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七十二章 巢穴

张牧野惊悚悬疑

工兵铲凌形的铲尖正插进头顶那张鬼面,只见怪异的巨脸下边,突然亮起两排横着的红灯,上大下小,各有四盏,如同血红地八只眼睛一般。
过去的记忆向闪电般在我脑中划过,此时只和那只巨大的“人面黑”只相距半米。这么近的距离,在“狼眼”地光柱中,每一跟黑毛的都看得格外清楚,忍不住头皮发麻,不等这只刚摔落下来的“黑”有所行动,我便立刻用手中的伞兵刀向它刺去。
胖子听我喊他,便退了回来,伸手想要去搀扶瘫在地上的大金牙,忽然脚下一软,踩到一个东西,胖子低头一看:“哎,这不是咱们跑丢的那只鹅吗?原来是蜘蛛精给吸干了。”
我的话刚说了一半,忽然觉得腿上一紧,随即站立不稳,被拉倒在地,胖子和大金牙二人也是如此,我们三个几乎同时摔倒。
我急忙举起“狼眼”向山洞上边照去,手电筒的光柱正好照在那张怪模怪样的人脸上。它正悬在头顶,附视着我们冷笑,这张怪脸面部微微抽搐,每动一下,大金牙就被从地上拉起一块。
我吃惊不小。这他娘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鬼脸高高地挂在洞穴上边,这处洞穴越往里边空间越大,此处虽然距离同盗洞交叉的地方不远,却已极高,上面漆黑一团,瞧不太清楚,我对胖子一挥手。胖子想都没想,便把工兵铲收起,用伞兵刀把缠在大金牙身上的粘丝挑断,横吊在半空中的大金牙身上得脱,掉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道:“金爷,你怎么样?还能走路吗?”
胖子盯着上面的鬼脸,骂道:“我操。这么多粘丝,难道是只蜘蛛精不成?”说罢也不管那鬼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抬手就把工兵铲当做标枪,对准目标,抡圆了膀子飞了上去。
我和胖子两个人,只剩下胖子手中的一只“狼眼”手电,再没有任何照明的装备,只见大金牙被越拖越远,再不赶过去就晚了。
胖子自重比较大,他被拖了这一大段距离,开始也是惊慌失措,这时候冷静下来,随手抱住身边经过的一只石柱,暂时定住身体,从地上坐了起来,拔出工兵铲,三四下剁断了缠在腿上的蜘蛛丝,也不顾身上的疼痛,追到我身边,伸手把我拉住,随即也把缠在我腿上的蜘蛛丝斩断,我大骂着坐起身来,用衣袖擦去满脸的鼻血,然后用伞兵刀割去腿上粘乎乎的蜘蛛丝,胖子又想去救大金牙,却见他已经被拖出二十几米,正挥舞着双手,大呼小叫的挣扎。
一刀直进,触手如中牛革,伞兵刀又短。没伤到这只人面“黑”,却把它扎得惊了,一转身,便朝我扑了过来,我知道“黑”的八条怪腿,是一种震动感应器,伞兵刀长度不够,无法给它造成伤害,于是举刀横划。刚好割到“黑”的前肢上,那伞兵刀十分锋利,二指粗细的绳索反复割得几下,也能割断。
一只黑呼呼的庞然大物,从洞顶掉砸落下来,我见势不妙,急忙拖着大金牙向旁边避让,一个漆黑的东西刚好落在我们原先所在的位置,我这次离它不足半米,用“狼眼”一扫,便把它的真面目瞧得清清楚楚。
这种大蜘蛛我在昆仓山见到过,背上生有如此酷似人脸花纹的极为罕见,当年当兵的时候,在昆仓山地一条大峡谷中施工,先是有一名兄弟部队的战友离奇失踪,随后在峡谷的深处,我们挖出了一个巨大的蜘蛛巢,士兵们哪见过这么大的蜘蛛,好在部队的军人训练有素,临危不乱,用步枪和铁撬,把巢里的三只大蜘蛛尽数消灭,最后在蜘蛛巢的深处,发现了那名遇难者的尸体,他被蛛丝裹得象木乃伊一样,身体已经被吸成了枯树皮。
这张面具一般的巨脸足有脸盆大小,隐藏在山洞黑暗的溶洞中,看不到他的身体,手电的照明范围只能勉强照到对方的脸孔,那怪诞冷异的表情,与西周幽灵冢里的人面石椁完全相同。
“黑”吃疼,飞快的向洞穴深处退去,胖子砍得发了性,想要追杀过去。我急忙叫道:“别追了,快背上大金牙,咱们离开这。”
我扶着大金牙站了起来,对胖子说道:“你就别管那鹅死活了。快帮我背人,幸亏咱们离开盗洞不远,这山洞里面深不可测,我原以为是溶洞,现在看来可能都是蜘蛛窝,咱们赶紧往回走,从盗洞钻出去,陷到下面那些迷宫般的山洞里,想要脱身可就难了……”
