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八十六章 白骨

张牧野惊悚悬疑

奇怪的是,正面的白玉门两侧,各有一个很深的拱形圆洞,看样子很深,“鹧鸪哨”包括了尘长老从来没有见过墓道中有这种形式的洞穴,但是很明显这两个大小完全一样,对称的修在两侧的圆洞是人工的,修砌得十分坚固,四壁的地板平滑如镜,高宽都是丈许,绝非匆忙所为,应该是当初设计整座陵墓之时便预先设计的,与陵墓是一个整体。
三人还未使出全力,就把石门推开了一道缝隙,其宽窄可以容得一人进出。
了尘长老对美国神父说道:“如此善举有何不可,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国宝,惊动不得,老衲出家之前也有些家产,如果想建学堂,老衲可以亲囊相助,反正出家人四大皆空,留着那些黄白之物也没有用处。”
凭了尘长老的经验判断,这可能是道机关,同“鹧鸪哨”分析了一下,“鹧鸪哨”对了尘长老道:“玉门上有把铜锁,弟子善会拆锁,只恐怕一旦铜锁被破坏,会引发机关埋伏。。。”
之前判断这座空墓里不会由死人,忽然听“鹧鸪哨”这么说,了尘长老也吃了一惊,快步走到前边观看,只见墓室角落有一具白生生的人骨,那骨架比常人高大许多,白骨手中抓着一串钥匙,身后摆着
一尊漆黑的千手佛,非石非玉,磷光筒照在上面,一点光芒也没有,与前面的白骨相映,更是显得黑白分明,令人不寒而栗。
却布置精气,若想进墓室只有从墓道的下边进去了,西夏人再怎么古灵精怪,也脱不开风水五行阴阳理论的影响,这条墓道的理论只不过是利用了四门四相,照猫画虎,咱门头脚上的石板肯定是活动的,
可以从下边进入墓室,如果不出所料,应该是唯一的入口。”
美国神父托玛斯瞧得两只眼睛都直了,跟了尘长老商量,能否拿出一两样,随便一件东西就可以在外面建几所教会学堂,给流浪的孩子们找个吃饭上学信教的去处。
“鹧鸪哨”没敢去动锁身,小心翼翼的反复看了看,果然铜锁与玉门上的铜梁连为一体,别说开锁,一碰这锁就会引发某种机关,被射在门前,“鹧鸪哨”看到此处不由得直冒冷汗,自己一向小心谨慎,今日不知为何心急如火,若不是了尘长老识破机关,此刻早已横尸就地了。
“鹧鸪哨”没空去理会那美国神父此刻复杂的心情,仔细察看了一下古墓的玄门,知道这是一道流沙门,这种墓门的设计原理十分巧妙,墓门后有大量的沙子,安葬墓主之后,从外边把石门关上,石门下有轨道,石门关闭的时候,带动门后机关,就会有大量沙子流出,自动回填门后的墓道,用流沙的力量把石门顶死,整条墓道中也被流沙堆满,这样在回填墓道的同时,也给墓门加上了道保险,石门虽然不厚,却再也不可能从外边推开不过随即“鹧鸪哨”与了尘长老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细节,这个细节很容易被忽视,就是石门下的缝隙,没有散漏出来的沙子,因为玄门不管做得多巧妙精密,门下由于要留条滑轨,所以必定有一点缝隙,流沙门关闭的时候,总会有少量的细沙在缝隙里被挤出来。
了尘长老也在后边嘱咐“鹧鸪哨”要加倍提防,流沙门没有封死,有可能因为西夏人急于奔命,匆忙中无暇顾及,反正这大佛寺已经被恶化的自然环境吞噬,地面没有标记,不知道究竟的人根本找不到,也有可能是个陷阱,令进入玄门的盗墓贼产生松懈的情绪,俗话说玄门好进,玄道夺命。有些玄门虽然厚重巨大,后面有石球流沙封堵,但那些都是笨功夫,只要有足够的外力介入,就可以打开,真正的机关暗器第一是在墓室中,其次就是墓道,这两个都是盗墓贼必经的地点。
