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八十一章 野猫

张牧野惊悚悬疑

这时天色已经不早,必须赶在金鸡报晓前离开,“摸金校尉”的各种禁忌规矩极多,“鸡鸣不摸金”便是其中之一,因为不管动机如何,什么替天行道也好,为民取财扶危济贫也好,盗墓贼终究是盗墓贼,倒斗是绝对不能见光的行当,倘若坏了规矩,天亮的时候还留在墓室之中,那连祖师爷都保佑不了。
随后“鹧鸪哨”腾出右手抽出腰间的匣子枪,回手便是一枪,“啪”的一声,将墓室中的一面瓦当打落在地。这间墓室是砖木结构,为了保护木橼,修建之时在木橼处都覆以圆柱形的瓦当,瓦当被子弹击中,有一大块掉落在地上,刚好落在蜡烛附近,被上面的风一带,蜡烛只呼的一闪,竟然没有熄灭。这一枪角度拿捏得恰到好处,半截空心圆柱形状的瓦当如同防风的套桶刚好遮住了蜡烛的东南两侧,东侧是墓道入口,这样一来就把外边吹进来的气流尽数挡住,只要不把瓦当吹倒,蜡烛就不会熄灭。
不过按照“摸金校尉”的行规,蜡烛灭了就不可以再取墓室中的任何明器,“鹧鸪哨”十五岁便开始做“搬山道人”,十二年来久历艰险,遇上了不知多少难以想象的复杂场面,这时候如果就此罢手,自是可以全身而退,然而知难而返,不是他行事的作风。
“鹧鸪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野猫刚一跳离自己的肩头便立刻掏出二十响带快慢机的德国镜面匣子枪想要回身开枪把那只大野猫打死,以免它再跳上来捣乱。却不料回头一望,身后的墓室中除了初时那只花纹斑斓的大野猫,竟又钻进来七八只大大小小的野猫,有一只离半罩住蜡烛的瓦当极近,只要随便一碰,瓦当就会压灭蜡烛。
虽然凭“鹧鸪哨”的身手即使坏了这些摸金行规取走这套殓服是易如探囊取物,但是道上的人最看重信义承诺,把这些规则看得比性命还要来得金贵,“鹧鸪哨”这样的高手更是十分珍惜。倒斗的名头本就好说不好听,如果再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规则,那么就会沦落成民间散盗一样的毛贼。
忽然“鹧鸪哨”觉得脖子一痒,似乎有个毛绒绒的东西趴在自己肩头,饶是胆大,也觉得全身寒毛倒竖,急忙保持着身不动、膀不摇的姿势,扭回头去看自己肩膀上究竟是什么东西。
为了分散野猫的注意力,“鹧鸪哨”又轻轻的学了两声鸟叫,野猫可能有几天没吃饭了,听见鸟叫便觉得食指大动,终于发现那鸟叫声是从旁边这个家伙的眼睛下边发出来的,这个人脸上还蒙了块布,这黑布下面定有古怪,说不定藏着只小麻雀。
墓室东南角的蜡烛火苗不知被哪里出现的阴风吹得忽明忽暗,几秒钟之内就会熄灭,“鹧鸪哨”坐在女尸身上,左手一抻捆尸索,那女尸被软尸香熏得久了,脖颈受到拉扯,立即头向后仰,张开了嘴。
说时迟,那时快,这些想法在“鹧鸪哨”的脑中也只以转念,更不容他多想,那只条纹斑斓的大野猫再也抵受不住明器亮晶晶的诱惑,一躬身就要从“鹧鸪哨”的肩头跃将下去。
“鹧鸪哨”利用大野猫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他遮嘴用的黑布上的机会用手悄悄的抓住棺中陪葬的一件明器,那是一只纯金的金丝镯子,为了不惊动野猫,他保持胳膊不动,只用大拇指一弹,将那金丝镯子弹向身后的盗洞。
这只不请自来的大野猫一点都不怕陌生人,它趴在“鹧鸪哨”的肩头同“鹧鸪哨”对视了一下便低头向棺中张望,它似乎对棺中那些摆放在女尸身旁的明器极感兴趣,那些金光闪闪的器物在它眼中如同具有无比吸引力的玩物,随时都可能扑进棺中。
天色随时会亮,这可如何是好?
