰引发高温就会变成虫,一大团聚集在一起的黑色虫子极为细小,单个的【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用肉眼勉强可以分辨,大批聚集在一起就很像黑色的浓烟。平时处于一种僵死状态,大批的【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虫尸体叠压在一起就好象黑色的玉石,外壳内部的虫尸在感应到附近空气温度的急剧变化会有一个加速蜕变的过程,脱去白色的尸皮,聚集在一起飞出来。这些破茧而出的【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虫会通过不断死亡来分泌出大量具有腐蚀性的液体吞噬附近所有高温的物体,包括火焰都可以被虫尸的液体熄灭。
了尘长老等人进古墓之前吃了“红奁妙心丸”,这种秘药可以降低人体体温和延缓人体呼吸节奏,所以黑雾在被蜡烛的温度吸引之时不会轻易察觉这三个活人。“鹧鸪哨”见眼下反打盗洞是来不及了,只好贴着墙壁避过黑雾准备从插阁子中回到主墓室,引开那里的黑色鬼雾,从玉门下的通道出去。
“鹧鸪哨”也发现了这一情况:“黑雾……”
没错,一定是温度,虽然不知道什么原理,但是这些黑雾便象是扑火的飞蛾一般被蜡烛的温度引了出来。一定是墓室中的空气达到一定温度它才会出现,而且必须是一个足够高的温度,如果不点蜡烛火把之类的,这种黑雾很可能根本不会出现。这些黑雾似乎是处于一种沉睡状态,一旦被火焰的高温唤醒,就会把墓室中所有超过物质温度的目标都消灭才会平息。
当然“鹧鸪哨”与了尘长老两个人都是迷信思想十分严重的摸金校尉,第一次见到传说得很邪得虫玉,加上那个时代还从没有破解虫玉之谜,所以在他们看来眼前这种现象一定就是有恶灵作祟。)
了尘长老刚要对“鹧鸪哨”说些精妙佛理以表示自己对生死之事早已超然,却发现面前不远处象堵墙一样的黑雾不是奔着自己三人来的,而是扑向了另一边墙角的蜡烛而去,摸金校尉对蜡烛有种本能的反应,心中打了个突:“这些黑雾为什么移向蜡烛……”
“鹧鸪哨”等三人已经识破了黑雾会优先攻击温度高的目标,为了引开这团黑雾,随手点燃了几支蜡烛,那黑雾被蜡烛的热量引到墙角,墙角与古墓插阁子中的翻板墙露出一大块间隙。
了尘长老、托马斯神父与“鹧鸪哨”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蜡烛!”
“鹧鸪哨”见了尘长老发呆,连忙拉了他一把,三人被黑雾所迫不得不向后退避。这种黑雾自腐玉中放出,碰上它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象那具白骨架子一样,全身皮肉内脏即刻腐烂,化为脓水,只剩一副骨架;另一种可能是那黑雾就是了尘长老所说的其中有阴魂作祟,一碰到生人即被恶灵所缠。
托马斯神父觉得那就是恶灵,取出一瓶圣水,拨开瓶盖,抬手泼向黑雾。那股泼墨般的黑雾原本移动得十分缓慢,见有水泼来,黑雾突然迅捷无论的由中间裂开一个大洞;托马斯神父的圣水都泼了个空,穿过黑雾中的大洞落在了墓室的地上;黑雾中裂开的大洞刚好在佛像轮廓的中间,好象是黑佛张开了黑洞洞的狰狞大口,在无声的对着三个人咆哮。
(书中代言:腐玉,又名【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玉,或名虫玉,产自阿富汗某山谷,是种很奇怪的东西。这种虫玉本身有很多种古怪的特性,一直是一种具有传奇色彩的神秘物质,极为罕见。古代人认为这种有生命的奇石是有某种邪恶的灵魂附在上面,只要在虫玉附近燃烧火焰从中就会散发出大量浓重得如同凝固在一起的黑色雾气;黑雾过后,附近所有超过一定温度的物质都被腐蚀成为脓水。并不是了尘长老听说的那样一触摸腐玉人体就会化为脓水,而必须先由高温引出黑雾,黑雾才会对附近的物质产生腐蚀作用,虫玉本身并没有这种效果。
托马斯神父被黑佛身上无数蛆虫一样的眼睛吓得手足无措,忙问了尘长老:“这……这是什么?这些眼睛什么时候睁开的?这是眼睛还是虫子?”
