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八十七章 黑佛

张牧野惊悚悬疑

三人转身向后撤退,后队www•99lib.net变做了前队,美国神父托马斯就走在了最前边,托马斯神父见那二人要出去,实在是求之不得,立马找到地道口,点亮了“鹧鸪哨”先前给他的一支蜡烛照明,要跑进去跑路。
“鹧鸪哨”满心热望,虽然心理上有所准备,仍然禁不住失落已极,似乎是被三九天当头淋了一盆冰水,从头到脚都寒透了,楞在当场,觉得嗓子眼一甜,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全喷在龟甲之上。
托马斯神父见“鹧鸪哨”与了尘长老一静一动正各行其事,谁也不说话,便忍不住问了尘长老:“你有没有发现,外边的黑色雾气里有东西。我看好像不太像毒气。”
如今墓里没有棺椁,只是在壁上嵌着一盏空灯,“鹧鸪哨”和了尘长老的眼是干什么使的,一眼就看出来这灯的位置有问题,依照常规,长明灯都是在三尺三寸三的位置,而这盏灯的高度显然低了一块,也就是低了那么半寸,灯台的角度稍稍向下倾斜,这肯定是个暗墙的机关,只要把灯台向上推动,整座墓墙就会翻转,打开藏在后室中的密室,密室修的极为隐蔽,这地方又名“插阁”,那里是用来放墓主最重要的陪葬品,即使古墓遭到盗墓贼盗窃,这密室中的明器也不容易被盗墓贼发现。
托马斯神父说道:“现在死到临头,你还能如此镇定,我对你表示敬佩,不过也请你尊重我的信仰……不过不过,信菩萨真的可以活下去马?你该不是在骗我?”
“鹧鸪哨”与了尘长老对于没有退路并不担心,身上带着旋风铲,大不了可以反打盗洞出去,但是挡不住毒烟。一时片刻便会横尸就地。
“鹧鸪哨”冷笑道:“哼哼,原来你家主子这么忙,我看既然他忙不过来,说明他不太称职,那还不如让一只猴子来做上帝,猴子的精力是很充沛的。”
了尘长老闭目不语,过了片刻才缓缓睁开眼镜,队托马斯神父说道:“怎么,你也看见了?”
托马斯神父见了这等骇人的毒雾,惊得脸如死灰,一时间也忘了祈求上帝保佑,“鹧鸪哨”在旁边推了推托马斯神父的肩膀问道:“喂,拜上帝教的洋和尚,现在火烧眉毛,你主子怎么不来救你?”
却在此时,了尘长老发现,墙边上那尊黑佛,全身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全都张了开来,黑佛身上的数百只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三个闯入藏宝洞的盗墓者,散发出邪恶怨毒的气息。
了尘长老大惊,知道“鹧鸪哨”这个人心太热,事太繁,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对事物格外执着,心情大起大落就容易呕血,担心“鹧鸪哨”会晕倒在地,连忙与托马斯神父一同伸手把他扶住。
了尘长老想了想,指着靠墙的那尊多手黑佛造像,说道:“那黑佛传说是古×(左边女,右边耳朵旁)×(左边单人旁,右边友)供奉的邪神,专司操控支配黑暗,信封暗黑佛的邪教早在唐末,就已经被官府剿灭,想不到西夏宫廷中还藏了一尊暗黑佛造像,这尊黑佛的原料有可能是古波斯的腐玉,传说这种腐玉是很罕见的一种怪石,有个玉名,却不是玉,任何人畜一旦触碰到腐玉,顷刻间就会全身皮肉内脏都化为脓水,只剩下一幅骨架,死者的亡灵就会付到暗黑佛上,从而阴魂不散
托马斯神父点头道:“我最后被翻板门转进来的那一刻,离黑烟很近了,看那黑烟里面好像是有一个人形,特别像是尊佛像,那究竟是……”