“鹧鸪哨”自然是不敢大意,毕竟从没有进过西夏人的墓穴,凝神秉气,踩着墓砖前行,墓道长度约有二十三丈,尽头处又是一道大门。
了尘长老一摆手,说道:“老衲看来这锁开不得,玉门上安装一把铜锁,未免有画蛇添足之嫌,能进到墓室之前的人,怎会被这区区一把铜锁拦住,传说北宋有连芯锁,你且看看这锁身是否同玉门连在一起,一动这把锁肯定会有毒烟这类的机关启动。”
那玄门并没有封死,而且门后的流沙机关被人为的关闭了,虽然石门沉重,但这石门并不是帝陵中那种千斤巨门。只不过是贵族墓中墓道口的一层屏障,也只不过几百斤的力道。
“鹧鸪哨”只对“芼尘珠”挂心,别的奇珍异宝虽然精美,在他眼里只如草扎纸糊一般,踩踏着遍地珠宝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转头对身后的了尘长老说到“糟了,这藏宝洞中有个死人。”
了尘长老此刻已经看出端倪,对“鹧鸪哨”说道:“看来玉门就是个幌子,别看用料这么精美,但是是一道假门,绝对不能破门而入,两侧的拱洞肯定也有机关,这座西夏古墓规模不大,
这时了尘长老也从竖井中爬了下来,看了那武士壁画也连连称绝,了尘张来与“鹧鸪哨”二人,仔细看了看那壁画上武士的特征。可以断定这位金甲将军是当年秦国的一员大将,名为“瓮仲”,神勇绝伦,传说连神鬼都畏惧于他,唐代开始,大型的贵族陵墓第一道墓墙上都有“瓮仲”将军的画像,就像门神的作用一样,守护陵墓地安全。
“鹧鸪哨”举着金刚伞当先进了玄门,随即射出一只火灵子,火光一闪,把整条墓道瞧了个清楚,之间两侧的蓄沙池中根本就没有装沙,里面空空如也。墓道地面上的墓砖铺得平平整整,“鹧鸪哨”知道墓道越是这样平整有序,越是暗藏危机,里面很可能有暗箭,飞刀,毒烟一类机关埋伏。
了尘长老见了这等情形,心中一沉:“大事不好,今夜月逢大破,菩萨闭眼,所有的法器都会失去作用,如果这西夏藏宝洞中有阴魂未散,我等死无葬身之地了,更奇的是,这里怎么会有一尊千手千眼的黑佛?”
但是“鹧鸪哨”孔这一嗓子不要紧,把还没爬下梯子的神父托玛斯吓了一跳,脚下一滑,从梯子上掉了下来。
这就省去了学多手脚,不用再打盗洞进去,直接推开石门就能从墓道进入墓室的藏宝洞,“鹧鸪哨”同了尘长老与美国神父三人,一齐用力推动玄门。
托玛斯神父惊魂未定,只觉得这地方处处都透着神秘诡异的气息,就连全知全能的上帝大概都不知道这石门后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今天被这两个中国人硬带进来,可真是倒霉透了,说不定这地下的世界是通往撒旦的领地,又或者里面有什么狼人,吸血鬼,僵尸一类的,托玛斯虽然是神父,而且信仰坚定,但是始终该不了面对黑暗的恐惧感,他心里也经常自责,认为大概还是自己的信仰不牢固,今天这次遭遇也许是上帝对自己的一次锻炼,一定要想方设法战胜自己畏惧的黑暗,然而这种与生俱来的心理是很难在短时候内克服的。
但是这种暴露在陵墓主体最外边地彩色画像,很容易受到空气的剥蚀,年代久了,一见空气画中的色彩就会挥发,而且“鹧鸪哨”等盗墓者,倒斗的时候多半是从古墓的底部或者侧面进入,很少会经过阵面墓门。所以对这位传说中的守墓将军“瓮仲”也只是听说过。今日才是第一次看到,便不免多看了几眼。
了尘长老举起马灯,看了看那面画有“瓮仲”的石墙,点头道:“墙上有横九纵七的门钉,确实座墓门。。。”了尘长老话音未落,只见那石门上的金甲翁仲闪了两闪,就此消失。