漆黑的洞穴就象是个酒瓶子口,盗洞的截面就在瓶径的位置,那声音以及那张鬼气森森的“脸”,都在洞穴的深处,我用“狼眼”寻着声音的来源照射过去,所听到的古怪叫声,正是倒在地上的大金牙发出的,他横倒在洞穴中,被数条亮晶晶地白丝缠住手脚。喉咙上也被缠了一圈,勒住了脖子,虽然不至于窒息憋死,却已经无法言语。
我们三人在曲曲折折的山洞中,被拖出好远,后背的衣服全都划破了,身上一道道的尽是血痕,我心中大惊,怕是要把我们抓回老巢里,用毒素麻痹,然后储存个三五天,再慢慢享用不成?一想到那种惨状,一股股地寒意便直冲头顶。
想到这我更是拼命的挣扎,想把缠在腿上的蜘蛛丝弄断,从腰间拨出伞兵刀,想要去割断蜘蛛丝,没想到刚一抬头,正赶上这段洞穴变得低矮,一头正撞在垂下的石头上,差点把鼻梁骨撞断,我鼻血长流,疼得直吸凉气,但是越急越是束手无策。
我和胖子心念相同,同时抽出家伙,我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握着刀子,向那张鬼脸抢上几步,忽然听到脚下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
插在它背上的工兵铲也掉落在地,胖子伸手把工兵铲拾起,大叫不好:“老胡咱他妈的真掉进盘丝洞了。”边叫边疯了一样用工兵铲乱砸那巨蛛的身体。
“黑”的腿部最是敏感,捕捉猎物。全凭蜘蛛脚去感应动静,这刀虽然把人面蜘蛛“黑”地腿割断,却使它疼得向后一缩。
我和胖子来不及再权衡利弊,当下咬紧牙关,忍着身上地疼痛,撒开腿追了上去,胖子手电的光柱随着跑动剧烈晃动,刚跑到大金牙身边,忽然胖子手中的“狠眼”闪了两闪,就此熄灭,没电了。
我无暇细想大金牙究竟是怎么被搞成这个样子的,和胖子快步赶到近前,想去救助堪堪废命的大金牙,没想到这时头顶上悉悉唆唆一阵响动,大金牙突然身体腾在半空,象是被人提了起来。
不过更可怕的是,蜘蛛在对猎物注入麻痹毒素的同时,还会同时注入一种消化液,使猎物活活的被融化,供其吸食,当时我和部队中的战友们,听得不寒而栗,这种死法,太恐怖了。
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不是石头的雕刻,也不是什么画在墓道中的岩画,在我和胖子手电光柱的照射下,忽然产生了变化,嘴角上翘,微微一笑,两只眼睛也同时合上,弯成了半圆形的缝,我这一生之中,从没见过这么诡异得难以形容的笑容。
这是一只巨大地人面蜘蛛,通体祛黑,蜘蛛背上的白色花纹图案,天然生成一张人脸的样子,五官轮廓皆有,一样不多,一样不少,这张人脸形的花纹跟洗脸盆的大小一样,蜘蛛的体积更大出数倍,八条怪腿上长满了绒毛。
它的下颌有个毒囊,里面储存着大量毒素,一旦用蛛丝捕到猎物,便随即注入毒素,最可怕的是人体在中了这种毒素之后,只是肌肉僵硬,动弹不得,意识却仍然能够保持清醒,包括疼痛的感觉也仍然存在。
当是曾听随部队一起施工的专家说起过蜘蛛吃人地惨状,这种黑色的巨型人面蜘蛛,属于蜘蛛中一个罕见的分支,有个别名,收做“黑”。它虽然能象普通蜘蛛一样吐丝,但是不会结网,“黑”所吐出的蜘蛛丝粘性虽大,却不具备足够地韧度和耐火等特点,普通蜘蛛具有丝耐火、有强大的弹性,耐切割,强度是钢丝的四倍,但是“黑”不具备这些特点,它从不结网,只通过蛛丝的数量多,体内的毒素含量大来取胜。
不管怎样,大金牙的失踪,肯定与这张突然出现的鬼脸有关系,说不定我们在冥殿中,那只大鹅不知去向,也是这家伙搞的鬼。
大金牙脖子被勒得都快翻白眼了,艰难的摇了摇头,此番惊吓过度。不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手脚发软,也全不听使唤了。
大金牙惊得面无人色,见我和胖子赶了过来,拼命张着大嘴想要呼救,奈何脖子被缠得甚紧,喉咙里直传出“噫噫啊啊”的声音。这声音混杂着大金牙的恐慌,简直就不象是人声,难怪听上去如此奇怪。