了尘长老让“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前往不可让自己的皮肤接触到黑佛造像,赶紧打穿盗洞离开,若真有黑佛邪灵作祟,这区区一间插阁须挡它不住,了尘长老想起来那具人骨手中抓着一串钥匙,便顺手取下,插阁子里有个箱子,说不定里面就是“雮尘珠”,这串钥匙是不是有一把是开这口箱子的?不妨开个试试。
了尘长老点亮了蜡烛,在这“插阁子”里也用不着寻什么东南角落了,只要能有些许光亮便好,拿起钥匙一试之下果不其然,其中一把钥匙刚好可以打开箱子上的锁头,“鹧鸪哨”的盗洞已经反打出去一丈有余,上来散土的时候见了尘长老把箱子打开了,也忍不住要看看里面是否有“雮尘珠”,便停下手中的旋风铲,与了尘长老一起揭开箱子,然而箱中只有一块刻满异文的龟甲。
了尘长老也已经发现了毒烟的关键所在,听“鹧鸪哨”言下之意,他应该也想出脱身之策了,了尘长老见在这种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鹧鸪哨”还有心思和那美国神父开玩笑,也不由得佩服他的胆色。
纵然是以“鹧鸪哨”的机智与了尘长老的经验,也束手无策,若是普通的毒烟只需要闭住呼吸,借着“红×(才疏学浅,不认识这个字,上面是大,下面是区)妙心丸”的药力,硬冲出去即可,然而这黑色毒烟之浓前所未见。三人自从进了墓道便小心谨慎,不可能触发什么机关,谁也想不通这些黑烟究竟是怎么冒出来的。
“鹧鸪哨”见到那具死人白骨,便有种不祥的预感,听了了尘长老语气沉重,知道非同小可,便问了尘长老什么是菩萨闭眼?
了尘长老想了想,指着靠墙的那尊多手黑佛造像,说道:“那黑佛传说是古×(左边女,右边耳朵旁)×(左边单人旁,右边友)供奉的邪神,专司操控支配黑暗,信封暗黑佛的邪教早在唐末,就已经被官府剿灭,想不到西夏宫廷中还藏了一尊暗黑佛造像,这尊黑佛的原料有可能是古波斯的腐玉,传说这种腐玉是很罕见的一种怪石,有个玉名,却不是玉,任何人畜一旦触碰到腐玉,顷刻间就会全身皮肉内脏都化为脓水,只剩下一幅骨架,死者的亡灵就会付到暗黑佛上,从而阴魂不散。”
“鹧鸪哨”虽然不舍,但是也知其中厉害,当下便不多言,同了尘长老与美国神父一起,转身要从玉门下的地道回去。
墙后是一间仅有两丈宽高的古墓“插阁子”,带有机关的活动墙一转,把那千手黑佛,与倒在墙边的白骨都一并带了进来,这间“插阁子”不像外边墓室中有那么多珍奇珠宝,只有一只上了锁的箱子。
“鹧鸪哨”正在埋头反打盗洞,听了托马斯神父和了尘长老的话,也忍不住抬起头来,在墙壁转进插阁子的一瞬间,他也看到了黑雾中的那种异像。
走在第二位的了尘长老大叫一声:“不好。”伸手拉住托马斯神父的衣领,把他扯了回来,只见地道中忽然喷出单*色*书一团浓黑的黑雾,要是了尘长老动作稍微慢上半拍,托马斯神父必然被那黑雾碰到,只要晚一步,大概现在虔诚的神父,已经去见他的上帝了。
这种黑色毒烟可能是用千足虫的毒汁熬制,浓而不散,就像凝固的黑色液体。黑雾从地道中越喷越多。“鹧鸪哨”等三人都服了克毒的秘药,“摸金校尉”的秘药多半是用来对付尸毒所制,对付这么浓的毒烟,能不能有什么效用,殊不可知。
托马斯神父听“鹧鸪哨”说上帝还不如猴子,立即勃然大怒,刚要出言相向,却听“鹧鸪哨”接着说道:“洋和尚,你要是现在肯归依我佛,不再去信那狗屁上帝,我就有办法让你不死,如果你不答应,最多一分钟,毒雾就会蔓延到这里,除非你不是血肉之躯,否则最多一分钟左右,你就会被毒烟熏得七窍流血而死。”
眼见浓烈的黑色毒烟来的迅猛,三人不敢大意,只好退向墓室中有人骨的角落,但是这里无遮无拦,退了几步就到了尽头,如何才能想办法挡住毒烟,不让其进入古墓后室。