“鹧鸪哨”应变神速,在竖井中见忽然有一位金甲武士举着开山大斧要劈自己,立刻大叫一声,身体向后弹出,贴在了身后的石壁上,同时撑开了金刚伞护住头脸,二十响的镜面匣子也从腰间抽了出来,枪身向前一送,利用拿金刚伞的左手蹭开机头,摆出一个攻守兼备的姿势,用枪口对准的对面的金甲武士。
了尘长老对托玛斯神父说:“洋和尚不必惊慌,这里空气逐渐流通,那些画上的油彩都挥发没了,并非鬼神作怪”。
仍然由“鹧鸪哨”撑着金刚伞在前面开路,三人丛地道钻进了墓室,地道中悬挂着一块巨大的黑色石头,像是个黑色的蜂巢,“鹧鸪哨”与了尘长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借着磷光筒瞧了瞧,似石似玉,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都觉得还是被碰为好,从侧面慢慢的蹭过去。
“鹧鸪哨”按照了尘长老的吩咐,将墓道下的墓砖一块块启下来,果然露出好大一个洞口,直通玉门后的墓室,这西夏人的雕虫小技,确实瞒不过了尘长老这位倒斗老元老的法眼。
托玛斯神父进了这阴森可怖的地道,正自神经紧张,忽见在马灯的灯光下,墙上的金甲武士忽然在眼皮底下没了,大惊失色,连连在胸口划着十字。
一进去墓室都觉得眼前一亮,六丈宽的墓室中珠光宝气,堆成小山一样的各种珍宝,在磷筒的蓝光中显得异样纷纷炫目,其中最显眼的,是正中间一株嵌满各种宝石的珊瑚树,宫廷大内的秘宝,果真不是俗物,另外无数经卷典籍,大大小小的箱子,西夏皇宫里那点好东西可能都在这里呢。
“鹧鸪哨”对了尘长老说道:“师傅,这西夏人的墓穴果然是受中原文化影响深远,连古代秦国的将军都给照搬过来,看来这画有守墓将军的墙壁。应该就是通天大佛寺的古墓石门,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是玄门了。
“鹧鸪哨”刚才因何要大叫一声,盖因外家功夫练到一定程度,如果做激烈的运动,就会身不由己的从口中发出特异声响,这是和人体呼吸有关,如果不喊出来就容易受到内伤,并不是因为害怕得大喊大叫。
与此同时,“鹧鸪哨”也借着蓝幽幽的磷光,瞧清楚了那位手举开山大斧的金甲武士,原来是一场虚惊,那武士是画在石墙上的僻邪彩画,不过这幅画实在太逼真了,色彩也鲜艳夺目,那武士身型和常人相似,面容凶恶,须眉抗张,身穿金甲头戴金盔。威武无比,而且画师的工艺精湛到了极点,金甲武士的动作充满了张力,虽然是静止的壁画,画中的那种魄力之强呼之欲出,冷眼一看,真就似随时会从画破壁而出。
“鹧鸪哨”听头上风声一响,知道有人掉下来了,急忙一举金刚伞,把掉下来的美国神父托了一下,好在距离并不太高,托玛斯神父被金刚伞圆弧形的伞顶一带,才落到地上,虽然摔得腰腿疼痛,但是并不大碍。
这道门附近的情况非比寻常,那门又高又宽,造成像城门一样的圆拱型,占据了整个墓道的截面,大门整体都是用白色美玉雕成,没有任何花纹,上面刻着很多西夏文,“鹧鸪哨”等人虽然不认识这些字是什么意思,但是推想应该是某种佛教经文,玉门上横着一道铜梁,正中挂着一把巨锁,没有开锁的,门后面一定就是作为藏宝洞的墓室了。
这是没有细沙的情况,很明显的说明门后的流沙机关没有激活,如果说是按照死者入葬的情况,这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幕里没有葬人,里面全是西夏宫廷的奇珍异宝,西夏人准备将来复国之后,还将这些东西取出来,所以不能把墓门彻底封死。