随即我们三个人被一股巨大地力量拖动,对方似乎想要把我们拉进洞穴深处,我想从地上爬起来,但是由于身体不停被拖动,挣扎了几次,都没有做到,发现腿上被一条儿臂粗细的蜘蛛丝裹住,刚刚那只被胖子打跑的“黑”,绝对没有这么粗的蜘蛛丝,难道洞中还有一只更巨大地?能拖动三个人,我的老天爷,那得是多大一只。
我跟胖子见了这张怪脸,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随即想到,大金牙哪去了?是否被这个长了鬼脸的家伙捉去了?还是已经死了?大金牙虽是个十足的奸商,但是并无大恶,况且同我们两人颇有渊源,总不能顾着自己逃命,就这么把他扔下不管。
托马斯神父托着了尘长老的后背,谁想到用手一扶了尘长老的后背见满手都是血迹,惊叫一声:“啊呀……是血……老和尚受伤了。”
子弹击中铜锁触动了连芯锁中的机关,只听两侧的门洞中轰隆隆巨响震耳欲聋,无数的流沙像潮水一样倾泻了出来;沙子里面明显有很多红色的颗粒,是毒沙。
跑出了墓门,在竖井中站定,这才有机会喘口气。“鹧鸪哨”把云南白药撒在断臂处,多半截胳膊算是没了,以后也别想再倒斗了。想到这里觉得胸口发闷,又想要吐血,急忙又吞下了两粒“红奁妙心丸”,延缓血流的速度。
先前了尘长老与“鹧鸪哨”已经探得明白,玉门上的铜锁是连芯锁,一旦受到外力接触引发了里面的机关就会使玉门两侧的门洞中放出暗器。这种门洞形的机关大敞四开,不会是小型暗器,以“鹧鸪哨”的经验判断应该是滚石流沙一类的大型机括。目前只有借助外力赌上一把了。如果门洞中放出的是毒烟,那就大家同归于尽;倘若是木桩流沙一类的,可以利用它们挡住在洞口的鬼雾。好不容易逃到这里,终不能最后眼睁睁的被这碰不得摸不得的鬼雾害死在这墓道里。
“鹧鸪哨”刚才是痛晕了过去,流了不少血,面色惨白,多亏自己提前扎住了血脉,胳膊上的血流光了之后就不再大量流血;要是等着托马斯神父这个笨蛋帮忙,此刻早已死了多时了。
从墓室到竖井,三人一路奔逃,“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谁也没顾得上看了尘长老到底伤在哪里;这时候才看明白,原来珊瑚宝树折断的时候,了尘长老跌在地上,他脚下挂着的一具人骨也一起跌得散了架,其中一根折断的骨头从了尘长老后背刺了进去;这下扎破了肝脏,伤得极深,九成九是救不得了。
“www•99lib.net鹧鸪哨”心想自己左手都没了,这辈子恐怕别想再倒斗了,就算知道雮尘珠在哪恐怕也取不到了。眼见了尘长老呼吸越来越弱,想对他说几句话,却哽咽着张不开嘴,只是咬住嘴唇,全身颤抖。
了尘长老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你须谨记,绝不可以再随便开杀戒,倒斗损阴德……手下须留情……老衲……老衲这便去了。”说完之后,一口气倒不上来,就此撒手西去。
上帝保佑,这些“魔鬼的呼吸”并不太多,托马斯神父猛然间想到——它们好象惧怕圣水之类的液体,可是身上没有水壶,不知道吐口水管不管用,撒尿的话又恐怕尿液是有温度的,一时间转了七八个念头,都没有什么用处。
怎么样才能对付“魔鬼的呼吸”?圣经上好象写了,用圣水?圣饼?还是用十字架?糟糕,这时候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托马斯神父暗自责怪自己没用,被撒旦的使徒吓破了胆,现在死了也没脸去见天父,必须拿出点作为神父的勇气来。
托马斯神父被这些漂浮在半空的黑色颗粒吓得灵魂都快出窍了,在磷光筒蓝幽幽的光线下,这些黑色颗粒若隐若现,似乎想要慢慢聚集成一团。托马斯神父知道,这大概就是圣经上所说的……“魔鬼的呼吸”。
当时正赶上中国改革开放,兴起了第二波沙漠科考热潮,借着这场东风,杨玄威顺利的组成了一支职业探险队。没想到自从进入沙漠之后,就从此一去不返。随后,Shirley杨为了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参加了陈教授及他的助手、学生所组成的考古队,在黑沙漠,穿过黑色的扎格拉玛山谷,在精绝古城的地下宫殿深处,终于见到了无底的鬼洞。