了尘长老说道:“月有七十二破,今夜适值大破,出凶偿邪,传说这种天时,地面上阳气微弱,太阴星当头,最是容易有怪事发生,倒斗的哪有人敢在这种时候入墓摸金,老衲初时以为这是座无主的空墓,想不到里面竟然有具尸骨,更邪的是白骨后面的千眼黑佛,这尊黑佛不是寻常之物,墓中若有阴藏的邪灵,咱们的黑驴蹄子和糯米等物,在今晚都派不上用场,咱们快退。”
托马斯神父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是个神职人员,强做镇定的说道:“全能的天父大概正在忙其他的事情,顾不上来救我,不过我相信我死后必定会上天堂,活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死后能上天堂,信上帝得永生。”
“鹧鸪哨”胆大包天,间不容发之时,仍然出言吓了吓那洋神父,见他宁死不屈,不肯舍弃上帝改信佛祖,倒也佩服他的虔诚,心中颇有些过意不去,前边墓室中的黑雾越来越浓,“鹧鸪哨”也不敢过于托大,抬手抓住长明灯,向上一推,那盏嵌在墙壁上的长明灯果然应手而动,耳中只听咯噔一串闷响,三人背后贴住的墙壁向后转了过去。石壁上的尘土飞扬,落得众人头上全是灰土。
身后就是墓室的石壁,“鹧鸪哨”等三人后背贴住墙壁,任你有多大的本领,在这里也无路可退,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黑色浓烟慢慢迫了过来。
“鹧鸪哨”与了尘长老都知道这是古墓中的毒烟。唯一的通道都设置有如此歹毒的机关,可见西夏人之阴狠狡诈,不知道三人中是谁碰到了机括,这才激活了毒烟机关,多亏得了尘长老虽然老迈,但经验及其丰富,这才救了托马斯神父的命。
“鹧鸪哨”看了看那幅白森森的人骨,对了尘长老说道:“看来这具白骨,生前可能是个忠心的侍卫,自己选择留在藏宝洞中,触摸腐玉而死,守护着洞中的宝物,咱们三人遇到突如其来的黑色浓烟,也许根本不是毒烟,而是……”不说下去,大伙也都明白什么意思。
了尘长老倒了一辈子斗,对于这种狭窄的墓室一点都不陌生,见“鹧鸪哨”一刻不停,马上用旋风铲开始反打盗洞,于是手捻佛珠,便盘膝坐下静思。
原来“鹧鸪哨”眼见前边已经完全被黑雾覆盖,下意识的贴住墙壁,感觉身边一凉,碰到一物,侧头一看,却是墓室壁上的一个灯盏,这位置应该是在棺椁顶上,悬着的长明灯。
“鹧鸪哨”顾不上细看,便把墓室地转启掉两块,把下面的泥土抹到机关墙的缝隙上,以防外边的黑色毒烟从墙缝进来,而且发现这道“插阁子”地下的土质相对来讲比较松软,有把握一个时辰之内反打盗洞出去,这里的空气维持这么短的时间应该不成问题。
我被他吓了一跳,虽然这是山沟里,但是这光天化日难道还有剪径的强人不成?赶忙把二小与Shirley杨挡在身后,对那汉子说道:“老乡,别误会,都是自己人。我们不是日军,我们是八路军武工队。”
当天晚上木匠师傅做了一个梦,梦见棺材里有一团寒冰,冻得他全身打颤,如坠入冰窖一般。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惊醒了,开门一看,原来是同村有户人家夜里有人过世,赶来他这里订做一口棺木。难得一个活没完立刻又来个新活,木匠师傅心中大喜,但是又不好表露出来,毕竟是给人家操办白事的打寿材,表面上也得表现的沉痛一点,为了对村邻的故去表示深切的同情。木匠师傅又顺手拍了一下那口半成品的棺材,然后收了定金,开始忙活起来。
到石碑店的路果然十分难行,尽是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二小告诉我们说离得不远,就是路不好走,走过前边最高的那个山坡就到了。
我一听这小孩的名字有意思,便同他开玩笑说:“你这娃叫王二小?你小子该不会把我们当鬼子引进伏击圈吧?”