李春来全身上下被雨水淋了个透,他盯着那口烧了一半的破棺材,心里七上八下,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啊,这火还没烧坏棺材里的东西,要想拿出来就得趁现在了。
眼瞅着雨越下越大,天色已晚,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李春来抹了抹嘴上的秽物,看准了女尸手腕上的一只金丝镯子,刚要伸手去摘,忽然背后让人拍了一巴掌。
刚才村民们开棺的时候,李春来只是挤在人堆里往里瞧了两眼,没敢细看,这时候为了把女尸身上值钱的首饰撸下来几件,不得不装着胆子去看。
李春来心道不妙,马大胆全家的心肝,八成都让那女尸给嚼了,说不定今天晚上那女尸就来找掏我了,这可如何是好,他本就胆小,越想越怕,后背发凉,再也兜不住,一泡尿全尿在了自己的裤裆之中。
棺里的恶臭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但是被火烧过,再加上雨淋,尸臭、潮湿、焦糊等气味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难闻,虽然天上下着雨,也压不住这棺中的怪味。
这一巴掌把李春来吓得好悬没尿了裤子,以为是打雷打得,附近坟地的死人乍了尸,他们这一带经常有传闻闹僵尸,没想到这回真碰上了。
李春来被熏得脑仁儿发疼,捏着鼻子强忍着,往那已经被少糊了的棺材中看了一眼,这不看还好,这一看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嘴哇哇哇吐了一通。
李春来拿着这一只鞋,心里别提多窝火了,可是又不敢得罪马大胆,只好忍气呑生的应了,这时棺材已经被雨淋湿了,想烧也烧不掉,两个人就一起动手,在附近挖了个坑,把棺材埋了进去。
回到村里,告诉村长和瞎子,已经按他们的吩咐,把棺材连同尸体一并烧了,瞎子点点头,满意的说:“那就好啊,我以前听师傅说起过打旱骨桩的事情,新入土下葬的尸体,若是埋的位置不善,就会变成僵尸,僵尸又容易变做旱魃,这旱灾都是旱魃闹的,我瞎子虽然看不见,心里却明白得很,听你们一说那棺材和里面的尸首,便知不同寻常,说不定这古尸死的时候怀着孩子,埋到地下才生出来,那孩子被活埋了,如何能活,自然也是死了,小孩子变的旱魃更是猛恶,这一对母子都变做了僵尸,便叫做子母凶,极是厉害,现在烧成了灰,她们就不能害人了。”
李春来越听心里越是嘀咕,但是又担心说出实情被村长责罚,只好吱唔应付了几句,便自行回家睡觉。
村长私下里骂过几次李春来,让他切记不要声张,就把这事烂到肚子里头,李春来别看平时挺蔫儿,心里还是比较有主意的,他也没把自己藏了只绣鞋的事告诉任何人,反正那女尸就算是僵尸也让警察抬走解剖去了,马大胆也死了,就把责任都推给马大胆,说是他强迫自己做的,他平时就窝窝囊囊,村里人就都信了他的话,没再追究,反正马家四口的死,都是马大胆贪财自找的。
结果回头一看,来的不是僵尸,原来是村里的邻居马顺,这马顺是全村出了名的马大胆,膀大腰圆,长了一副好架子,天底下没有他不敢干的事,再加上他脾气不好,打起人来手上没轻没重,所以平时村里很少有人敢惹他。
不过村里其余的人都已经走了,好不容易盼来场大雨,有很多事要准备,现在这荒郊野地,就剩下李春来自己一个人,一想起棺中那具古怪的女尸,还真有几分发怵。