“鹧鸪哨”一看这只大野猫中计便盘算着如何能够将它引离棺材,只要有这么一丁点时间把女尸的殓服扒下来便可大功告成,那时候这只臭猫愿意去棺材里玩便随它去好了,但是如何才能把它暂时引走呢?
“鹧鸪哨”暗骂一声“晦气”,倒斗的不管那一门都最忌讳在墓室中遇见猫、狐、黄鼠狼之类的动物,尤其是野猫。传说猫身上有某种神秘的生物电,如果活猫碰到死尸,是最容易激起尸变的。
大野猫一想到小麻雀顿时饿得眼睛发蓝,抬起猫爪一下下的去抓“鹧鸪哨”蒙在嘴上的黑布,“鹧鸪哨”心中窃喜,暗骂:“该死的笨猫,蠢到家了。”
“鹧鸪哨”的额头涔涔冒出冷汗,大风大浪不知经过多少遭,想不到这小小的墓室中遇到了这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诡异情况,难道是刚才自己做的口技引起了附近野猫们的注意?猫的耳音最灵,听到洞中传来麻雀的叫声便都钻进来想要饱餐一顿。
“鹧鸪哨”瞄了一眼女尸口中掉落的深紫色珠子,便知道大概是用朱砂同紫玉混合的丹丸,这是种崂山术里为了不让死者产生尸变而秘制的“定尸丹”,中国古代的贵族极少愿意火葬,如果死后有将要尸变迹象,便请道士用丹药制住,依旧入土殓葬,但是这些事除了死者的家属知道,绝不对外吐露半句。
金丝镯子在半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掉落在墓室后的盗洞口附近,墓室里始终静悄悄的,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那镯子一落地,果然引起了野猫的注意,“鹧鸪哨”这时也不再使用口技,野猫以为那只小麻雀趁自己不注意跑到后边去了,“喵喵”一叫,追着声音跳进了盗洞,想去捕食。
“鹧鸪哨”这绰号的由来便是因为他会使诸般口技模仿各种动物机器人声,学什么像什么,有以假乱真的本领。这功夫为了吸引野猫的注意力,撮起嘴来轻吹两声口哨,然后模仿起猫的叫声,喵~喵~叫了几下。
只要蜡烛不灭,就不算破了“摸金校尉”的规矩,即使真的发生尸变,也要倾尽全力把这具南宋女尸身上的殓服取到手。
“鹧鸪哨”把心悬到了嗓子眼,他担心这只野猫从自己肩头跳进棺材里,一旦让它碰到女尸,即便是女尸口中含着“定尸丸”,也必定会引发尸变,真要是变做了白凶,自己虽然不惧,但是一来动静闹得大了,说不定会把蜡烛碰灭,二来时间不多,恐怕来不及取女尸的殓服回去拿给了尘长老了,“鸡鸣不摸金”的行规同“灯灭不摸金”的规矩一样,都是“摸金校尉”必须遵循的铁则。
此时了尘长老虽然传了“鹧鸪哨”种种行规及手法,并给了他一整套的摸金器械,但是并没有授他最重要的摸金符,如果不戴摸金符而以“摸金校尉”的手段去倒斗是十分具有危险性的,假如这样仍然能从古墓中倒出明器,才有资格取得摸金符。
只见有只花纹斑斓的大野猫不知何时从盗洞中悄无声息的溜进了墓室,此刻正趴在“鹧鸪哨”的肩头用两只大猫眼恶狠狠的同“鹧鸪哨”对视。
那只准备跳进棺材里的大野猫果然被同类的叫声吸引,耳朵一耸,在“鹧鸪哨”肩头寻找猫叫声的来源,野猫大概也感到奇怪,没看见有别的猫?躲在哪里?听声音好象还就在附近。
“鹧鸪哨”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女尸,女尸的脸上正在慢慢地长出一层极细的白色绒毛,看来只要墓室东南角的蜡烛一灭,这尸体要变成白凶了,不过纵然真的发生尸变,自己这“捆尸索”也尽可以克制于她。
“鹧鸪哨”用右手立刻捡起掉落在棺中的“定尸丹”,塞进了女尸口中,抬脚撑住女尸的肚腹,再次扯动捆尸索,把女尸头部扯得向下一低,闭上了嘴,那枚“定尸丹”便再次留在了她的口中。