木匠又惊又喜,惊的是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用手一拍棺木,附近就有人死掉;喜的是这回不愁没生意做了。这位木工师傅本就是个穷怕了的主儿,这时候哪管得了别人死活,难道就因为那些互不相干的人,放着发财的道不走?当然不行。木匠一看活太多,做不过来,连夜去别的棺材铺买了几口现成的寿材回来。
有一次这位木匠师傅给一户人家打了一口棺材,这口棺材刚做完还没上漆——按规矩还得给人家走十八道大漆——当时这口半成品的棺材就在他的木匠铺里摆着。晚上的时候,木匠师傅坐在中堂,喝了几杯老酒,一想到生意不好做,半个多月就接了这一个活,心中免不了有些许憋闷;于是拍着棺材长吁短叹,酒意发作,不知不觉的就趴在棺材上睡着了。
二小抹了抹鼻涕答道:“小名叫二小,姓个王,王二小。”
在这种乡下地方,一年到头都没什么大事发生,所以消息传得很快,连县城里的人都赶去看热闹。为了维持秩序,孙教授让村里的民兵拦住村外的闲杂人等,不让他们进去围观。因为这洞穴的范围和规模、以及背景都还不清楚,一旦被破坏了,那损失是难以弥补的。所以民兵排长就拿着鸡毛当令箭,带人在各个入口设了卡子,宣称本村进入军事戒严状态,这才把我和Shirley杨拦住盘问。
Shirley杨见这孩子身上太脏,看不过去,便掏出手帕给他擦了擦鼻涕,和颜悦色的问他道:“你叫二小?姓什么?”
木匠越想越不对,回忆起自己夜里做的梦来,难道那些人死是因为自己用手拍棺材?于是又试着拍了拍那口半成品棺木。不到天黑,果然又有人死了。
王二小傻呼呼的对我说:“叔啊,啥是伏击圈?对咧,那女子是你啥人哩?咋长得恁好看?”
提起石碑店,最著名的不是那块破石碑,而是村中的一间老字号棺材铺。附近十里八村,包括古田县城,都只有这一间棺材铺,因为其余卖棺材的生意都不如他。传说这间老棺材铺最早的时候,掌柜的是个木匠活的好手,刚开始营业的是间木工作坊。
日头刚升到头顶,木匠师傅正在赶工打造寿材,忽然又有人来定棺木。这可真是奇怪,村里一年也只不过死十来个人,这一会儿功夫连着死了两个人。
我心想这没灾没战的戒哪门子严,再说没听说民兵拿木头棍子戒严这么一说,这孙子疯了是怎么着。于是挽起袖子,打算把他手中的棍子抢下来,以免这莽撞的农夫伤了人。
没想到刚把棺木挪开,就发现棺木下边的地面上裂开一道细缝。这缝隙很深,把手搁上边,感觉凉风飕飕的往外冒。下边好象是个大洞。有那些好奇的人就把地面的砖石撬开,发现下边果然是个洞穴,而且里面寒气逼人。
老刘头说孙教授他们也就刚去了半天,石碑店离古田县城并不远,但是那地方很背,没去过的人不一定能找到,我找个人带你们去吧。于是喊过来街上一个约有十岁大小的憨娃,那是他孙子,平时跟父母在河南,每年学校放暑假都到古田县来玩。石碑店离县城很近,这小子经常去那边玩。
那民兵排长拙嘴笨腮,乡音又重,跟我们说了半天,我才大概听明白怎么回事。原来这石碑店的名字得自于附近的一座不知名石碑,那石碑十分高大,顶天立地,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遗留下来的;风吹雨打,碑上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了。
刘老头招呼那小孩:“二小,别耍了,带你叔和你姨去趟石碑店,他们要寻那位考古队的孙教授。”
头扎白毛巾的老乡对我们三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啥八路军嘛,我看你们不象是好人。”然后说着就拿棍子赶我们,说这里被民兵戒严了,不许进。
我话音未落,突然从山坡后转出一个头扎白羊肚毛巾的农村壮汉,腰里扎了条皮带,手里拎着根棍子,对我们喝道:“站住!甚花姑娘的干活?你们是不是日本人?”