晚上躺在自家炕上,翻来覆去也睡不好,一闭眼就梦见那女尸和她的儿子来掐自己脖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雨一夜未停,快到早上的时候,就听外边乱成了一团,李春来急忙披上衣服出去看是怎么回事。
我对李春来说:“您这鞋的来历还真可以说有些曲折,刚才我瞧了瞧,这只檀木底儿香绣鞋还算不错,要说几百年前的绣鞋保存到现在这么完好,很不多见,我以前经手过几双,那缎子面儿都成树皮了,不过……”
直到有一天,李春来在邻县的一个远房亲戚,到北京跑运输,他就说了一筐好话,搭了顺风车跟着到了北京,打听到潘家园一带有收古董的,就问着道路找来,说起来也算是有缘,头一次开口就找到了我。
李春来外表朴实懦弱,身上却隐藏着一丝极难察觉的狡烩,他喝了不少啤酒,喝得脸红脖子粗,借着酒劲儿,把这只绣鞋的来历说了一遍,有些地方一带而过,言语匮乏,有些地方说的词不达意,我倒是听明白了八九成。
我做无奈状,嘬着牙花子说:“老哥呀,这只鞋要是有一双,倒也值些钱,可这只有一只……”
李春来担心我说这只鞋不值钱,显得非常紧张,忙问:“老板,这鞋鞋究竟值几个钱?”
但是又想到拿金银首饰换了钱,就可以娶个大屁股的婆姨,光棍汉李春来就不再犹豫不决了,双手举起锄头,用锄头去顶破棺材的盖子,那破棺材本已被火烧过,此时推开棺板并不废力,没顶几下,就把破棺板推在一旁。
村里发生了灭门惨祸这等大事,惊动了公安机关,把村里的人过筛子似的盘问了数遍,但是这件事太邪性,再加上村长和瞎子组织众人打旱骨桩,是属于大搞迷信活动,村民们谁都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算知道也没法说,说了也没人信,说不好还得把自己搭进去,最后警察也没办法,把那具小脚女尸运回去检验,封存现场,这事暂时成了悬案。
这时村民们发现在马大胆家旁边的一堆干草里,有一具全身赤裸的女尸,这女尸面色红润如生,双手指甲极长,跟那钢钩一样,最奇特的是女尸的双脚,不是寻常农家女子的大脚板,而是古代裹足妇女的三寸小脚,这双小脚还长满了绒毛,十分坚硬,要光看下边,会以为是什么动物的蹄子。
马大胆警告李春来,不要对任何人说,否则把你扔进沟里喂狼,然后在包里翻了翻,拿出一只从女尸脚上扒下来的鞋,算是给李春来的封口费。
李春来马大胆二人昨夜挖坑埋掉的棺中女尸,是全身干瘪发紫,而这具女尸却象是刚死的,她嘴边还挂着血迹,难道是吃了活人的心肝才变成这般模样?
李春来不敢把那只绣花鞋拿出来给别人看,他虽然没文化,却知道这只鞋是前朝的东西,娶婆姨的钱全指望着只鞋了,陕西盗墓成风,文物交易极为火爆,村里经常来一些外地人收老东西,李春来胆子小,又为了掩人耳目,一直没敢出手。
马大胆先前看到棺中女尸有几件首饰,便动了贼心,想据为己有,当时人多,未得其便,又见村长命李春来把棺材烧了,也就断了这个念头,回家之后没多久,就下起了大雨,马大胆一看,这真乃是天助我也,说不定那棺材暂时还没烧毁,当下趁着没人注意,便溜了回来。
原来马大胆在他家里,连同他的婆姨,和两个娃,一家四口,都让人给开了膛,肚肠子流的满地都是,四颗人心都不翼而飞。
马大胆不愿意跟李春来这窝囊废多说,自行把女尸身上的首饰衣服一件件的剥下,打了个小包,哼着酸曲正准备离开,却见李春来正蹲在旁边眼巴巴的盯着他。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