“鹧鸪哨”的打算是既不能让蜡烛灭了,也不能给这古尸尸变的机会,女尸身上穿的大殓之服(寿衣)也必须扒下来给了尘长老带回去,若不如此,也显不出自己的手段。
“鹧鸪哨”由于要扯着捆尸索,左手不敢稍离,又怕蜡烛随时会灭掉,这才兵行险招,凭借着超凡脱俗的身手,开枪打落瓦当遮风。
打盗洞通入墓室便已用了很多时间,迟则生变,越快把殓服倒出来越好。“鹧鸪哨”估摸着时间所剩无几了,便摆了个魁星踢斗的姿势坐在南宋女尸腿上,用脚和胸前的捆尸索固定主棺中的南宋女尸,让她保持坐姿,伸手去解罩在她最外层的殓服。
“鹧鸪哨”想伸手抓住这只大野猫,但是惟恐身体一动惊动于它,反而会碰到南宋女尸,这时眼瞅着野猫就要跳进棺内,急中生智,连忙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
“鹧鸪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野猫刚一跳离自己的肩头便立刻掏出二十响带快慢机的德国镜面匣子枪想要回身开枪把那
了尘长老临出去的时候顺手把箱子里的异文龙骨拿到手中,龙骨上刻了很多古怪符号,有不少符号形状就像雮尘珠,说不定那枚“凤凰胆”雮尘珠的下落终会着落在这块异文龙骨之上;这块龙骨骨甲藏在插阁子里如此隐蔽,一定有它的价值。
了尘长老手持佛珠说道:“洋和尚的手段倒也了得,原来这邪雾惧怕法器,看来大破之刻已过,歪魔邪道安能奈我何,且看老衲来单_色_书收它。”说完把手中的佛珠串绳扯断,将佛珠劈头盖脸的砸向黑雾。
了尘长老等人进古墓之前吃了“红奁妙心丸”,这种秘药可以降低人体体温和延缓人体呼吸节奏,所以黑雾在被蜡烛的温度吸引之时不会轻易察觉这三个活人。“鹧鸪哨”见眼下反打盗洞是来不及了,只好贴着墙壁避过黑雾准备从插阁子中回到主墓室,引开那里的黑色鬼雾,从玉门下的通道出去。
腐玉的秘密在十九世纪末被美国科学家破解,其实这种神秘的窗户纸一捅即破,就是类似于中国的冬虫夏草;所谓冬虫夏草是真菌冬虫夏草寄生于蝙蝠蛾幼虫体上的子座与幼虫尸体的复合物,正如其名,当天为虫,夏天为草;而【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石则是常温如石似玉,有火焰引发高温就会变成虫,一大团聚集在一起的黑色虫子极为细小,单个的【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用肉眼勉强可以分辨,大批聚集在一起就很像黑色的浓烟。平时处于一种僵死状态,大批的【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虫尸体叠压在一起就好象黑色的玉石,外壳内部的虫尸在感应到附近空气温度的急剧变化会有一个加速蜕变的过程,脱去白色的尸皮,聚集在一起飞出来。这些破茧而出的【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虫会通过不断死亡来分泌出大量具有腐蚀性的液体吞噬附近所有高温的物体,包括火焰都可以被虫尸的液体熄灭。
了尘长老虽然见多识广,但是那腐玉与黑佛从未亲眼见过,只是听前辈们提起过世间有这么两样东西,而且绝迹已久,那些前辈也不知道其中究竟,所讲述的内容十分有限,难道这黑佛中当真有死者不散的亡灵吗?否则黑佛怎么象有生命一样……
托马斯神父被黑佛身上无数蛆虫一样的眼睛吓得手足无措,忙问了尘长老:“这……这是什么?这些眼睛什么时候睁开的?这是眼睛还是虫子?”