由于有村里的干部在场,村民们表现得觉悟都很高,立刻通知了古田县的考古工作队。孙教授闻讯后,知道此次发现可能非常重大,一刻没敢耽搁,立即带人就赶了过来。
民兵排长自告奋勇的下去一探究竟,让人用筐把他吊下去。没下去多久就拼命摇绳让人把他拉上来,这一趟吓得差点尿了裤子。说下面都是长大青砖铺就,下边有一个石床,上边摆着一个石头匣匣,这石匣不大,又扁又平,上边刻了很多奇怪的字,民兵排长顺手把这石匣拿了上来。大伙把石匣打开一看,里面是殷红似血的六尊不知名玉兽。据民兵排长说,那洞穴下边好象还有一层,但是太黑太阴森,不敢再进去看了。
我赶紧拍了拍王二小的头,对Shirley杨说:“我刚说这小鬼很顽皮,这么丁点小就知道花姑娘好看的干活。现在的这帮小孩啊,别提了,没几个当初跟我小时候似的,从小就那么胸怀大志、腹有良谋……”
Shirley杨走在后边,虽然我说话声音小,还是被她顺风听见了我的后半句话,问道:“老胡你刚说别惹谁?”
但是也不敢拍起来没个完,谁知道这里边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秘密也从没被他泄露过;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事还是被大伙知道了。但是这种捕风捉影的事很难说,也没有证据,所以也没办法拿他见官,只是人人见了他都跟避瘟神似的,躲的远远的。
二小的脑袋剃了个瓜皮头,可能刚跟别的小孩打完架,身上全都是土,拖着一行都快流成河的青鼻涕;见刘老头让他给我们带路,就引着我和Shirley杨二人去石碑店。
到老连个媳妇都没娶上,前不久这位曾经的小木匠,现在的棺材铺老掌柜,死在了自己家里。人们发现他尸体的时候,已经烂得臭气熏天了。这附近只有他这一间棺材铺,店中的寿材都卖光了,只有堂中摆放着的那口半成品棺木。村里人想起那些风言风语,也都提心吊胆,但是村委会不能不管,总不能任由棺材铺老掌柜烂在家中,这天气正热,万一起了尸瘟可不得了。虽然当时实行了火葬,但是在农村土葬的观念仍然是根深蒂固。于是村长找了几个胆大的民兵,用编织袋兜了尸体准备放进棺木中下葬。
我听了民兵排长的话,知道对付他们这种势力的小农不能硬来,得说点好话,给他点好处,就能进去找孙教授了。于是对民兵排长说:“连长同志,我们都是孙教授的熟人,找他确实有急事,您给行个方便。”说着塞给民兵排长五块钱。
我正要过去放对,却想不到这位自称是石碑店民兵排排长的乡民竟然认识我们三人中的二小。原来二小总跟他儿子一起玩,这样一来双方就不再动手,都站定了说话。
民兵排长接过钱,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面额,忽然村里来人招呼他,说带着考古队来的那个老干部,死了。
我偷眼一看Shirley杨走在了后边,便悄声告诉二小:“什么好看不好看?你这小屁孩儿,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她是我老婆,脾气不好,除了我谁都不让看,你最好别惹她。”
从那以后,木匠师傅这间铺面就彻底变成了棺材铺。而且他还发现一个秘密,拍这口棺材的时候,越用力拍,死人的地方离这越远。这死人钱是很好赚的,他越赚钱越多,心也就越黑,把附近所有的棺材铺都吞并了,只要拍打两下那口半成品的棺材就等着数钱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