唐墓的虚位之上,都有一道或数道机关,这种机关就茂于冥殿的墓砖之中,一但破了虚位的墓砖就会触发机关,按唐墓的布置,有流沙、窝弩,石桩之类,还有可能落下翻板,把冥殿彻底封死,宁可破了藏风聚气的虚位,也不肯把陪葬的明器便宜了盗墓贼。有我们之前,这道机关已经被先进来的摸金校尉破掉了,所以我们就省了不少的事,不用再为那些机关多费手脚了。
其实做事冲动,是我性格中一个重大缺点,自己心知肚明却又偏偏改不掉,我这种性格只适合在部队当个下级军官,实在不适合做摸金校尉,古墓中凶险异常,有很多想象不到的东西,几乎第一次都有可能存在危险,“谨慎”应该是摸金行当最不能缺少的一条底线。我突然想到,如果Shirley杨在这,他一定不会让我们这么冒冒失失的,一股脑的全钻进盗洞,可惜她是有钱人,这辈子都犯不上跟老鼠一样在盗洞里钻来钻去。也不知道她现在在美国怎么样了,陈教受的精神病有没有治好。正当我胡思乱想之时,胖子在前叫道:“老胡,这里要穿过溶洞了。”我耳中听到滴水声,急忙爬到前边,见胖子已经钻出盗洞,我也跟着钻了出去,用狼眼一扫,见落脚处是堆的碎土,可能是前人挖两侧盗洞的时候,打出来的土。这时大金牙也跟着钻了出来,我们四周查看,发现这里处在山体内一个窄洞里面,并不是什么溶洞,水滴声顺着洞穴从远处传来,看来那边才是传说中的龙岭迷窟。盗洞穿过这处窄洞在对面以和先前完全相同的角度延伸着,大金牙指着水滴声的方向说:‘你们听,那边是不是有很大的溶洞?为什么那个建鱼骨庙的人不想办法从溶洞中找路,却费这么大力气挖洞?”
我安慰他道:“金爷你不用太紧张,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再说就算你留在外边。也无济于事,那大石板怕有千斤之重,除非用炸药,否则别想打开。”
我说:“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从来没看你这么积极主动过,你肯定是想着去冥殿中摸宝贝,不过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咱们要是出不去,要那些宝贝有什么用。”胖子说道:“我这是用战略的眼光看待问题,你想啊,能不能出去,现在咱都不知道,但是古墓冥殿中有明器,这是明摆着的事,咱们管他能不能出去,先摸了明器,揣到兜里,然后再想办法出去,如果能出去那就发了,如果出不去呢,揣着值钱的明器死了,也好过临死还是个穷光蛋。”
大金牙自责的说:“唉,都怪我猎奇心太重,非要跟你们俩一起进来,如果我留在上面放风,也好在外有个接应,现在咱们三个都困在此间,这却如何是好啊。”
胖子大金牙二人听了我的话,一齐称是,这条盗洞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才到冥殿,事不宜迟,进那古墓的冥殿之中看个究竟再说。当下便仍然是胖子牵着两只鹅打头,我和大金牙在后,钻进了前方的盗洞,我边在洞中爬行边在心中暗骂:“他娘的,我们今天倒霉就倒霉在这个盗洞上了,本来以为是几十年前摸金高手趟出来的地道,肯定是万无一失,哪想到这样一条盗洞中却有这许多鬼名堂,太他娘的托大了,这次要是还能出去,一定要长个记性,再也不能如何莽撞了。”
眼见无路可走,我只得退回了盗洞的分岔口,把情况对大金牙和胖子讲了,我和胖子久历险境,眼下处境虽然诡异,我们也没觉得太过紧张。
后来自元代开始,这种留下“虚位”藏风的形式已经大为改观,就是因为这种地方容易突破,但是留“虚位”的传统至清代仍然保留,只是改得极小,大小只有几寸,进不去人。不过总体上来说,唐墓的坚固程度,以及豪华程度在中国历史上还是数得着的,羡道以下都有数道巨型石门,深处山中,四周又筑以厚重的石壁,那不是因若金汤所能形容的。
我对大金牙道:“这附近的人都管那些溶洞叫迷宫,在里边连方向都搞不清楚,如何能轻易找到出路,不过咱们既然没看到那位前辈的遗体,说不定他就是见从盗洞中脱困无望,使走进了迷窟之中,如果是那样能不能出去使不好说了。”胖子说道:“管他那么多做什么,这盗洞不是还没钻到头吗,我看咱们还是先进冥殿中一探,如果实在没鹭财考虑从这边走。”