初进古墓之时,“鹧鸪哨”用的是金钢伞上的磷光筒照明,磷光散发的是蓝光,是一种冷光源,没有任何温度,所以自从进了古墓一直到见到黑佛与那副白骨都没发生什么异常。只是想退回去的时候,原本走在最后的托马斯神父就变成走在最前面的人,他当时点燃了“鹧鸪哨”给他的蜡烛照路,突然从玉门下的地道中冒出黑雾。众人被黑雾逼进插阁子躲避直到了尘长老点了蜡烛照明打开箱子,那尊多手多目黑佛就突然出现变化,佛身上睁开眼睛,冒出一股股的黑烟。
“鹧鸪哨”等人见此情景,知道黑佛中散出的黑雾在吞没蜡烛之后立刻就会寻找温度此于蜡烛的目标,那肯定就是插阁子中的三个活人。
“鹧鸪哨”也发现了这一情况:“黑雾……”
没想到这次那浓重异常的黑雾没有任何反应,被佛珠砸中浑如不觉,继续缓缓向前推进。了尘长老暗自纳罕:“这当真怪了!难道我佛无边法力竟然不如西洋圣水?唉,这……这他妈的是什么世道啊。”
那黑佛说是千手千眼,实际上只是名目,并不是造像上当真有一千只手、一千只眼。腐玉制成的黑佛造像高如常人,背后有数十只或持异型法器或掐指诀的手臂。造像全身有百余只眼睛,原本都是闭合着的,这时突然睁了开来;那些眼睛没有瞳仁,却象有生命一般纷纷不停地蠕动。
这时候刚吐过血的“鹧鸪哨”也回复了神智,见了这恐怖的黑雾,与了尘长老、托马斯神父都是一般的吃惊。古墓中奇怪诡秘的事物一向不少,“鹧鸪哨”的盗墓生涯中见过很多很难有什么再让他感到惊奇的事物,然而这黑雾实属出人意料,要不是亲眼见到,哪里会相信世上有如此邪门的事情。
这时“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已经推动翻墙上的长明灯机关,招呼了尘长老块走。了尘长老连忙赶上,机关墙咔咔一转,却在半截停住了,好象是哪里卡死了,一时腹背受敌、进退无路。
了尘长老刚要对“鹧鸪哨”说些精妙佛理以表示自己对生死之事早已超然,却发现面前不远处象堵墙一样的黑雾不是奔着自己三人来的,而是扑向了另一边墙角的蜡烛而去,摸金校尉对蜡烛有种本能的反应,心中打了个突:“这些黑雾为什么移向蜡烛……”
“鹧鸪哨”等三人已经识破了黑雾会优先攻击温度高的目标,为了引开这团黑雾,随手点燃了几支蜡烛,那黑雾被蜡烛的热量引到墙角,墙角与古墓插阁子中的翻板墙露出一大块间隙。
当然“鹧鸪哨”与了尘长老两个人都是迷信思想十分严重的摸金校尉,第一次见到传说得很邪得虫玉,加上那个时代还从没有破解虫玉之谜,所以在他们看来眼前这种现象一定就是有恶灵作祟。)
黑雾果然是先以地面的蜡烛为目标。浓重的黑色雾气看似无形、实则有质,顷刻间蜡烛的火苗就被黑雾吞没,墓室中立即漆黑一团。
在某种程度上讲,虫玉可以说是很犀利的陵墓守护者,从石中出现的无数【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虫,形成一张虫帐,足可以覆盖整个墓室的面积。
