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七十八章 秘密

张牧野惊悚悬疑

我等的就是孙教授这句话,忙问道:“我觉得我背上突然长出地这片瘀痕,象极了一个眼球,与我们在沙漠深处见到的精绝古城有关,精绝国鬼洞族那些人,都崇拜眼球的力量,我觉得我是中了某种诅咒,但是又听说这不是眼球,而是个字。所以想请您说一说,这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好在思想上有个准备,当然我也是个死过七八回的人了。我个人地安危,我是不太看重的,不过陈教授大概也出现了这种症状,我最担心的便是他老人家。”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孙教授只好对我吐露了一些:
考虑到各种因素,上级领导对孙教授解密出来的信息,做了如下指示:持慎重态度对待,在有确切定论之前,暂不对外界进行公布。
棺顶竟然有夹层,这是事先谁也没有想到的,即使经验最丰富的专家,也从未见过棕民板中有夹层,众人小心翼翼的打开棺板夹层,里面有个牛皮包裹,打开之后又有油布和赤漆裹着一件东西,赫然便是一个白玉无暇的玉盒,玉盒遍体鎏金跟银,石盒上刻着有翼灵兽的图案,盒盖上的锁扣是纯金打造。
我对孙教授说道:“教授,教授您也听我说最后一句行不行,我也不知道您是怎么闻出来我们身上有土惺气,不过我跟这位镶金牙的,我们俩真不是倒腾文物的,我们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给考古队打工,北京的陈久仁,教授您听说过没有?我们就是跟着他干活的。”
在以整块羊脂玉制成的盒子中,发现了很多重要的物品,其中有一块龙骨(某种龟甲),上面刻满了“天书”,被命名为“龙骨异文谱”,另有一面纯金板,金板不大。四角造成兽头状,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铸有很多文字,似乎是个表格,上面的字有些认得,有些认不得,当时被命名为“兽角迷文金板”。
从种种迹象来看,这腐墓的主人应该是皇宫里专掌天文历法,以及阴阳数术之类事物的太史令李淳风,唐代的科技、文化、经济等领域是中华文明史上的一个顶峰,作为在唐代名望极大的一位著名“科学家”李淳风,他的墓中应该有很多极具研究价值的重要器物和盗料,可惜都被毁坏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极大的损失,所有在现场的考古工作者对此都感到无比的忱惜。
陈教授面色稍有缓和,摆了摆手:“你小子不要拍我的马屁,我是什么斤两,自己清楚,既然你和老陈认识那么你自己留下,让他们两个回避一下。”
而李淳风是从《八经注疏详考》中获得灵感,从而找到方法洞晓天机,破解天书之迷。孙教授从这块“兽角迷文金板”的启发中参悟到如何解读天书,在考古界引起了颠覆性的轰动,大量的古代机密文字被解读,很多信息令人目瞪口呆,不少已有定论的历史,也都将被改写。
我越听越着急,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吗,不过孙教授说不是诅咒,这句话让我心理负担减小了不少,可是越是不能说我越是想知道,几千年前的文字信息,到了今天,究竟还有什么不能示人的内容,更何况这个字都长到我身上来了。
有学者认为“天书”是一个已经消失的文明遗留下来的文字,但是这种说法不攻自破,因为有些与“天书”一同出土的古文字,很容易就能解读,经碳14检验同属于殷商时期的,应该是同一时期的产物,绝不是什么史前文明的遗存。
直到一九七八年,考古工作者在米仓山,发掘了一座唐代古墓,这座古墓曾经遭到多次阍者的洗劫,盗洞有六七处,墓主的尸体早已毁坏,墓室也腐烂蹋隐,大部分随葬品都被盗窃,剩余的几乎全部严重腐蚀。
孙教授对我说道:“你背后的这个痕迹,说蛤上古代的加秘文字,并不恰当,这个字并不是天书中的字,我也是在古田出土的龟甲才见到这个答号,它象征着某件特殊的事物,当时的人对其还没有准确的词来形容,我想称其为图言,更为合适,图言就是一个象征性的符号,不过这个符号的意思我还不清楚,它夹杂在天书加密文字中出现,在古田出土的龙甲,其中一块天书的内容,似乎是一篇关于灾祸的记录,由于刚刚出土,时间紧迫,我也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分析这个符号究竟是什么意思,没想到在这运回去的途中,军用飞机就失事坠毁了,那些秘密恐怕永远都无人知晓了。”
孙教授常年研究黄河流域的古迹,是古文字方面地专家,擅长破解翻译古代秘文。
古时仓颉造字,文字的出现,结束了人类结绳记事的蛮荒历史,使文字中蕴藏了大量信息,包罗着大自然中万物的奥秘,传到今日共有平去直八四种读音。
但是清理工作仍然要继续进行,然而随着清理工作的深入,腐巧的棺木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民惊喜,考古工作者在墓主头顶的棺板中发现了一个夹层。
孙教授神经质的突然站起身来:“不能说,一旦说出来就会惊天动地。”
我一听孙教授说话的意思,好象有门儿,但让大金牙和刘老头先离开,留下我单独跟孙教授秘谈。
孙教授听我说出陈久仁的名字,微微一怔,问道:“老陈?你是说你们二人,是在他的考古队里工作的?”