“鹧鸪哨”跪倒在地,不停的给了尘长老尸身磕头,托马斯神父死说活劝才把他拉了起来。这竖井不是久留之地,二人携带着了尘长老的尸身爬回通天大佛寺的宝殿之内,就于佛祖宝相面前,把了尘长老的尸身焚化了,这才挥泪离去。
这些事后来被Shirley杨的父亲杨玄威知晓了。杨玄威不仅喜欢考古,更热衷于冒险,为了想办法救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决定展开行动。由于龙骨上的密文无法破解,想寻找雮尘珠是十分渺茫的。杨玄威年轻时就研究西域文化,不过他研究的范围是汉唐时期,也就是西域繁荣达到最顶峰的这一个阶段。西域早在四千五百年前就已经有若干次文明出现了,扎格拉玛绿洲就是其中一支,后来发现的小河墓葬群也是有着四千年历史的古老文明。所以杨玄威对扎格拉玛山精绝国之前的事所知有限,他估计在精绝国的鬼洞中一定有某些重要线索,而且杨玄威是认定科学掌控一切的那种人。
“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拖拽着了尘长老拼命往墓道外边跑,也无暇去顾及身后的情况;只听见流沙激烈的倾泻,两个门洞中间都堆满了,还听得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托马斯神父想尽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到这狗娘养的“魔鬼的呼吸”喜欢温度高的东西,但是现在身上没有什么火柴蜡烛之类的道具了,如何才能引开这些邪恶的黑雾。
面对着已经凝聚成一团的黑雾,托马斯神父心急如焚,这时只听身后有人轻哼了一声,转头一看却是“鹧鸪哨”苏醒了过来,急忙去扶住他,指着那一小团黑雾,紧张得话也说不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从“鹧鸪哨”开枪击中铜锁到两侧的洞中喷涌出大量挨上就死、沾着就亡的毒沙,总共还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那片鬼雾完全被毒沙埋住。毒沙越喷越多。如果这时候是站在玉门前开锁的人,任你是三头六臂也必定闪躲不及,一瞬间就会被两道毒沙冲倒,活活的埋在下边。
扎格拉玛人本来在四十岁后身体就会逐渐衰弱,血液中的铁元素逐渐减少,十余年后血液逐渐变成黄色凝为固态才会受尽折磨而死。很多人承受不住这种痛苦,都在最后选择了自杀。但是这种症状离鬼洞越远,发作得越慢,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平均时间向后推迟了二十年。
随后的中国战火连结,再想找“凤凰胆”雮尘珠就不容易了,而且“鹧鸪哨”一族人口凋零,实在没什么能担当大任之人。“鹧鸪哨”心也冷了,心想大概再过百余年,这最后的几条血脉都断了,这个古老的部族也就完了。
“鹧鸪哨”最为挂心的便是了尘长老的伤势,人家是为了自己才大老远跑到贺兰山下,这要是连累了老和尚的性命,罪过可就大了。于是与托马斯神父一起把了尘长老扶起来,查看他的伤势。
当时的世界恰逢乱世,空气间正酝酿着一场席卷天下的巨大战争,“鹧鸪哨”受到美国神父托马斯的帮助,把亲眷都移居到了遥远的美利坚合众国。“鹧鸪哨”心灰意懒,就在美国田纳西洲隐居起来,不理世事。
从那以后的几年中,“鹧鸪哨”按照了尘长老的遗嘱到处寻找那位出没在黄河两岸、山陕之地勾当的摸金校尉金算盘;然而踏遍了各地,全无此人的踪迹。从西夏藏宝洞中带出来的异文龙骨也请很多饱学之士看过,无人能够识得其中写的究竟是什么内容。
“鹧鸪哨”被托马斯神父一扶住,神智就恢复了七八分,见白玉拱门前飞舞着一小团黑色的鬼雾正寻着人血的温度要向自己逼近过来,连忙取出另一把枪,拨开机头,对准玉门上的铜锁就是一枪。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