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惨不可言,身后已经退到了墙角,再无任何退路,望着缓缓逼近的黑雾,“鹧鸪哨”心知大限已到,对了尘长老说道:“弟子今日拖累恩师,百死莫赎。”
古代曾有一个邪教利用虫玉中散发出的黑雾会形成一个模糊的多臂人形轮廓这一特点,将那个人头的轮廓具像化,造成暗黑佛像,宣称黑暗终将取代光明,吸纳了大批信徒,后来此教遭到彻底剿灭。从那以后本就十分罕见的虫玉也一度随之从世间消失,直到近代1986年才在一次联合考古活动中,在土耳其卡曼卡雷霍尤克遗迹中重新发现了这种在古代文献记录中才存在的奇石,至于这尊黑佛为什么会出现在卡曼卡雷霍尤克遗迹已不可考证,只能判断有可能石古代流传到那里的。
了尘长老、托马斯神父与“鹧鸪哨”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蜡烛!”
托马斯神父觉得那就是恶灵,取出一瓶圣水,拨开瓶盖,抬手泼向黑雾。那股泼墨般的黑雾原本移动得十分缓慢,见有水泼来,黑雾突然迅捷无论的由中间裂开一个大洞;托马斯神父的圣水都泼了个空,穿过黑雾中的大洞落在了墓室的地上;黑雾中裂开的大洞刚好在佛像轮廓的中间,好象是黑佛张开了黑洞洞的狰狞大口,在无声的对着三个人咆哮。
(书中代言:腐玉,又名【喷的繁体字,口字旁换成虫字旁】玉,或名虫玉,产自阿富汗某山谷,是种很奇怪的东西。这种虫玉本身有很多种古怪的特性,一直是一种具有传奇色彩的神秘物质,极为罕见。古代人认为这种有生命的奇石是有某种邪恶的灵魂附在上面,只要在虫玉附近燃烧火焰从中就会散发出大量浓重得如同凝固在一起的黑色雾气;黑雾过后,附近所有超过一定温度的物质都被腐蚀成为脓水。并不是了尘长老听说的那样一触摸腐玉人体就会化为脓水,而必须先由高温引出黑雾,黑雾才会对附近的物质产生腐蚀作用,虫玉本身并没有这种效果。
只见黑佛造像的数百只怪眼中冒出已股股浓得象凝固的黑色雾气,这些黑雾在插阁子中凝聚为一体,借着蜡烛闪烁的光芒,可以看到黑雾的轮廓象是一尊模模糊糊的黑佛造像。
“鹧鸪哨”见了尘长老发呆,连忙拉了他一把,三人被黑雾所迫不得不向后退避。这种黑雾自腐玉中放出,碰上它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象那具白骨架子一样,全身皮肉内脏即刻腐烂,化为脓水,只剩一副骨架;另一种可能是那黑雾就是了尘长老所说的其中有阴魂作祟,一碰到生人即被恶灵所缠。
“鹧鸪哨”见黑雾好象惧怕托马斯神父的圣水,便让托马斯神父再泼一些,托马斯神父耸了耸肩说道:“没了,就这么半瓶。”
没错,一定是温度,虽然不知道什么原理,但是这些黑雾便象是扑火的飞蛾一般被蜡烛的温度引了出来。一定是墓室中的空气达到一定温度它才会出现,而且必须是一个足够高的温度,如果不点蜡烛火把之类的,这种黑雾很可能根本不会出现。这些黑雾似乎是处于一种沉睡状态,一旦被火焰的高温唤醒,就会把墓室中所有超过物质温度的目标都消灭才会平息。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