由于是藏在棺板的夹层中。所以这么多年来,能够躲过盗墓贼的洗劫,得以保存至今。
孙教授说完,就站起身来把我们往门外退,我心想这老头挺奇怪,刚进来时不说的好好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听他刚开邕说话的意思,象是已经准备告诉我们了,但是后来不知从哪里看出来我和大金牙的身份,所以变得声色俱厉,说不定以为我们俩是骗子,是想来他这蒙事的。
孙教授对我说道:“不是我不肯告诉你,这些事实在是不能说,让你知道了反而对你无益,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背后长得这块印记,绝不是什么诅咒之类子虚乌有的东西,不会影响到你的健康,你民说管放心就是。”
有经验的专家一看,就知道是大唐皇家之物。可能是皇帝赏赐给李淳风地。而且又被他放置在如此隐秘的棺板夹层中,其重要程度可想而知。当即将玉盒送回了考古工作组的大本营。
其这关天书很简单,是用最四种秘声的音标注释,而不是以文字刻在龙骨上,不过只有少数能读出这些秘密发音地人,才能够理解文字的内容。
孙教授经过整整一个多月的反复推敲研究,终于解开了“天书之迷”,通过对照李淳风墓中出土的“兽角迷文金板”,发现原来古人用“天书”在龙肌上的记录,是一种加密文字。
等大金牙他们出去之后。孙教授把门插好,问了我一些关于陈教授的事,我就把我是如何同陈教授等人去新疆沙漠寻找精绝古城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些。
要按我平时的脾气,话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孙用人撵,肯定是站起来自己就走,但是这次非同小可,说不定就是性命修关的大事,而且除了我和胖子之外,还有可能关系到陈教授与Shireey杨的生死。
这种所谓的“天书”是中国古文字研究者面临的一道坎,越不过去,就没有任何进展,一旦有一点突破,其余地难题也都可以随之迎刃而解,但是这道障碍实在太大了。
这种“龙骨异文谱”孙教授曾经见过多次。上面的古字,闭着眼睛也能记得,但是却始终不能分析出这些究竟是什么文字,其含意是什么。用这种古怪文字所记录的内容又是什么?
我问孙教授:“这么重要的东西,难道您没留个拓片之类的盲目记录吗?虽说您认为我背上长的不是什么咒之类的的标记,但是我仍然觉得这事太蹊跷,若不知道详情,我终究是不能安心。您就跟我说说,那篇记协在骨甲的文字中,说的大概是什么内容?是不是和新疆的鬼洞有关系?我向毛主席保证,绝不泄秘半个字。”
孙教授听轩。叹息一声说道:“我和老陈是老相识了。沙漠的那次事故,我也有所耳闻,唉,他那把老骨头没埋在沙子里就算不错了,我想去北京探望他,却听说他去美国治病了,也不知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了,当年老陈于我有恩。你既然是他的熟人,有些事我也就不再瞒你了。”
我连忙点头称是:“是啊,我想您二位都是考古界的泰山北斗,在咱考古圈里,一提您二老的大名,那谁听谁不得震一跟头……”
然而在最早的时代,其实文字共有八种读音,其中包含的信息量之大,常人难以想象,不过这些额外的信息,被统治阶级所垄断,另外的四种读音,成为了一种机密的语言,专门用来记录一些不能让普通人获悉的重大事件。
早在唐代李淳风就已经破解了这种古代加密文字,为了表彰他地功勋,皇帝特铸金牌赏赐给李淳风,以纪念此事,这面金牌上的字和符号,就是李淳风所解读的天书对照表。
后世出地一些龟甲和简牍上,有很多类似甲古文的古文字,但是始终无人识得,有人说天书无字,无字天书,其实是种歪曲,天书就是古代的一种加密信息,有字面的信息,但是如果不会破解,即使摆在你面前,你也是看不懂,孙教授这一辈子就是专门跟这些没人认识地天书打交道,但是进展始终不大,可以说步步维艰,穷其心智,也没研究出什么成果来。
于是就请古文字方面的专家孙教授等人,负责破解这块龙骨和金板的秘密,孙教授接到这个任务,把自己锁在研究室中,开始的废寝忘食的工作。