我用“狼眼”仔细照了照盗洞尽头的石墙,和左边的盗洞不同,些外被人顺着石墙向个挖掘,看来被石墙困在盗洞里的人,在无路可遁的情况下选择了最困难的办法。鱼骨庙盗洞本是在山沟之中,倾斜向下,串过山丘和山丘中的天然溶洞,如果从盗洞中向上挖个竖井逃生,直线距离是最长的,工程量也是最大的,而且这片山体受自然界的侵蚀,山体内各疮百孔,很容易塌陷,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出些下策。我抬头向上瞧了瞧,但是只看了一眼,便乇底死心了,不面不到十几米的地方,也被大石封住,这些凭空冒出来的大石板,科就象个巨大的石头棺材,把周边都包了个严严实实,困在里面科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我摆摆手打断胖子的话:“行了,别说了,我一句话招出你这一大堆话来,省点力气想办法脱困行不行?咱们就按你说的,先进冥殿。”胖子把两只大白鹅赶进洞中,我就想钻进去,我急忙把他拉住,让他和大金牙都戴上简易防毒口罩,随时单间两只鹅的动静,前边一段盗洞和山中的漏口地带相连,远处又似乎有溶洞,所以空气质量不成问题,但是这最后一侧面盗洞,是和古墓的冥殿相通,我估计最后还有段上上的咱,从冥殿的下边上去,古墓中如果只有这么一个出口,那么空气滞留的时间会远超过换气的时间,必须做好防范措施。
我们戴上防毒口罩,把毛巾用水壶中的水浸湿了,围在脖子上,大金牙也给了胖子一个观音大士的玉件,我刚给了大金牙一把伞兵刀防身。三人稍做准备,使先后钻进了第二段盗洞,这段盗洞极短,向前爬了五十多米,便转而向上,又十余米,果然穿过一片青砖。唐墓的青砖有三四只手掌薄厚,都是铺底的墓砖,用铲子铁钎都可以启开,这种墓砖之前铺在冥殿的底下,一律都是宇航局不透风,只有冥殿正中的这一小片地方是稍微薄弱的虚位。
胖子说:“我宁可掉在黄河里灌黄汤子,也不愿意跟老鼠一样憋死在洞里。”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你们别慌,这四条盗洞,三条都被档住。还有一条应该是通向古墓的冥殿之中,另外看这周围的情况,建鱼骨庙打盗洞的那位摸金校尉,不一定也是在进了冥殿回来后才被困住,咱们现在还没见到他的尸骨,说不定他已经在别的地方找路出去了,究竟如何,还得进那冥殿中瞧瞧才有分晓。”
胖子把两只大白鹅放进上头顶的盗洞口,让它们99lib•net在冥殿中试试空气质量,我们伏在盗洞中等候,我不停的在想堵住盗洞四周的石墙,简直就是突然出现在空气之中,从没听说过这么厉害的机关,难道是鬼砌墙?可是传说中的鬼砌墙绝不是这个样子,这古墓中究竟有什么古怪?墓主又是谁?那位摸金的前辈有没有逃出去?这时胖子把两只大白鹅拉了回来,见没什么异常,就示意跟着他钻出去,三人来到了冥殿,这古墓的冥殿规模着实不小,足有两百平米,我们用狼眼照明,四下一看,这地方实在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大金牙忍不住问道:“冥殿中……怎么没有棺椁?”
大金牙见我镇定自若,便问道:“胡爷如此轻松。莫不是有脱身之计?不防告诉我们,让我也好安心,实不相瞒,我现在吓得都快尿裤子了,也就是强撑着。”我自嘲的笑道:“哪有他娘的什么脱身之计,走一步看一步吧,要是老天爷真要收咱们,在黄河里就收了,哪里还用等于现在,我看咱们命不该绝。一定能找到出去的办法。”
大金牙见我们没有慌乱,也相对镇静下来,人类是种奇怪的动物,恐慌是人群中传播最快的病毒,但只要大多数人保持冷静,就等于建立了一道阻止恐慌蔓延的防火墙。这份的恐慌只会影响判断力的准确,这时候最怕的就是自己吓自己,以我的经验来看,我们只是搞不清楚那诡异的石墙是怎么冒出来的,只要能找到一点头绪,就能找到出口,不会活活困死在这。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