不过我还是劝他别进冥殿,正好留在外边给我和胖子望风,我们在下边,上边留个人,万一有什么闪失,也好有个人接应一下。当下我进行了一些部署,这趟出门本来没指望发现大墓,一来是在内地,二来这边的古墓都让人挖得差不多了。没想到在这龙岭里面可能会有唐代大墓,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我们没有带太多的工具,工兵铲这种既能防身,又能挖土的利器我自然是不离身半步,只不过在黄河中失落了一把,只剩下胖子随身携带的一把了。
在地产山洞里行动,还必须有足够的照明装备,我们这里有三只狼眼手电,这种手电是德国货,照明范围三十米,光线凝聚力极强,甚至可以做为防身武器,遇到敌人野兽,在近距离用狼眼手电照他们地眼睛,可以使对主瞬间失去视力。狼眼手电是Shirley杨等人去新疆沙漠中的时候,由Shirley杨提供的先进装备,她回国时把剩余的大部分装备都给了我,我就老实不客气地照单全收了,反正也经欠了她那么多钱,甚至被她在蛇口救过一次,至今还欠她一条命,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再多加上一份人情债也不算什么。
听老刘头所说,鱼骨庙的规模不大,这就更古怪了,这么一音小庙,何必费上如些周折,难道那龙岭中当真有什么风水位,适合建造庙宇?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再加上老刘头说龙岭中隐藏着一处极大的唐代古墓,那就更加蹊跷了,我心中一阵冷笑,他娘的,搞不好那出钱修鱼骨庙的也是我同行,他修庙是假,摸金是真,修庙是为了提成人耳目,在庙下挖条暗道通进古墓中摸宝贝才是他真正的意图。
我连声称谢,说:“我们就是去鱼骨庙瞧个新鲜,瞧瞧那铁头龙王的骨头,龙岭那片荒山野岭我们去做什么,您尽管放心就是。”
不过这些情况,得亲自去龙岭走上一遭,才能确定,不知道那位假扮商人的摸金校尉,有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大墓,不管怎么样,我都想去龙岭鱼骨庙看上一看。我又问到老刘头去龙岭的详细路径,当地的地形地貌。
大金牙听说要到倒斗,也很兴奋,他眼红这行当很久,但是每到大师傅天就犯哮喘,从来都没有真正参加过倒斗,而且他生意上往来地那些盗墓贼,都是些个在农村乱挖乱掘的毛贼,挖出来地也没什么太好的东西,大金牙恨不得自己出亲自出马干上一回大活,但始终没有机会,这时正是夏末,他的哮喘病是一种过敏性哮喘,这时候不太容易发作,又有我和胖子这两个实习过多次的摸金校尉在,更是有持无恐。
胖子问我:“老胡,这回有几成把握?咱可别再像上次去野人沟似地,累没少受,力没少出,差点陪上几条性命,结果就搞回来两块破瓦当子,连玉都不是。”我说:“这次也没什么把握,只不过好容易得知龙岭中有座大墓,至今无人找到,我听着就心痒难耐,说不定老天爷开眼,就让咱们做上回大买卖,那就能把那美国妞儿的钱还了,免得我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不过龙岭的古期刊否能保存至今,还得两说着,据我估计,解放前那位出钱修鱼骨庙地商人,极有可能就是个倒斗的高手,他修鱼骨庙便是为了挖地产进入龙岭古墓的地宫中,如果他得手了,咱们就没指望了,总之做好准备,到那看一看再说。”
但是老刘头说来说去,还是昨夜说的那些事,这一地区关于龙岭迷窟的传说很多,却尽是些捕风捉影不尽不实的内容,极少有确切的信息,其它的人也都是如此,一说起龙岭迷窟都有点谈虎色变,都说有鬼魂冤灵出没,除非近不得已,否则很少有人敢去那一带。我见再也问不是什么,便就些做罢,又在古田歇了一日,我们按照老刘头指点的路径,用竹筐背了两只大鹅,动身前往龙岭鱼骨庙。这才是:一脚踏进生死路,两手推开是非门。
还需要蜡烛,绳子,消防钩,手套,罐头,肉干,白酒,再看看邮局有没有附近的详细地图,最好能再买些补充热量的巧克力,其余的东西我们身上都有,暂时就这些了。胖子问道:“没处买枪去啊,没枪怎么办?我没枪在手,胆子就不够壮。”
我笑着说:“那就有劳金爷给上点心,给我们哥儿俩弄两枚真的来,说实话,不戴着这个东西干倒斗,心里还真是没底,干起活来要是没信心,那可比什么都危险。”
刘老头喝得大醉而归,我把房门关上,同胖子与大金牙二人秘密商议,定要去龙岭迷窟走上一遭。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好东西,就算古墓已经被盗,说不定在附近的村落中,也能收到一两样东西。那样也不算白来了陕西一趟。
我突然想起来,陕西养尸地极多,万一碰上粽子如何是好,这事说起来就想揍大金牙,拿两枚伪造的摸金符蒙我们,好几次险些把命搭上。大金牙见说起这件事,只好陪着笑脸再次解释:“胡爷胖爷,你们可千万别生气,我当时也不知道,当年我们家老爷子,就是戴的这种摸金符,也没出过什么事。依我看这其实就是一种心理作用,你们二位要是没见过那枚真的摸金符,一直拿我给你们的当真货,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没信心了,只头咱们想办法收两枚真的来,这钱算我的。摸金符这物件虽古,但只要下功夫,还是能收来的。”
老刘头说了这么一件事,有五名地质队的工作人员,走龙岭的溶洞中勘察,结果集体失踪,县里的老百姓都传开了,说他们在龙岭上遇上了鬼砌墙,这不到现在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吗,这件事都过去两年多了。
从老刘头的话中,我隐隐约约听出了一点东西,解放前有位商人出资在龙岭修建龙骨庙,贡奉龙王爷,这本身就有点奇怪,龙王庙为什么不建在河边?偏偏建在那沟壑纵横的山岭之中?
但是我有一点想不明白,既然龙岭一带地形险恶,人迹罕至,为何还要如此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呢?随即一起,是了,想降那墓极深,不是一朝一夕之工便可将通道挖进冥殿之中,他定是睢准了方位,但是觉得需时颇长,觉得整日在龙岭之中出没,难免被当地人碰上,会起疑心,便修了座鱼骨庙,地庙中暗挖地道,就算偶尔有人路过,也不会发觉,高招啊。
最头疼的是没带防毒面具,只有几副简易的防毒口罩,这古田小城可不容易找防毒面具,以前的摸金校尉们代代相传有古老的办法避免空气中毒,首先是放鸟笼子,我们在野人沟曾经用过一次,其次就是用蜡烛,这是摸金校尉们必不可少的道具,只要没有化学气体,防毒口罩也对付着够用了。我开了张单子,让胖子在就近采购,能买的都买来,买不来再另想办法,我们需要两只大鹅,我特别强调要活的,否则胖子很可能买烧鹅回来。
最后我说:“得了,咱们也甭怕那些邪的歪的,一般有大墓的地方风水都差不了,出僵尸的可能性太低了,多余操那份心。三人筹划已定,便各自安歇,连日舟车劳顿,加之又多饮了几杯,这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才起,胖子和大金牙去街上采买应用的东西,我找到老刘头,进一步的了解龙岭迷窟的一些相关情况。
老刘头说:“鱼骨庙在龙岭边上。你们要去看看那庙倒也罢了,切记不可往龙岭深处走,那道岭地势险恶非常,有许多地方都是陷空地洞,在外边根本睢不出来。表面都是土壳子,一踩就塌,掉进去就爬不出来了。据说地下都是融洞,迷路总总,极尽曲折复杂。当地人管那些洞叫龙岭迷窟,比迷宫还难走。更可怕地是那迷窟里边闹鬼,听我一句劝,万万不可进去。”
大金牙点头道:“胡爷说的是,听老刘头说龙岭地下多溶洞,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这种地质结构多有地震带,要是真有唐代大墓,从唐代到现在这么多年,指不定发生什么变化呢,咱们做完全的准备,但是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我说:“这附近没什么野兽,根本用不着枪,就算碰上了拿工兵铲对付就足够了,你当这是深山老林啊,要在边境或是偏远地区,可以找偷猎的买枪,在内地可不容易搞到枪械,再说要枪也没用,咱们只是这么计划的,计划赶不上变化,说不定龙岭迷窟中的古墓早就被人掏光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